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怎样测量疼痛?Comments>>

发表于 2008-06-10 17:55 | Tags 标签:, , , , , , ,

相信很多人对这样一句话体悟甚深——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牙痛的滋味,确实使人难以忍受。而人之一生,换句话说也是疼痛的一生。痛是生命历程中不可或缺的生理与心理感受,有时我们被削笔刀割伤,伤口强烈的锐痛让人难忍,有时恋人和你说bye时,内心则是另一番酸楚的痛苦。

疼痛如此普遍,人们不得不惊呼:疼痛万不可小觑。那什么是疼痛呢?1979年,国际疼痛学会把疼痛的概念定义为:疼痛是一种不愉快的感觉和情绪上的感受,伴随着现有的或潜在的组织损伤。疼痛是主观性的,每个人在生命的早期就通过损伤的经验学会了表达疼痛的确切词汇,它是一种身体局部或整体的感觉。

 因此,世界卫生组织也将疼痛列为了除体温、呼吸、脉搏、血压四大生命体征之外的第五大体征。相较于前四项体征,疼痛又是一种奇怪的体征。其特别之处在于,现今依然没有客观的生物学仪器检测疼痛,描述疼痛的程度。而对于体温,温度计可以告诉我们是否发热,热度多少。对于血压,血压计便能告诉你血压的数值,是否血压升高?

疼痛测量的窘境,并不说明科学还不够发达。而是因为,疼痛是一种太过个人化和主观化的体验,因此很难有客观的工具衡量疼痛。比如,劳作的老农被草叶划破手指,可能并不在意,也不觉疼痛。但若换作是一个初次户外的MM,则可能大呼痛的要命。再比如,美国及西欧是世界上人均消耗镇痛药最多的,可东方人对镇痛药的使用则不足他们的1/6。刨除经济及医疗因素外,东方人的任怨和忍耐精神大有干系,而西方人则一般喜欢夸大自己的疼痛感觉,甚至毫无顾忌地呻吟哭叫。

喜欢测量是人的天性。可远古人类对疼痛知之甚少,教宗和巫师们甚至将其妖魔化,故也没有关于疼痛测量的可靠史料记载。随着19世纪科学家对疼痛机理的认识加深,人们逐渐认识到疼痛是复杂的,想要测量疼痛,不仅要靠疼痛时身体的生理反应,还得依赖痛者的心理感受,记录其对疼痛的语言描述。

一般说来,疼痛会让人们表现出一些行为和举止的改变,因此记录这些变化能反应一定程度的疼痛。在疼痛时,人的表情可能极其惊恐或不断的呻吟,为了减轻疼痛,人可能产生自发的保护性反应,如踮脚走路、抚摸疼痛部位,或者将疼痛部位固定保持一种姿势。就像肚子疼时,我们通常都会弯着腰,抱着肚子做痛苦状。

但诸如上述的记录并不够客观,人们希望能够量化疼痛。换句话说,用数字来描述疼痛的剧烈程度。加拿大神经生理学家罗纳德·麦尔扎克(Ronald Melzack)便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位父母是工人阶级的犹太人,一生致力于痛觉的研究。1971年他和另外一名研究者首先建立了一种说明疼痛性质强度的评价方法,被称为即麦-吉痛觉调查表(McGill pain questionnaire, MPQ)。

 MPQ能记录疼痛的性质、特点、强度和伴随状态,还能记录疼痛治疗后病人所经历的各种复合因素及其相互关系。调查表内项目繁多,单单描绘疼痛的形容词就有78个。自MPQ问世以来,它在众多的急、慢性疼痛实验研究中大放光彩。实验结果证实其方法实用可靠且有效。

 但这种方法也有诸多不便。由于调查项目繁多,表中词类比较抽象甚至灰色,所以有时病人难以理解准确意涵,何况为了弄清楚疼痛的方方面面,没有病人愿意花费那么多时间在这上面。

 另外一种简便易行的方法应运而生,叫做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之所以简便易行,是因为无须填写繁杂的调查表,只需看着一把“痛尺”,然后说出0-10之间的一个数字就可以了。

貌似也很复杂?其实不然。这种方法的主要道具“痛尺”其实是一把长约10厘米的游动标尺。尺的一面标有10个刻度,两端分别为0分端和10分端。而0分表示没有疼痛,10分代则表难以忍受的最剧烈的疼痛,从010依次表示疼痛的程度在不断增加,愈来愈难以忍受。在测量疼痛时,向病人说明这把尺的含义,然后将有刻度的一面背向病人,让病人在直尺上标出能代表自己疼痛程度的相应位置,医生再根据病人标出的位置为其评出分数。

如果分数在3分以下,那么恭喜你,你虽然感觉到疼痛但并太严重,不太会影响你的睡眠;但如果你的分数在7分以上,oh~my god!你很不幸,你现在肯定疼痛难忍,极需要医生给你用一些镇痛药物来帮助你度过痛关了。

VAS法现今已成为疼痛测量的最常用方法。当然,VAS方法现多用于外科手术的患者,评价他们手术后切口的疼痛程度。如果你曾做过手术,相信你对此并不陌生。不过,它让疼痛者说出自己所认为的疼痛程度,并非完全的客观指标评价。此外,对于小朋友,为了让他们说出痛的程度,图画式的方法则更简单直接,一个笑脸意味着不是很痛,一个哭脸则代表着痛的厉害。

(简略版内容见《新京报》2008-6-8 B10版新知周刊)

0
为您推荐

19 Responses to “怎样测量疼痛?”

  1. twinlj77说道:

    不错,学到一招VAS。

  2. yangyyt说道:

    但是像作者前面提到的,如果是亲人去世的痛苦或者是爱人说再见的酸楚,又要怎么测量?
    肚子疼的时候会用捂着肚子蹲下这种保护性的动作,我哭得难受时也会用这个动作,找个角落蹲下,有说法说这种动作是模仿婴儿在母亲子宫中的动作,以寻求安慰。不知道对不对。

    • BOBO说道:

      正像文中所说,VAS主要是用于手术后疼痛的测量。而亲人去世的痛苦,更多是一种“心伤”,也需要心药——心理干预。

      腹部疼痛导致的保护性动作,确是生理性反应的一种,弯曲腹部可以减缓牵拉,舒张疼痛部位,可能减缓疼痛。另一方面,也恰如你的所言,如在子宫中的位置。
      这让我想起了很受伤很难过的时候,人都喜欢蜷缩在床上,蜷成一团,或许这体位犹如在子宫中,可以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3. h2s说道:

    前天牙痛,痛得我都想用鞋底子抽,那是不是应该算十级了?

    • 伊森噶德说道:

      应该算是十度。我有一次丢了钱包,里面有刚发的900多块钱工资,那叫一个心疼,估计是有十级了。

    • BOBO说道:

      偶说了,VAS法主要是手术后疼痛测量的。
      你的牙疼,主要是牙髓腔里的感染或炎症,刺激神经而导致。用点消炎药,抗厌氧菌药,很快缓解的。或者,求助牙医,拔除坏牙或智齿。

      算不上10级。大致你的生命中还没体验过10级的

    • wilddonkey说道:

      十级,那得是女人生孩子时的痛哈

  4. yunwuxin说道:

    这个VAS法好像用得挺广泛,食品标准化评估中也经常用这种方法。

  5. cobblest说道:

    我做实验用到了...

  6. S.R.911说道: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报道,说把疼痛通过比较的方式进行量化。比如拔掉一根鼻毛所承受的疼痛算“1”,被削铅笔的小刀割破手指算多少多少……感觉挺有意思的。

  7. anpopo说道:

    呵呵,好玩
    那麻醉科的大夫是不是也用这种方法来评价麻醉的效果呢?

    • BOBO说道:

      NO.说到麻醉,那就复杂了。

      但麻醉医生是用这个方法,评价术后患者疼痛的程度的。
      因为很多患者用镇痛泵,所以麻醉医生要看自己给患者用的这个泵效果如何,所以得评价下疼痛程度。

  8. 禾平说道:

    才知道“疼痛是主观性的”,我一直以为是客观存在的。

  9. lettuce说道:

    如果说剖宫产手术后需要用镇痛泵的疼是1,那么宫缩时的疼是成千上万——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基于个人感受。同时也有人说她们顺产产程中的疼甚至没到需要呻吟的程度。所以个人认为,这个主观疼痛里面确实是有极大的客观成分。

  10. 狗语者说道:

    对于身体来说,疼痛是上帝的礼物。我们身体每个部位的痛感反应都不一样。不同的人在同一个部位疼痛的阈值也不一样。甚至可以通过脱敏来消除痛苦。麻风病就是肉体失去了痛感,以至于受伤了不知道造成山口感染以为是一种传染病毒。

  11. 小艺子说道:

    看美剧里,急救人员会询问伤者的疼痛程度,是否就是用的VAS?

  12. 雕鹗横秋·说道:

    手术麻药没起效,割肉加缝合,应该是七级还是八级啊?

  13. 茶包说道:

    怎么划分自己所认为的疼痛等级啊。。。
    假如我膝盖破皮了,很痛,之后又有一次手指割破了,这疼痛。。。怎么比较又怎么化为等级。。。?求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