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文章

[小红猪]异亲的故事Comments>>

发表于 2010-02-03 00:49 | Tags 标签:

共同抚养幼儿也许是人类成功进化的秘密。

Sarah Blaffer Hrdy

clip_image001

在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的银叶猴群中,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家伙,它金色的毛发吸引着群体中母猴们的目光,他们将接纳它,并抚养它,直到他的母亲寻回。

Noel Rowe拍摄/《活着的灵长目动物导览》

在飞机上,为了给后面的人让路,让他们从身边挤过去,我们把自己塞进狭小的座位,手肘相接,互视点头,顺从微笑以对。大多数人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正在哭泣的婴儿。少数人甚至对着孩子的母亲侧着点头苦笑。我们想让她知道我们明白她的感受,她的孩子制造的噪音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烦人----虽然我们知道(她也知道)她的邻座,那个眼睛紧紧粘在他自己笔记本屏幕上的年轻人,确实像她担心的一样介意。

经常乘坐飞机旅行的乘客都会使用我们人类特有的这种能力——感情代入,通过直觉来了解他人的精神状态和行事意图。长期以来,认知学家和哲学家将这种对其他人内心世界的认知称为“心智理论”,但现在许多心理学家把它归结为“主体间性”,这是一种较为广义的概念。无论我们称呼它什么,这种猜测和关心其他人精神感受的能力使人类比其他猿类更擅长合作。

假如一个人与黑猩猩们在一架飞机中同行,想象一下会发生什么。如果手指、蛋蛋还有脚趾都还在,婴儿仍有呼吸而且没有受伤,那我们真是太幸运了。但是每年人类乘客填满了大约20亿个飞机座位,顺从地被挤扁而且遭到粗暴对待,居然还没有任何肢解报告出现!除了我们有着1350立方厘米容量的大脑以及语言能力之外,这种与他人合作的不寻常的良性冲动协助推动了我们整个物种的成功。但为什么人类会变成这样的“关心他人”的猿类?

clip_image001[4]

佛朗哥的一只母叶猴养育了两个婴儿(91天和74天),它们看起来像双胞胎,但只有一个是她亲生的。在这一物种中,母亲之外的女性(养母)通常会照料、携带甚至哺育群体中的任何一个婴儿。通常,婴儿的毛发会在130-140天左右变黑,但近期的数据显示年轻母亲的头胎发育要略微迟缓,头部的金色毛发会维持到150天。

Gang Hu 拍摄

虽然人属在更新世开始前已经出现,但智人----解剖学意义上的具有直立身躯和硕大的脑部的现代人却仅仅在最近的20万年才进化出现。而具备象征性思维和语言能力,行为型的现代人,出现得更晚,只有8万年的历史。大多数进化论者认为:我们不寻常的的移情能力,即把精神状态和感觉归因于其他人,与那些更新世晚期的行为变化相符,同时也符合与我们种群成员进化的需求----为了在进化中脱颖而出并防卫其他种族。

但这个推测有些疑点。大量的考古发掘证明了早期战争行为的存在,但“12000年前人们在更为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定居并且开始保护私产”这一现象却没有任何相关的迹象。此外,遗传学证据表明更新世时期我们到处觅食的祖先分布稀疏。虽然个体间很有可能发生争斗甚至杀戮等情况,但没有整个种群交战的迹象。更重要的是,如果这种战胜敌对部族的冲动决定了我们日后异常社会行为产生的趋势,那么为什么选择不倾向于更为强势的权谋智力,更有效的读心术和更优秀的协同能力对抗他们的恶邻,黑猩猩的祖先?黑猩猩好胜、强势、好斗而且反射性排外:如果通过相互合作扫清敌对种族,他们是否也会从中获益,甚至更多?

然而,考虑一下另一种解释:我们感情代入的冲动可能来自于我们生活中一种特有的模式——人类的幼儿是被他人抚养成长的。我相信在人类进化的早期,我们两足猿类的祖先受到了照料和喂养——抚育者不仅是父母,同样还有其他的种群成员,也就是异亲,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常见。

生物学家把这种异亲协助照料哺育幼儿的繁育对策称为合作哺育。在我看来,它的意义比大容量的脑部更重要。我相信这种现象最先出现于已进化到接近现代人类的直立猿人当中,之后在更新世的非洲直立人之间演化(直立人的思考和语言交流方式与我们不同)。异亲抚养和哺育下的幼儿生长变得缓慢,并在很长的时间里依赖他人,这也为解剖学意义上现代人类向着容积更大的脑部结构的进化铺平了道路。换句话说:脑部容积的增加使得人类更需要照料,而不是照料导致了脑容积的增加。

对拥有这一行为的物种进行对比,我们发现早期人类的智力在合作哺育中并没有起到多大的决定作用;这一对比同样让我们得以了解是什么样的进化压力导致了个人养育其他人幼儿的行为。对比结果也解释了为什么180万年前非洲的高等社会性猿类中的母亲们会开始舍弃独自照料婴儿,从此我们的祖先的感情转变开始了现代化之路。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照料和给养其他人的后代似乎有悖进化的逻辑,但是在各类物种的合作哺育行为都经历了数次演化进程,其中包括节肢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在尚存的万余种鸟类中,有合作哺育现象的约占9%,而哺乳动物中这一比例约为3%。

1

上图拍摄于印度阿布山附近,一只母长尾叶猴允许她的近亲,另一位成年母猴带走她的孩子临时照料。这种共同照料可以在母亲自由搜寻食物的同时保证幼儿的安全。这种惯例在灵长目中广泛分布,在物种中进化的趋势:这里雌性仍然在他们出生的与母系氏族关系紧密的群体,这里,因为她们给养,雌性优势等级变得自由而且相对灵活。(关于长尾叶猴幼儿共养的更多信息,请看《阿布山的叶猴:繁殖战略/Langurs of Abu: Female and Male Strategies of Reproduction》,作者Sarah Blaffer Hrdy,哈佛大学1977年出版)

Sarah Hrdy拍摄

放心地把不能自立的后代托付给伙伴照顾,使得妈妈们节省了精力,并保持营养健康,这样在遭遇食肉动物和其他危险时可以更安全地逃避,妈妈们由此更加长寿,同时也增加了繁育的机会。得到帮助的哺乳动物母亲使孩子更早断奶,其中大部分很快再次怀孕,这样她们可以生养更多的后代。

但到底为什么自然选择会赞成照顾其他人的幼儿呢?为什么在哥斯达黎加从未生育过的年轻喜鹊会一趟趟地用嘴衔着食物喂养嗷嗷待哺的幼鸟?那些异亲们的喂食次数常常超过了亲生父母。新墨西哥州大学的鸟类学家J. David Ligon和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州立大学的D. Brent Burt针对这个问题采用了两步走研究办法。第一步先找到一个典型的有着无法自立而且成长缓慢的幼崽的种群,在这里自然会高敏感得支持需要帮助的小鸟为了得到照顾而发出信号。然后添加一些特别的可以用来防御并继承的好处,激励一些成年个体在他们出生的地点逗留。因此,群体成员们将曝光在小鸟们(或者小哺乳动物们)发出的感官信号中,并准备好回应。这个“异亲照料”假说帮助解释了一个现象,即“与早熟幼儿(很快就能独立生存)的类群相比,为什么互助哺育会在出生晚熟(无法自立)幼儿的类群进化中产生三倍的效果”。

并不是所有这样的照料都是无偿自愿的。大多数情况下,异亲们只会在没有其他可行的利于自己的选择时才会暂时照料婴儿。他们只会在自己并不实际需要的时候贡献食物。只有当精力充裕,或者年轻,又或者没有机会自己生育的时候,它们才可能自愿付出。或者两个共同生活的母亲同时生育,例如在狮子、白颈狐猴、叶猴以及某些鼠类中,他们会轮流担任异亲照顾幼儿。当其中一位妈妈搜寻食物时,另一位妈妈会给同伴的孩子喂奶。还有,学习当父母,练习是关键的,许多灵长类动物也是这样,保姆们通过照顾他人幼儿得到宝贵经验。

然而,在其他的实验中,帮助并不是单行线——没有任何人是完全自愿的。海岛猫鼬、野狗还有狼群中地位低的雌性不会怀孕(也从来没有过),但有时会“假孕”,腹部和乳腺膨胀。接着,一旦狼后的孩子出生,假妈妈就开始分泌乳汁。通过变成乳母,地位低下的雌性更有可能为这个群体所承认。但如果她在得到承认前生育狼崽,幼崽可能会被狼后杀掉。

1

也许在经历了交配和假孕,作者邻居的一只杰克罗素梗赶走了猫妈妈,自己喂养了小猫。婴儿对其他人或物有着磁性的吸引力,甚至是不同种类。我们假设:某些情况下的错位亲代养育促进了互助养育的演化。

Sarah Hrdy 拍摄

这当然有重要的意义,它能帮助同基因的种群提高繁殖成功率。不过帮手们不总是亲属,甚至善良者优于亲戚:某些海岛猫鼬和绒猴首先杀掉自己女儿们的后代------恶魔奶奶

在300多种存活的灵长类中,大约有半数妈妈们独自照料他们的幼儿,这其中包括所有四大猿类、很多众所周知的东半球猴类,例如恒河猴和热带狒狒。在幼崽出生的前六个月,黑猩猩、大猩猩和猩猩妈妈几乎时时刻刻把孩子带在身边,猩猩对孩子的哺育时间将长达7年。这么长时间的母亲亲自照料(不用其他雌性照料)不可能因为(其他猩猩)缺乏想要照料孩子的兴趣。对所有灵长类而言,婴儿充满了吸引力,尤其对接近成年的雌性来说。妈妈的所有权是决定因素。一个雌性野猿绝不会让她的孩子在别人的怀里或者背上。

在其他的灵长类中,妈妈们更能容忍异母的友好姿态。人们发现20%的灵长类有共同抚养现象,至少有少量异亲喂养的现象(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暂时授权)。但在绒猴科家族的绒猴和绢毛猴中,我们发现了共同照料婴儿并且有大量的异亲喂养情况,就像我们在人类中见到的一样。这些小脑袋南美猴子和人类最近的共同祖先远在3500万年前,黑猩猩们则与我们亲近得多。但在这方面,与黑猩猩相比,它们为早期人类家庭生活的进化观察提供了更多的观察资源。

绒猴和绢毛猴一年生育两次,每次两只(婴儿总重量占母亲身体重量的20%)。而种群成员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通常只有地位最高的雌性能够繁殖幼儿,但有时也会出现两只育种雌性。父亲和异亲(两种性别都有)通常热心于帮妈妈照料幼儿。婴儿在大多数时间里由一个或多个成年雄性带着,这是十分耗费精力的工作,以至他们的体重在此期间常常会减轻。除亲属外还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其他帮手,它们甚至自愿为孩子提供难得的猎物。

在觅食中团队成员通常也互相容忍。伊利诺斯州大学的灵长类行为学家Paul A. Garber记录了他观察野外髭狨的发现,52只髭狨组成的种群中,成员间有一个积极的协作动作——合作咬开硬坚果。而来自哈佛大学心理学家Marc D. Hauser的研究团队和苏黎世大学进化人类学家Judith M. Burkart与Carel P. van Schaik的合作研究团队的实验室结果发现,棉冠绒猴和绒猴常常留心其他成员的需要。而类似的实验结果发现,比起黑猩猩,绒猴更愿意把食物交给临近笼子中的个体(包括亲属)。绒猴不厌其烦地为其他成员提供食物,而棉冠绒猴甚至能记住并报答别人的分享。Burkart认为,合作哺育者的互相包容和自发性慷慨有助于交流学习,尤其有利于培育孩子从照料者及其身边收集信息的能力。

我们从资料记载中发现,在依靠捕猎和采集食物生存的人类群体中,妈妈们允许其他人抱新生儿。但是自私的猿类究竟是怎么从单亲照料转变为合作哺育的?一些关于人属起源的观点认为妈妈们必定变得放松,把幼儿托付给其他人临时看护,甚至是很小的婴儿。没有比人类婴儿更珍贵的了,传统社会的身体成长的迹象说明各地的孩子死亡率都很高,但有异亲抚养的孩子更容易存活。我相信这就是我们的祖先在更新世时期的真实情况。

1

这幅描绘金狮绢毛猴的钢笔画是艺术家Sally Landry的作品,它完美地表现了绒猴亚科中绒猴和绢毛猴中的子女抚养模式。通常,种群中猴后会生育两个孩子,之后与猴后交配过的成年雄性(或者雄性全体)会照顾这两个新生儿(孩子们吃奶的时候送回母亲身边)。其他成员,例如画面前景中接近成年的雌性会为断奶的孩子提供食物——甲虫、青蛙和其他小型猎物,这段时间孩子们特别脆弱,容易营养不良。

Sally Landry 作图

民族志上有迹可循的狩猎采集群落中,早期已经出现了异亲抚养并且这一现象持续了好多年,最开始嘴对嘴给还没有断奶的婴儿喂食,食物是混有蜂蜜的唾液或者嚼烂的小口食物。这些使婴儿更依赖他人,包括亲生母亲,他们渴望与这些人保持视觉和声音的接触。脱离了妈妈怀抱的婴儿会用更多的时间追踪着母亲的所在,不停地看着她的脸。孩子们同样也很想知道谁可以并愿意照顾他。

更新世的祖先中,有多个异亲的婴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不能独立的孩子既要弄明白母亲的义务,更要弄清其他意愿帮助他的人的情绪和意图。不同的环境中怎样才最能引起关注?哭泣?微笑、挤眉弄眼、咯咯笑还是哭?最擅长琢磨他人心思的孩子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和喂食。这种新的(对猿类而言)选择压力促成了新的猿人的诞生——我们可以称之为心理现代人。

1

上图是艺术家对智人的描绘,180万年前的这些生活中非洲的人类祖先们以小群落形式聚集:正中间的妇女正在砸开坚果,父母和其他成员(即异亲)帮忙照顾孩子们。合作养育幼儿的习惯和感情代入能力共同演化;妈妈和孩子凭直觉判断可能会帮忙或伤害他们的人,并从中受益。

Patricia J. Wynne 作图 (www.patriciawynne.com)

几乎所有的灵长类都生活在社会群体中,在这样一个近亲群体中对一位母亲来说是有利的。首次生育的雌性尤其需要他们的帮助。在大多数的哺乳动物和猴群中,雌性会一直呆在她们出生的群体里,而成年雄性则会被赶走另寻出路。但在人类的近亲大型猿类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新妈妈和群体中的人有血缘关系。进化生物学家承认,像其他猿类一样,我们的雌性祖先们必须离开自己的出生部落到另一个群体中繁育后代。在那里她们会遇到没有血缘关系的雌性,事实上这些竞争者不但不会帮助她,更可能会杀死她的孩子。

实际上直到最近,进化生物学家们才开始认为狩猎采集遵循了类似于雌性散播的方式。但是2004年在对人种志进行的全面研究中,犹他州大学的人类学家Helen Alvarez断定在依靠狩猎采集为生的群体中,生产的妈妈身边很可能有自己的母亲或其他近亲陪伴。

例如,斯坦福大学的人类学家A. Scelza 和Rebecca Bliege Bird在澳大利亚西部沙漠中发现了一个的传统的一夫多妻制部落——玛杜。他们以狩猎采集为生,部落中年长的母亲会搬到育龄女儿附近居住,尤其是其丈夫没有更年长的妻子来帮助她的时候。如果两个女儿同嫁一夫,妈妈也很乐意加入这个家庭。因此,玛杜部落中年龄在14到40间的已婚妇女有超过半数和母亲同住,也有和姐妹或者堂姐妹同住的情况——通常是共嫁一夫。大多数情况中,同一个家庭中有11%的女性成员血缘相同——这一数据和一些有着合作哺育传统的非人类灵长目种族相同。

某些因素推动了雌性近亲同家,并促使人类向智人进化——我认为应该是食物。

1

生活在坦桑尼亚贡贝国家公园的黑猩猩母子:它们是公认的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种群。巨猿(黑猩猩、大猩猩和猩猩)妈妈对婴儿的占有欲很强,它们不允许其他成员共同照料婴儿。

Irven DeVore 拍摄©/ Anthro-Photo

180万年前,为了给他们更为庞大的体型和大容积大脑提供更多的食物和能量,直立人学会了通过新的办法寻找、加工以及消化食物。犹他州大学人类学家James F. O’Connell和Kristen Hawkes提出了一个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气候不断变得寒冷干燥,长期存在着这样一种趋势,即人类将步入更新世,这迫使直立人祖先开始大量补充水果以及偶尔少量的肉类。猎物显得日渐重要,但却不容易捕获。劳作分工此时出现了,其中男性打猎女性采集,这种男女共同分担的社会关系变得越来越必要。

O’Connell及其他人认为当其他食物稀缺时,人类祖先依赖的是旱地植物的地下块茎储存的水分。这些水分丰富的植物遍布稀树草原,深埋在太阳暴晒土壤中。生活在稀树草原的狒狒会挖掘埋藏在表层土壤里的块茎和一种叫做球茎的地下茎,其中已发现了至少一种会用木棍挖掘食物的黑猩猩种类,这显示早期双足行走的猿类可能也是这么干的。但是要挖掘更深层的根茎,这就需要更专业的知识和工具了。

块茎不仅仅难以弄到。它们难易消化,不是孩子们的理想食物。而吃坚果也需要特别的方法,小孩必须有懂得怎么打开坚果的人帮忙,才能吃到它。不管怎样,淀粉含量丰富的块茎是非洲打猎采集部落的重要食物,这一论点是成立的,而且证据也不断增加。2007年《自然杂志遗传学》分刊上发表的一篇报告显示,在坦桑尼亚,像哈扎人这样以植物根茎为生的原始人类已经积累复制了足够的基因,他们拥有一种能够有效消化淀粉的酶——唾液淀粉酶。尽管我们无法检测非洲直立人的唾液或者基因序列,但他们牙齿釉质的同位素分析结果与实际情况相符一致。

烹饪出现前,女性收集加工坚果和水果,块茎的发现为狩猎者和采集者提供了新的分享食物的动机,也使生育过的妇女愿意去共享(她们可以采集到块茎)。在“祖母假说”中,Hawkes 和 O’Connell解释,达尔文选择学说认为经验丰富的老龄妇女更受青睐,她们往往已经度过更年期,甚至更老,这种情况和其他灵长类差不多。她们可以帮助喂养年幼的亲人,不会因为自己有孩子而分心。

image008

在中非,一个艾弗(Efe)女孩儿背着一个婴儿,这个现象很普遍,母亲将会在孩子独立生活前再次生产。这些依靠狩猎采集为生的传统土著居住在人口密集的群落中,我们由此得以见证早期更新世人类是如何养活幼儿的。

Steve Winn 拍摄©/ Anthro-Photo

传统社会中,超过40%的人在未成年便夭折,这是很常见的情况,家庭组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种群死亡率。母亲的存在对此产生的影响最大,并不令人惊奇。而父亲的影响程度则大小不一,这要看当地环境和身边有没有人提供帮助了。异亲当中,能够提供实在帮助的是年长的兄弟姐妹和祖母,尤其是产妇的祖母。在一些情况下,他们的存在可以让婴儿死亡率降低一半。

我们可以单纯从实际角度设想这样一个场景,狩猎者和食物采集者从共同分享储存的食物开始,进而演化成共同哺育。更新世的人类祖先生育的孩子交由很多人共同抚育,形成了长期的依赖。而猿类根本不可能生育出体格如此硕大并且成功抚养发育如此缓慢的孩子。我们的祖先不但设法活了下来,还最终走出了非洲迁并移至世界各地。

共同照料喂养带来的认知情感转变更为彻底。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两足祖先的智力和动手能力应该和现在的黑猩猩不相上下,他们同样可以制造并使用工具;他们至少在某些情况下有感情代入的能力,并且具备了基本的思维模式。而当他们接受了猿类不曾有过的育儿方式的时候,个体间因此变得更为宽容而且更为相互关心,这也为更高级的感情共鸣和合作的产生奠定了基础。人类进化史上迈出的这一小步成为了后来一切发展演化的基石。

本文改编自《妈妈及其它——互相谅解的进化溯源》 作者Sarah Blaffer Hrdy 哈佛大学出版 2009年四月

image009

0
为您推荐

4 Responses to “[小红猪]异亲的故事”

  1. cary说道:

    这篇好长啊

  2. 薛恒钢说道:

    应了《红灯记》中的唱段——我家的表叔数也数不清,没有大事不出门——这一篇可以叫《达尔文与表叔》
    请看更多《达尔文与**》
    《达尔文与刘翔》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846741.html
    《达尔文与孔子》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127765.html
    《达尔文与野蛮女友》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094159.html
    《达尔文与郭德纲》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091810.html
    《达尔文与艳照》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069927.html
    《达尔文与接吻》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773716.html
    《达尔文与COSPLAY》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744429.html
    《达尔文与小沈阳》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364082.html
    《达尔文与韩寒》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306469.html
    《达尔文与周立波》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144242.html
    《达尔文与阿凡达》http://bmnhzyz.blog.sohu.com/141917915.html
    《达尔文与含羞草》http://bmnhzyz.blog.sohu.com/142831737.html
    《达尔文与CCTV》http://bmnhzyz.blog.sohu.com/143427750.html

  3. julien说道:

    妈妈要上班,家里请保姆照看孩子也是这种现象吧。

  4. 阳春面说道:

    我看托儿所的诞生是历史的必然,而这种必然就催进了人类的发展。妈妈要采果子,爸爸要狩猎,小孩子谁来照看?老人是这个群体中的少数,还有一些缺乏为族群贡献劳动力的人,自然形成了看孩子的习惯。而孩子在无父母沟通的情况下,通常就自己组团(过家家),锻炼了团队协作精神(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拿屁嘣),独立思考能力(这个我不想吃),自制力(我就不吃—)等等一些能力,而这些能力就成了他们以后生存的技能。同样作为技能,他们就会把它传给下一代,就像接孩子放学告诫小朋友的一样(有人打你,你就往死里打他,没事,有你爹呢)。
    啊,这个社会发展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