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采访手记(上)Comments>>

发表于 2008-09-29 14:02 | Tags 标签:,

Melamine 【《财经》杂志/记者 徐超】从河南省濮阳市采访回来之后,一直想写一些感想,关于我采访的感受、关于那些人和很多很多。当时因为文章还没有发表,考虑到版权问题,只有等一篇稿子出来之后才能写个(上)。

今天早上打开《财经网》,看到了我写的《三聚氰胺溯源》被选为假日版头条,还是很兴奋的。现在在这里说说我的第一次暗访。由于对采访人的保护,大多数采访人的名字和单位不便说明,请理解。

9月17日,第十届中国科协年会在河南省郑州市举行,分为38个分会场,在17日长达一天的开幕式结束之后,分会场的活动就开始了,有的分会场是两天,有的是一天。分会场由中国科协旗下的各分会承办,有的分会还拉了当地的学校、机构作承办方。

整体来说,科协年会要比两院院士大会要好很多,专家更愿意交流,而且对媒体是完全开放的态度,这点在院士大会尤其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大会上是看不到的。

在参加科协年会前,我本来是想参加第22分会场的会议:纳米毒理学与生物安全性评价国际研讨会,但那时候三鹿毒奶粉事件已经扩大到中国乳业的整体问题,所以,临时换了旅馆(38个分会场分布在郑州市各个地方),参加了第25分会场的会议:食品安全快速检测技术研讨会。

专家们对毒奶粉很谨慎,有一些专家(有官衔的)不愿意正面接受采访,有一些专家则很坦诚地说了一些看法,有一些专家则强调,媒体应该以此为契机,报道一些更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

其中有一位专家透露,他的同事曾经在三鹿毒奶粉事件后说,问题出在饲料。由于当时这位专家正在别处旅游,不方便采访也不方便回邮件,而河南省濮阳市恰好是中国生产三聚氰胺的最大产地,也是世界生产三聚氰胺的第三大产地。从另一位专家那里,也得到了关于饲料添加三聚氰胺的可能,但并不确定。所以,18日在开完食品安全的会议之后,19日,我赶赴濮阳。

去濮阳调查三聚氰胺,是在我出发前就定下来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具体到饲料。在到濮阳采访之前,我对这个城市所知甚少,在我的脑海中,它更可能是一个闭塞、落后的城市。由于毒奶粉事件的影响,当地一些化工业人士很可能并不愿意接受采访,所以,最有效的采访是暗访+采访最直接、最想倾诉的受害者。

这是我第一次做暗访,编辑并没有教我怎样暗访,只是说“再次强调,注意安全,尤其在外地”。《财经》的风格大概一向如此,编辑都是老记者,很多都经过国外专业媒体的训练,他们希望让年轻的记者自己去经历:正确或者挫折,但他们自己去感受来提高。我的编辑如此,其他人的编辑也如此。

还好,我还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如何暗访,例如《越狱》。暗访与越狱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以《越狱》第三季的第4集为例,Scofield要假扮警察接近芯片,我要扮演另一种职业接近采访人;Scofield们要迅速熟悉陌生的地方以便能在必要的时间迅速逃跑,我也是。幸运的是,后面这一点,我还没有机会尝试。

接触1号采访人之后,和他聊了很多很多,最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亮明了身份,对方很坦诚地和我说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是事实但却和我们原先预想的有很大区别。

然后开始暗访2号采访人,在暗访过程中被对方识破,不得不拿出记者证护身。对方知道后倒愿意说一些事情。

那天是9月20日,我走进一个养了30头牛的牛圈中,出来之后,鞋和衣服上满是牛粪味。

1号采访人和2号采访人为我的这篇稿子提供了很多有效信息,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这篇稿子,没有他们,很多媒体和老百姓就还会觉得向奶中加入三聚氰胺是一种常用的方法,尽管事实却非如此。

在毒奶粉事件之后,我们听到的官方说法是“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三鹿集团品牌管理部部长苏长生对《财经》记者说,三鹿奶粉中存在三聚氰胺,是由于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了三聚氰胺。集团否认添加三聚氰胺是在生产环节发生。 这个说法现在看来显然过于草率而存在很多疑点。

除了两位采访人之外,还和奶农、饲料门市店的人、化工原料门市店的人、卖食品添加剂的人都聊了一些。

总体来说,这篇报道还有一些漏洞和环节没有解开,但是我们只有一周的采访时间,我们的权利有限。

通过这次去濮阳采访,我对河南的印象要好很多,回来之后,我甚至对朋友说,河南农村人的素质不在北京白领之下。两位采访人、出租车司机刘姐,这些人都很好,在我离开河南的时候,一位采访人送了一大箱子红枣给我(当地特产)、另一位则要为我饯行(因为另一个调查取消了)。

在这里要感谢我的同事李虎军和孙昊牧,以及我的老师、编辑王以超,王一直在后方指导我的采访并对初稿进行了大量的修改。

除了在濮阳采访三聚氰胺的事情外,我还在濮阳做了另一个调查,这个调查将会在下期《财经》杂志中刊出,在濮阳采访手记(下)中将向您讲述我的调查经历。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濮阳采访手记(上)”

  1. BOBO说道:

    1、记者采访手记,很真实的第一手资料。感受很个体化,也澄清了一些对河南的妖魔化。

    2、文章似乎发重了很多遍啊,超!

  2. c2blog说道:

    嘿嘿,有小错误,是第四季的第4集.

    《越狱》相同?里面很多阴谋论?

  3. popfish说道:

    正如文中所言,希望不仅仅是抓几个奶农,撤几个领导职务,再喊喊口号这么简单了事。

  4. 0sNut说道:

    恩……濮阳是个不错的城市,只是卫生有点差……
    哈,终于有人替我们河南人说句公道话了,谢谢了~濮阳离我这里不过100多里地……

    这个……暗访?

  5. c2blog说道:

    超女,方舟子质疑你“这篇文章的一些数据和推理有问题”喔。
    你有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回应呢?

    c承认,我很8.:)

    • 徐超说道:

      这个我承认,他的文章我还没有看,稍后作回应。

      • 徐超说道:

        数据问题我不同意方,每斤奶6分三聚氰胺的成本,但奶站只赚2毛钱,还是比较不划算的。看怎么算法吧。既然超过3个被采访人都认为不划算,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没有异议的。

        推理问题则是另一个方面了。

    • 徐超说道:

      另:不喜欢8的人。不再回应。

    • DNA说道:

      方舟子的那两个疑问,我读此文的时候也有喔。不过都是小bug,于主题无大碍。

      我记得有网友说三聚氰胺价格是11元/公斤,而鲜奶收购价格才2~3元/公斤,由此推算奶农不会搞此亏本的事情——这里有个逻辑错误,一公斤鲜奶能掺、需要掺一公斤三聚氰胺么?一公斤鲜奶里掺几毫克三聚氰胺就饱和了,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生产厂家自己掺三聚氰胺,也完全有动机和作案条件。不过真相是什么,我们就难以知道了。

      • c2blog说道:

        真相是什么?
        很多阴谋…仍处迷雾…有待溯源…继续迷思… ……

        • c2blog说道:

          1)真的好!
          真相越探越清,真理越辩越明。

          返清复明,乃宇宙天地松鼠会的革命宗旨。
          吾志所向,一往无前。
          探索尚未成功,松鼠仍须努力,读者最终受益。

          2)“平生不识姬十三,便称松鼠也枉然。”
          不是c在恶搞个人崇拜喔,也不是c在恶捧领导大脚,
          而是别的名字压不上韵,例如凡尔纳、赫胥黎、叶永烈、方舟子?
          不压此韵!

          3)但是万人迷的好男哥,呢期都久未露面啰喔。
          用中国高层政治的潜规则来看,内里“大有文章”噢。
          莫非是被斩头战术鸟?好好恐怖耶!!!

          4)松鼠会是一坨网络,暂时来看是无尺度式的;
          但也许不久就变成寡头式,如同新语丝牛博。

          核心的迷失,模拟了主干节点被袭击的危机状态,
          测试了人们的应急机制,正好用于灾难演习。

          5)任何的防御测试都需要有假想敌。
          所以,热心的 The One 自告奋勇扮演坏人来了。

          我们是谁?

          病毒
          阿帕奇
          天然泉水
          暴力解读者
          天体浴暴露狂
          附庸瓷器滴公牛
          寻根究底试图捕络

          鉴定结果:c系枚举穷举遍历不知收敛滴列举偏执狂一枚。
          证弊,由你卡!

          —————————————————————————

          返清复明,探索到底。
          吾志所向,一往无前。

  6. yogi说道:

    呃,别跟濮阳人喝酒,估计会被撂翻的。

    濮阳人挺好的,接触时间长了会发现更多的优点,其实,接触哪个地方的人都一样,都得有个认识的过程。

  7. zhuanyong说道:

    正如作者正文里提到的
    真正值得我们担心的是那些其他的物质
    像亚硝酸钠什么的

  8. yami说道:

    触目惊心!

  9. Ghost说道:

    哇哈哈哈,
    我们家现在住在濮阳~~

  10. a说道:

    那是我家
    皇埔

  11. 路过说道:

    如果是用废渣加工添加物,问题大了...

  12. popfish说道:

    新西兰向中国出口被三聚氰胺污染的奶蛋白
    出处链接:
    news.180.co.nz/2008930/stuff_news_20089301045881.html

    这下玩大了.

  13. popfish说道:

    该官员---拒绝---透(原文无露字)到底是哪家制造商向中国出口量受污染的乳铁蛋白。
    他们也---拒绝---透露是在哪里的市场产品测试中发现了三聚氰胺。

    - -///

  14. 强大的超超,下次我逮住你问,如何暗访的,唉,没做过暗访的活儿,做记者还有啥意思哈。

  15. [...] 【近期采访手记】《三聚氰胺溯源》之采访手记 标签:狂犬病 [...]

  16. huahua说道:

    竟然去我家了。。。。
    期待下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