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小红猪作品 >> 文章

《纽约客》2008年5月20日

作者: Joan Acocella

译者:Riset

译者低调而不乏怨念的自我介绍:riset,生物技术、微生物、细胞生物学一路读上来,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没什么兴趣爱好的宅男。

在那些时常折磨人类的苦痛中,有一些是如此不起眼,但发作起来却是如此凶悍,以至于人们很想知道一直以来怎么就整不出个解决的法子。如果科学家对治疗癌症束手无策倒还情有可原,但对付普通感冒、痛经这类疥癣之疾怎么也无能为力呢?宿醉作为疥癣之疾的一种,其实是可以预防的,方法就是戒酒,但是酒鬼们总是能找到对他们而言充足的理由与酒精饮料发生亲密接触。原因之一就是酒精饮料的力量让我们无所顾忌。这种力量至少可以使得我们大胆的对邻居出言不逊、对他的妻子提一些非分的意见。酒精饮料还使我们深信我们发现了生活的真谛,体验到清醒时光中难以触及的欣快感。世界在酒精这面透镜中得到了美化。(戏剧批评家George Jean Nathan常说:“只有在酒后,我才会觉得世人比较有趣”)因此出于上述理由,饮酒可使人兴奋愉快。旧约箴言第31章也曾提到: “可以把浓酒给将亡的人喝。把清酒给苦心的人喝。让他喝了,就忘记他的贫穷,不再记念他的苦楚。”这样确实有效,但待到第二天早晨,新的苦楚又会自动涌现在心头。

从大碗豪饮到酒精饮料彻底被机体代谢干净,在这时,宿醉带来的苦痛达到了高峰。血液中酒精饮料含量重归为零后,毒素消失了,但酒精饮料带来的伤害却远未减少。大家一致公认,宿醉者常伴有多种不适症状,比如头疼、胃部不适、干渴、厌食、恶心、腹泻、震颤、疲惫以及一种痛苦感。这些宿醉后产生的痛苦网络究竟是何原因所致,科学家尚未完全弄明白,但他们提出了一些可能的原因,一是包括颤抖和多汗的戒断症状,另外还可能导致脱水。

酒精饮料会干扰一种激素的分泌,该激素可抑制排尿,因而在酒吧和聚会场所,我们总能看到洗手间人满为患的样子。脱水似乎会触发干渴及倦怠。在这些情况发生的同时,酒精饮料还会诱导低血糖症,这将导致轻微头疼和肌肉无力,瘫软成一滩泥一般。此时机体会分解酒精,释放出比酒精毒性更大的化学物质。这些物质会导致恶心和其他症状。最终酒精会导致炎症,反过来这又导致白细胞在血管之中大量释放名为细胞因子的蛋白。很明显,细胞因子才是种种疼痛及倦怠的来源。当机体受到流感病毒(饮酒也会导致类似的作用)侵袭时,细胞因子会发挥作用,让我们呆在床上而不是出去工作,这样一来,释放的能量可为白细胞所利用,来对付入侵者。在一系列实验中,给予细胞因子诱导剂的小鼠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成年雄鼠不与新来的年轻雄鼠交流,而母鼠的筑巢能力也大大下降。许多人对小鼠的这些感觉也会感同身受。

但是宿醉症状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存在于认知水平上。宿醉者反应迟缓。注意力、专心程度以及视觉相关的空间知觉能力存在困难。一群飞行员在经过一晚的宿醉后,第二天进行了模拟飞行测试,结果都不合格。在同样情况下汽车司机在模拟公路测试中也是得分甚低。无需多说,宿醉是件很危险的事,不仅对驾驶员来说是这样。法律明文规定禁止酒后驾车,但并未禁止宿醉后驾驶。

宿醉亦有感情因素夹杂其中。Kingsley Amis,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人生首先与宿醉如影相随。他写了三本关于饮酒的书,描述了"玄妙的宿醉"这一现象:当沮丧、悲哀(两者并不相同)、焦虑、自我憎恨、失败感以及对未来的恐惧等难以形容的复合体将你逐渐控制的时候,你应该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一场宿醉而已。此时你的大脑尚未蒙受损伤,你的职业生涯也并没有那么糟糕。你的家庭和朋友也没有联合在一起,对你就是一坨屎的事实隐忍不发,你并没有认识到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这些人不能让自己相信这只是一场宿醉。Amis将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的开篇桥段——位英雄发现自己变成了臭虫——作为描述宿醉的最佳文学代表。

当然,宿醉的严重性取决于前夜你喝了多少酒,但这并非唯一决定因素。除酒精饮料之外,在聚会上你吸食了些什么?如果还嗑了其他药物,宿醉的后果会更加严重。你饮用的是何种酒精饮料?一般而言,如果你饮用的是较深色酒类,如红葡萄酒和威士忌,这些酒类中酒精的同源物(源于发酵过程中的不纯杂质或另外添加以增加风味)的含量要比淡色饮料——如白葡萄酒、杜松子酒及伏特加酒——要高。同源物的含量越高,第二天造成的不适感越强。此外还与你个人特性有关。比如你的饮酒习惯。让人颇感不平的是,习惯性豪饮者似乎宿醉症状较弱。性别也很重要,女性与男性比赛饮酒的话,前者不省人事的速度要比后者快很多。这部分是因为女性机体含水量较男性少,用于分解酒精饮料的乙醇脱氢酶的含量也较少。很明显人的基因谱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大约40%的东亚人携带一种突变,使得醛脱氢酶的效率较低(这是另一种参与乙醇降解的酶类)。因此他们仅仅小酌几口,就会显现出麻烦的征兆(比如满脸通红),而后很快会醉倒。这对一些日本和韩国商人来说非常不便,他们感到应当与西方同事一同饮酒,坐陪到底,但他们却醉倒在地,不得不第二天早上打一个尴尬的道歉电话。

宿醉或许与饮酒的历史一样长,可以上溯到石器时代。一些人类学家提出,酒类生产可能早于农业出现。不管怎样,酒类的生产刺激了农业发展是确凿无疑的,因为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大部分谷物收获后都会用于啤酒生产。另外一些史前历史学家推测酒精中毒或许如同暴风、做梦、死亡等让当时人类感到困惑的现象一样,推动了早期社会产生有组织的宗教。据我们所知,古埃及人已经可以制造17种啤酒。他们相信是他们的神Osiris发明了这种令人惬意的饮料。他们还将啤酒作为陪葬,供逝者死后享用。

酒精也是我们的祖先最早使用的药物之一。1960年,Berton Roueché曾为《纽约客》撰写了一篇以酒精为主题的文章,其中引用了15世纪一位著名的德国内科医生Hieronymus Brunschwig的医学实践——利用白兰地可治愈多种身体疾病,其中包括头部溃疡、面无血色、脱发、耳聋、倦怠、牙痛、口腔溃疡、口臭、乳房肿胀、气喘、消化不良、肠胃气胀、黄疸、水肿、痛风、膀胱感染、肾脏结石、发烧、疯犬咬伤、虱蚤叮咬等。此外由于水污染是个老问题,因此在不少地方,酒精饮料好些时候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能安全饮用的饮料之一。

像英语一样,有些语言中表示“宿醉”的词指出了宿醉的原因。比如埃及语中形如宿醉为"还醉着",日语则是"醉两天了",中文是"宿醉",瑞典语则用"后脑中了一巴掌"来形容,但有些语言中的词汇只是形容了宿醉的后果而没有涉及宿醉产生的原因,正是这些语言让我们开始认识到其诗一般的力量。萨尔瓦多人宿醉醒来后感到自己像是"橡胶做成的一样",法国人则伴有"发麻的嘴唇""发梢都在疼痛"。德国人和荷兰人说他们用有了一只正在悲鸣的雄猫。波兰人则号称能听见“猫咪在嚎叫”。我最喜欢的描述来自丹麦人,他们说"自己的脑门上仿佛站着一位正在忙碌的木匠"。与Eskimos描述雪的九种说法如出一辙,乌克兰人也用几种说法形容宿醉。和犹太人的禁酒法则一样,希伯来人直到最近甚至对宿醉都只字不提。特拉维夫希伯来语研究院的专家们决定用"hamarmoret"形容宿醉,这一词汇来源于"fermentation"(发酵)一词。(《耶利米哀歌》第一章第二十节中也曾用到hamarmoret,钦定本译作“我心肠扰乱”。)犹太人的禁酒令有着生物化学基础,据估计,有将近50%的犹太人乙醇脱氢酶基因存在突变,因此他们像东亚人一样,酒量很差。

对付宿醉的方法可谓数不胜数,然而它们都是基于共同的原理。当你询问世界各地的人们如何对付宿醉时,他们的第一个答案通常是解醉酒。传说血腥玛丽(Bloody Mary)就很有效。不少关于治疗宿醉的书籍描述了很多精心制作的饮剂,这样书我已经读过三本,但这些书并没有穷尽对付宿醉的方法,比如法国Cap d'Antibes的一位名叫Jean-Marc的酒保,就发明过这类饮剂。Andrew Iriving的书《如何对付宿醉》(2004)是一本英语写就的指南,为读者奉献了将近100页的解酒剂的配方,包括Suffering Bastard(杜松子酒、白兰地、酸橙汁、苦味素和姜汁啤酒)、Corpse Reviver(绿茴香酒、香槟酒和柠檬汁)以及Thomas Abercrombie(两片Alka-Seltzer消食片加入至两杯的龙舌兰中)。Kingsley Amis建议服用Underberg苦味酒,它具有很强的乙醇分解作用。"这样情境--轻微的抽搐、激动的叫喊以及随后令人舒适的身体发热现象--让人大开眼界。"然而许多人采取的却是饮用更多一些前晚导致宿醉的酒。一位乌克兰人描述了他对付伏特加酒引起的宿醉的方法:两杯伏特加,然后再来一支雪茄,随后再来一杯伏特加"。一位日本人则建议戴上一个酒精浸湿的医用口罩。

应用解酒剂正像是让自己陷入酩酊大醉的状态,以至于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处于宿醉状态。然而瑞典法医国家实验室的Wayne Jones认为其中的生物化学机制要更复杂。根据Jones的理论,负责处理酒精饮料的肝脏首先要面对的是其中的乙醇,这是酒精饮料的固有成分;然后再处理甲醇,这是许多葡萄酒和酒精饮料的次级成分。因为甲醇分解后生成的甲酸具有高度的毒性,甲醇处理阶段便成了宿醉者最为不省人事的阶段。这时如果你再饮入大量的酒精饮料,机体将重新切回至乙醇处理阶段。这时宿醉的影响并未消失——甲醇(此时含量更高了)在机体内一直停留24个小时等待处理——但最坏的症状被推迟了饮用解醉酒多少可以缓和这些症状,但在另一方面再次醉酒使你无法继续工作。

还有一些对付宿醉的方式并不包含酒精。这些方法分别在如下三个时间点服用:饮酒前或饮酒时、上床前以及第二天早晨。许多人建议在饮酒前或饮酒时食用大量含有蛋白质和脂肪的食物,如果不行,至少也要喝一杯牛奶。在非洲,出于同样的目的,他们食用的是花生酱。另一个在饮酒前或饮酒时被推荐使用的是水,大量的水。这一方法的推荐者建议,买一杯酒的同时顺便要上一杯水,饮酒之前要咕噜咕噜先把水喝下去。

运动饮料最近成为流行于亚洲和西方国家的一个挺不错的解酒剂,可以在第二天早晨服用,聚会时服用则更为常见。这些时日一些酒吧中正畅销一种名为红牛的能量饮料,混有一些伏特加或或含有草药的甜酒Jägermeister(这是一种名为Jag-bomb的鸡尾酒)。一些人声称,红牛会让防止宿醉,但很显然这种饮料的主要效果是钝化酒精饮料使人抑郁的作用。无需吃惊,这是因为8盎司的红牛饮料中含有的咖啡因要超过两罐可乐。根据红牛热爱者的说法,喝了它,你可以热舞一个通宵。Maria Lucia Souza-Formigoni是一位圣保罗联邦大学的精神生物学研究者,据他说,这确实有效果,但也相当危险。饮酒后再喝几杯红牛,其实当时已经醉了,但你并不自知,因此你可能干一些极端危险的事儿,比如酒后驾驶或带一个不可靠的同伴回家,而不是醉倒在椅子上。红牛的生产商批评Souza-Formigoni的研究方法有问题,并指出他们从未允许在他们的产品中掺杂酒精饮料。

当你回到家中,有什么事是需要上床前完成的么?以下一些建议应予以考虑:喝几杯水,服用一些维生素C。韩国人会喝一杯含有蜂蜜的水,据推测可以防止低血糖。对于年轻人而言,一个源自古罗马的预防伤害方法就是催吐。Nic van Oudtshoorn在他的《宿醉手册》一书中提供了一个催吐食谱——芥末与水的混合物。另外如果你躺在床上感到眩晕,那就不要睡离地面太高的床。(未完待续)

原文在本站,请看这里

0
为您推荐

16 Responses to “醉酒的秘密(上)【小红猪080918】”

  1. 达也说道:

    沙发难道是我的??我喝酒号称一点红,随着喝的杯数增多,红色能慢慢从脸上蔓延到脚背上……

  2. mum_christmas说道:

    迫不及待的等着下篇>_<

  3. 姬十三说道:

    敬请观赏 博闻网:怎样治疗宿醉
    http://health.bowenwang.com.cn/hangover.htm

  4. chernobyl说道:

    期待下篇

  5. 死亡之翼说道:

    我经常喝高——职场上嘛,没办法,我的经验是:绝不要空腹喝酒,之前一定要用高蛋白的东西垫底,粥和热牛奶是最好的——三鹿牌的除外。
    第二天起来,先个热水澡,换套新衣服——除非你想让整个公司都知道你喝多了——有一次隔着净化服同事都闻到了。
    喝大量的水——拼命喝,反正公司的水不花钱,多上洗手间。
    吃大量的高蛋白低道好的食品——红烧牛肉是我的最爱——饱食之后恶心感几乎就没了。
    多吃新鲜水果和绿色蔬菜。
    避免吃糖,减轻肝的负担,它为了分解酒精己经很辛苦了。
    不过最可悲的是,搞定了之后,很可能晚上还有一场。

  6. 死亡之翼说道:

    还有,上床前无论你有多晕,最好都能撑着买两瓶水放在床头,我一晚上能喝掉两升水。

  7. [...] 醉酒的秘密(上)【小红猪080918】 [...]

  8. Ent说道:

    “一位英雄发现自己变成了臭虫”
    挑个小小错,Hero应该译为主人公更合适~

  9. [...] 小红猪:醉酒的秘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