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文 >> 文章

直击日全食Comments>>

发表于 2008-09-10 00:35 | Tags 标签:, , , , ,

撰文 虞骏(本文发表于《环球科学》2008年第9期,有修改)

站在荒凉如月球表面的山脊上,仰望蓝黑色丝绒般的“夜空”,一轮黑色的太阳宛如一颗黑洞贪婪地吞噬着光亮,又像是魔王睁开的巨眼俯视着失去光明的大地,把整个世界幻化成一场奇异梦境。不过这一切并非虚幻,而是2008年8月1日在新疆阿勒泰市的将军山上,我亲眼目睹的一场天文奇观——日全食。

日全食算得上是最震慑人心的天象奇观。中国台湾著名的天文摄影师陈培堃曾对我说,任何人只要经历过一次日全食,都会对大自然心存敬畏,成为日全食最忠诚的追随者。可惜的是,美丽梦幻的日全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象奇观,如果只生活在一个地方,很可能好几辈子都无缘目睹它的壮美。

罕见奇观
众所周知,在万有引力的牵引下,月球绕着地球旋转,而地球又带着月球共同绕太阳旋转。每当月球运行到地球和太阳之间,把它的阴影投向地球时,便有可能发生日食。不过,虽然月球每个月绕地球旋转一周,但它拖出的阴影也不是每次都能扫过地球表面。如果把地球围绕太阳公转的轨道摊在一张纸上,我们会发现月球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无论如何无法“摊平”在同一张纸上,而是“倔强”地翘起来。只有当月球经过太阳和地球之间,又恰好位于这张“纸”上时,日食才会发生——这样的机会每年大概有2~5次。

乍看起来,每年出现2~5次的天象似乎算不上罕见,但一个巧合却让日全食成了真正的奇迹。太阳的直径是月球直径的400倍,而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也刚好是月球到地球距离的大约400倍(由于日地距离和地月距离的不断变化,这个比值会在362到426之间变化)。因此从地球上看起来,太阳和月亮的大小相差无几——这样的情况,哪怕在整个太阳系里,也是独一无二的。可想而知,要看到两个大小几乎“相同”的物体完全遮挡,必须跟它们严格排成一条直线。

实际情况正是如此。当月球长长的本影(即太阳被完全遮住、完全没有阳光的阴影)跨越近40万千米,投射到地球表面时,直径已经从三千多千米缩水到几百千米。扫过地球表面时,它会留下又窄又长的一条轨迹,我们称之为全食带。只有在全食带内,才能看到太阳被月球完全遮蔽,但它的覆盖区域还不到地球总表面积的1%。如果再扣除占据大部分地表的海洋和无人地带,每次能够看到日全食的地点就会更少。

此外,月球阴影在地面上的移动速度至少为每小时1,700千米,最快甚至超过每小时8,000千米。哪怕你站在全食带的正中央,直径数百千米的本影从头顶上一扫而过的时间,最多也不过几分钟。平均来说,地球上任何一处地点都要等上300年,才有机会看到短短几分钟的日全食。就算是幅员辽阔的中国,整个20世纪也只能见到7次日全食,每次最长持续时间加起来,也仅有短短15分钟。

日食追随者
正是因为日全食如此罕见,每当它在地球上某个角落里发生时,总会有成千上万的日食追随者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提前聚集在狭长的全食带中,迎接月影从他们头顶掠过的那一刹那,感受黑色太阳带给他们的心灵震撼。不过,能满世界追着日全食跑的人,在中国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爱好者都和我一样,对发生在国外的日全食只能望而兴叹。

今年8月1日,日全食终于降临中国。由于恰好发生在北京奥运会前,我们都把这次日食戏称为“奥运日全食”。不过北京可不在全食带内,日全食从我国西北边陲阿勒泰入境,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向东,经过哈密、酒泉一带,一直延伸到西安(详见《环球科学》2008年第7期《8月1日 去看日全食》一文)。尽管观测条件较好的地方仍属西北偏远地区,但从上一次1997年漠河日全食算起,已经等待了11年之久的我们,无论如何不会错过这次奇观。

从2008年初开始,我在全国各地的天文爱好者朋友就纷纷制定了他们的日食追随计划。上海天文台的汤海明组织上海50多位爱好者远赴新疆哈密伊吾县苇子峡观测日全食;中国科学院空间中心研究生温靖则报名参加了日全食观测团,前往与苇子峡一山之隔的哈密巴里坤县三塘湖。这两个地点都被国家天文台确定为中国境内的最佳观测点,因此吸引了国内外大批日食追随者。

不少爱好者也选择在“最佳观测点”外的全食带内开辟“第二战区”。杭州高级中学的林岚老师率领学生驱车奔赴甘肃马鬃山阻截日全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杨平则带着8人小分队,来到甘肃酒泉金塔县守候月影。我自己却迟迟没有选定观测地点,与其说是犹豫不决,倒不如说是在伺机而动。因为任何计划都存在变数,而日全食观测中的最大变数就是天气变化。

与推算上下五千年日食、误差不超过1秒的天文学相比,天气预报只有预测未来三天内的天气变化时才有准确性可言。提前几个月预定观测地点,到时候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从这个角度上说,追踪日全食又有一点豪赌人品的意味。随着8月1日的临近,日食当天各地天气趋势也日渐明朗:新疆大部分地区天气晴好,甘肃等地则是阴转晴——至于能不能赶在不到2分钟的日全食前转晴,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距离日全食还有三天,我选择转战新疆。到了这个时候,最佳观测点哈密地区早已人满为患,就连常住人口不到一千人的苇子峡乡,都硬生生地挤进了近2万人。提前赶到乌鲁木齐的温靖告诉我,哈密地区已经停止接待散客,就算是他参加的观测团,也必须给每个人办理通行证才能“进场”。于是,我国西北最北端未被划入“最佳观测点”的阿勒泰市,成了我追随日全食的唯一选择。

远征西北
7月31日下午,距日全食还有不到30小时,我登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在那里转机前往阿勒泰。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有一副三脚架、一个25×100双筒望远镜,外加一台数码单反相机——目的明确,就是要把日全食记录下来。

抵达阿勒泰市已是午夜时分,边陲小城显得分外宁静,仿佛听得到夜空中星星眨眼的声音。我的朋友们也抵达了各自的目的地,有些人对着漫天星河欢呼雀跃,有些人则望着满天阴云长吁短叹。我们相互发送着祝福短信,希望明天能够晴空万里,对日全食的共同期待让我们彻夜无眠。终于,8月1日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透过宾馆的茶色玻璃将阳光火辣辣地照射在我的脸上。

被太阳唤醒的,还有沉睡中的阿勒泰市。这座小城规模不大,南北方向两条主路就是阿勒泰市的中心地带。老人们聚在休闲广场上晨练,孩子们在路边的树林里嬉戏,上班族依然行色匆匆,正常生活完全没有受到打扰。只有老人放在一边的收音机里播报着日全食的预报,提醒人们月球正以每秒500米左右的速度奔赴“舞台”中央,将在下午19点整精确地阻隔在阿勒泰与太阳之间。

专为日全食而来的我花了整整一个上午,寻找最适合观测的地点。日全食出现在西侧天空,然而漫步在阿勒泰街头,高大的骆驼岭却横亘在西侧,像一道屏风挡住了西边的视野。要避开它,只有往东。好在阿勒泰东侧也平卧着一条山岭,据说曾有一位将军在这里抛洒热血,因此得名将军山。沿着将军山上的沙石路攀爬而上,阿勒泰逐渐喧闹起来的人声被抛在脚下,取而代之的是半荒漠化地貌和扑面而来的热浪。

举目远眺,骆驼岭已经退到了地平线附近,光秃秃的山脊连绵不绝,在烈日的灼烤下像水中倒影一般不停抖动。那些山岭和脚下的这座将军山一样,似乎整个由沙石堆成,在火辣阳光的斜射下,露出地面的石块投下深黑色阴影,在阳光刺眼的沙石地上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不是被晒得焦黄却仍然顽强生长着的野草,我真的有一种置身月球的错觉。站在“月球”上迎接月影的降临,还会有比这里更加梦幻的选择吗?

日食摄魂
下午16点,我扛着“长枪短炮”再次登上将军山。双筒望远镜稳稳架在三脚架上,事先备好的太阳滤光膜也套在了物镜前端,目标直指太阳。滤光膜的作用是阻挡掉99.999%的阳光,否则阳光经望远镜聚焦之后,瞬间就能令人双目失明。此时的太阳在望远镜中宛如一个洁白无瑕的玉盘,正值太阳活动极小期的日面上,甚至连平时偶尔能见到的黑子也看不到一颗。一阵阵热风卷着沙尘吹在望远镜上,把多出来而没有固定的滤光膜掀得噼啪作响。我抬头看了看天,深邃的蓝色中透出隐隐黑色,透明得像用水洗过一样,只有骆驼岭背后的远山顶上飘浮着朵朵白云,对已经偏西但依然光芒四射的太阳构不成丝毫威胁。

18点整,预报的日食开始时间刚过,望远镜中日面右下角就缺了一个口子,好戏开演了!我手持相机举在左镜筒后,3分钟按一次快门,记录着日与月的“战争”。黑色的月球剪影蚕食日面的速度之快,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十几分钟后,即便不用望远镜,太阳上的缺口也轻易可见。此时阳光仍然毒辣,察觉不出任何异常。从山上俯瞰阿勒泰,市区里依然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仿佛周围的荒凉和天上的奇景都与尘世无关。不过在空旷地带的树阴底下,人们已经三三两两聚集起来,冲着太阳指指点点。

月球继续不紧不慢地吞食着太阳,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望远镜里的太阳已经“瘦身”成月牙,只是还略显臃肿。山脚下不远处的农家院里,几条狼狗显然察觉到了异常,突然吠叫起来,顿时整个村庄狗叫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直到此时我才留意到,一直在噼啪作响的滤光膜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风停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一直在头顶盘旋的几只雄鹰。伸出双手十指交叠,让阳光透过指缝射在沙石地上,小孔成像原理让一个个弯月般的太阳像出现在双手的阴影之中——可惜我腾不出第三只手来操控相机拍下这一奇景。

20分钟后,阳光也失去了热气逼人的威力,就像冬日里初升的太阳透过薄雾照在身上,给我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望远镜中的太阳,从细细的娥眉月缩成一条窄窄的亮边,变化速度越来越快,甚至直接就能察觉到亮边在缩短。手机上预先设定的闹铃猛然响起,距离月亮完全遮挡太阳还剩30秒。我把视线从望远镜上移开,抬起头仰望天空,光亮正在迅速褪去,色彩却愈加饱满,从天蓝过渡为深蓝,再转化为蓝黑,浓郁得可以拧出水来。最后一丝阳光还在苦苦挣扎,耀眼的金星已经迫不及待地从蓝黑色天幕上跳了出来。

在扯掉太阳滤光膜的那一刹那,太阳终于熄灭了。原本应该属于太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被白色光晕包裹的“黑洞”,似乎要把世界上仅存的光亮全部吞噬进去。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死寂,强烈的视觉冲击让视力以外的其他感官完全失去了响应。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仿佛抢走了阳光就夺走了世界上的所有生机。幸好,耀眼的金星和明亮的水星还在黑太阳的左上方交相辉映,努力为世界带来些许光明。

或许,还有其他星星在深蓝黑色的天幕上闪耀,但我的肌肉已经僵硬,眼球已被锁定,甚至连思维也被冻结,根本想不到环顾左右。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短,但感觉很长,一阵吼声不由自主地从喉咙中响起,我的“三魂七魄”才重新回到了身上。山脚下的阿勒泰也在此刻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叫声,仿佛所有人都从沉寂中惊醒,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激动。这一刻,人类的渺小和大自然的伟大形成了鲜明反差。

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我一头埋进了望远镜后面。在照片中早已熟悉的日全食景象,第一次生动地呈现在我眼前。黑色的太阳被珍珠色光晕包裹,这是太阳的高层大气日冕,平时隐藏在耀眼阳光中无法看到,只在日全食时才会显现出来。日冕鹅毛般的细腻纹路呈辐射状向外发散,但左右两侧的整体形状明显不同:左侧向外张开成V字,右侧则似一个箭头向前射出。

在黑色日轮的右上方,一条巨大的火舌向外吐出。这是太阳表面剧烈活动的结果:强大而扭曲的磁场重新排布磁力线,释放出庞大的能量,将太阳低层大气色球层上的物质抛射到高空,形状就像太阳上多出来的耳坠,所以被称为日珥。艳丽的粉红色使日珥极为抢眼,向外喷发的姿态又令它极具动感,我甚至感觉到它在向外升腾。不过理智告诉我,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不可能察觉到日珥的任何变化。

一饱眼福之后,我抓起相机凑在望远镜后抢拍,眼睛仍然紧盯着取景器里的日全食影像舍不得转睛。这时我倒羡慕起了传说中三头六臂的哪吒,至少他可以一双眼眼观全景,另一双眼睛盯望远镜,第三双眼睛兼顾相机。可惜时间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而耽搁片刻,取景器中黑太阳的右下角突然爆出一颗比钻石还要夺目万倍的亮点——这是从月球边缘的峡谷中透射过来的第一缕阳光。“贝利珠!”我情不自禁叫出声来,随之响起的是阿勒泰市的又一次集体欢呼。

亮点迅速增亮扩大,很快就让人无法直视。几秒钟前还在闪耀的水星突然不见了踪影,连金星也很快消失在迅速变亮变浅的蓝色天幕背后。日全食就此落幕,接下来一切就像日食前半程的时间反转,月球从日面的左上方一点点离开,还沉浸在瞬间昼夜更替的奇景中无法自拔的我,对这些变化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


悲喜世界
阿勒泰碧空如洗,黑太阳摄人心魄。观测顺利,大家好运!”这是我在太阳重新主宰世界之后,给各地的朋友们发出的第一条短信。阿勒泰是月球本影进入我国境内后所过的第一站,因此我比国内大多数日食追随者都要更早亲历日全食:哈密地区的日食追随者比我晚9分钟迎来月影,甘肃等地的朋友们则要晚12~14分钟。很快,各地拦截日全食的朋友们纷纷发来了战报,结果喜忧参半。

守候在甘肃酒泉金塔县的杨平等人几天来一直被阴云笼罩,直到前一天才“守得云开见‘明日’”。他们充分发挥小分队的灵活机动,包车深入全食带中心寻找观测点,甚至不小心误入军事禁区,被警察押解“出禁”。不过这些努力换来了不错的回报:在最终选定的观测地点,虽然天空中飘着朵朵“筋斗云”,但全都“识相”地绕开太阳,让他们成功目睹了黑太阳吞食天地的奇观,“似乎看到了世界末日的画面”。

在“最佳观测点”哈密伊吾县苇子峡早早预订了位置的汤海明,则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日食观测。事先一直预报晴天的苇子峡,在日食开始之后云量突然增多,而且“直扑太阳而来”。距离日全食还剩3分钟时,“云层拍马赶到,在太阳附近横冲直撞”。在聚集于当地的上万名观测者中引起一片骚动。好在关键时刻,太阳及时摆脱云层,将长达2分钟的日全食完整呈献在众人面前。“有惊无险”,这是汤海明对这次日全食的第一个评价。

在距离苇子峡不远的巴里坤县三塘湖,运气显然没有站在千里迢迢赶来“朝拜”日食的温靖这一边。那里的天空中同样飘荡着朵朵白云。在整个日食过程中,云层都还算安分守己,偏偏在太阳即将被月球完全遮住的时候,一块不大不小的云抢先飘了过来。“下一秒,天空完全暗了下来”——日全食如期发生,却躲在了一片云的后面。直到日全食结束,贝利珠闪耀,太阳才从云层后露出半张脸来。“日全食最关键的时刻就这样过去了”,温靖的语气里透出无比的遗憾。

不过最郁闷的当数困守甘肃马鬃山的杭州远征队。直到日食开始前2个小时,天空都还是一碧如洗,可老天爷在关键时刻“耍起了脾气”,在西边天空堆起了两大片云,把太阳捂了个严严实实。整个日食过程,太阳只在云缝中露过两次小脸,其余过程“都只能在想象中欣赏”。7点12分日全食发生,隔着云层只能看到天空迅速变暗,无奈的远征队员们只能以布满乌云的深蓝色天空为背景,与云层后面的黑太阳合影一张,留作纪念。

无论观测成功与否,所有的日食追随者在回顾8月1日的追日经历时,或多或少都会感觉到遗憾。对于如此摄人心魄的天象奇观,短短1分25秒的体验时间显然远远不够。回顾这个短暂的“黑夜”,我的脑海中除了种种极不真实却又千真万确的异象以外,还留下了太多遗憾。比如,为了拍照放弃了尽情欣赏日全食的良机,却由于心情激动没能拍到一张满意照片;太过执着于望远镜观测,却忘了用肉眼观察月球本影降临大地的宏大场面;日全食时手忙脚乱,弄得满头大汗,完全没有留意到温度有没有发生变化。日全食结束时,我心里想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假如一切可以重来……

幸运的是,用不着等待太久,我们将迎来另一场观测条件更好的日全食。2009年7月22日,日全食将再次光顾中国,依次经过成都、重庆、武汉、杭州和上海等长江中下游城市,全食持续时间最长可达6分钟。到时候,我肯定会守候在全食带中,迎接黑色太阳的再度出现。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看到中国境内的日全食,就要等到2034年了。

0
为您推荐

30 Responses to “直击日全食”

  1. 姬十三说道:

    太漂亮了

  2.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啊!这一版有图。steed我太崇拜你了……

  3.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2009年在你家门口了,真好……希望我也能回去。

  4. [...] 日全食算得上是最震慑人心的天象奇观。中国台湾著名的天文摄影师陈培堃曾对我说,任何人只要经历过一次日全食,都会对大自然心存敬畏,成为日全食最忠诚的追随者。可惜的是,美丽梦幻的日全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象奇观,如果只生活在一个地方,很可能好几辈子都无缘目睹它的壮美。[more] [...]

  5. eloaz说道:

    ……为什么我看不见图

  6. gerry说道:

    我为什么看不到图!看不到啊,看不到……

  7. laosun说道:

    你应该把图往前放放,翻了几屏都见不到图,多郁闷呀

  8. 偶,也看不到图呀,汗。

  9. 安婆婆说道:

    看见一排“无限空间 不限流量 快捷上传 酷炫展示”。。。

  10. 安婆婆说道:

    哦,复制图片地址可以单独打开
    好棒的照片!

  11. 姬十三说道:

    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

  12. Steed说道:

    看来要换个地方放照片了……

  13. danqueen说道:

    看不到图片呐

  14. Steed说道:

    这下应该都能看见图了,累死我了……

  15. 小如说道:

    钻石环那张好神奇~

  16. 北暮十水说道:

    啊咧啊咧,牧夫的人跑去新疆了555.穷人就只能坐在家里夜半看照片了TAT

  17. hpok说道:

    没牌半日食时的天地同相,遗憾啊

  18. 小姬说道:

    这样的图片格式是怎么弄上来的?好高级啊!!

  19. 爱八卦的小毛说道:

    很小很小的时候看过日偏食
    那时可没有什么预报,忽然间就发生了
    之前和之后我在做什么也不记得啦,只记得妈妈塞给我一张包糖果的红色玻璃纸,让我蒙在眼睛上,以及她给我讲的“天狗吃月亮”姊妹篇“天狗吃太阳”,还有就是如铭刻般留记忆中的那被咬掉一大块肉的太阳公公的笑脸。。。
    09年一定不能错过了。可是江南多雨,7月天,即便天晴也必定会有大朵的积雨云的。祈祷祈祷

  20. 多客说道:

    我小的时候见过一次日偏食,很震撼

  21. [...] 在古代,日食是不吉利的兆头,所谓“反常即为妖”,从天子大臣到升斗小民都会诚惶诚恐,不过在科学松鼠会大行其道的今天,日食已经是科学盛事,”天狗”在天上享用它的”盛宴”,我们在地上享用我们《百年不遇的天文盛宴:7月22日·长江日全食》,今年又恰逢国际天文年,为的是纪念伽利略将他亲手制作的天文望远镜指向天空400周年。在2008、2009年连续两次可见日全食,真是国内天文爱好者的幸事。去年没有见到的朋友,赶紧来围观两位资深天文发烧友、观测达人:计划举行”日全食婚礼”的starryguo 《2009长江日全食前传:大漠追日之2008新疆日全食回顾》之深情回忆,以及梦想乘民航飞机追日全食的steed去年《直击日全食》的经历。 [...]

  22. CCTV说道:

    类归于: 天文
    直击日全食(组图)

    Steed 发表于 2008-09-10 0:35
    撰文 虞骏(本文发表于《环球科学》2008年第9期,有修改)

    站在荒凉如月球表面的山脊上,仰望蓝黑色丝绒般的“夜空”,一轮黑色的太阳宛如一颗黑洞贪婪地吞噬着光亮,又像是魔王睁开的巨眼俯视着失去光明的大地,把整个世界幻化成一场奇异梦境。不过这一切并非虚幻,而是2008年8月1日在新疆阿勒泰市的将军山上,我亲眼目睹的一场天文奇观——日全食。

    日全食算得上是最震慑人心的天象奇观。中国台湾著名的天文摄影师陈培堃曾对我说,任何人只要经历过一次日全食,都会对大自然心存敬畏,成为日全食最忠诚的追随者。可惜的是,美丽梦幻的日全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象奇观,如果只生活在一个地方,很可能好几辈子都无缘目睹它的壮美。

    罕见奇观
    众所周知,在万有引力的牵引下,月球绕着地球旋转,而地球又带着月球共同绕太阳旋转。每当月球运行到地球和太阳之间,把它的阴影投向地球时,便有可能发生日食。不过,虽然月球每个月绕地球旋转一周,但它拖出的阴影也不是每次都能扫过地球表面。如果把地球围绕太阳公转的轨道摊在一张纸上,我们会发现月球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无论如何无法“摊平”在同一张纸上,而是“倔强”地翘起来。只有当月球经过太阳和地球之间,又恰好位于这张“纸”上时,日食才会发生——这样的机会每年大概有2~5次。

    乍看起来,每年出现2~5次的天象似乎算不上罕见,但一个巧合却让日全食成了真正的奇迹。太阳的直径是月球直径的400倍,而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也刚好是月球到地球距离的大约400倍(由于日地距离和地月距离的不断变化,这个比值会在362到426之间变化)。因此从地球上看起来,太阳和月亮的大小相差无几——这样的情况,哪怕在整个太阳系里,也是独一无二的。可想而知,要看到两个大小几乎“相同”的物体完全遮挡,必须跟它们严格排成一条直线。

    实际情况正是如此。当月球长长的本影(即太阳被完全遮住、完全没有阳光的阴影)跨越近40万千米,投射到地球表面时,直径已经从三千多千米缩水到几百千米。扫过地球表面时,它会留下又窄又长的一条轨迹,我们称之为全食带。只有在全食带内,才能看到太阳被月球完全遮蔽,但它的覆盖区域还不到地球总表面积的1%。如果再扣除占据大部分地表的海洋和无人地带,每次能够看到日全食的地点就会更少。

    此外,月球阴影在地面上的移动速度至少为每小时1,700千米,最快甚至超过每小时8,000千米。哪怕你站在全食带的正中央,直径数百千米的本影从头顶上一扫而过的时间,最多也不过几分钟。平均来说,地球上任何一处地点都要等上300年,才有机会看到短短几分钟的日全食。就算是幅员辽阔的中国,整个20世纪也只能见到7次日全食,每次最长持续时间加起来,也仅有短短15分钟。

    日食追随者
    正是因为日全食如此罕见,每当它在地球上某个角落里发生时,总会有成千上万的日食追随者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提前聚集在狭长的全食带中,迎接月影从他们头顶掠过的那一刹那,感受黑色太阳带给他们的心灵震撼。不过,能满世界追着日全食跑的人,在中国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爱好者都和我一样,对发生在国外的日全食只能望而兴叹。

    今年8月1日,日全食终于降临中国。由于恰好发生在北京奥运会前,我们都把这次日食戏称为“奥运日全食”。不过北京可不在全食带内,日全食从我国西北边陲阿勒泰入境,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向东,经过哈密、酒泉一带,一直延伸到西安(详见《环球科学》2008年第7期《8月1日 去看日全食》一文)。尽管观测条件较好的地方仍属西北偏远地区,但从上一次1997年漠河日全食算起,已经等待了11年之久的我们,无论如何不会错过这次奇观。

    从2008年初开始,我在全国各地的天文爱好者朋友就纷纷制定了他们的日食追随计划。上海天文台的汤海明组织上海50多位爱好者远赴新疆哈密伊吾县苇子峡观测日全食;中国科学院空间中心研究生温靖则报名参加了日全食观测团,前往与苇子峡一山之隔的哈密巴里坤县三塘湖。这两个地点都被国家天文台确定为中国境内的最佳观测点,因此吸引了国内外大批日食追随者。

    不少爱好者也选择在“最佳观测点”外的全食带内开辟“第二战区”。杭州高级中学的林岚老师率领学生驱车奔赴甘肃马鬃山阻截日全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杨平则带着8人小分队,来到甘肃酒泉金塔县守候月影。我自己却迟迟没有选定观测地点,与其说是犹豫不决,倒不如说是在伺机而动。因为任何计划都存在变数,而日全食观测中的最大变数就是天气变化。

    与推算上下五千年日食、误差不超过1秒的天文学相比,天气预报只有预测未来三天内的天气变化时才有准确性可言。提前几个月预定观测地点,到时候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从这个角度上说,追踪日全食又有一点豪赌人品的意味。随着8月1日的临近,日食当天各地天气趋势也日渐明朗:新疆大部分地区天气晴好,甘肃等地则是阴转晴——至于能不能赶在不到2分钟的日全食前转晴,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距离日全食还有三天,我选择转战新疆。到了这个时候,最佳观测点哈密地区早已人满为患,就连常住人口不到一千人的苇子峡乡,都硬生生地挤进了近2万人。提前赶到乌鲁木齐的温靖告诉我,哈密地区已经停止接待散客,就算是他参加的观测团,也必须给每个人办理通行证才能“进场”。于是,我国西北最北端未被划入“最佳观测点”的阿勒泰市,成了我追随日全食的唯一选择。

    远征西北
    7月31日下午,距日全食还有不到30小时,我登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在那里转机前往阿勒泰。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有一副三脚架、一个25×100双筒望远镜,外加一台数码单反相机——目的明确,就是要把日全食记录下来。

    抵达阿勒泰市已是午夜时分,边陲小城显得分外宁静,仿佛听得到夜空中星星眨眼的声音。我的朋友们也抵达了各自的目的地,有些人对着漫天星河欢呼雀跃,有些人则望着满天阴云长吁短叹。我们相互发送着祝福短信,希望明天能够晴空万里,对日全食的共同期待让我们彻夜无眠。终于,8月1日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透过宾馆的茶色玻璃将阳光火辣辣地照射在我的脸上。

    被太阳唤醒的,还有沉睡中的阿勒泰市。这座小城规模不大,南北方向两条主路就是阿勒泰市的中心地带。老人们聚在休闲广场上晨练,孩子们在路边的树林里嬉戏,上班族依然行色匆匆,正常生活完全没有受到打扰。只有老人放在一边的收音机里播报着日全食的预报,提醒人们月球正以每秒500米左右的速度奔赴“舞台”中央,将在下午19点整精确地阻隔在阿勒泰与太阳之间。

    专为日全食而来的我花了整整一个上午,寻找最适合观测的地点。日全食出现在西侧天空,然而漫步在阿勒泰街头,高大的骆驼岭却横亘在西侧,像一道屏风挡住了西边的视野。要避开它,只有往东。好在阿勒泰东侧也平卧着一条山岭,据说曾有一位将军在这里抛洒热血,因此得名将军山。沿着将军山上的沙石路攀爬而上,阿勒泰逐渐喧闹起来的人声被抛在脚下,取而代之的是半荒漠化地貌和扑面而来的热浪。

    举目远眺,骆驼岭已经退到了地平线附近,光秃秃的山脊连绵不绝,在烈日的灼烤下像水中倒影一般不停抖动。那些山岭和脚下的这座将军山一样,似乎整个由沙石堆成,在火辣阳光的斜射下,露出地面的石块投下深黑色阴影,在阳光刺眼的沙石地上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不是被晒得焦黄却仍然顽强生长着的野草,我真的有一种置身月球的错觉。站在“月球”上迎接月影的降临,还会有比这里更加梦幻的选择吗?

    日食摄魂
    下午16点,我扛着“长枪短炮”再次登上将军山。双筒望远镜稳稳架在三脚架上,事先备好的太阳滤光膜也套在了物镜前端,目标直指太阳。滤光膜的作用是阻挡掉99.999%的阳光,否则阳光经望远镜聚焦之后,瞬间就能令人双目失明。此时的太阳在望远镜中宛如一个洁白无瑕的玉盘,正值太阳活动极小期的日面上,甚至连平时偶尔能见到的黑子也看不到一颗。一阵阵热风卷着沙尘吹在望远镜上,把多出来而没有固定的滤光膜掀得噼啪作响。我抬头看了看天,深邃的蓝色中透出隐隐黑色,透明得像用水洗过一样,只有骆驼岭背后的远山顶上飘浮着朵朵白云,对已经偏西但依然光芒四射的太阳构不成丝毫威胁。

    18点整,预报的日食开始时间刚过,望远镜中日面右下角就缺了一个口子,好戏开演了!我手持相机举在左镜筒后,3分钟按一次快门,记录着日与月的“战争”。黑色的月球剪影蚕食日面的速度之快,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十几分钟后,即便不用望远镜,太阳上的缺口也轻易可见。此时阳光仍然毒辣,察觉不出任何异常。从山上俯瞰阿勒泰,市区里依然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仿佛周围的荒凉和天上的奇景都与尘世无关。不过在空旷地带的树阴底下,人们已经三三两两聚集起来,冲着太阳指指点点。

    月球继续不紧不慢地吞食着太阳,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望远镜里的太阳已经“瘦身”成月牙,只是还略显臃肿。山脚下不远处的农家院里,几条狼狗显然察觉到了异常,突然吠叫起来,顿时整个村庄狗叫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直到此时我才留意到,一直在噼啪作响的滤光膜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风停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一直在头顶盘旋的几只雄鹰。伸出双手十指交叠,让阳光透过指缝射在沙石地上,小孔成像原理让一个个弯月般的太阳像出现在双手的阴影之中——可惜我腾不出第三只手来操控相机拍下这一奇景。

    20分钟后,阳光也失去了热气逼人的威力,就像冬日里初升的太阳透过薄雾照在身上,给我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望远镜中的太阳,从细细的娥眉月缩成一条窄窄的亮边,变化速度越来越快,甚至直接就能察觉到亮边在缩短。手机上预先设定的闹铃猛然响起,距离月亮完全遮挡太阳还剩30秒。我把视线从望远镜上移开,抬起头仰望天空,光亮正在迅速褪去,色彩却愈加饱满,从天蓝过渡为深蓝,再转化为蓝黑,浓郁得可以拧出水来。最后一丝阳光还在苦苦挣扎,耀眼的金星已经迫不及待地从蓝黑色天幕上跳了出来。

    在扯掉太阳滤光膜的那一刹那,太阳终于熄灭了。原本应该属于太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被白色光晕包裹的“黑洞”,似乎要把世界上仅存的光亮全部吞噬进去。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死寂,强烈的视觉冲击让视力以外的其他感官完全失去了响应。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仿佛抢走了阳光就夺走了世界上的所有生机。幸好,耀眼的金星和明亮的水星还在黑太阳的左上方交相辉映,努力为世界带来些许光明。

    或许,还有其他星星在深蓝黑色的天幕上闪耀,但我的肌肉已经僵硬,眼球已被锁定,甚至连思维也被冻结,根本想不到环顾左右。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短,但感觉很长,一阵吼声不由自主地从喉咙中响起,我的“三魂七魄”才重新回到了身上。山脚下的阿勒泰也在此刻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叫声,仿佛所有人都从沉寂中惊醒,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激动。这一刻,人类的渺小和大自然的伟大形成了鲜明反差。

    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我一头埋进了望远镜后面。在照片中早已熟悉的日全食景象,第一次生动地呈现在我眼前。黑色的太阳被珍珠色光晕包裹,这是太阳的高层大气日冕,平时隐藏在耀眼阳光中无法看到,只在日全食时才会显现出来。日冕鹅毛般的细腻纹路呈辐射状向外发散,但左右两侧的整体形状明显不同:左侧向外张开成V字,右侧则似一个箭头向前射出。

    在黑色日轮的右上方,一条巨大的火舌向外吐出。这是太阳表面剧烈活动的结果:强大而扭曲的磁场重新排布磁力线,释放出庞大的能量,将太阳低层大气色球层上的物质抛射到高空,形状就像太阳上多出来的耳坠,所以被称为日珥。艳丽的粉红色使日珥极为抢眼,向外喷发的姿态又令它极具动感,我甚至感觉到它在向外升腾。不过理智告诉我,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不可能察觉到日珥的任何变化。

    一饱眼福之后,我抓起相机凑在望远镜后抢拍,眼睛仍然紧盯着取景器里的日全食影像舍不得转睛。这时我倒羡慕起了传说中三头六臂的哪吒,至少他可以一双眼眼观全景,另一双眼睛盯望远镜,第三双眼睛兼顾相机。可惜时间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而耽搁片刻,取景器中黑太阳的右下角突然爆出一颗比钻石还要夺目万倍的亮点——这是从月球边缘的峡谷中透射过来的第一缕阳光。“贝利珠!”我情不自禁叫出声来,随之响起的是阿勒泰市的又一次集体欢呼。

    亮点迅速增亮扩大,很快就让人无法直视。几秒钟前还在闪耀的水星突然不见了踪影,连金星也很快消失在迅速变亮变浅的蓝色天幕背后。日全食就此落幕,接下来一切就像日食前半程的时间反转,月球从日面的左上方一点点离开,还沉浸在瞬间昼夜更替的奇景中无法自拔的我,对这些变化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

    悲喜世界
    阿勒泰碧空如洗,黑太阳摄人心魄。观测顺利,大家好运!”这是我在太阳重新主宰世界之后,给各地的朋友们发出的第一条短信。阿勒泰是月球本影进入我国境内后所过的第一站,因此我比国内大多数日食追随者都要更早亲历日全食:哈密地区的日食追随者比我晚9分钟迎来月影,甘肃等地的朋友们则要晚12~14分钟。很快,各地拦截日全食的朋友们纷纷发来了战报,结果喜忧参半。

    守候在甘肃酒泉金塔县的杨平等人几天来一直被阴云笼罩,直到前一天才“守得云开见‘明日’”。他们充分发挥小分队的灵活机动,包车深入全食带中心寻找观测点,甚至不小心误入军事禁区,被警察押解“出禁”。不过这些努力换来了不错的回报:在最终选定的观测地点,虽然天空中飘着朵朵“筋斗云”,但全都“识相”地绕开太阳,让他们成功目睹了黑太阳吞食天地的奇观,“似乎看到了世界末日的画面”。

    在“最佳观测点”哈密伊吾县苇子峡早早预订了位置的汤海明,则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日食观测。事先一直预报晴天的苇子峡,在日食开始之后云量突然增多,而且“直扑太阳而来”。距离日全食还剩3分钟时,“云层拍马赶到,在太阳附近横冲直撞”。在聚集于当地的上万名观测者中引起一片骚动。好在关键时刻,太阳及时摆脱云层,将长达2分钟的日全食完整呈献在众人面前。“有惊无险”,这是汤海明对这次日全食的第一个评价。

    在距离苇子峡不远的巴里坤县三塘湖,运气显然没有站在千里迢迢赶来“朝拜”日食的温靖这一边。那里的天空中同样飘荡着朵朵白云。在整个日食过程中,云层都还算安分守己,偏偏在太阳即将被月球完全遮住的时候,一块不大不小的云抢先飘了过来。“下一秒,天空完全暗了下来”——日全食如期发生,却躲在了一片云的后面。直到日全食结束,贝利珠闪耀,太阳才从云层后露出半张脸来。“日全食最关键的时刻就这样过去了”,温靖的语气里透出无比的遗憾。

    不过最郁闷的当数困守甘肃马鬃山的杭州远征队。直到日食开始前2个小时,天空都还是一碧如洗,可老天爷在关键时刻“耍起了脾气”,在西边天空堆起了两大片云,把太阳捂了个严严实实。整个日食过程,太阳只在云缝中露过两次小脸,其余过程“都只能在想象中欣赏”。7点12分日全食发生,隔着云层只能看到天空迅速变暗,无奈的远征队员们只能以布满乌云的深蓝色天空为背景,与云层后面的黑太阳合影一张,留作纪念。

    无论观测成功与否,所有的日食追随者在回顾8月1日的追日经历时,或多或少都会感觉到遗憾。对于如此摄人心魄的天象奇观,短短1分25秒的体验时间显然远远不够。回顾这个短暂的“黑夜”,我的脑海中除了种种极不真实却又千真万确的异象以外,还留下了太多遗憾。比如,为了拍照放弃了尽情欣赏日全食的良机,却由于心情激动没能拍到一张满意照片;太过执着于望远镜观测,却忘了用肉眼观察月球本影降临大地的宏大场面;日全食时手忙脚乱,弄得满头大汗,完全没有留意到温度有没有发生变化。日全食结束时,我心里想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假如一切可以重来……

    幸运的是,用不着等待太久,我们将迎来另一场观测条件更好的日全食。2009年7月22日,日全食将再次光顾中国,依次经过成都、重庆、武汉、杭州和上海等长江中下游城市,全食持续时间最长可达6分钟。到时候,我肯定会守候在全食带中,迎接黑色太阳的再度出现。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看到中国境内的日全食,就要等到2034年了。

    标签:天文, 心理, 日全食, 日食, 环球科学
    作者简介

    Steed
    《环球科学》“首座”编辑!
    你也许会喜欢
    《环球科学》(科学美国人中文版)2008年第9期精彩导读
    环球科学、家庭医药心理援助队实施首次心理救援
    环球科学、家庭医药心理援助队成立,志愿者踊跃报名
    《环球科学》(科学美国人中文版)2008年第5期精彩导读
    心之全蚀
    26 Responses to “直击日全食(组图)”
    较新评论 » 姬十三 说:
    2008-09-10于0:43
    太漂亮了

    回复
    桔子帮小帮主 说:
    2008-09-10于0:53
    啊!这一版有图。steed我太崇拜你了……

    回复
    桔子帮小帮主 说:
    2008-09-10于0:59
    2009年在你家门口了,真好……希望我也能回去。

    回复
    Steed 说:
    2008-09-10于8:52
    到时候你还不毕业呀,快点回来请我吃饭!

    回复
    桔子帮小帮主 说:
    2008-09-10于10:32
    快点回去……就为了请你吃饭我也得早点回去!

    回复
    zz: total solar eclipse in China 2008-8-1 | En.dogeno.us 说:
    2008-09-10于4:08
    [...] 日全食算得上是最震慑人心的天象奇观。中国台湾著名的天文摄影师陈培堃曾对我说,任何人只要经历过一次日全食,都会对大自然心存敬畏,成为日全食最忠诚的追随者。可惜的是,美丽梦幻的日全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象奇观,如果只生活在一个地方,很可能好几辈子都无缘目睹它的壮美。[more] [...]

    回复
    eloaz 说:
    2008-09-10于8:19
    ……为什么我看不见图

    回复
    gerry 说:
    2008-09-10于9:19
    我为什么看不到图!看不到啊,看不到……

    回复
    Steed 说:
    2008-09-10于9:25
    人品呀~~ 你都看过真的了,还要看图干什么~~

    回复
    laosun 说:
    2008-09-10于10:17
    你应该把图往前放放,翻了几屏都见不到图,多郁闷呀

    回复
    小蓟·夏静好 说:
    2008-09-10于10:22
    偶,也看不到图呀,汗。

    回复
    安婆婆 说:
    2008-09-10于10:29
    看见一排“无限空间 不限流量 快捷上传 酷炫展示”。。。

    回复
    安婆婆 说:
    2008-09-10于10:30
    哦,复制图片地址可以单独打开
    好棒的照片!

    回复
    姬十三 说:
    2008-09-10于10:48
    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

    回复
    Steed 说:
    2008-09-10于11:14
    看来要换个地方放照片了……

    回复
    danqueen 说:
    2008-09-10于12:24
    看不到图片呐

    回复
    Steed 说:
    2008-09-10于12:50
    这下应该都能看见图了,累死我了……

    回复
    小如 说:
    2008-09-10于13:29
    钻石环那张好神奇~

    回复
    北暮十水 说:
    2008-09-11于2:10
    啊咧啊咧,牧夫的人跑去新疆了555.穷人就只能坐在家里夜半看照片了TAT

    回复
    Steed 说:
    2008-09-11于17:09
    申明,俺不是牧夫的人,俺也是穷人,啦啦啦~~

    回复
    hpok 说:
    2008-09-11于22:07
    没牌半日食时的天地同相,遗憾啊

    回复
    小姬 说:
    2008-09-14于0:24
    这样的图片格式是怎么弄上来的?好高级啊!!

    回复
    爱八卦的小毛 说:
    2008-09-14于1:01
    很小很小的时候看过日偏食
    那时可没有什么预报,忽然间就发生了
    之前和之后我在做什么也不记得啦,只记得妈妈塞给我一张包糖果的红色玻璃纸,让我蒙在眼睛上,以及她给我讲的“天狗吃月亮”姊妹篇“天狗吃太阳”,还有就是如铭刻般留记忆中的那被咬掉一大块肉的太阳公公的笑脸。。。
    09年一定不能错过了。可是江南多雨,7月天,即便天晴也必定会有大朵的积雨云的。祈祷祈祷

    回复
    科学松鼠会 » 百年不遇的天文盛宴:7月22日·长江日全食 说:
    2009-07-05于16:23
    [...] 直击日全食 [...]

    回复
    多客 说:
    2009-07-06于17:26
    我小的时候见过一次日偏食,很震撼

    回复
    科学松鼠会 » 心之全蚀 说:
    2009-07-20于15:29
    [...] 在古代,日食是不吉利的兆头,所谓“反常即为妖”,从天子大臣到升斗小民都会诚惶诚恐,不过在科学松鼠会大行其道的今天,日食已经是科学盛事,”天狗”在天上享用它的”盛宴”,我们在地上享用我们《百年不遇的天文盛宴:7月22日·长江日全食》,今年又恰逢国际天文年,为的是纪念伽利略将他亲手制作的天文望远镜指向天空400周年。在2008、2009年连续两次可见日全食,真是国内天文爱好者的幸事。去年没有见到的朋友,赶紧来围观两位资深天文发烧友、观测达人:计划举行”日全食婚礼”的starryguo 《2009长江日全食前传:大漠追日之2008新疆日全食回顾》之深情回忆,以及梦想乘民航飞机追日全食的steed去年《直击日全食》的经历。 [...]

    回复
    较新评论 »Leave a Reply
    点击这里取消回复
    Name (required)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Website

    站内搜索:
    专业、好看、活泼、有容
    关于松鼠会...
    松鼠会成员(Beta)
    编辑推荐
    心之全蚀

    数学模型中的甲型H1N1流感
    菌城旧事 (三)
    松鼠科学征文比赛004号:进化论
    新闻速递

    各期问题
    读者来信
    往期优胜者
    号外增刊

    [第38期问题] 重力:1/2
    [最新读者来信] 漂浮的水滴
    [第31、32期优胜者] 瞭望星云

    好好睡
    当心巫医
    解读古文字
    15美元,个人信息

    [小红猪]抢稿0709
    [小红猪] 科学写作教程翻译计划
    [小红猪]科学写作教程—进度回顾

    第八期 环境
    第七期 飞翔
    第六期 星云
    第五期 植物

    [小姬看片会回顾] 夏天,我祝你圣“炭”快乐!
    [小姬看片会回顾]这是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
    [小姬看片会回顾]情人节,和你一起看星星
    [小姬看片会回顾]它们大肆张扬的性生活

    特别活动 日全食
    第三期 动物园
    第二期 昆虫馆
    第一期 解剖室

    第三期 动物园 回顾
    第二期 昆虫馆 回顾
    第一期 解剖室 回顾

    最近文章
    “心之全蚀”专题:日全食 让人凝神屏气的美与谜
    “心之全蚀”专题:跨越千年的日食珍珠链——沙罗食系
    “心之全蚀”专题:日食之前谈历法
    [Dr.You第37期]读者来信:从一滴水,看一片海洋
    心之全蚀
    科虫周记(三)
    “心之全蚀”专题:2009长江日全食前传 2008新疆日全食回顾
    “心之全蚀”专题:看日食,当心“日食性视网膜灼伤”
    [Dr.YOU第三十八期]重力变化下的生物
    你看你看,那虚伪的笑
    [达文西行走中队第3期]非典型动物园穿梭记
    报名已截止!![7.22日全食主题活动报名]白昼黑夜,共赏奇景
    是什么造成了地球生命史上的最大悲剧?
    吸烟有害健康是如何写到烟包上的(中)
    为什么来自天然食物的“精华”有安全性的疑虑
    最近评论
    allarem 在 心之全蚀 上的评论
    偷果果 在 “心之全蚀”专题:日全食 让人凝神屏气的美与谜 上的评论
    蓝 在 “心之全蚀”专题:日全食 让人凝神屏气的美与谜 上的评论
    蓝 在 心之全蚀 上的评论
    laplaceme 在 “心之全蚀”专题:日食之前谈历法 上的评论
    八爪鱼 在 “心之全蚀”专题:日全食 让人凝神屏气的美与谜 上的评论
    fearwall 在 当一个男人想要一个孩子 上的评论
    fearwall 在 回复青方老师的文章,兼谈我们该向公众介绍什么样的知识 上的评论
    fearwall 在 打造真实版的铁甲超人 上的评论
    冯彬 在 回复青方老师的文章,兼谈我们该向公众介绍什么样的知识 上的评论
    landya 在 百年不遇的天文盛宴:7月22日·长江日全食 上的评论
    landya 在 百年不遇的天文盛宴:7月22日·长江日全食 上的评论
    Cielo 在 [达文西行走中队第3期]非典型动物园穿梭记 上的评论
    fearwall 在 科虫周记(一&二) 上的评论
    suizui 在 心之全蚀 上的评论
    分类目录
    专辑 (585)
    2008诺贝尔 (11) H1N1 (7) 三研二拍 (1) 专题:2009日全食 (3) 专题:色 (8) 事关牛奶 (8) 地震 (40) 奥运 (56) 小姬看片会 (21) 小红猪 (205) 张撞鹿读书会 (7) 我是Dr. You (143)
    号外 (6) 来信 (52) 获奖者 (46) 问题 (38)
    新闻串串烧 (30) 科学与艺术 (18) 科学圈圈坐 (16) 达文西行走中队 (8)
    八卦 (47)
    公告 (102)
    其他 (179)
    大刘专栏 (8)
    学科 (600)
    健康 (133) 化学 (9) 医学 (123) 天文 (86) 心理 (62) 数学 (42) 物理 (39) 环境 (30) 生物 (170) 航天 (26) 计算机科学 (9)
    少儿科普 (20)
    感悟 (33)
    新科导读 (23)
    存档
    2009年七月 2009年六月 2009年五月 2009年四月 2009年三月 2009年二月 2009年一月 2008年十二月 2008年十一月 2008年十月 2008年九月 2008年八月 2008年七月 2008年六月 2008年五月 2008年四月 2008年二月 2008年一月 友邻
    Fashion Baby
    Leica中文摄影杂志
    Newton 科学世界
    《成都客》
    三思科学
    上路啦旅游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论坛
    中国科技战略研究网
    冬瓜网
    刘慈欣
    博闻网
    卢昌海
    周曙光
    天空之城
    奇遇花园咖啡馆
    恐龙网
    新京报·新知周刊
    新华网科技频道
    星友空间站
    李淼
    格致
    江晓原
    火流星
    环球科学
    盛大文化
    科学报道沙龙
    科学网
    绿色和平
    网易探索频道
    自然大学
    陨石网
    据点
    Facebook小组
    FeedBurner
    FeedSky
    Technorati
    Twitter
    新浪镜像
    牛博镜像
    科学网镜像
    网易镜像
    豆瓣组
    订阅
    订阅到鲜果
    订阅到抓虾
    订阅到有道
    订阅到GReader
    订阅到哪吒提醒

    邮件订阅、手机阅读、评论RSS
    版权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2008 科学松鼠会 | 基于 WordPress 构建 | 京ICP备09043258号 | 感谢安

  23. Sarah Muriano说道:

    Hey There. I discovered your blog using msn. This is an extremely well written article. I'll make sure to bookmark it and come back to learn extra of your useful information. Thanks for the post. I'll certainly return.

  24. Sarah说道:

    Definitely imagine that that you stated. Your favorite justification seemed to be at the net the simplest thing to understand of. I say to you, I certainly get irked while folks think about worries that they just do not recognize about. You managed to hit the nail upon the highest as well as defined out the whole thing without having side effect , other folks can take a signal. Will probably be back to get more. Thank you

  25. 关注留学说道:

    You are aware of therefore substantially with regards to this kind of theme, created myself in my view believe it via several varied facets. It's including individuals don't seem to be intrigued unless it really is a thing to try and do having Women coo! Your own stuffs great. Continually contend with u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