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小红猪作品 >> 文章

[小红猪]谨遵医嘱?Comments>>

发表于 2009-10-08 08:18 | Tags 标签:,

译1

原文在此 译者:阿塔

寄生虫通常都是麻烦事,但如果你有过敏症,或许就要另当别论。请听Matt Kaplan报道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新疗法

钩虫、鞭虫、蛲虫、吸虫:仅仅提到这些危及人类的寄生虫就足以让我们中的大多数不寒而栗。但John Turton可是个例外。他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位于萨里郡的实验室工作,期间故意使自己染上钩虫病用以缓解他的慢性花粉热。他成功了。在他体内有寄生虫的两年间,过敏症从没来干扰过他,除虫后即旧病复发。(柳叶刀,308期,686页

Turton进行他残酷实验的时候正值一个新发现被提出:生活在寄生虫感染蔓延地区的人们很少患有过敏症。尽管如此,(对实验)他应该还是慎重考虑过的。在1913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W. Herrick博士注意到寄生虫与过敏症之间与这个新发现相左的联系。负责解剖肠内蛔虫的实验人员大多手指肿胀、易产生压痛感,而继续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中会有严重的过敏反应,尤其是哮喘。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研究者们试图搞懂这些相冲突的发现,以便利用寄生虫来达到无副作用地消除过敏症的目的。他们知道自己在玩儿火—毕竟寄生虫能引起一些相当可怕的疾病,而且它们带来的痛苦遍布全球。然而随着寄生虫作用于人体的效果日渐明显,它们在治疗方面的潜力似乎也终于开始发挥出来。

有少数的实验者乐于像Turton一样故意冒险使自己感染,这并不意外。但大多数研究还是针对各个国家内已经被寄生虫感染的人群。研究方向针对三个最普遍的过敏症状:哮喘、湿疹和花粉热。研究成果一直有点含混不清,但现在研究者们已经开始理解其中原因了。

比如,在台湾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体内有线虫(线虫是世界上最普遍的肠内寄生虫之一)的人比一般人群感染花粉热的可能性更小,(过敏症临床实验32期,1029页)。但来自厄瓜多尔的研究却告诉我们一个不同的结果。研究者注意到花粉热在城里的孩子中要比在农村孩子中更普遍,所以他们着手研究了蛔虫的感染程度与过敏症之间的联系。而两组孩子的寄生虫感染程度是相同的,所以他们断定应该有其他因素影响花粉热的流行,(过敏症临床实验,34期,845页)。

而在湿疹方面的发现同样难以解释。例如,一项在乌干达开展的研究发现,在孕期感染寄生虫的母亲所产下的婴儿不易患湿疹(美国医学会杂志,294期,2032页)。但是同期在埃塞俄比亚的另一项研究发现,感染了鞭虫(寄生于大肠)的儿童比没有感染的儿童更易患湿疹。

钩虫对抗哮喘的潜力可能与它在肺部的迁移阶段有关

至于哮喘,在20世纪70年代人们确定了Herrick的发现,即仅仅接触蛔虫便可以引起哮喘。但钩虫却使一些埃塞俄比亚人哮喘的症状有所缓解(The Lancet, vol 358, p 1493),巴西的哮喘患者同样受益于曼氏裂体吸虫,而这种变形虫是损害内脏的血吸虫病的病原。

我们怎么看待这些事实?过敏症与寄生虫之间关键性的联系是人体免疫系统。过敏症是由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所引起的,而寄生虫为了生存则致力于削弱人体免疫反应;毕竟,千年来他们已经进化得与人体紧密相连。

对于没有过敏症的人,侵入人体的外来物质引起细胞因子的释放,吹响警报,引起其他的免疫细胞关注。就在免疫细胞共同抵抗外敌的时候,另一类分子被释放出来,预防人体免疫反应过度。保证免疫反应在掌控之中的一个关键因子是白细胞介素-10,它抑制了某些细胞因子的扩散。过敏症患者的白细胞介素-10的含量较正常人群偏低,因此其机体的免疫反应常常失去控制。相反,感染了寄生虫的人的白细胞介素-10含量高于平均值,对吸血虫患者的研究也表明最起码部分原因在于,寄生虫向寄主体内释放了某些化学物质,而这些物质则刺激了宿主体内白细胞介素-10的生成。

如此说来,让人迷惑的并不是肠虫寄生可以消减花粉热和其他过敏症,而是某些时候它为什么不能起到如此效果。很明显,不同的寄生虫与免疫系统产生不同的影响。“人们通常认为寄生虫们会对身体产生同样的效果,这个看法可能是错的,”英国诺丁汉大学的Carsten Flohr在他针对这项课题最近发表的文章中说到(过敏症临床试验,39期,20页)。至于对免疫反应产生两种效果的机制究竟是什么,还不得而知。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寄生虫的寿命。短生寄生虫,例如蛲虫,比起长生寄生虫的钩虫来说,不太可能有机会对人的免疫系统进行改造,因此也就不像后者那样能对免疫反应产生抑制作用。寄生虫引起的长期感染很难持续,除非他们与寄主的免疫系统达成平衡。

另外,由于寄生部位的不同,各类寄生虫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各有不同。Flohr举例解释说,鞭虫被食入后停留在肠中,也就躲开了强烈的免疫反应;而血吸虫在皮肤中穿过时会遭遇免疫反应,这里被细胞因子严密监控,因此免疫反应非常活跃。钩虫幼虫同样穿过皮肤,通过血液进入肺,在肺里穿过薄壁血管。接着启程从肺到气管,就等着被咳出然后被咽下肚去,最终到达小肠,并在那里发育为成虫。“钩虫感染对哮喘潜在的保护作用也许与它们在肺中的迁移阶段有关,” Flohr说。

钩虫感染对哮喘的潜在保护作用可能与它们在肺中的迁移阶段有关。

正是这种特异性使得寄生虫成为了一种诱人的过敏症的潜在药物。“寄生虫的好处在于它们进入身体,帮你与免疫系统发生作用。人们已经开发出非常棒的技术,让寄生虫去需要它的地方,削弱那里的免疫反应,” 德国勃林格殷格翰制药公司的免疫学者Klaus Erb说。

人们越来越了解究竟何种寄生虫能最有效的缓解过敏症状,因此一些研究人员对寄生虫疗法的未来充满信心。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过敏症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大问题,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儿童患病率达1/5;另一个原因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疗法能够解决免疫系统过度反应这一根本性问题。现有的选择是抗组胺药片,这种药物只有不断服用才会有效;或者你可以选择痛苦而耗时的注射疗程,该疗法的原理是使你对引起免疫系统过度反应的物质变得不敏感。

每克粪便中虫卵的含量至少达到50个的时候,效果才会显现。

为了让肠虫治疗法更进一步,诺丁汉大学的研究者们正在试验治疗哮喘的钩虫使用量。首先他们为健康的人接种虫子,发现10条幼虫的剂量即可以保证充足感染,对免疫系统产生抑制的效果。埃塞俄比亚的学者们指出在被感染者每克粪便中虫卵的含量至少达到50个的时候,效果才会显现。副作用包括发痒、肠内有时略有不适,但仅仅是轻微的。之后研究者们招募过敏症患者测试钩虫疗法的效力。“我们知道幼虫会通过气管迁徙,在这段时间我们监视呼吸道的反应,来确定迁移是否会使呼吸道疾病更严重。”诺丁汉团队的一员,Johanna Feary说道。最近,他们开展了一项针对34名哮喘患者,为期16周的含安慰剂对照的实验。

这些突破性研究成果即将发表。但即便这种疗法被证明非常有效,也很难说服人们相信寄生虫疗法。许多医生排斥这种方法。“这些东西令人作呕。人们绝不会同意让自己感染它们的,”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临床免疫学者Asif Rafi说。“除非逼不得已,否则你绝对不想用这种方法治疗病人。” Erb补充道。

除了令人反感,还有另外的问题:寄生虫最终会使人们易于染上其他疾病。Rafi说,如果觉得虫子的作用仅仅是削弱免疫反应,那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它们的效果是改变免疫系统参与的反应类型。对抗寄生虫、细菌和病毒时,免疫系统必须平衡它所释放出的分子的,包括引起免疫警报、使炎症加剧的分子,以及能平息免疫应答,并降低炎症、修补组织的分子。寄生虫尤其擅长将这种平衡调节至抑制发炎的状态,而正是这种控制炎症的能力可以让它们在人体中存活好些年。这对它们有利,却会让寄主面对其他传染性疾病更加脆弱。

“寄生虫疗法肯定存在不足,”诺丁汉团队的David Pritchard承认。“我们面对的艰巨任务是找到疾病的缓解和寄生虫增殖之间的平衡。”

不管怎样,也许有其它方法来发掘寄生虫的治疗能力。“比起使用虫子本身,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找出这些虫子制造的有用化合物。”Rafi说。

这正是英国格拉斯哥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William Harnett和他的同事们在做的。他们已经用一种感染啮齿动物的线虫Acanthocheilonema viteae所制造的复杂蛋白质ES-62,显著减轻了实验鼠的过敏症状。有趣的是ES-62可以同时影响免疫系统的诸多方面。在诱导抗炎类细胞因子--例如白细胞介素-10生成的同时,这种蛋白还能抑制激发炎症的细胞因子的分泌和淋巴细胞的增殖(免疫系统的白细胞),并阻碍肥大细胞的活化,而肥大细胞正是促进炎症的关键物质。Harnett和他的团队目前正试图制造另一种作用类似ES-62的小型药用分子。

用“寄生虫精华”治疗过敏症,这也许是个野心不小的目标,但是ES-62的研究或许正是这一方向的开始。诺丁汉大学的寄生虫专家Jan Bradley指出寄生虫的作用远不止只是影响过敏反应。例如,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urray Selkirk发现使动物感染寄生虫则有助于对抗流行感冒引起的肺炎。“当我们开始考虑不同种类寄生虫相互作用、寄生虫与某些病毒相互作用的时候,事情就开始变得更加庞大和复杂了。” Bradley说。

谁更适合寄生虫疗法?

某些寄生虫比其他的更能抑制过敏。同样,某些人比其他人接受虫疗法疗效更好。研究者们猜测患者的年龄、饮食习惯和被感染的环境造成了这种差异。例如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低龄儿童经常重复感染。“这把视线引向了宿主的免疫力,这也许是例如钩虫类的寄生虫可以在同一个宿主体内存活多年,但通常只引发轻微症状的原因,”英国诺丁汉大学的Carsten Flohr说。在这种情况下,寄生虫更倾向于帮助缓解过敏症。但若人们在较年长时感染,寄生虫事实上可以导致过敏。

影响不同个体的寄生虫与过敏症之间联系的另一个因素似乎是基因。“我们知道遗传因素影响着人们是否能同时承受过敏症和寄生虫,”爱尔兰都柏林的圣三一大学的免疫学者Padraic Fallon说。“人们对二者的易感度都受遗传控制。”易患过敏症的人很可能天生对寄生虫入侵有着更强的攻击性响应。如果某些地区的寄生虫感染很常见,那这样高活性的免疫系统应该就会在自然选择中被保留下来。而到了当今这个寄生虫感染罕见的高度发达的世界里, 这些个体就会更易患过敏症。同样,他们也更可能对寄生虫疗法产生响应。


寄生虫/ Parasites

蛔虫/Ascaris

蛔虫

  • 有效对抗:湿疹?
  • 传染途径:受蛔虫卵污染的食物(排泄物 – 消化道传播)
  • 相关疾病/症状:常常没有症状,但会引起贫血。体内虫量更高会引发肠胃病症
  • 寄生部位:小肠
  • 感染持续时间:1-2年

钩虫/Hookworm

钩虫

  • 有效对抗:哮喘?
  • 传染途径:通常经小腿皮肤钻入
  • 相关疾病/症状:常常没有症状,但会引起贫血。体内虫量更高会引发肠胃症状
  • 寄生部位:小肠
  • 感染持续时间:4-6年

血吸虫/Schistosome

血吸虫

  • 有效对抗:哮喘?
  • 传染途径:皮肤钻入,通常通过被污染的水进行传播
  • 相关疾病/症状:疲惫、发烧、腹痛、腹泻和内脏受损
  • 寄生部位:肝脏、膀胱、肾、输尿管
  • 感染持续时间:4-6年

线虫/Filarial nematodes(合成ES-62

线虫

  • 有效对抗:未知
  • 传染途径:蚊虫叮咬
  • 相关疾病/症状:有时无临床症状。最坏情况会引起象皮肿,这是由淋巴系统堵塞所引起的严重腿部肿胀
  • 寄生部位:皮肤(成虫)
  • 感染持续时间:未知

作者 Matt Kaplan,居于加州和英国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小红猪]谨遵医嘱?”

  1. [...] 请看《谨遵医嘱?》(友情提示:有“美图”,在吃早饭者慎入。) [...]

  2. maokk说道:

    别说其实还有种叫“肠道易生虫”的东东啊。。。

  3. maokk说道:

    别说其实还有种叫“肠道益生虫”的东东啊。。。

  4. allarem说道:

    早些年看discovery就知道这事了

    而且自己拿自己做过实验,发现我的粉尘过敏吃了蛔虫药以后就更频繁了。

    要我在肠胃不好和粉尘过敏间做选择
    命苦啊……

  5. Xaero Chang说道:

    这让我想起了美剧 Star Gate 中那些寄生在人肚子以及脑部的那些寄生虫,它们依靠人养活,甚至还控制人的思想,但是它们却能使宿主几乎百病不侵。

  6. 胡天翼说道:

    看起来寄生虫的心态颇具美感……

  7. tianhai说道:

    也许通过这方面的努力,有朝一日,这个领域会诞生诺贝尔医学奖的

  8. 乐芙说道:

    还能有减肥的作用。

  9. 窗敲雨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看在“美图”的份上我先撤了。。。泪奔~~~~~~~~~~~~

  10. marshal60说道:

    哎,过敏啊~~
    我已经被慢性荨麻疹折磨了9年了~~
    一直在吃抗组胺药,也不知道长期服用有没有害~

  11. lige说道:

    蛔虫——汤粉
    阿米巴——巧克力酱
    绦虫——宽粉
    寄生虫老师最爱的比喻
    相当形象

  12. sheldon.li说道:

    高中生物课上看过一段蛔虫蠕动的视频,觉得很恶心

    • 乐芙说道:

      线虫都是小case啦,觉得最恶心的是绦虫纲的棘球绦虫。
      那时候给学生上课,放了一段录像,是用勺子从腹腔往外舀透明的球,球很好看,可是实在太恶。。。

  13. 白左说道:

    传说中控制人类的弓形虫在哪里。。。。

  14. Figure说道:

    没想到存在这么复杂的反应过程。我们只能慢慢的接近事实、发现事实,却不能完全掌握。

  15. moon说道:

    看着那些照片让我起鸡皮疙瘩,没想到这些虫还会有一定的作用

  16. mbrrisprg说道:

    你好,我要写一篇关于寄生虫与人体健康的作业,请问“每克粪便中虫卵的含量至少达到50个的时候,效果才会显现。”这一部分是在哪找的,网上有原文吗?

  17. [...] 原文在此。译者:阿塔,理工女,齿轮型,有书就看,没书瞎看,对于拆东西似乎有特殊癖好?没事儿喜欢鼓捣鼓捣东西。她的上一篇译作在这里。 [...]

  18. [...] 译者:阿塔,理工女,齿轮型,有书就看,没书瞎看,对于拆东西似乎有特殊癖好?没事儿喜欢鼓捣鼓捣东西。她的译作在这里,还有这里。 一个关于有翼运动的统一理论也许能解释鸟类和昆虫在半空中那不可思议的机动飞行,并指导飞行机器人的设计。 [...]

  19. ANITA说道:

    我也过敏也,到时候也来点寄生虫!。。

  20. 拼音佳佳说道:

    没觉得自己对这些东西过敏,难道跟我小时候经常得寄生虫病有关?

  21. 小顾营养说道:

    发现自己常识严重不足啊……

  22. jamesr说道:

    最后一张图的翻译有误啊,那个明明是丝虫的,而且是微丝蚴阶段,从外观大致判断为班氏微丝蚴。

  23. versugw www.kuaipu.com.cn说道:

    保持健康最重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