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男人缘何好战?Comments>>

发表于 2009-06-28 08:49 | Tags 标签:, , , ,

灵长类的战争由来已久,大概早于人类和黑猩猩分家(约6百万年之前)之时。换而言之,这行为非人类所特有。早在1974年,动物学家珍·古德尔在坦桑尼亚地区记录到了一次黑猩猩团体间发生的长达四年的冲突争斗,此乃人类首次在种群以外观察到如此明显持久的战争行为。

该行为在原始人中也不鲜见,2007年,考古学家在英格兰南部的牛津郡发掘出一批古人类的遗骨,其中至少有3人体内发现有残留的箭头。放射性碳测年法确定这些先民的死亡时间为5500年前,处于石器时代晚期。这个发现意味着实际上当时整个原始社会的紧张程度已有所增加,各个族群间的竞争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从生态学意义上而言,战争有其不可替代的功用,某种程度上可以减少人口,保证生存空间和生活物资在胜利者中比较充裕的供给,所以不难理解古代的人们为了争夺资源而诉诸暴力。但在现代社会,随着科技的发展,照说应该慢慢摈弃这种资源消耗极大的生态调节方式。可事实上,巴以冲突、朝韩对峙……无论人的智识如何发展,也阻止不了战争继续进入21世纪。最近一份研究报告指出,80%以上的现代战争都爆发于生物多样性丰富且濒危物种诸多的地区,对岌岌可危的生态带来了巨大威胁。这却是为何?它到底在历史发展中充当着如何一个角色?

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战争是为了保存种群内部团结协作精神的最大动力,所以它将和我们世代相伴。对于现代社会来说,一个群体的人和另一个群体的人进入战争对峙状态将大大促进他们各自的成员同仇敌忾,没有什么能比一场耻辱而惨痛的被袭更为有效地改变一个民族的当下气氛,数年前的“911”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在一个大学生参与的角色扮演游戏中,斯坦福大学的政治学家罗斯·麦克德莫特注意到男生比女生更愿意为团体捐钱,但前提是有其他大学的学生作为对手出现。如果仅仅被告之这是为了测试个人的协作精神,他们捐得比女生还要少。换而言之,男性的合作行为需要在团体之间发生竞争时才会特别凸显。不过,关于这些行为是不是有意识的大脑活动还存在很多争议,比如有人类学家提出有团体倾向的反应不是一种主观驱动,甚至和荷尔蒙水平有关。多米尼加小村落里的板球队在打赢邻村的队之后,体内睾丸激素会“汹涌澎湃”,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在打败同村的队后出现,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球员已经在无意识中区分了那是一场游戏还是一场竞技。

退伍的军人或足球运动员身上保留的有凝聚力、自信、好斗等特质似乎说明了战争(竞争)将赋予我们更强大的能力。相比较而言,女性的团体意识则较弱,在内部破坏和谐的可能要比男性来得大。男性块头更大肌肉更有力量,确实适合搏击,他们对内合作,对外进攻,处于单一性别的环境下——如监狱或一些高中——则特别容易形成帮派组织群殴打斗。女性之间的进攻性更多表现于口头而非身体,且倾向于一对一,并不拉帮结派,这和我们的进化历史有关——女性担负着抚养后代的责任,攻击行为将使她们承担更糟糕的后果。

然而是否群体的存在一定就意味着打打杀杀呢?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丽琳·布卢尔曾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考证“内部群体”和“外部群体”的关系,她认为,人们加入某个群体为的是得到必要的信任和安全,也就是说,选择与自己相似的和可信赖的人在一起。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仇视来自其他群体的其他人。从这个意义上,人类似乎没有必要执迷不悟只走杀戮之道。于是有人提出,应该到遗传进化的层面上去寻找答案,也许,战争原本就在我们的基因里面。

英国肯特大学的心理学家们就发现,愿意老老实实呆在居住地附近的灵长类是不发生群殴事件的,只有爱四处晃悠的不安分种群才经常聚众滋事,他们喜欢发动奇袭——在远古,祖先们好像是因为“爱好”而战。显而易见,好斗是要承受更大的死亡风险的,但好斗者却依然能生生不息。于是有人质疑:从表面上看来,战争中弃甲而逃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生存策略呢?他们可以回家娶妻生子直至子孙满堂。为何时至今日,不战者的后代还没有彻底淹没战斗到底者的后代?斯坦福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劳伦·莱曼和马库斯·费尔德曼创建了一个数学模型对此加以探讨。研究人员假设了一种极端的利他基因和斗争精神有关,然后将这些基因随机安插在个体中,并允许他们分别组成团体,之间相互交战、影响。模型假设大部分中坚战士都会在战争中死去,但生还者将被允许占有其所征服部落的女人,使得他们身上勇敢和好斗的特征通过征服所获得的利益而被充分传播。计算机演算的结果显示,即便一个部落只剩下50个男性和50个女性,传播过程依然在延续。这就可以解释愿意为他人作出牺牲的战斗基因何以在人群中永不没落。战争一旦爆发,需要无数具有献身勇气的战士前仆后继,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提及:一个准备自我牺牲的利他基因若能拯救两个以上的兄弟姐妹(子女或父母),或四个以上的异父异母兄弟姐妹(叔伯父,叔伯母,侄子,侄女,祖父母,孙子孙女)或八个以上的第一代堂兄弟姐妹,就可能在团体内延续下去。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男人缘何好战?”

  1. 杨友三说道:

    女人讨论男人,男人讨论女人。

  2. 姬十三说道:

    过去是因为利益而现在也是,也可能是因为愤怒。好战的人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正义的另一种是反人类的。

  3. Deja说道:

    这篇文章没有解释“男人缘何好战”呀?如果说有,那应该是归结为男性更多的有利他的基因?……那难道女性就没有利他的基因吗?显然不是。但女性不好战,所以说好不好战不能从有没有利他基因上考虑。
    在自然界中,大部分雄性都比雌性好战,但有一种例外,那就是斑纹土狼。这种生物的雌性极端凶残好斗。这是什么原因呢?根据科学家的研究,是因为斑纹土狼的胚胎在发育过程中其母体血液内雄性激素异常的高,以至于在其后的一生中雌性土狼的阴蒂几乎总和雄性的阴茎一样长……
    另外,研究还发现,雌性土狼还拥有大量的雄甾烯二酮,这种物质可能也可以像睾丸酮一样作用于脑部。如果事实的确如此,我们就可能对其他雌性哺乳动物的攻击性起源作出解释。雌性灵长类,包括人类在内,都具有相当数量的雄甾烯二酮,它会解释为什么妇女可以在某些情况下具有相当高的攻击性,尽管她们的睾丸酮水平平均只有雄性的一半。

    • 说道:

      恩 按照你的问题 文章似乎就更需要朝着“男人缘何比女人更好战”的方向写
      但我还不想涉及到这么具体的比较当中去 这个文章只是试图解释一下男人和战争的关系
      当然这个土狼的事例很有意思 不知道它是不是个案?另外我觉得哦 女性的攻击性或许和她需要在关键时刻保护幼崽有关

    • 披上松鼠皮说道:

      到了50岁。男人的睾丸酮已经退到和女人一样的水平。回顾历史的名言;老人发动战争。年轻人为他付出生命.这是为什么?难度男的更容易受睾丸酮刺激?

    • Sanders说道:

      打仗不是本质上的利他,不本质上利己的利他基因最后都会灭亡。

  4. lyons说道:

    军博有这个早期人类的大腿骨,上面有骨质的箭头

  5. 冰雪学徒说道:

    想要彻底消灭种内斗争太难了

  6. regbear说道:

    为什么松鼠的RSS有问题啊?

  7. 阿企说道:

    也许和心理、智识进化不完全有关,真正仁慈智慧的人怎么会发起屠杀?人类动物性的表现而已。

  8. shuge.lee说道:

    > 80%以上的现代战争都爆发于生物多样性丰富且濒危物种诸多的地区,对岌岌可危的生态带来了巨大威胁。
    应该反过来

    • 说道:

      恩,这首先是一个统计分析得到的结果,只是从现象和表观层面提出了这种关联,研究者并没有坚定地给出孰因孰果。

  9. alanljw说道:

    黑猩猩也会自相残杀?看来人类还是与近亲有相似之处啊

  10. xmxkkk说道:

    好战有很多原因,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
    根本不是进化问题

    • 说道:

      “根本”用得太绝对了,这个说法有问题。前面的观点我赞成。

    • 可笑滑稽说道:

      首先好战的不一定就是男人,再次男人好战与文化教育有关系而与生理因素没关系,别什么都与基因、激素扯上关系,哪怕是训练普遍被认为好斗的公比特犬,只要你教育它耐心和温和,它一样能变成小绵羊。如果你长期刻意训练绵羊的好斗性,那哪怕是母绵羊都会好战。

  11. nc说道:

    人还是动物,所以基本上战争一直会伴随人类走下去

  12. 林灰说道:

    想到弗洛伊德的死亡本能。這一觀點在《超越愉快原則》(1920)中提出,弗洛伊德認為人類在進化史上雖然已經遠離早期的生命狀態,內心仍然保存着死亡的傾向,即返回無生命狀態的傾向。這種傾向以死亡願望的心理形式出現,它可能以自殺的方式直接出現,也可能間接出現,如從事賽車、雇傭軍等其他高危險活動的人所做的事情。不過,死亡本能並不總是直接實現於自我傷害,這一事實並不意味着這一本能不處於活躍狀態。它具有能量,這種破壞性的力量不能完全囚禁於個體身上,即破壞性的力量應該得到某種釋放,比如通過將能量向外轉移到環境中的物或人完成。而後,在《文明和它的不滿》(1930)中,弗洛伊德强調了我們基本的尋求快樂的本質(這意味着性和侵犯能量的釋放)與文明社會的極度矛盾。他認為,我們的內部要求是相互利用以得到性和破壞的滿足,為了追求這些目標,我們剥削、侮辱、欺侮和殺害他人。文明没有成功的使人類取得和平,是由於我們基本的本質使我們這些“野蠻的獸類”在社會過程中不能控制我們的行為。

  13. pbabcde说道:

    很喜欢这篇文章,转到空间去了。如有不便之处,请EMAIL告知,我会及时删除,谢谢!

  14. 随风而去说道:

    汉族人现在太不好斗了~~~都被教的太温和了

  15. passerby说道:

    又见这种动不动和进化扯上关系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论调了

  16. passerby说道:

    问题是,在探讨相关问题时,我们是否预设了静态的历史观和潜在的价值判断?

    战争也许是进化本能(原文中的程序模拟实验像大多进化实验一样,忽略删减理想化了许多现实的社会因素和生理作用过程,根本不严谨。就此把战争与进化优势相联系也太儿戏了),但我们是否必须保留这种本能?是否对此不加限制?

    别忘了,二战之后人类的冲突已经相对缓和了。
    重要的诱因就是人类承受不起现代化世界战争所带来的损失
    进化论的核心是适者生存而不是优胜劣汰
    而所谓的适者生存也是有历史局限的
    进化错觉(evolutionary illusions)就阐述了本能行为在新环境下的害处
    历史上许多动物正因为长期以来在进化方向上走入死胡同,以致在环境改变时灭亡。

    总而言之,战争本能也许是演化均衡的产物,但这并不能成为为战争辩护的理由

    • Sanders说道:

      1.一个数学模型是否可以做一些假设取决于其是否反映了要模拟的物理现象的某些本质。如果你认为假设不合理,那么请提出你使用‘非静态历史观’和’超脱于潜在价值判断‘的修正意见。
      2.本能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很恰当,其暗示杀人是竞争中唯一的出路,其实不是这样,在特定的条件下(只在我们的梦里),社会也可以稳定于另一个不杀人少杀人的平衡点上。基因的生存延续才是本能(至少对我们目前的认识水平来讲),对杀只是在特定条件下的一种表现。至于能不能’不保留‘这个本能,恐怕难度比较大。看看战争中人类的种种丑恶行径,我真的很想听听到底什么措施能改变这一切。
      3.二战以后没有世界大战,对,但小打小杀从来没有停过。对我来讲,二战中几千万人的惨死,和在卫星制导炸弹袭击中失去一个亲人之痛,我不认为有什么程度上的区别。一个很令人担忧的现象就是以为核战争阴影已经散去,所以天下已经太平。实际上,常规战争,核战争,虽然现实的约束一直存在,但他们的本质都是不变的。现在大兴非致命武器,大家都想搞微波炉武器,什么次声波武器,激光致盲武器等等。冲突中死亡的绝对人数会减少,但利益之争永恒不变,请不要认为昂贵的现代战争最后会劝说人类和平相处。你提到的某些生物走入死胡同,更多是因为进化压力趋势走上了某些现在看不大合适的路,而不是他们’错误‘地坚持了自己的本能。恐龙突然消失,哺乳类动物崛起,是因为后者当时摒弃了某种’本能‘而决意行善吗?他们的消亡,我认为更多的是技术上的问题(比如太高太胖跑不快,小行星轰炸时找不到掩体被大批量击毙等:),没有触及到进化论思想的正确与否,反而是‘本能’论的有力证明。人类如果那么多年来没有坚持‘本能’老早已经被其他动物消灭了。至于优胜劣汰和适者生存之间有无区别,还是交给编字典的人管吧!
      4. 为战争辩解这里面有很复杂的问题,主要是谁在为战争辩解——有些人爬到上层,操纵苦众去打仗牺牲,最后自己从中捞油水。他们不会笨到公开辩解,但他们的行径是卑鄙的;有些人,包括我们当中绝大多数,只是Armchair Commando,没有经历过战斗只是拿二手的资料争论。对于后者,我们还是放一条生路吧,他们干不了什么事的。
      你可能想说人类应该占据主动权,力争消灭战争。这无可厚非。人类拥有我们所了解的进化过程中最强大的大脑。我们既然有那么好的计算能力,为什么不能考虑改变这一切呢?虽然我是没什么信心骑到物理规律之上的。

Leave a Reply for regb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