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Dr. You >> 来信 >> 文章

第三十二期问题:为什么头发会有旋?(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本期截至结束时,一共收到了七封读者来信,前五封在这里。另外两封来自reton同学和瞭望星云同学。他们都提到了同一个名词……让我们来看一看。



reton同学

这是一个外星人访问地球的故事,故事里有外星人e和他的儿子t。

e说:t,你期盼已久的来外星球度过欢乐的周末的计划终于实现了,高兴吗?

t撅着嘴,说:我要去M星,那里有凶恶的喷火龙。

e说:孩子,咱们家没有多少钱,而且喷火龙太危险了,地球生命比较安全,他们甚至看不见我们的飞碟。你难道忘了新闻里,喷火龙们团团包围飞碟,袭击飞碟导致人员伤亡的情景了吗。

t说,好讨厌,每个地球人都有的头发旋,从太空望下去,有天旋地转和发晕的感觉,地球原来的主题,喷火龙,皮肤光滑,没有毛发,多好啊,为何每个地球人都有的头发旋啊?

e说,这要从n年前的喷火龙袭击飞碟事件谈起,那事件后,因为人们对喷火龙旅行安全的普遍担心,K公司的业绩逐年下滑,最后被S公司收购,S公司大胆的采用彗星改造计划,地球的主题就由喷火龙变成了人。

t说,那段历史谁不知道,S公司因为人的毛发致晕问题备受争议,最后只好进行人类去毛化进程,我只是想从地球人的角度来分析,好作为以后语文作业的题材。

e说,地球人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喜欢分类,现在我们来看看地球的各个分类的专家都会怎么合作回答这个问题。

物理学家:最小作用量原理是说,“自然界总是通过最短的途径发生作用的。”,把此原理代入此问题,结果就是,头发总是尽量占用最小的体积,并且占用最大的表面积。为何这样,要去问生物学家。

生物学家:这要从头发的作用谈起,头,是人类的最基本的运算器官,运算器做运算,总要发热,而发热到一定程度,很容易烧坏脑袋的,所以头,一定要有个好的散热器,那就是头发,而表面积越大,散热功能就越好,而体积越小,越不会改变头的重心,在头发密度一定的情况下,体积越小,重量越小,对头的压迫越小,所以在无数年的进化过程中,头发总是采用占用最小的体积,并且占用最大的表面积的构型,而这样的构型是什么,要问数学家。

数学家:这样的构型是黄金螺旋线,具体的描述一下。

斐波那契数列:1,1,2,3,5,8,13,21,34……,其特点为数列中每一项为前两项之和,即f(n)=f(n-1)+f(n-2),(n≥2) ,这个数列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

当n逐渐变大,f(n)和f(n-1)的比值就逐渐的变成了黄金数1.618
长边与短边比值是黄金数1.618… 的矩形称为黄金矩形。矩形内截掉一个正方形,剩下的小矩形仍然为黄金矩形。依次无限截取下去,会获得邻近边长比为黄金数,并且依次呈螺旋形排列的自相似正方形。如果将这些正方形内的1/4 圆弧连接起来,会构成一个平滑的自相似螺旋,即黄金螺旋。

下面由植物学家举几个例子。
植物学家:

向日葵不但葵盘上有一左一右的黄金螺旋,而且每朵小花或果花上也有两条黄金螺旋。
鹦鹉螺的贝壳像黄金螺线
旋涡星系的旋臂像黄金螺线
低气压的外观像黄金螺线
菊的种子排列成黄金螺线
鹰以黄金螺线的方式接近它们的猎物
昆虫以黄金螺线的方式接近光源
蜘蛛网的构造与黄金螺线相似
旋涡星系的旋臂差不多是黄金螺线。
低气压(热带气旋、温带气旋等)的外观像黄金螺线

t说,那么“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e说,“旋”就是黄金螺线的原点。现在我们开始拓展一下我们的想象力,如果地球人像我们一样生活在外太空,那里没有引力,那么他们的头发会出现旋吗?你以地球人的角度会怎么回答。

t说:如果没有引力,头发自然会直起来,形成爆炸头效果,并且直起来散热效果更好,而且没有引力,就没有重量,所以头发不必要占用最小的体积,也不必要占用最大的表面积,也就不必采用黄金螺线构型,也就不会出现旋。

e继续问: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头发呢。

t说,地球人因为生活在有引力的地方,所以热气流的流动方向是向上,而地球人的脑袋又在最上面,所以为了既能高速运算,又能保证不被高速运算产生的热量和热气流烧坏大脑,所以人必须进化出头发来散热,而在我们的星球,星球表面接近绝对零度,我们做高速运算的电子元件是低温超导体,和地球人比起来,是低功耗运算器,所以无须散热器。

e说,好了!休息,休息,就到这里吧,下次我们访问地球再见吧!


瞭望星云

人的头发为什么会有旋?为什么有的人左旋有的人右旋?甚至有人好几个旋、有人没有旋呢?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可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为了弄清楚头发旋的原因,或许我们应该从头发的生长过程入手。

人体的毛发,在胚胎期的时候就开始生长了,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呆到第5个月的时候,不仅头上长满绒毛,全身也都覆盖着毛毛,这种毛毛叫胎毛。随着小宝宝的进一步成长,头顶胎毛受到生长激素、甲状腺激素的影响,会慢慢转化成比较粗黑的体毛。等到他们出生的时候,头顶上那个小旋儿就可以依稀辨认了。

这点告诉我们:头发旋不是一个人为的结果。那么它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

既然人的头发是由原来头顶上的胎毛在激素的作用下逐渐转化成的,这就提示我们头发旋产生的原因或许该从头顶胎毛是否有旋上去寻找,更进一步,或许该从毛囊分布是否有旋上去寻找。

另外,还应该说明的是,由于头发在头皮外侧的生长方向经常和头皮内的生长方向不同。所以整体头发上的那个旋并不能代表头皮上毛囊的旋。要研究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是把头发剃光,然后去琢磨那黑压压、密麻麻的发根分布:

clip_image002

或许这张图片还是不能带给我们什么新的想法。不过没关系,那让我们把注意力再放回上面提到的那个小胚胎头上:

在胚胎四个月大的时候,毛发就开始生长,而这时候小宝宝的头直径还不到3厘米。试想,一个三厘米的小球,长成我们现在这个二十多厘米的脑袋,它的表面要扩大十五六倍。随着面积的扩大,已经长出来的毛囊密度会逐渐降低,同时又会有新的毛囊在老毛囊的缝隙中不断产生,以维持总的毛孔密度的恒定。那么问题就来了:头发采用什么方式生长,才能在这种面积扩大过程中最合理的利用空间?最均匀的保持自己的密度?

大自然告诉我们,这种方式叫做黄金对数螺旋。

为了说清楚这个奇怪的东东,让我们先撇开头发,看一些生物界活生生的例子:

clip_image004

这些形态各异的植物,不约而同地形成了如此精致而又相似的螺旋,想必不是偶然。它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呢?

clip_image006 植物的花瓣、花蕊、种子、叶片等等都有一个生长中心,如向日葵圆盘的圆心。这里会不断形成一些微小的隆起物,在植物学中称为“原基”,原基会最终发育成相应的器官等,如叶原基发育成叶子。生长时,每一个原基从中心离开,新的原基留在原地。每个原基都希望生成的花、蕊、叶片等能够获得最大的生长空间:如叶片希望得到最充足的阳光,花瓣和花蕊希望最充分地展现自己,而种子则希望在有限的表面上排得尽可能密集、最有效地利用空间。那么,新的原基要如何选择自己的位置,才能最大程度地满足这样的要求呢?假设第2个原基和第1个之间的角度(称发散角)是clip_image008(即图中蓝色弧线所对的圆心角),那这个角应该取多大呢?

为了讨论的方便,我们设红色圆弧所对圆心角与圆周的比值为clip_image010,即clip_image012。当clip_image010[1]取0.5时,意味着这个角度正好将圆周一分为二,第2个原基绕过半圈,出现在第1个的正对面,而第3个原基再绕过半圈,它的方向便和第1个发生了重叠。如下图所示。如果clip_image015,那么绕到3圈时方向就会出现重叠,并且一共只有5个方向。clip_image010[2]取0.51、0.61等数字时的情况如下。事实上,只要clip_image010[3]是一个真分数p/q,就一定会在第p圈时出现重叠,一共只有q个有限的方向。方向有限,对于叶片来说意味着阳光的浪费,必然会有新叶片被老叶片遮挡住,而对于种子来说意味着空间的浪费,两个方向之间的区域完全没有被利用。

clip_image019

看来,clip_image010[4]必须是个无理数。那么,我们不妨用圆周率clip_image022、自然对数clip_image024clip_image026这几个常见的无理数来试验一下:

clip_image028

clip_image029情况似乎并未好转,这几个无理数的表现很不令人满意。尤其是圆周率clip_image022[1],它的小数部分由于和clip_image031十分接近,很快就大致分成了7个方向。看来,这些无理数还不够“无理”,那么谁是最“无理”的无理数呢?

数学理论告诉我们,最难用有理近似值来逼近的无理数,叫做连分数,而我们小学时就知道的黄金分割率clip_image033(0.6180339887…)便是这样一个神奇的数。当clip_image010[5]clip_image033[1](准确值为clip_image037)时,很容易可以算出,我们需要的发散角clip_image008[1]大约是137.5°,这个角度被称为“黄金角”。那就快来看看,当植物种子按照黄金角生长时,会出现怎样的情形吧!

clip_image040

数学家已经证明,黄金角是让种子不留间隙生长的唯一角度。让发散角等于黄金角,就是最紧密、最有效的排列方式。对这个角度有一点点的偏离,孔隙就会出现:

clip_image042

植物们都是天生的数学家,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最佳的方式生长,使空间得到了最理想的利用。

说了这么多,似乎离我们的头发旋越来越远。其实不是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上面的三个图形,就会发现,我们很容易从上面的点看出一圈一圈的螺旋来:在第一个图中是顺时针,第二个中是逆时针。而在第三幅图中,同时存在着两组螺线,一组向顺时针方向盘绕,另一组向逆时针方向盘绕,并且彼此相嵌。那么为什么我们比较不容易看出来呢?是因为这两组螺线在视觉上相互干扰,结果反而让我们什么都看不出来了。而当发散角稍小一点的时候(第一幅图),由于点的位置的变化,逆时针的那一组螺线的关系破坏了,所以我们才会从中看出顺时针的那组螺旋。同样的,当发散角比137.5°稍大一点的时候(第二幅图),就能看出逆时针旋的螺旋。

也许,下面这些图片可以帮助我们发现藏在第三幅图中的那些螺旋:

clip_image044

clip_image046

说到这儿,大家也许已经明白了头发旋为什么会有顺时针和逆时针之分了——虽然还没有谈到头发也采用“葵花牌”生长方式的原因,但让我们先假设它确实是这么长的,然后来解释一下左旋和右旋的奥秘——其实和上面三幅图一样,如果人的头发是完美的分布(类似图三),那么一定有很多人都找不到自己头上的旋(虽然它确实存在)。而由于任何生物的生长都会和完美分布有一定的偏差,所以大家头上的样子就会比较接近第一和第三幅图,这样,我们一出生,爸爸妈妈就能立刻从头上那几根小毛毛判断出我们的头发是顺时针旋的还是逆时针旋的。

其实,生活中真的有从来都没有找到过旋的人呢!当然,这可能与他们从小的梳头方式有关(比如有些女生从小就把所有的头发都朝后梳,这样头发在头皮外的部分就会都朝着后面长,于是就不容易发现旋了),但或许真的就有人头发生的很“完美”,也说不一定哦!

下来该讨论头发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普遍而又奇特的生长方式了。要说明白这点,还得从那两组相互嵌套的螺旋线开始。

这两组螺线,在数学上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黄金对数螺旋”。为了能深刻地了解它,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对数螺旋”。

对数螺旋是由笛卡尔在1638年最先描述的。它就长下面这个样子:

clip_image048

你可以想象有一只小鸟绕着你以均匀的角速度转圈圈(也就是说它绕你飞一圈用的时间长度总相同),可是到你的距离却随着时间成指数增加。那么它飞过的轨迹就是一条对数螺旋线。

如果这只小鸟懂数学,它或许会发现在任意一个时刻,你与它之间的连线与它的飞行方向之间的夹角(图中的clip_image050)总是一个定值。事实上,这正是对数螺线的一个很重要的性质,而且,每条对数螺线都对应着一个特定的clip_image050[1],一旦clip_image050[2]确定了,这条螺线的形状也就定了。特别的,当clip_image050[3]取黄金角137.5°的时侯,所绘制出的那条对数螺线就叫做黄金对数螺线。

黄金对数螺旋之所以出名,得益于它在自然界中广泛的存在:你可以在向日葵和松果的种子连线中找到它,在鹦鹉螺和蜗牛壳的结构中找到它,在动物犄角的生长纹理中找到它,在蜘蛛网的线条排列中找到它,在金丝雀的脚爪里找到它,甚至在行星的轨道、星系的悬臂中,也能窥测到它的足迹。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黄金对数螺线永远都是和动态的、生长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所以,它也叫“生长螺线”。

clip_image052

那么,为什么大自然如此钟爱黄金对数螺旋呢?

答案是:谁也不知道。

科学家们做过很多实验和计算,有的验证了按黄金对数螺线排布的种子最密集、有的显示出沿黄金对数螺线分布的芒刺使仙人球表面应力最小,有的证明了按黄金对数螺线生长的叶子受光面积最大。可是,关于这个神奇的螺旋线,还有更多的问题没有被解答。

而且,如此多不同现象的背后,是否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呢?还是每个物种选择黄金螺线的理由各有不同?这些问题,或许值得我们人类去不断的思考。

看到这儿,不知道在大家脑海里有没有将我们的头发旋和黄金对数螺线联系起来?事实上,我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人的头发和向日葵籽一样,是按照黄金对数螺线排列的。但是,我依然觉得,它们的背后,一定有着相似的规律。

其实我很愿意就此搁笔,可是这样的话,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大家或许也不会同意。所以还是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头发旋上去。

为了找到头发这样生长的原因,让我们先从头发的作用上入手。

头发最主要的作用应该是保暖和减少紫外辐射两种(顺便说一下,头发是没有散热功能的,它里面蓄积的不流动空气层只能隔绝热量交换,而不可能促进它),要达到这两个目的,头发自然越密越好。可由于毛囊的结构复杂,它要和周围皮肤内的毛细血管、汗腺和皮脂腺等连通,换句话说,每个毛囊都有一个“势力范围”,这一个范围内的皮肤无法再供养第二个毛囊。这就制约了头发密度的增加。

所以,让我们来做为一个近似:把毛囊的这个“势力范围”看成是一个个不可压缩的圆,它们在头顶都努力的紧密排列在一起,以使头发尽可能的密。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普通的密堆积方式(可以证明,如左下图的所示这种排列方式是小圆形最紧密的排列方式):

clip_image054

图中,蓝色线框里的粉色区域代表一块儿的头皮,黑色圆形代表这块儿头皮上已经生长出来的头发。容易看出,当头长大了一点儿之后,黑色的圆点变得稀疏了,但由于它们之间的空隙还不够大,所以新头发(浅蓝色圆点)还长不出来。最后一个图显示的是当头皮面积长大成原来的3倍时,圆点空隙面积恰好足够容纳一个新的圆点,于是就会突然(或逐渐)长出许多头发(红色圆点)来。这样的话,我们的头发生长模式就将是:生长——停止生长(密度不断减小)——生长(密度恢复)——停止生长(密度不断减小)——生长(密度恢复)……

这显然是不好的。

那么如果头发是按照黄金对数螺线的方式生长的呢?

可以证明,这时候不管头皮的面积怎样变化,原来的螺线形状仍然保持着(这是对数螺线的一个重要性质),只不过间距变宽了而已,但变宽的间距,又正好能容得下一组新的对数螺线,所以,无论头皮的面积怎样变化。它上面的头发密度都可以轻易的保持恒定。

好了,是时候总结一下了。

这篇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几个问题,现在应该可以回答了:首先,人的头发有旋是为了让头发最有效的利用头皮上的空间、让头发的密度在整个生长的过程中保持均匀;其次,左旋和右旋分别由对完美排列的偏离造成的;旋的位置,就是胚胎时期头发的生长中心。一般来说,有一个生长中心就够了,所以根据生物学的“最经济原则”,人应该都是长一个旋的,这也就是大部分人都是一个旋的原因。而那些“脾气比较犟”的人,很有可能是头上有不止一个头发的生长中心——换句话说,他们的头发是从多个中心开始长的——结果也就自然有了不止一个旋。对不同人来说,旋的位置不一样,这是因为大家在胚胎期头上最先长头发的部位不一样。

最后,还要再需要强调一次的是,我们这篇文章中探讨的“头发旋”指的都是发根的缠绕方式,和我们平常看到的头发旋是不一样的:就算你的发根告诉你最好把头发留成左旋,可如果你从小就喜欢往右边梳,那现在看起来也一定是右旋了。

在这期的评论里,我看到有很多人试图从拓扑学的角度解释这个问题,可我觉得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个样子。

因为头发覆盖的区域并不是整个球面。所以定理“球面上的连续向量场,必至少有一个奇点。”是不适用的。比如有的女同学把所有的头发都朝后梳,不就没有奇点了吗?

而且,这个定理只有当所研究的向量是切向量时才适用,而我们的头发的毛囊方向几乎完全可以算作是法向量了。再用这个定理,岂不荒谬?

另外,有同学认为头发的生长方向和头皮之间的夹角不会很大,这其实是不对的,事实上,如果仔细观察那些长期留很短头发的男同学就会发现,确实有人大部分头发的方向都是和头皮垂直的,而这时候我们仍然能从那稀疏、根根直竖的头发从中迅速找到那个旋,这说明旋是由头发的排列造成的,而不是由于角度之类的因素。我们平时之所以会觉得头发的方向是和头皮夹一个锐角,主要还是后天梳头的习惯以及重力使头发的生长方向偏离了原来的毛囊方向。

就在这篇文章马上要提交的时候,我忽然冒出一个想法:用黄金对数螺旋做一顶假发……于是我用电脑画出了一组黄金对数螺旋线,然后把它球面化,再扣到一位大师的头上。喏,就是下面这位大师……

我们的假发看上去是一道一道的,我觉得,这应该是因为真实头发都非常细密,而且有可能由好几套黄金螺线相互交织构成,所以没有这样的纹路。Anyway,除了比较像菠萝,感觉还是不错的,是吧……

clip_image056


何斌

头发为什么会有漩呢?想了解这个问题先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头发漩。

我们头上有一块或者几块特殊的皮肤,在这里头发的形状看上去让人想起水流中形成的漩涡,小时候我们叫它“漩儿”。记得小时候碰到那个小朋友有两个漩儿常常常有其他的小朋友好奇地来要看个究竟。虽然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并没有显现出对人类的健康有多大的关系,但这么一个好玩的问题还是吸引了一些好奇的人把它当作一个严肃的问题认认真真地进行了研究。这好奇心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那么头发为什么不好好地都长得整整齐齐的,偏偏要有一块不老实,生出一个漩儿来呢?

头顶上的漩儿有一个大名儿叫做“头顶毛漩”,那么是不是只有头顶上才有漩呢?其实在人的身体上还有其他许多的部位可以有类似的毛发产生的“漩涡”。那么在其他部位呢?有的人在额头附近有类似的头发漩,理起发来遇到不少麻烦。有的人会在耳朵附近的脖子上,或者背上长着类似的漩儿。咱们可以把这些漩涡统称为毛漩。英语里把他们叫做Hair whorl,意思是螺旋状的毛发。
是不是只有人类才有漩儿呢?其实大多数有毛发的动物都是有毛漩的。古时候人们对动物毛漩的关注程度可能不亚于对我们人类自己头发漩的关注,这是由于在诸多驯养动物中,毛漩的异常经常预示着动物性格的异常。古代的阿拉伯人和吉普赛人相信,毛漩和马的个性有密切的联系。现在许多的研究是用驯养的牛来进行的,1995年,Grandin等人在《应用动物行为科学》上发表了一片论文,他们分析自己的实验结果后认为,当你试图约束牛的行为时,在眼睛上方生有毛漩的牛会比此处没有毛漩的牛更容易变得激动不安。毛漩和大脑一样,都发育来自胚胎的外胚层,所以,毛漩发育的严重异常,例如完全没有毛漩,或者毛漩的位置出现重大错误,可能暗示神经发育的一些异常。从而为人们预测驯养动物的性格提供一些线索。关于头发漩和人的性格是否有关系,似乎设计到一个哲学问题,既性格是先天决定的还是后天决定的。这一个问题现在还没有大家都能接受的答案,可是我们可以确定地说,性格中的某些方面是由基因决定的。

%E5%9B%BE%E7%89%871
不只人类有毛漩结构,图片来自参考文献[1]

至于头发漩的方向,在对日本人的调查的结果显示,头发漩的方向是随机的。头发漩的方向和地球自转方向似乎没什么关系。

好了,最重要的问题是头发为什么有漩儿。这从进化的角度来说,问题的答案可能是这样的. 人脑的重量虽然仅占体重的2%~  3%,但消耗的葡萄糖占人体消耗总量的17%, 脑组织耗氧量也占全身的20%~30%.如此大量的氧化反应产生的热量,需要一个好的散热方式.皮肤是人体主要的散热器官.最快捷的散热方式就是用脑内血流把这些热量带到最近的皮肤,从那里散发出去.头顶的流出一块裸露程度大的皮肤有利于热量更好地散发.从进化的角度我们可以说产生这个结构有什么好处,但并未触及这种结构是如何产生的。
按照上述的解释,仍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漩儿是漩涡状的,而不是简单的放射状的呢?或者为什么这些头发不是中间分开一条缝而是从一个点放射出来的漩涡状呢?这个漩涡状的结构的产生一定有其细胞发育生物学上的便利和需要。这一个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是否是头发干细胞最初所处的位置?要解释头发漩儿产生的原因这个问题,实际上需要干细胞,表观遗传以及生物形态的建成这些方面的知识。
实际上这一问题的分子细胞水平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远未达到能给出确切答案的水平.在此仅简单介绍一些相关的进展。2004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Nathans等人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文介绍了毛漩的形成。他们发现老鼠的与细胞间相互“交谈”相关的一个基因“Fz6”突变以后,在身体上一些本不该产生毛漩的部位产生了毛漩的结构(如图)。说明毛漩的产生收到Fz6基因的抑制。那么Fz6到底抑制的目标基因是什么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当把Fz6所在的整个信号通路研究清楚之后,相信我们会得到更明确的答案。

%E5%9B%BE%E7%89%872
图为由于Fz6突变而在老鼠身上产生的新毛漩.图片来自www.hhmi.org

毛漩产生的细胞学研究主要是通过老鼠这样的动物模型来进行的。虽然动物的毛发和人的头发并不完全相同,比如人的头发是终生生长的,而动物们即使是我们的近亲黑猩猩,也是不用理发的。但是对老鼠毛漩产生机制的研究不仅会为我们自身毛漩产生提供许多重要的线索,而且它们产生的基本原理很可能是相同的。
可惜这里我不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只能给出更多的问题.我们期待着生物学家们砸开这枚美味的坚果。我们把它介绍给大家品尝。
参考文献:
1.  Nini Guo, Charles Hawkins, and Jeremy Nathans, Frizzled6 controls hair patterning in mice,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1(25): 9277–9281, (2004)
2.  Amar J. S. Klar, Human handedness and scalp hair-whorl direction develop from a common genetic mechanism, Genetics 165: 269–276 (2003)
3.  Grandin, T. Deesing, M.J.; Struthers, J.J.; Swinker, A.M., Cattle with hair whorl patterns above the eyes are more behaviorally agitated during restraint, 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 46:117-123 (1995)
4.  Randall B. Widelitz,Ruth E. Baker,Maksim Plikus,Chih-Min Lin,Philip K. Maini,Ralf Paus and Cheng Ming Chuong, Distinct mechanisms underlie pattern formation in the skin and skin appendages, Birth Defects Research (Part C),78:280–291 (2006)


Dr.Who说:大自然真省事……用一套规律全都搞定!

0
为您推荐

42 Responses to “[Dr.You第32期]读者来信:旋旋之中有天意”

  1. 青儿说道:

    妙,赞一个!

  2. cobblest说道:

    瞭望星云 的答案真不错呀~

  3. 青儿说道:

    期待这期Dr.You的介绍。

  4. 茶泡饭说道:

    那位大师的图片。。。一阵寒意飘来。。。
    受前文影响,我怎么就觉得像是一个葵花籽盘倒扣在他的脑袋上,哈哈。
    这一期很有意思~

  5. fwjmath说道:

    瞭望星云太牛了~~~有图有实验~~~

  6. hbchendl说道:

    书袋子掉多了未必好。与主题有关系才好。两篇都提到了那个著名的旋线,但是头发的旋的根本不同在于:1.头发旋的范围很小的,在稍远的地方,头发就一抹顺了。2.头旋是由头发丝的生长方向形成的,而不是头发的生长点的规则分布组成。

  7. 说道:

    使我想起了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漩涡》

  8. 四月粉说道:

    瞭望星云同学
    我真葱白你啊真葱白你
    分析得太好liao~

  9. ston说道:

    很好,很清楚明白,通俗易懂

  10. D说道:

    再次被瞭望星云同学萌到了……
    太,太狠了

  11. 牙床断裂季说道:

    噗 前面都很赞 最后的菠萝头亮了...

  12. 屈臣氏说道:

    真的太狠了呵呵

  13. HAc说道:

    reton同学说得好像有问题耶。
    “头发总是采用占用最小的体积,并且占用最大的表面积的构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头发应该采用六方密堆积每一层中的那个样子。就是一个挨一个,然后上下两行错开。

    而且“在头发密度一定的情况下,体积越小,重量越小,对头的压迫越小”
    。。。。

  14. Amber说道:

    实在是很惊人……

  15. Aether说道:

    数学逻辑和事实追溯都写的不错,不过对于原因的探索欠妥,有点归功于天命的意味,最终走向人择原理或者神创论。

    作者以精确的数学逻辑和优雅的图例指出了左旋、右旋和最优的数学模型。但对其发生作用的原因是如何解释的呢?“植物们都是天生的数学家,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最佳的方式生长,使空间得到了最理想的利用”。在其后,作者进一步说到:“为什么大自然如此钟爱黄金对数螺旋呢?答案是:谁也不知道。”

    事实上,并非如此,至少,这是文学而不是科学,是宗教而不是逻辑。这里的一个原因在于,我们大部分人从小长大所接受的教育,依然依赖于自古代以来所习惯理解的古典思维,这些逻辑都倾向于找到一个注定的原因,但是现代科学和社会学都告诉我们,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因为存在特定的原因,而是因为它已经这样了。

    ——怎么解释?很简单。更甚至而言,其实作者在行文之间已经写出了部分的答案:“.(有一些旋转导致留下了空白)..对于叶片来说意味着阳光的浪费,必然会有新叶片被老叶片遮挡住,而对于种子来说意味着空间的浪费,两个方向之间的区域完全没有被利用。”

    左旋和右旋在相同资源消耗的状态下都有所浪费,这看上去一点点不起眼的浪费在整个进化史过程中根本就是巨大的缺陷,不出几百到几千年,这些无法充分利用资源的物种就会在进化中慢慢消失,特别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留下来的是那些充分利用资源的物种。 类似的解答可以在松鼠科学会的绝大部分进化论相关题目下得到验证,比如人类为什么有五个指头这样的提问,最终的原因是一致的——进化——不是因为有什么冥冥中的原因导致它如此,而是因为它经过漫长的历史筛选,最终如此而已。

    这个解答可以看作是一个进化论的解答,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经济学解答,这并不违反现存逻辑的因果论(正相反,恰恰是严格而精密地遵循了因果逻辑),在人类如果存在的未来,可能会有更加精彩的回答,但是无论如何,这才是属于现代的回答。

  16. Aether说道:

    咦,评论需要审核?……

  17. Aether说道:

    科学分析,数学逻辑和事实追溯都写的不错,不过对于原因的探索欠妥,有点归功于天命的意味,最终会走向人择原理或者神创论。

    精确的数学逻辑和优雅的图例指出了左旋、右旋和最优的数学模型。但是对其发生作用的原因是如何解释的呢?作者写到:“植物们都是天生的数学家,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最佳的方式生长,使空间得到了最理想的利用”。在其后,作者进一步说到:“为什么大自然如此钟爱黄金对数螺旋呢?答案是:谁也不知道。”

    事实上,并非如此,至少,这是文学而不是科学,是宗教而不是逻辑。这里的一个原因在于,我们大部分人从小长大所接受的教育,依然依赖于自古代以来所习惯理解的古典思维,这些逻辑都倾向于找到一个注定的原因,但是现代科学和社会学都告诉我们,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因为存在特定的原因,而是因为它已经这样了。

    ——怎么解释?很简单。更甚至而言,其实作者在行文之间已经写出了部分的答案:“.(有一些旋转导致留下了空白)..对于叶片来说意味着阳光的浪费,必然会有新叶片被老叶片遮挡住,而对于种子来说意味着空间的浪费,两个方向之间的区域完全没有被利用。”

    左旋和右旋在相同资源消耗的状态下都有所浪费,这看上去一点点不起眼的浪费在整个进化史过程中根本就是巨大的缺陷,不出几百到几千年,这些无法充分利用资源的物种就会在进化中慢慢消失,特别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留下来的是那些充分利用资源的物种。 类似的解答可以在松鼠科学会的绝大部分进化论相关题目下得到验证,比如那一其人类为什么有五个指头这样的提问,最终的原因是一致的——进化——不是因为有什么冥冥中的原因导致它如此,而是因为它经过漫长的历史筛选,最终如此而已。

    这个解答可以看作是一个进化论的解答,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经济学的解答,并不违反现存逻辑的因果论(正相反,恰恰是严格而精密地遵循了因果逻辑),在人类如果存在的未来,可能会有更加精彩的回答,但是无论如何,这一个,是属于现代的回答。///try again

  18. suizui说道:

    嗯,毛囊的发育形成过程应该很关键,那是一个多功能的组织结构。
    从毛囊损伤引起的烦恼看,这种结构的数量应该至少是很难新生增补的,人脑袋在出生后有一定程度的增大,但是表面积没有太厉害的翻番,不必靠皮肤细胞不停地临时特化来保持毛发密度,而且虽然人的头皮疾病不少,后天损伤也多,却没听说过毛囊分布密度明显不均匀的,也没有听说很多局部毛发异常加密的(记得过去有个罕见的事例,一老年男子头上形成角状物,似乎报道说检查认为是毛发质地的畸形异常生长),因为毛囊损伤引起的少发事例倒很多,这应该说明可以形成毛囊的最初待特化细胞的数量,至少在胚胎发育的某个阶段就确定了,也固定在当时的皮肤细胞群中,才在皮肤的不断扩展中保持很均匀分布地被动移动,而不是有什么化学产物的随时排放来抑制附近其他细胞也发生这个功能的特化(如果是这样的蜂王控制工蜂的方式,头皮细胞就应该在复杂多端的损伤历史中保持特化的能力,代谢产物扩散受阻区域和附近应该无法避免毛囊的异常增多或者空缺),然后这些细胞就地特化,形成毛囊组织。
    所以我推测这种原初的待特化细胞在特定发育阶段后是被动移动的,别种可以更大量分裂增多的细胞包围着它们,发生数量的增多和体积的增大,组成的皮肤同时被内部的物体撑大,和未来毛囊有关的细胞就跟随着移动拉开距离,分布是否均匀完全决定于皮肤的扩张是否均匀。
    这样的话,最初的小面积头皮上其他种类细胞的移动规律应该很关键,会决定以后毛囊分布的均匀程度,要是按照绝对均匀扩张的方式移动,似乎就只需要涉及毛囊的细胞最初完成均匀分布就可以了,如同在气球皮上均匀画点一样,皮均匀扩张就最容易成功了。
    如果这样推测正确,毛囊的最终分布状况的决定因素就会在头皮细胞的增生和移动规律上,而要最终的均匀分布毛囊,除非随时有什么特别行动的刺激和反馈机制来临时调整细胞位置,不然要保持随时的均匀分布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当人已经出生之后,毛囊已经是大量细胞组成的特化群落了,还插着一根难说是否长的、是否相互缠绕拉扯的发丝,要象园林绿化一样临时挖树移栽就太难了,所以应该是毛囊的原初细胞早已固定不可增多,等某种发育时机到来时再启动特化的程序形成毛囊和分泌毛发物质。这样毛囊的相互位置关系就不是由它们自己可以左右的了,被夹持着搬到哪里就只好在呆哪里,后来形成头皮主要部分的原初细胞的生长规律似乎就该是基本上就地分裂增多和膨大,可能再加上不太长途的移动,
    这样推测如果对的话,那么头皮主要部分的细胞要通过类似向日葵花盘增大的方式来移动毛囊,似乎就不太妙了,而且细胞在分裂和膨大的时候并没有进行思考和互相讨论协调,即使最后竟然造成特殊的规律性几何分布结果,也应该是无意的,真正的影响机制应该是营养供应和发展空间的争夺等等,让细胞们各顾自地生长而互相推挤形成了唯象的“有意排队”,要从结果去虚设发生机制也许不正确吧。

    还有一个问题是毛囊的出枪方向。如果说不被后天的长发倒伏方向强制改变就该垂直地表,似乎在近头顶的地方有些符合,但是实际上出长枪倒伏了形成漩涡排列就少个必然的机制了,更不能解释还没有靠强行梳理调整的时候已经有特定时针方向的旋了,否则婴儿未出生时泡在羊水中近乎失重的效果,头发就该全部竖直在当地了,而且没有任何成旋的说法,要起旋非得出生后大人故意拧出来了(就可能形成什么家族民族的风俗,故意选个方向旋,一看脑袋就知道是什么来头了,还有些可能不在意的地方就大家一起没有旋,海胆风格,嘿嘿),这跟实际情况差得太远了。
    此外,毛囊附近还天生配套一些负责竖立毛发的肌肉和进行控制的神经系统,工作起来总是在毛发自然倒伏的反方向拉扯,把枪拉到竖立,这就不能在组织发育过程中随意安排位置和肌肉收缩方向,而是必须严格符合特定的关系,更重要的是要竖毛的时间比倒伏的少得多,才表现服贴的各种作用,比如猫的毛,并非悠闲的时候竖得像只刺猬,要在生气或者害怕或者发冷时才需要用,基因表达对实际需求的适应就应该倾向被动的倒伏出枪,再顾及树立的必要,否则要设计倒毛肌很浪费精力地故意放倒来工作,休闲睡觉时毛发反而自动膨胀起来,就太糟糕了。
    所以毛囊至少大部分的自然状态应该就是斜着出枪的,提前进入最基本的遮盖、减阻、保温等工作状态,这样效率最高,省得刚出生的幼体如同毛毛虫一样,很多还不能自理,就不好保温和抗摩擦了(突然想起人的胎儿头发也是应该有保温功能的,不能单是抗摩擦的推测吧,见过一个家伙,出生时就满头浓发了,黑溜溜的,不是黄毛小儿,要么算太急赶时髦,要么算太懒了拖延不出来,这些人的乳名挺好玩,嘿嘿)。
    这样的话,头发的出枪方向很应该自然就趋向倒伏的,起旋机制应该在发育阶段就有了

    ps: 以前读到斐波那契数列和向日葵花盘的介绍,推算出一种细胞生长的可能规律,不知道实际如何,就是假设分裂时间都相同的话,从最初的一个细胞开始,每个细胞都在形成后都连续分裂两次,之后就消亡了,细胞总数的变化规律就是斐波那契数列了,所以每个分裂周期后,增减作用的结果让总数就增加前一个周期新生细胞那么多的量。比如:
    A出现 总数1
    A分出B 总数为2
    A分出C,B分出D A消亡 总数3
    ........B分出E C分出F D分出G B消亡 总数5
    ...............C分出H D分出I E分出J F分出K G分出L CD消亡 总数8
    .............................E分出M F分出N G分出O H分出P I分出Q J分出R K分出S L分出T EFG消亡 总数13
    ......
    ......
    这样斐波那契数列公式要换个写法才好描述。

  19. 书浅说道:

    roton用一个小小的故事引入,很可爱啊
    就是分析比不上瞭望具体啦
    瞭望星空真是把分析做到了一个境界呢
    特别是图,配的真是太棒了

    尤其是最后一个图,看着大师可怜地秃头被你折腾的
    呵呵,很有喜感啊~

  20. 狂奔的蜗牛说道:

    头晕....原来头发是当散热风扇用的,哈哈。
    黄金螺旋线,黄金分割啊,还是对这个经典的造物主问题感兴趣

  21. DNA说道:

    读者来信越来越牛了

  22. 122说道:

    每个人头顶上都有发旋儿,有人长一个,有人长两个,甚至有人有三个旋儿。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的瞿秋白同志就是因为头顶上长了两个发旋儿而取名的。瞿秋白生下来因头顶上有两个发旋儿,其母给他取乳名为阿双,上学时把“双”字改作谐音的“霜”,便取名为瞿霜。因“霜”乃秋天之物,且霜的洁白可比喻为高洁,又晋朝陆机《文赋》中有“不懔懔以怀霜,老眇眇而临云”之句,于是,他便改名为“秋白”了。
      民间流传说“一个旋儿拗,两个旋儿横,三个旋儿打架不要命”,于是有人就以此为根据,推断出一个人的性格和脾气,其实并非如此。让我们从生理角度来说说发旋儿是怎样形成的,就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人体是全身都长毛的,只不过身上的毛粗细长短不一而已。头发、胡子、腋毛、阴毛长得粗、黑、长,医学上称为长毛;眉毛、睫毛、鼻毛、耳毛,长得粗、黑、短,医学上称为短毛;全身皮肤上长得又细又软的小毛,叫做毳毛,俗称汗毛。可见,全身的皮肤都是长有毛的。
      人身上的各种毛都不是垂直生长在皮肤上的,而是按照一定的方向,与皮肤倾斜一定的角度。例如,头发与头皮为30~35度,身体其他部位的毛与皮肤的倾斜角度也不尽相同。由于这种有规律的倾斜,人体的毛发也像各种动物的毛发一样,有一定的方向性,这种人体毛发的方向性,医学上称为毛流。由于人体皮肤不是一个平面,而且有很多皱褶,四肢与躯干形状也不规则,在胚胎形成过程中,毛流在不同部位,就形成放射状、辐辏状、分离状,集合状、交叉状和旋涡状。在额部、腹部、背部和头皮顶部常形成一个或几个旋涡,这种毛发旋涡医学上称为毛涡,也就是“旋儿”,头皮顶部所形成的毛涡便叫“发旋儿”,可见,发旋儿的形成是一种生理现象。
      人的发旋儿除了有数目的差异外,还有方向、部位之别以及发旋儿中心与头顶点的距离、头顶点和发旋儿中心连线与头部正中线所成的角度等。根据我国著名人类学家吴汝康于1940年对中国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研究结果,发现发旋儿数目以单个的为多,占89%~96%,两个的不到10%,三个的仅占0.6%;发旋方向,顺时针方向较多,占57%~68%,逆时针方向的较少;发旋儿部位,在头左侧的较多,占57%~63%,在头右侧的次之,占33%~42%,在头的中线以上的,仅占1%~4%,在其他部位的极少。据日本学者统计,一个发旋儿者占91.5%,两个者占7%,三个以上者占2.5%。发旋儿位于头顶正中者占21.5%,位于右侧者占49.4%,位于左侧者占29.1%。发旋顺时针方向较多,比逆时针方向多10%。
      关于发旋儿的位置,在双胞胎中的镜影现象十分有趣;在同卵双胞胎中,如果其中一个发旋儿在头顶的左边,那么另一个的发旋儿肯定在头顶的右边。类似这样的镜影现象还有:如果一个孩子的左侧眼下靠近鼻梁的地方有一个黑痦子,那么,另一个却在右侧眼下靠近鼻梁的地方有一个黑痦子,就像一个人在照镜子似的。再如,对于一般人来讲,呈对称分布的眼睛、耳朵,虽大体相似,但总会有一个略小一些,在同卵双胞胎中,如果一个是左边的略大一些,那么另一个肯定是右边的略大一些。这种有趣的镜影现象是怎样形成的呢?如果对同卵双胞胎的来源及形成过程加以认真研究,就会发现,细胞分裂是纵向分裂,形成的这两个子细胞也就形成了两个中心,并且各自发育成一个个体。由于卵细胞中的细胞质具有以纵轴对称分布的特点,所以,纵向分裂后子细胞的细胞质成分是一样的,且细胞核的组成也是一样的。所以,由此分化发育而形成的两个个体在形态上就有很多特征具有这种镜像关系。或许可以这样说,如果按原来的正常发育进行到底的话,这两个个体实际上应该是一个个体的左右两边。从这里我们可以推测,正常人左右两边是相似的,左、右两边互为镜像;而在同卵双胞胎中,这种情况反映得更为明显。
      有关研究表明,发旋儿是人体胚胎发育过程中,根据毛流的方向、胎儿的体型及遗传等多种因素形成的,在胎儿6~7个月时,这种毛旋涡已经形成,它与人的性格和脾气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民间所谓“一个旋儿拗,两个旋儿横,三个旋儿打架不要命”的说法是没有科学根据的。

  23. 竹石木说道:

    太好啦,真是不错!

  24. zz说道:

    哈哈哈
    从评论看‘头发用来散热’的说法误导了一些没脑子的读者。

  25. cxth24说道: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旋还有这么多学问~~太复杂了~~呵呵

  26. 潘家三少说道:

    写的太好了,我突然想到我们看到释迦牟尼的头上的突起是否也是这种黄金螺旋排列的啊?

  27. Aileen说道:

    第一次来,感觉很有意思

  28. me说道:

  29. heavenfong说道:

    不禁感叹造物主的无敌。

  30. leo说道:

    什么都不说了,我拿着那大师的发型图片,去理发店整个菠萝头去!

  31. ying说道:

    大自然有很多秘密啊

  32. Hi说道:

    很有趣的文章,谢谢啊,写得非常好。
    既科学性有生动。

  33. ghost说道:

    你们真是没事干,把精力浪费在这种无聊事上? 有这个精力还不如研究一下科学!研究一下人脑的记忆!

    • scrat说道:

      这个我不敢苟同~ 研究发旋怎么就没用了,没有脑壳子那脑壳子里面的东西就完蛋了~ 内在的有价值,外在的也有价值

  34. leica说道:

    第一次看到这个网站,不错啊。。。

  35. gujia说道:

    我也想知道人脑的记忆问题

  36. pazzini说道:

    Dr. Who + Dr. You = Dr. 忽悠, 哈!

  37. netgiant说道:

    pazzini 说:
    2009-06-07于3:56
    Dr. Who + Dr. You = Dr. 忽悠, 哈!

    这个好!

  38. [...] 第三十二期头发打旋问题,瞭望星云的答案在这里。 [...]

  39. lily说道:

    有意思的研究

  40. youha说道:

    很长知识。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是这么的深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