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3527482935_ccd9a17b86-1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正使人对花粉越来越过敏。这种被称为“春游病”、在其他季节也很难做到隐忍不发的当代都市病,或许早就埋伏在人的基因中了。

无论是攀山涉水的远游还是闲庭信步般地踏青,随着赏花的喜悦,身体上的不适都在静谧地蔓延。尽兴归来,有人开始鼻塞、流鼻涕还有止不住的喷嚏;有人眼睛红红地、痒痒地流眼泪;有的人皮肤开始感到瘙痒;有人甚至出现了哮喘的症状。这才意识到大自然的勃勃生机中也暗藏着些许杀意。由于接触到花粉而导致的一系列疾病,如过敏性鼻炎、花粉性结膜炎、花粉性哮喘、过敏性咽喉炎被通称为花粉病,它已经逐渐成为有些人出行、游玩的一个重要的障碍。

答案在基因那儿

据报道,世界范围内有超过60种植物的花粉能够导致花粉病的发生。而发生花粉症的机制又是比较复杂的。简单来说,空气中花粉颗粒附着在鼻粘膜或眼结膜之上,花粉微粒破裂,释放出植物蛋白质。而人体内的巨噬细胞会吞噬这种蛋白质,从“味道”尝出这是敌人的蛋白质。于是认定有“外敌”入侵,再将这种蛋白的信息传递给免疫系统的Th2细胞,最终分泌抗体的指令传递到B细胞的身上。最后针对花粉蛋白的IgE的抗体将会被分泌出来作为一场“战争”的记忆存留下来。等到人们再次接触花粉时,随着“作战”的号角吹响IgE抗体跑到肥大细胞那里报到。于是各种各样对抗“外敌”的组织因子被肥大细胞分泌了出来,如组织胺和白三烯等。接下来,就是这些组织因子给人带来了止不住的鼻涕和停不下来的喷嚏。

自从孟德尔神父用几株豌豆开创了遗传学时代以来,科学家们就开始试图从我们的遗传物质中找出一切生命难题的答案。关于花粉症也是如此,有人做过关于过敏体质的统计学数据。双亲都不是过敏体质,生出过敏体质孩子的几率是26.7%;而双亲均是过敏体质,生出过敏体质孩子的几率则高达57.4%。这预示着花粉病也和其他疾病一样,有着千丝万缕的遗传基础。

天地万物都在追求一种稳态,人的机体也是这样。目前我们知道,和过敏相关的免疫细胞分别有Th1,Th2,Th17,Treg等。正常状态时,它们之间用互相拮抗的关系来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英国和瑞士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了过敏反应中基因层面的平衡,即转录因子FOXP3和转录因子GATA—3的相互作用决定了过敏反应的发生。项目负责人伦敦帝国学院全国心肺研究所卡斯顿•施密德-韦伯博士发现,可以促进Treg(调节性T细胞)生成的转录因子FOXP3容易受到转录因子GATA—3的抑制。如果FOXP3占主导地位,人体就能正常生成Treg(调节性T细胞),控制免疫系统;然而,一旦当足量的GATA—3限制了FOXP3,Treg无法正常生成,就会使得Th2细胞大量繁殖,从而使人体产生过敏反应。韦伯在研究报告中说,目前还不知道“战斗”的胜负如何决定,但这可能与上述两种基因各自的位置有关,同时“我们枯燥的现代生活方式也与它有关”。

都市生活孵出“致敏原”

虽然,人们已经发现了来自遗传的“春游病”基因,但是,包括韦伯博士在内的很多的研究人员都认为,会发生过敏反应,与现代人的都市生活方式不无关系。于是,他们更加深入地检讨了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与花粉病之间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突兀而林立的楼群,汽车如长龙般在水泥路上肆意地蔓延。让我们引以为傲的现代文明逐渐显露出狡黠而狰狞的笑脸。而花粉病的流行也不例外地掺杂着居住环境变迁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环境污染。流行病学数据表明,仅在2004年,中国城市由于大气污染,就造成近35.8万人死亡。城市空气污染调查显示,汽车尾气是首要源头。而汽车尾气恰恰是花粉症的诱导因素之一。柴油发动机的尾气中含有的微粒子(DEP)和汽油内燃机尾气中的氮氧化物 (NOx)、臭氧 (O3)这些污染物会降低人们对花粉耐受的阈值。换句话说,汽车尾气污染让人体对花粉更为敏感。据2003年日本环境省(日本环境部)公布了一项为其12年的研究,研究人员制作了动物模型让其暴露在高浓度微粒子(DEP)的环境下,结果发现动物发生过敏反应的危险明显增高。之后也有社会调查发现干路沿线附近的居民罹患花粉症的人比例较高。所以研究人员表示对空气污染的加强监管、检测,能够对花粉症流行起到有效控制。另外有研究指出,沙尘化以及烟草燃烧释放的烟气也会一定程度地诱发花粉症的出现。

除了空气污染,家居环境也不容轻视。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1978年到2004年,中国城镇化水平由17.9%提高到41.8%,城市人口由1.7亿增加到5.4亿。密集的高层住宅群看起来是解决住房问题的最优方法,但问题也接踵而至。高层住宅所采用的高保温、高气密的建筑技术使“面朝阳台,春暖花开”的自然换气都成了一种奢侈。局部湿度的大幅升高,室内灰尘的大量聚集,使得你惬意的空中楼阁也成了螨虫、真菌的天堂。接触室内灰尘的儿童很容易患上过敏性鼻炎或是哮喘,而这样的孩子以后得花粉症的几率会很高。很多研究都把花粉症的发病和室内环境中的微生物、粉尘污染锁定在了一起。

随着对花粉病的了解进一步深入,人们发现了更多关于其发病的蛛丝马迹。其中,饮食也难辞其咎——越来越西洋化的食谱、无处不在的食品添加剂、伪劣食品中的化学毒物,都在以“致敏原”的身份干扰着我们在污染面前显得极其脆弱的免疫系统。甚至过早脱离母乳喂养也可能成为花粉症发病的危险因素之一。真是环顾你我周围,处处危机!

甚至还有一个有趣的假说,就是发生花粉症的原因和我们消灭寄生虫有很大的关系。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与个人卫生意识的逐渐得到重视,寄生虫问题可能已经渐渐淡出了都市的话题。难道消灭寄生虫也有什么不好吗?确实是的。IgE抗体与我们机体内消灭寄生虫密切相关,由于寄生虫的越来越少,IgE越来越不甘寂寞,结果和花粉结上了仇。这个拟人化的场景尽管很离谱,但关于寄生虫的假设就是这样的情况。流行病学数据表明,寄生虫肆虐的东南亚患过敏的人数明显少很多,甚至不是一个数量级!现在这个假说逐渐变得热门起来,希望可以借此探索出过敏的发病机理。

与花粉共存

在研究用基因疗法来治好春游病成功之前,我们可以用一些其他的方法来应对过敏。最简单的一种就是选择雨后出游。一场大雨会把空气中漂浮的花粉和大部分其他过敏原冲刷到积水中。此外还应该多喝水,常吃水果蔬菜,适当摄入维生素C和维生素E。

也有医生让患者服用如组胺抑制剂、糖皮质激素等对症药物,之后也能让过敏症状随之消失。但医学家们不断地在寻找新的疗法来攻克过敏性疾病,好让一次治疗能一劳永逸。目前的根治方法只有脱敏治疗,而这种疗法确是个持久、痛苦的过程。医生首先要知道患者的过敏原,再把很小剂量的过敏原注射到患者体内,久而久之,免疫系统的细胞和新来的“哥们”渐渐混个脸熟,免疫反应也就相应减弱了很多。因为脱敏治疗的时间很长,一般要两三年,所以很多病人不能坚持下去,这最终导致了治疗效果的大打折扣。

2008年的PNAS(《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一篇报告似乎给过敏患者带来了一线曙光。瑞士苏黎世医院大学加布里艾拉•桑迪带领的研究团队发明了淋巴结内注射致敏原的脱敏疗法。只需向淋巴结内注射3次,脱敏效果就不亚于3年内皮肤注射54次的传统脱敏疗法。他在报告中声称淋巴结内注射具有安全性、有效性和便捷性,并有可能在将来把长达3年的脱敏治疗疗程减至8周的3次注射。

已发表于《新知客》

科学编辑:Riset

文字编辑:小庄

0
为您推荐

11 Responses to “花粉猛于虎,基因助为虐”

  1. laoma说道:

    沙发

  2. 史军说道:

    拍错门的花粉也挺可怜的。

  3. lalunasun说道:

    我们应该多吃点没洗干净的东西,这样免疫系统就不会没事做了。。。
    语病有点多
    第一段“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正使人对花粉越来越过敏”应该改成“对花粉过敏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4. jimi说道:

    我10年前做的过敏皮试,无一花粉过敏;我10年后做的过敏皮试,多种花粉过敏。我这算啥基因?

    • camphortree说道:

      觉得这个和身体状态也有关系,身体不好时候也容易过敏

  5. xianzhazhi说道:

    假期回家有个亲戚家的小妹妹只要一出门就浑身长疙瘩 貌似是阳光过敏 太恐怖了 家里人都愁死了~

  6. 薄底鞋说道:

    不要再用洗洁精洗东西了.

  7. berserker说道:

    尽量少吃鸡蛋,尤其是小孩子,过敏很多是因为鸡蛋引起的。现在的鸡打太多的疫苗、开胃计、镇定计,还有激素,下的蛋哪里是蛋,只是个放大版的药丸罢了。这颗药丸还没有什么作用,给人体自身带来一串麻烦。小孩如果过敏,马上停掉使用鸡蛋。如果要吃鸡蛋,为了健康着想,就买在外面跑的鸡下的蛋吧。

  8. StellaK说道:

    我是得过敏性鼻炎,我猜吧,是由食品添加剂过敏引起的,因为我得这病那几天吃了好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大家还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