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心理 >> 文章

[小红猪]爱搭便车的情绪Comments>>

发表于 2009-12-31 03:06 | Tags 标签:

译者:瓶子    原文

校对:悠扬   小红猪红花等级:3朵
clip_image002
冷若冰霜、心怀些行可能比我平常知的更有深意。吉姆·尔斯Jim Giles如是

“难道我的手就永远也洗不干净吗?”麦克白夫人一边发问,一边强迫性地想要清洗掉她心中的歉疚,因为谋杀国王邓肯这件事她难辞其咎。我们相信,她的自我厌恶感使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不洁的。

其实,比如内疚、悲痛或孤独这样的复杂情绪,它们不光出现在莎士比亚这样的剧作家的笔下它们还是肉体感觉的一部分。这类隐喻常见于多种语言的日常惯用语里。比方说英语里,当我们说“被丢在了寒风里”,是因为我们感到自己被他人排斥了,类似的情绪表达在日语里叫做“一句暖语能抵三个寒冬”。

表面上看,这些关联似乎只有单纯的象征意义。实际生活里,孤独并不能真的让我们发抖,内疚也不会使我们感到肮脏。真的如此吗?最新的研究表明,这些身体感受确实会常常伴随着我们的情绪。反过来说也是一样,通过激起人们的厌恶感受,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可以左右一个实验里的受试者的道德判断。

如今很多人已相信,情绪带动的身体反应是人类复杂情绪进化过程中的一部分。由于我们的大脑在进化过程中所需处理的情绪越来越复杂,理论上讲,建立新的神经机制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的情绪只是各种基本感官知觉之间的简单堆积罢了。以下实验,最能清楚地展示身体感觉与情绪以及行为之间的联系。

理不理和情接待

2006年的整个秋天,有好几组志愿者来到了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大楼。一位研究者在大厅接待了每组成员,并陪同他们一起去了四楼。电梯里,研究者在记录每位志愿者的名字的时候,会让对方帮忙拿一下自己手中的饮料杯,这个动作就像是不经意做出来的。受试者并没觉察出这个举动的含义,然而实验已经在他们帮忙拿杯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进入实验室后,40位左右的志愿者要阅读一段描写一个虚拟人物的文字,随后还要回答有关这个人物的问题。那些之前拿到了冰咖啡,而不是拿到热咖啡的志愿者,会认为这个虚构形象不够热情和缺少人情味,即便这两组志愿者读到的描述是一样的。当被要求回答这个形象的其他问题,比如他是否诚实的时候,答案就不受饮料冷热的影响了(《科学》,第322卷,第606页)。

关于身体与心理在感受温暖这方面的关联性,由劳伦斯·威廉斯(Lawrence Williams)(就职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州立大学,位于耶鲁的博尔德和约翰巴夫)领导的上述实验研究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想象一下那些被社会排斥的情形,就好像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3 °C一样(《心理科学》,第19卷,第838页)。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解释我们是如何社交的。比方说,当我们在招待家里的客人时,通常更习惯提供客人一杯热饮而不是冷饮。

“人们在人际关系中显现出的某些行为,正反映出人们是可以体会出身心温暖之间的关系的”,威廉斯这样说。

脑岛皮层是一部分沿着大脑表面褶皱分布的深层组织,它可能就是上述结果的根源所在。大脑成像显示,当人在经历身体和心理双重温暖的时候,这个区域都是活跃的。威廉斯认为,这一联系可能在人一出生的时候就形成了,并且在人生早期得到加强,特别是在当婴儿学会把来自父母的身体温暖与得到关爱和保护相联系的时候。

和虔

“真主安拉热爱那些投靠他的人们,也热爱那些在意洁净的人们”,《可兰经》中有这样的语句。伊斯兰教并不是唯一把洁净卫生和心灵纯洁联系起来的宗教。基督教的洗礼仪式志在同时清洁身体和灵魂;洁净对印度教教徒也是一样的重要。

根植于大脑前额皮层的这种联系,可以对我们的行为产生意想不到的深远影响。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西蒙尼·思科奈尔(Simone Schnall)(就职于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和他的同事分别给两拨志愿者展示了中性场景,以及电影《火车污点(Trainspotting)》里的一个厕所场景(如果你还没看过这部电影,你就把这个场景想象成“苏格兰最糟糕的厕所”)。相对于看了中性场景的志愿者,那些看过电影《火车污点》片段的志愿者随后会对不道德的行为,例如食人族,做出更为苛刻的评判。另一项试验结果显示,如果让一组受试者在一个肮脏的房间里闻到一股屁味,他们会产生类似的心理反应。(《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公报》,第34卷,第1096页)

麦克白夫人那样强迫症一般的反复洗手,这表明,负罪感会促使人们通过清洁自身来寻求解脱。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钟成博(Chen-Bo Zhong)和犹他州普罗沃的百翰青年大学的凯蒂·丽杰克(Katie Liljenquist),曾经要求志愿者们阅读一份第一人称的道德高尚的案件或者涉及破坏的案件。随后志愿者们被要求按照自己的意愿挑选一种家庭用品,这其中有肥皂、牙膏、CD盒和巧克力棒。结果表明,那些读过有关破坏案例的志愿者更容易选择清洁用品(《科学》,第313卷,第1451页)。

片面地看,你可以认为清洁的环境更能让人容忍他人的不端行为。然而清洁身体的举动并不会必然引发人心向善,虽然宗教仪式一直希望如此。另一项研究里,钟的小组要求志愿者们回忆他们过去做过的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在向志愿者们承诺安全和无害的同时,研究者向半数志愿者发放了用来擦手的消毒毛巾。这之后,所有的志愿者被问及是否愿意再参加另一项实验,这次是要帮助一名有抑郁倾向的研究生走出困境。擦过手的志愿者中间只有40%的人愿意前往,而那些没擦过手的志愿者里差不多有四分之三的人愿意做这件事。

其他实验表明,内疚感可以促使人们更愿意帮助他人。钟(Zhong)和丽杰克(Liljenquist)都认为,人们一旦通过清洗驱散了内疚感,他们就好像得到了可以为人吝啬的许可证一样。

遭到拒的痛苦

回想你的学生时代。你还记得当你被排挤出一个游戏的痛苦程度吗?或者当你没有被一个聚会邀请时,你是什么感觉?那种受人排斥的痛苦是切切实实的,然而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否类似于某种身体上受到伤害的滋味呢?

为了证实身体疼痛和情感痛苦之间的神经联系,洛杉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内奥米·艾森贝格尔(Naomi Eisenberger)和他的同事要求志愿者们玩一场虚拟球赛。每个志愿者都以为他们的队友是呆在另一间实验室里的,而事实上这些“队友”是用软件虚拟出来的,与此同时,程序还会在球场过程中逐渐淘汰人类球员。球赛的整个过程,每个受试者的神经活动都被磁共振成像仪记录在案。

扫描结果显示,被同伴排斥的感觉增强了背侧前扣带回皮层(dACC)的活跃性,身体上的疼痛带来的悲痛情绪也会同样在大脑里的这块区域得到反映。当人们回想起亲密同伴的死亡时,dACC也同样会被激活。(《科学》,第323卷,第890页)

这也许就解释了为何有些人在情感上遭遇彻骨痛苦的时候,会转而使用本来是麻痹身体上的疼痛的药物(例如酒精或海洛因)。不过根据列克星敦肯塔基大学的内森·迪沃(Nathan DeWall)的一项未发表的研究显示,服用药性更低的药物也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而且没有副作用。

迪沃(DeWall)要求大约40名大学生三周内每天早晚服用扑热息痛(醋氨酚),或着服用一种安慰剂。这些学生同时要每天都回答有关自己情感状况的问题。迪沃(DeWall)发现,那些服用了止疼药的人汇报自己感到的痛苦会更少。

另一项实验里,迪沃(DeWall)发给每个参与虚拟球赛的志愿者一粒扑热息痛或者一粒安慰剂。实验结果就如预想的一样,服用镇痛剂的人在遭遇球赛淘汰时,他们的dACC反射区的活动强度相对要减弱一些,与此同时他们感受到的精神痛苦也更少一些。迪沃(DeWall)目前正致力于考察这种药对临床抑郁症或焦虑症患者的疗效。“患有焦虑症的人总是在意负面评价”,迪沃(DeWall)说,“也许羟苯基乙酰胺(扑热息痛)能对这些人有所帮助”。这一疗法正处于初级研究阶段,目前还并不能用来推广,不过一旦这项研究能够取得有效成果,这将给未来开辟一个有趣的研究领域。■

吉姆·贾尔斯(Jim Giles)是一位定居在圣弗朗西斯科的作家

0
为您推荐

17 Responses to “[小红猪]爱搭便车的情绪”

  1. windstorm说道:

    The experiment, run by Lawrence Williams of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at Boulder and John Bargh of Yale

    翻译过来应该是

    由就职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校区的劳伦斯·威廉斯(Lawrence Williams)以及位于耶鲁的约翰巴夫领导的上述实验研究

    University of colorado是科罗拉多大学,不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美国U of xx和xx state U是分得很清楚得

  2. 八爪鱼说道:

    Trainspotting
    这部电影叫“猜火车”。

    • 瓶子说道:

      哦!谢谢!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猜火车》!是我案头工作做得不细

  3. Ent说道:

    名字第二次出现时就不必再附英文了吧……一堆括号看着累眼……

  4. [...]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搭了身体便车的情绪》。 [...]

  5. 乐秋说道:

    寒冷的冬天,温暖的室内,一碗浓汤,刚刚吵了一架的人们也会更容易和好吧。
    人们很容易感受到他人是否热情和真诚,进而会给对等待遇。

  6. starfocus说道:

    人工泪液本来是用来缓解泪液不足的症状的,但某次一点人工泪液从我的眼角溢出,居然感到心里舒畅了一些。也许人工泪液也能实现眼泪对人的两种不同功能。

  7. 康建文说道:

    虽然是部电影
    沟通可以解决一切!

  8. 飞飞说道:

    参考出处可以用英文吧!这样原汁原味一些!也可能是英文的看习惯了,翻译过来看着就觉得很别扭!呵呵

  9. Paolohas说道:

    一句暖语能抵三个寒冬,这里有点生硬,不知道用“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这俗话行吗

    • 瓶子说道:

      哈哈,谢谢!这句话当时翻译时也是直挠头呢!我在兴趣爱好之一的心理学方面还真是一个标准的门外汉,翻译这篇对我着实是一个挑战

  10. Paolohas说道:

    可兰经一般翻成古兰经多点,不过不重要啦。LZ Good job

  11. roger说道:

    很好,其实这里说明的是具体认知和具体情绪的问题(embody cognition & embody emotion),这是心理学可能甚至是即将面临的又一次革命。

    原文出处可能还是用英文比较好,比如《心理科学》应该用《Psychological Science》,这是美国心理科学学会的会刊。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把他与国内的《心理科学》杂志分开,这两个杂志的区别是巨大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