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甲流 >> 医学 >> 文章

——性状相对温和的新型H1N1病毒

原文见   撰文:Christine Soares   翻译:Riset

 爆发于2009年的甲型流感已经步入高潮期,这已是近一百年来第四次席卷全球的流感大流行。这次大流行已经给科学家上了一课,让他们从过去几次大流行吸取了许多宝贵教训——不论这些教训是已经发生的,还是仍有可能发生的。今年夏天,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发现的甲型H1N1流感并非对于所有人的免疫系统都是一种陌生病毒。一些研究者甚至逐渐开始认为,当前肆虐的疫情乃是持续不断的流感大流行时代的一次突然爆发,而1918年HIN1第一次浮现世间正是这一时代的元年。

 最新型H1N1病毒刚刚出现,它的显著特征是专门攻击年轻人,而老人却未受波及。如今,在美国的确诊病例中,79%是年龄低于30岁的年轻人,仅有2%是年龄大于65岁的老年人。考虑到这种一边倒式的疾病侵袭特征,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的专家迅即检测了数百份人类血清样本,这些样本的存储时间介于1880年至2000年之间。他们试图寻找彼时的人们遭遇新型H1N1病毒的证据。

pandemic-payoff_1

 发表于2009年5月的数据显示,遭遇新病毒时,在年龄大于60岁的老年受试者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会出现强烈的抗体反应,而在年轻的成年人中,这一数字是6%~9%。作者从理论上推测,老年受试者具有1918 后H1N1人流感病毒的暴露史,使得这些老年人的免疫系统能够识别新型H1N1病毒。

 CDC的研究团队获得了一些血清样本,收集自83名成人以及一些儿童。所有人都接受了1976年H1N1疫苗的注射。当时有4300万美国人接种了这一疫苗。注射过一剂疫苗的成年人中,超过一半的样本对2009年的甲型H1N1病毒表现出了强烈的免疫应答,而年龄小于4岁且接种过疫苗的儿童的血清样本很少能识别出这种新病毒。

 Jackie Katz就职于CDC的流感部门,作为第一作者,上述研究结果已于2009年9月发表。根据他的说法,这种差异是一个重要线索。1976年时年龄在25~60之间的成年人在1957年之前可能就已接触过H1N1流感病毒。自从1957年起,这种病毒已经停止流行20年之久。“我们假定,某人在5岁时,至少会患上一次流感,“Katz解释道。之前与H1N1病毒有过接触史似乎是一个关键因素,可以让人识别出1976年的疫苗毒株并产生强烈的免疫应答,这就如同1976年的疫苗能让人对2009年H1N1病毒产生强烈免疫应答一样。与此相反的是,幼龄儿童没有与H1N1的既往接触史,故而免疫系统无法及时作出反应。

 Katz警告称,血清中较高的抗体水平并不能保证人体能免于感染,不过这些指标却是检测疫苗保护作用的一个良好的指示器,同时还是检验患者是否早前曾暴露于病原体的一个相当准确的信号。对于一些此前采取过免疫措施的人而言,随后注射的疫苗可以发挥加强针的作用。的确,9月发表的试验结果显示,注射一剂针对新型H1N1病毒的疫苗可以产生强有力的免疫应答,甚至在一些年龄大于6岁的儿童身上也是这样,这意味着疫苗毒株可以让广泛的人群产生免疫应答,该结果让卫生官员十分吃惊。

 近年来对季节性流感流行的感染率分析表明,一般而言,随着年龄的增长,针对流感病毒的免疫力也在日积月累地加强。尽管病毒表面蛋白血凝素(Hemagglutinin)和神经氨酸酶(neuraminidase)是疫苗的主要靶点,也是命名流感毒株的依据,但人体免疫系统同样也能够识别病毒的其他部分。虽然随之而来的免疫应答可能无法防止感染,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少疾病的症状,以至于人们都觉察不到自己已经感染了流感。

 美国国家过敏与感染性疾病研究所的病毒专家Jeffery Taubenberger表示:“儿童的确是季节性流感的最易感人群,而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率逐渐降低。年龄较大的人群则具有最高的致死率,这是因为他们通常伴有一些基础性疾病,不过在临床上常常观察到,4、50岁的人因流感而就诊的数量要远小于儿童,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他们在此前的人生历程中慢慢地获得了对流感的广泛免疫力。

 Taubenberge于1997年分离到了1918年大流感的完整毒株。他指出,20世纪的季节性流感毒株,如出现于1957年的H2N2以及在1968年浮现的大流行毒株H3N2都是起源自原始的HI1N1,2009年的H1N1同样如此。实际上,他的结论是,过往90年来,所有的人类流感毒株都是由1918年流感病毒开创的流感王朝的后继成员。

 这样的家族联系可能赋予了当前流行H1N1相对温和的特征。禽流感病毒携带了H5、H7或H9型血凝素,在家禽中广泛传播。这种病毒目前尚未获得在人际间传播的能力。然而一旦病毒获得这种能力的话,将有可能产生一株与1918年H1N1毒株同样恐怖的流感毒株。对于当时的人们而言,后者是一株完全新型的病毒,在世界范围内至少造成了4000万人的死亡。

 一直以来,人们对流感大流行的恐惧以及为之采取的预防措施在今天终于有了回报。正是这种恐惧促成了1976年疫苗接种行动得以实施,然而伴随大规模疫苗接种而来的不良反应使之成为一场惨痛的失败,而且疫苗所针对的病毒并未真正流行起来。虽然当时接种的疫苗毒株与如今流行的H1N1并不完全相同,但那次接种行动在如今却给人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0
为您推荐

9 Responses to “[甲流专题]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遗产”

  1. wendyshad说道:

    一个很土的问题:人体最多能承受多少种记忆细胞?总不会是无限的吧?一种接一种地接种疫苗,会超过承受范围么?

  2. 豆豆猪说道:

    原文比这篇翻译的要好懂多了。这篇文章翻译得差强人意—总体没有大错,但离“信,达,雅”的标准还有一定差距。对科普文章而言,“雅”应该是“通俗易懂,语言平实”的意思吧。就事论事,作者莫生气。

  3. 豆豆猪说道:

    原文要好懂多了。这篇文章翻译得差强人意—总体没有大错,但离“信,达,雅”的标准还有一定差距。对科普文章而言,“雅”应该是“通俗易懂,语言平实”的意思吧。就事论事,作者莫生气。

  4. eGust说道:

    12期《环球科学》上有这篇文……版权没问题么……

  5. maokk说道:

    请不要用“4、50岁”这样的表达方式,谢谢。

  6. 小圃说道:

    这个翻译的确不够让人满意啊,太硬太硬了

  7. [...] 《甲型H1N1的前世今生》 Riset 《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遗产》(译) 云无心 《那些治甲流的偏方》 Bobo [...]

  8. 最爱小白说道:

    8瓜一下:《暮光之城》中的Edward就是在1918年那次流感大爆发之时别其“老爸”转变成Vampire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