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文章

假作真时 幻想变科学

200909239月初,Google的Logo上忽然接连出现UFO和麦田怪圈,不禁让人担心是不是外星人终于启动了占领地球的计划,Google如此表现则是已经沦入外星人魔爪的他们向地球同胞发出最后警告。幸好在类似1938年《世界大战》所造成的大规模恐慌发生之前,Google及时揭开了谜底,放出纪念威尔斯诞辰143周年的Logo,抚平了人们之前的担忧。作为现代科幻小说的奠基人,同时也是当年那一场恐慌的始作俑者,H·G·威尔斯受到如此礼遇并不为过。虽然他所描写的神食、火星人、时间旅行等等,并没有像凡尔纳笔下的潜水艇一样成为现实,但小说中对于人类社会的深刻洞见,却可以说更体现出科幻小说真正的价值。毕竟,科幻小说的最大责任不是预言未来,而是警示现在。

实际上科幻小说里预言的科技往往不能当真,虽然是有科学家从科幻小说中汲取灵感,但幻想终究只是幻想,哪怕是其中一些看上去很有现实性的想法,真正实现起来也会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人工智能:自从阿西莫夫第一次提出机器人三大定律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科学家依然没有造出一个像人类一样的机器人。而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人们逐渐意识到,人工智能的最大障碍在于……机器人很难表现得像人类一样愚蠢。就像不久前米兰IEEE智能与游戏计算论坛上举办的计算机游戏图灵测试比赛,没有一个机器人能够伪装出足够的愚蠢以蒙骗所有的裁判,不过值得欣慰(或者应该说是沮丧?)的是,每个程序至少都蒙骗了一个愚蠢的裁判。

而在另一边,有些科学家的想法甚至比最科幻的小说更加科幻。还记得薛定谔吗?就是那个把小猫塞进毒气箱里的家伙。在他的思想实验中,一同塞在箱子里的还有一个放射性原子核和一个受原子核状态控制的毒气瓶。根据量子力学理论,只要没人观察箱子内部的情况,里面的原子核就会处于已衰变和未衰变的叠加态,于是小猫也会跟着出现既被毒死又没被毒死的状态。显然这与我们的常识大相径庭。而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之处,才会引出平行宇宙之类科幻小说中常见的点子。所以有时候我们真的很难说谁更喜欢异想天开:是科学家,还是科幻作家?

顺便说一声,Max Plank量子物理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正打算检验薛定谔的猜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爱猫人士的强烈抗议,他们用的是姥姥不疼妈妈不爱的病毒,没敢用猫。

(感谢 竹刀鱼 同学供图)

0
为您推荐

8 Responses to “科虫周记(九)”

  1. sunfield说道:

    忍不住说插图好萌阿,好想拿去印T恤……

  2. 小姬说道:

    小鱼你画的薛定谔猫很萌!
    丁叔你说得很对,到底是科幻学家还是科幻作家的想象力更疯狂呢~

  3. alanljw说道:

    弱弱的问一下,怎么检验啊?

  4. Metaverse说道:

    波函数叠加状态的问题,用病毒没用猫那么尖锐,因为猫本身可以作为有一定程度意识的观察者。。。

  5. cecil说道:

    检验出来是死是活都不难,怎么才能检验出又死又活呢?猫要是会写字大概可以作为观察者,或者也画这么一张自画像。

  6. sheldon.li说道:

    猫态好像是用原子团实现的吧?

  7. CL说道:

    检验出来是死是活都不难,怎么才能检验出又死又活呢?猫要是会写字大概可以作为观察者,或者也画这么一张自画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