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心理 >> 文章

译者, Sunny,她的其它译作请见这里那里

战争究竟是可逾越的抑或是我们天性中永恒的一部分?约翰·霍根将给你答案

clip_image002

乐观主义者曾将第一次世界大战称为“终结战争的战争。”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持不同意见。战争结束后不久他断言道:“唯有死者能见到战争的终结。”当然,历史已经证实了他的正确。随后到了现在,几乎已经无人相信人类有一天能够跨越战争所带来的暴力和流血。我之所以了解这些,是因为多年来我一直进行着大量的调察,询问人们是否认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无论男女、开明或保守、年老或年轻,大多数人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比如,当我问我大学中的学生“人类有一天能停止战争吗?”超过九成的人答道“不可能。”很多人为了佐证自己的论断还加上了战争是“人类天性的一部分”或是“它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之中”这样的话。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这样的观点看上去无疑与最近关于战争本源的研究不谋而合。就在几十年之前,很多学者都还相信在文明建立起来之前,人类都是与彼此和自然相处和谐的“高尚野蛮人”。(注:noble savages,认为人类未受文明的污染前纯净却原始的状态,维基词条参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Noble_savage)而现在不再如此了。人种研究和一些考古学的证据暗示出,早在拥有正规军队的国家出现之前,部落群体就至少会不时的卷入有死伤的族群冲突中。同时,同一群落的雄性大猩猩有时会将从另一群落中来的猩猩殴打至死这一发现也鼓舞了“战争是人类生物学遗传的一部分”这种流行观点。

来自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华盛顿大学的人类学家罗伯特·瑟斯曼提出了一种观点,他称之为人类天性的“五点新闻”,而那些关于我们祖先和灵长类表亲中暴力事件(参看猿类的攻击)的发现使人对这一观点坚信不移。就如晚间新闻向来遵循如下格言播出一样,“有流血,则头条”,如此多有关人类行为的报道都在强调着冲突。然而,瑟斯曼认为广泛关注暴力和战争的行为有失偏颇。“按统计数据来说,人类彼此协作,试图融入群体的行为应该比彼此抗拒合作、相互充满攻击性要普遍的多。”他说。在这一观点上,他并不孤单。持相同意见专家的人数正在增加,他们现在主张,进行战争的冲动并不是天生的,而且人类已经朝向让战争成为历史的方向前行。

clip_image004.jpg

在这些颠覆派中,有来自于耶鲁大学的人类学家卡罗琳和梅尔文·安伯,他们认为光用生物学并不能解释已有记载的战争模式。他们通阅人类关系区域档案——一份记录着过去和现在360个文化信息的数据库。超过九成的社会卷入过战争,不过有一些是时常进行争斗,另一些很少发生,还有一小部分从未有过战争记录。“在任一特定时间环视世界,你会发现在不同地区,战事的频繁程度不尽相同。”梅尔文·安伯说道,“这暗示我,我们所在研究的并非什么基因问题或是生物习性。”

来自于芬兰土尔库市,阿布学术大学的人类学家道格拉斯·弗莱赞同他的观点。在他的《超越战争》一书中,他指出了74个“无战文明”反驳战争无处不在这种观点。他列举了包括非洲的西贡族,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以及因纽特人这样的游牧集猎族群。弗莱说,这些例子至关重要,因为从大约两百万年前人属种群出现一直至不到两万年前出现了固定居住地和农业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祖先都被认为是在过着游牧集猎的生活方式。这个时间长度占据了人类进化史的百分之九十九。

核爆弗莱并没有否认破坏性的暴力行为很可能也在我们的游牧集群祖先中发生过,但是他又强调说,现代的集猎族群几乎很少或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人为战争——指有组织的竞争族群间的战斗。相反,他说道,多数的暴力是由独立的侵略性行为造成的,通常是两个男性为了一个女性所进行的打斗。这些争斗偶尔会造成两伙朋友或是家族之间的世仇,但是这种敌对通常要付上不小的代价,所以很少能长久持续。他称,人类“有一种非暴力解决冲突的重要能力。”一个团体可能会简单地“用脚投票”然后离开另一个团体。此外,第三个组织也可能促成调解。或者,在某些极罕见的情况下,一个人如果极富侵略性又暴力,那么这个部族中的其它人将会驱逐甚至杀掉他。“在部族社会中,没有人是暴徒。”弗莱说。

当战役打响

布莱恩·弗格森来自地处新泽西州纽瓦克的罗格斯大学,他也相信在化石和考古学记录中并没有任何东西支持对于我们祖先在成百上千年中——甚至百万年——一直相互之间发动战争的指责。第一个非单独性侵略而是群体间暴力对抗的明确迹象出现在大约14,000年前,他说。证据的表现有:成堆骨架的掩埋地——要么颅骨破损,要么其上有着劈砍的痕迹和被物体砸掷所造成的凹痕,澳大利亚、欧洲和其它各地的石壁画——描绘了使用长矛、棒锤、弓箭的战役,以及明显为了抵御攻击而加强了保护的人类定居地。(参见“战争的诞生”)

暴力史

当人类的生活方式从游牧转变 为定居并且普通依赖于农业时,战争出现了。弗格森说。“随着从土地、食物储存、尤其是丰富的渔场中获益,人类就不能再逃避纷争了。”而且定居之后,农作物有了盈余,一些珍贵并具有象征性的物品也可以通过贸易获得了。突然之间,人类比他们游牧的祖先们多了许多能够失去、并需要为之争斗的东西。

由此看来与其说战争是我们基因遗传的一个产物,倒不如说它的出现似乎更应归责于生活方式的改变。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在文明之间挑动战争以及经受时间的验证过程总是充满了变数。安伯夫妇已经发现了战争频率和环境因素之间的联系,干旱、洪水和其它自然灾害明显能影响资源并激起对于饥荒的恐惧。与此类似,来自于位于罗根的犹它州立大学的派屈克·兰伯特在丘马什人中发现了干旱和战争之间的关系。丘马什人早在欧洲人到来之间就已经在南加州海岸生活了几千年。

哈佛大学的考古学家史蒂文·勒布朗说,战争并不是生物学冲动,而是对于人口膨胀和食物供应减少等等类似的环境状况的理性反应。他指出,一些北美部落在欧洲人登陆之前就会为了土地和其它资源进行野蛮的争斗。不过他也说,由于生态或文化的改变,战争也会突然“刹车”。在他的“持续的战役:我们为何而战”一书中,勒布朗描述了像霍皮人一样好战的当地北美部落在外来者将和平强加于他们时,他们是如何接受的。“对于文化影响,我们绝对是敏感可塑的,”他说道,战争“并不是顽固到无法终止。”

没落的战争

没错,也许来自于战争研究方面最振奋、最惊人的消息就是,整体看来人类比从前要少暴力许多了。与传统文化相比,现代社会的人们死于战场之上的可能性要小的多。比如,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以及20世纪其它所有的恐怖冲突中死亡的人数仅小于全球人口的百分之三。根据来自芝加哥的伊利诺斯州立大学的劳伦斯·基利所说,这个比例与跟典型原始社会中死于暴力的男性相比要小一个数量级,而那些先人的武器仅仅是大棒、长矛和弓箭而非机械枪和炸弹。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性战争相对而言较少发生,并且发达国家之间从未发动过战争。大部分的冲突是由游击战、暴动以及恐怖活动组成的,或者说“战争的残余品”——约翰·穆勒,一位来自于哥伦布市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政治学家如是称之。他解释道,民主国家很少赞成彼此之间发动战争,由于战争在过去的50年间的减少——至少部分地区是这样——世界范围内民主制国家的数量大幅增长——从20个增长到大概100个。他说“战争的持续减少似乎将成为一个完全合理的前景。”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暴力已经衰退了。”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史蒂文·平克尔赞同说。举例来说,在现代欧洲凶杀的比率比中世纪时低了十多倍。平克尔又提示道,人类的天性并不能解释在这样一段相对较短的时期内战争和凶杀减少的原因。原因一定落在文化改变和态度的改观上,他说。

平克尔给出了几个原因来解释现代暴力行为的总体减少。第一,产生了拥有有效法律系统和警备力量的稳定国家。第二,日益增长的预期寿命使我们不再那么愿意在暴力中拿生命冒险。第三,日益增长的全球化以及通信技术的发展,它们增长了我们身处的直接“部落”之外的相互依存感和共鸣。“现代化力量让事情越变越好。”他说。

然而,即使战争不是必然的,和平却也不是当然的。这世界上的国家们仍然拥有着强大的军火库,包括大杀伤性武器,而且武装冲突还在蹂躏着很多地区。和平的主要障碍包括:宗教原教旨主义的不包容,这不仅会引发冲突,更常常引起女权压制、全球变暖,而由此产生的实致性犯罪更可能成为引起社会动乱和暴力行动的星星之火;人口过多,尤其是这问题会产生一群过剩的未婚无业男青年;还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人类很容易倒退回战争中。”平克尔警告说。

幸运的是,理解了环境状况会促使战争的发生也暗示出了限制战争的方式。勒布朗指出现代人类竞争——以及可能随之发生的战争——的焦点已经从食物、水和土地转移到了能源之上。他提出和平的两个关键点,就是人口控制和可替代化石能源的廉价、清洁、可靠的新能源选择方案。促进民主国家数量的增长也不会有任何害处。

哈佛大学的理查德·洛汗姆却在沿着另一个方向思考,并且提出了女权的例子。众所周知,随着女性受教育机会和经济地位的提升,出生率随之下降。人口的稳步下降将对政府和医疗服务、自然资源和——引申之下——减少社会动乱及冲突提出要求。由于女性比男性的暴力倾向要低,洛汗姆希望这些教育和经济的趋势将会将推动更多的女性进入政府机构。

这些难道都是些遥不可及的理想吗?毫无疑问,任何对于战争终结的宣告都还言之过早。但至少,我们能够肯定的拒绝那些说战争是与生俱来的宿命论了。那种论调假想“我们似乎会自动地,头脑中丝毫不经考虑地,在好战基因的驱使下像行尸般拿起刀枪互相攻击。”平克尔说。战争不存在于我们的DNA中。那么,既然战争不是天生的,它也自然不是无可避免的。

0
为您推荐

32 Responses to “[小红猪]战争的末日:内心深处和平的我们”

  1. maokk说道:

    爱与战争就像鸡与蛋

  2. 火点说道:

    感觉战争的因素即使永远存在在人类中间也没有关系,人性中还有比战争因素更宝贵的东西。

  3. 胡天翼说道:

    嗯,这篇文章精彩!

  4. 鬼语鬼说道:

    和平基因的往往被有着暴力基因的干掉,比如渡渡鸟.

  5. laplaceme说道:

    这篇文章很有意思,不过下面这个论点我觉得政治倾向很明显。
    "和平的主要障碍包括:宗教原教旨主义的不包容....;人口过多....;还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
    二战后参与战争最多的大概就是美国了,但这三条基本上一条都算不上。美国打击的对手倒是往往占一条。

  6. vincent0.0说道:

    后人看二战也会像我们看一战一样,战争是不是有基因我不知道,但是暴力绝对是有基因的,这点看看小朋友就知道了,谄媚,贿赂,暴力,偷窃这些他们长大后所不齿行为,小的时候做起来都游刃有余

  7. 知道了说道:

    与战争相比,人类所做的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乔治 巴顿

    • Vincent 0.0说道:

      确实,战争时候的生存危机会极大地刺激科学的发展,军事——民用的链条一直推动着人类一个世纪的进步

  8. Zis76_2mm说道:

    如果说现代社会中战争没落了那就不是因为人内心的和平,而是自二战后两个势均力敌相对抗的势力都发展出了能在短时间内毁灭人类的武器,人类社会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而达成了“基于恐惧的和平”。冷战的岁月中,美苏双方为了把核武器丢到对方头上或者防止对方把核武器丢到自己头上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双方的手段都在逐步升级,幸运的是双方的力量对比从来就没有决定性的不平衡过。

    • Sanders说道:

      战争没落之日也是人类灭亡之时。互相确保摧毁的背景之下,世界上的大小战争从来就没停过,人也没少死多少。世界性大战的确越来越不可能了,但新一代的能源战争(本质不变)已经崛起。

  9. scrat说道:

    战争好 战争能带来大量就业! 战争能促进人类进步

  10. Metaverse说道:

    战争……这种东西的根源,其实也许就是进化历程中必然存在的生存斗争?

  11. 李梧说道:

    越聪明,越强大,战争越可怕,文明史上的战争太残酷了

  12. 兰心宝宝说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13. [...] 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人类本不好战?》,骗人的吧(这篇特别积极的自己提前发了几天)。 [...]

  14. 徐明勋说道:

    女性好不好斗跟它的荷尔蒙有关

  15. 巴巴布莱特说道:

    这篇文章一定要顶。愿人类永远逃离大规模战争的魔掌。
    另外一方面,人越年轻,或素质越低,就越不知道生命的可贵,越倾向于使用暴力去进行赌博。因此我认为,战争可能真的产生于人的某些深层次因素中,例如基因。
    不过好消息是,很明显,教育和文化能够极大地抑制这种冲动本性。

    • classic说道:

      文化和教育的本职是提升人的精神,而不是一味的谋生,而如今有多少人能意识和做到这点?科技推动世界乃至文明的进步不一定是好的,正如战争带来的痛苦,人类的思维永远维系在二元性,有好便有坏,这可以用阴阳八卦图来印证。人类的历史是一条不归路,心地善良而有悟性的人应当寻找上帝赐予的启示来分析未来,而不是如同苟活者般愚蠢而盲目的生存着。

  16. zzc说道:

    有些人因为个体的攻击本能就说人类战争死顺应人性,最厌恶这种还原论。

  17. [...] 译者, Sunny,她的其它译作请见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勤劳的sunny啊。(原文在这里) [...]

  18. Sanders说道:

    基因是什么?基因就是生物的设计图纸,其指导蛋白质生产最后表现为我们看到的生物形态。战争和基因的关系我认为很难比作类似某些基因和眼睛颜色之间那么明显的关系。从数学上讲,人这个群体总的发展趋势是一个趋向于平衡的过程。应该可以证明,一个完全不打仗的假想的社会和一个只知道打仗的社会都是不稳定的。如果有一个基因变异的暴力分子出生于极端和平的那个社会他很快就能占尽所有其他人的便宜最后他的暴力基因就能‘污染’整个基因池。而一个只知道杀人的社会自然很快就人口清零了。所以我们所处的社会只可能是一个中间状态,打是正常的,不打才是奇怪的。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是人类社会的本质,想要灭掉战争,先考虑灭掉人类自己。
    从现在的技术条件来看,唯一可行的和平社会就是1984,fahrenheit 451或Equilibrium中描绘的那种社会体制。但相比被剥夺一切自由(包括自己的思想自由),家里装满监视器,不能说一句真话,不允许看书,不允许有真爱,每天想着举报自己朋友的‘和平’生活,我宁愿活在现在这个不太平的世界上。

  19. Sanders说道:

    另外所谓”机械枪“这个说法好像有点....machinegun,是机枪...当然机枪也可以说是机械枪的缩写不过...一般大家都叫机枪而不是其全称...

  20. Tiberium说道:

    War, war never changes.

  21. [...] 译者:Sunny,劳模Sunny,她的译作短短时间内已经达到五篇!这里,这里,这里,还有……那里。(原文瞧这) [...]

  22. [...] 译者, Sunny,她的其它译作请见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勤劳的sunny啊。(原文在这里) [...]

  23. 罗刚说道:

    战争是可以避免的。
    但要避免战争,就得先消除人类的贪婪。
    贪婪是战争的根源,关爱则是和平的根基。

  24. 庭院说道:

    战争无所不在,只是更换了各种面目

  25. yeyuansu说道:

    战争源于分配不均。 战争永不会停止,正因为世上没有绝对的分配均匀。

  26. classic说道:

    每个人都要明白以下几点:
    ·一切都是注定的。
    ·最好的回答是不回答。
    ·做好人没错。
    ·真爱是伟大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