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 >> 文章

(报名已满,请勿再报,场地很有限,收到邮件确认者,方可入内,谢谢配合)
编者按:王道还先生,是台湾著名的科学作家、译者,经常在《环球科学》上看到他写的“天人集”专栏,仰慕已久,所以当科学时报社的杨虚杰老师牵线,得知他正好在北京,且很乐意为我们做堂讲座,远在广州的我,兴奋得叫嚷起来。

用一天多时间找好场地,这场讲座,就迅速被敲定。巧的是,11月是《物种起源》150周年,所以英使馆文教处也在本月围绕进化论会展开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质量相当高,所以,对这一主题感兴趣的读者在11月把时间腾出来吧。

------------------------------------------------------------------------------------

讲座主题达尔文与达尔文革命(Darwin & Darwinian revolution)

主办方:科学松鼠会、英使馆文教处

photo_dwang主讲人介绍:王道还,1953年,台北市出生,台湾大学人类学硕士(1980),哈佛大学生物人类学(biological anthropology)博士候选人,专业背景是演化生物学、神经解剖学、神经心理学。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人类学组助理研究员。业余从事科学写作与翻译,担任台湾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科学发展月刊》常务编委、台湾《科学人》(Scientific American)编译委员、中国《环球科学》(Scientific American)专栏作家。译作已有十本。

时间:2009年11月15日(周日)下午14:00-17:00,请稍提前点到

地点:彼岸书店。海淀区花园路2号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园大厦一层中厅(牡丹园翠微百货停车场正北面,地铁10号线牡丹园站A口出不远,海底捞西南方向200米),点击这里看地图

如何参加请填写这个表格报名,由于场地限制,不是所有报名者都有机会入内,请关注收件箱和垃圾箱,我们会在周五晚上24:00前发出通知(也请及时留意本贴通告)。

费用:无,早来的观众我们免费提供茶水一杯。

提问奖品《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科学出版社出品,松鼠叶盛译作)

王道还专栏文章天公无心物自物千年事 云飞烟灭冥冥随业缘

附:王道还先生作品一览
1985
《科學革命的結構》中譯本編輯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by Thomas Kuhn, 2nd ed. 1970)

《达尔文》(台北:联经出版公司)
(Darwin, by J. Howard, 1982)

1998
《枪炮、病菌与钢铁》(与廖月娟合译)(台北:时报文化出版)
(Guns, germs and steel, by Jared Diamond, 1997)

《性趣何来?》(台北:天下远见出版)
(Why is sex fun, by Jared Diamond, 1997)

1999
《达尔文作品选读》(台北:诚品书店出版)

2000
《第三种(黑)猩猩》(由时报文化出版)
(The third chimpanzee, by Jared Diamond, 1992)

《好小子贝尼特》(台北:允晨文化出版)
(Good Benito, by Alan Lightman, 1994)

2001
《计算机生命天演论》(台北:时报文化出版)
(Darwin among the machines, by George B. Dyson, 1997)

2002
《盲眼钟表匠》(台北:天下远见出版)
(The blind watchmaker, by Richard Dawkins, 1986)

2003
《达尔文与基本教义派》,台北市:果实出版社(城邦集团)
(Darwin and fundamentalism, by Merryl Wyn Davies, 2000)

2004
《天人之际》,台北市:三民书局

2005年9月
《医学简史》,台北市:商周出版(城邦集团)
Blood & guts: a short history of medicine, by Roy Porter (1946-2002), 2002

0
为您推荐

12 Responses to “王道还讲座:达尔文与达尔文革命”

  1. 山寨盲流说道:

    牛人啊!jared diamond 戴宝玉的书的台湾译者

  2. renard说道:

    啊啊啊~~~能不能上海加一场啊~~~~

  3. tarazed说道:

    对王先生的了解仅限于《环球科学》的专栏,个人感觉王先生对基督教于科学的作用非常推重啊,之前几期可能还主要集中于思维模式、研究方法上面,11月号的一篇已经提到进化论未必导致彻底的唯物论了……

  4. 料理鼠王说道:

    他在中科院讲过了。台湾风格的幽默,感觉很不一样。他的英文很棒,中文更棒。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人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深有感触。

  5. laosun说道:

    王大哥,来上海接受膜拜吧!

  6. [...] Posted 王道还讲座:达尔文与达尔文革命 [...]

  7. 红色皇后说道:

    妈呀我要听我要听我要听……
    被困在香港的北京童子绕圈泪奔中……

  8. momo说道:

    能来大连普及一下知识么~

  9. [...] 本文链接 Darwin’s VISA 有个故事是这样说的:一群傻子,每人得了一笔钱,纷纷去开加油站,因为他们傻,所以加油站如天女散花一般开得到处都是,高山上有,峡谷里有,池塘边有,平地旁也有;也因为他们傻,所以咬定青山不放松,坚持不换地方;结果,过了几年,只有平地旁的加油站存活下来,其它地方的加油站都销声匿迹了。 “傻子那么傻,他开的加油站怎么可能维持下来呢,肯定是冥冥之中有神灵帮助。”听到这种说法,许多人多半会笑出声来。是的,这故事很简单,其中的道理也不难明白。可是,换一种形式呢? 同一个物种的生活,因为变异(Variation)而出现不同的个体,这些差异又被后代继承(Inheritance)下来,经过自然环境的选择(Selection),最终有一些个体表现出适应环境(Adaption)的特性,生存下来。本来毫无方向的随机变异,与自然条件较量之后,最合适的个体存留下来,表面看来,就是“被定向选择”的结果。达尔文的学说大致就是这么回事,简单来说,就是Darwin’s VISA。 可是,尽管“傻子开加油站”的例子很容易想明白,达尔文的学说却没那么容易被所有人接受,姑且不说那些坚持神创论之类观点的人士(参考鄙人翻译的《对神创论呓语的15点回复》(一)、(二)、(三)、(四)、(五)),即便是“相信”进化论的人,也多半“人人都以为自己懂进化论,其实真正懂的人不多”。故而,把达尔文的理论梳理清楚、阐述明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正是本周日(11月15日)松鼠会组织的“达尔文与达尔文革命”讲座的目的。 [...]

  10. white_pop说道:

    归来感想:)

    荣幸第一次参加松鼠会的活动,环境很温馨,感觉很不错。
    真的感谢素不相识而不求回报的组织者和王先生,辛苦辛苦。

    讲座一气呵成,颇显王先生学术功底。
    Darwin的幕后故事很有意思,不过也很高不可攀。
    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当个很爽的绅士科学家。

    直言两句,结尾的提问王先生有点严肃过了,让大家不敢问什么太外行的问题,也让主持人mm都不好圆场。。
    大家提出的问题也许真的很业余,但是一定是认真考虑过的。
    也许一个科普专栏作家也可以更抱着不太大音希声的心对待读者。

    我们只是并不想听完一个精彩的演讲,只鼓鼓掌说句Wow。
    我们和王先生一样,都不是抱着扯淡的心在大风中赶来的。
    因为相信看上松鼠会的人,都一样有一颗对科学的“敬畏之心”。

    再次感谢分享这个初冬午后的温暖,继续关注松鼠会这个很好的平台~

  11. yelpane说道:

    有这个演讲的文字版么?求~~~

  12. [...] 王道还讲座:达尔文与达尔文革命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