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此文的数据已经成为历史,但是美国鬼子的反思和考虑,我们还是可以有所借鉴的。

原文,译者:行空天牛。他的另一篇译作见此

在墨西哥城这样一个拥有2000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大家自然而然想起的第一件事既不是宗教仪式,也不是政治集会,而是交通堵塞。在结束了长达一周的由H1N1型流感爆发引起的停工之后,在五月五日,五月节这天(译注:Cinco de Mayo,墨西哥的五月节,直译为五月五日,又称死亡节日,类似中国的清明节),墨西哥市又开始"搅和"起来了。猪流感的蔓延速度慢了下来,墨西哥官员希望这最糟糕的势态已经过去。"我们的策略是工作",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说,"我们正在逐步地重新开始我们的日常生活。"

国际卫生官员现在也开始稍微地松口气了,自从四月底报道了一种新的流感病毒露出苗头以来,他们一直处于很高的警戒状态。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的科学家们在除墨西哥以外地区几乎没有发现严重的或致死的案例,而且在绝大多数国家亦没有发现疾病持续传播的证据。虽然截止5月6日已有22个国家1516人被感染(其中美国642人,有2人死亡),且世界仍处于此病毒大范围流行的边缘,但在亚特兰大的CDC总部,人们的情绪已经镇定下来了。"我们还没有走出丛林",CDC执行主任Richard Besser博士说,但是"我们看到了很多鼓舞人心的迹象。"

那么,数百的美国学校停课以及关于洗手问题的总统新闻发布会是不是小题大做了呢?很不幸,不是这样。正如卫生官员多次强调的那样,我们仍然处在H1N1型流感爆发的初期,流感病毒的走势还是不可预知的。现在看来,这种新的疾病并不比季节性流感危险(研究人员在调查了H1N1型病毒的基因密码后发现它似乎缺少一些关键突变,是这些突变引起了过去一些病毒大范围的流行),但是H1N1型病毒可能会以一种更加致命的形式在下个冬天再次爆发,就像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一样。世界卫生组织临时主管卫生安全和环境的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Keiji Fukuda)博士说:"事态可能会进一步发展,如果情况变得严峻,我们就必须行动起来做点什么了。"

虽然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卫生官员对这一新的流感病毒做出了全面的应对,很值得赞扬,但H1N1型病毒并非真的是对我们勇气的一次考验,而仅仅只是一个警告。"我们应该把它当做一次唤醒我们的闹铃声,而不是一次警钟",哥伦比亚大学国家防灾预备中心主任Irwin Redlener博士这样说道。

H1N1型病毒让人们认识到我们的这个相互连接的地球应对突发疾病的能力是多么的脆弱不堪。由于飞行旅行和国际贸易,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一种新的病菌已播及20多个国家。但是,虽然全球化有其负面作用,它也有其积极的意义,因为它给我们提供了建立一个真实的国际疾病监控系统的工具。而且来自流行病的威胁提醒我们必须加入这个乱糟糟的美国卫生保健系统,在传染病爆发期间,每个人都在危险之中。"我们居住在同一个世界,我们的健康是相连的",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高级官员Juan Lubroth博士如是说。

病毒预警系统

当H1N1型病毒还仅仅造成猪的流感时,我们就错过了它,因为我们并没有去找寻和注意它。在美国和加拿大,对猪的疾病只有零星的监控,在墨西哥,甚至更少。依据美国猪兽医协会(AASV),在H1N1型病毒爆发的前几个月几乎没有关于特殊疾病的报告。由于猪感染流感是很寻常的而且很少会是严重的,这些兽医就不会十分必要地去注意它。"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告诫我们的",AASV的执行主任Tom Burkgren博士这样说道。

为什么我们要用不太充足的医疗资源去拭抹猪的鼻孔来寻找病毒呢?因为一些新的病原体,包括H5N1型禽流感、SARS,甚至艾滋病病毒,在最后交叉感染到人类之前都寄生在动物群中。在流感的传播系统中,猪是尤为关键的一环。它们能够感染禽流感、猪流感和人流感病毒,这让它们成了病毒的集散地。尽管H1N1型病毒起源于何地以及它何时感染到人类仍不确切,但如果我们做到像对待人流感病毒那样一半的程度,来研究一下在猪和其他动物身上循环的流感病毒,也许早就发现了H1N1型病毒的到来。(一位流行病学家说,当我们找寻新的病原体时,"我们就像是一个醉汉在找他的钥匙。")更快的基因测序分析和英特网给我们提供了建立预警系统的科技手段,但是我们必须花更多的精力在动物健康上,并让医生与他们的兽医同仁合作起来。"在动物方面的公共卫生已经被忽视了很长时间,"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全球卫生项目副主席William Karesh博士说道。

H1N1型病毒已经从动物感染到人,所以现在遏制它已为时已晚,但一直会有新的病毒在动物世界诞生。这包括H5N1型禽流感病毒,它一直在亚洲和非洲蔓延,而且仍会变异和引发流行疾病。全球化使得我们特别容易受到新疾病的冲击--在某地的某种病原体可以在24小时内传播到世界各地--但是它也给我们提供了组建有效防御的工具。"世界是个连续的村庄,这一事实意味着在以前会自生自灭的病毒有了更迅速地生根发展的可能,"全球病毒预测行动组织(GVFI)主任Nathan Wolfe说,"但它也意味着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全球的免疫体系。"

Wolfe的想法是一个模型,提出了这个免疫体系会是什么样子。在类似于Google这样公司的资助下,GVFI在非洲和亚洲组建团队来监控野生动物以及生活在与它们接近地区的人,以寻找新的病原体。当一种新的病毒出现,这些"哨兵"将提供早期警告,一种危险的疾病一旦从动物传播到人,就会被及时发现,快速的应对就能够牵制住它,但这只有在我们一直关注的前提下。"数千万的监控成本将会为我们节省数百亿的对付流行疾病的开销,"野生生物基金会主席Peter Daszak说,"一分预防胜似十分治疗。"

当流行病袭来

偶尔地,一些病原体将会突破甚至是最警惕的预警系统,毕竟病毒很擅长做这些事情。一种新的流感疾病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对H1N1型病毒的响应--特敏福(译注:Tamiflu,抗流感药物)的快速调度、联邦政府的一大堆建议忠告--表明我们对一场流行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做了更好的准备,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真正地准备好了。一种恶性的流感疾病,它可以传播到整个世界并使25%到35%的美国人患病,这将导致我们的卫生保健系统像一个超负荷的网络站点一样崩溃。不景气的预算削减等原因,导致去年国家和各地区卫生机构减少了10,000个岗位,我们的医院几乎没有过负荷能力--如额外的床铺和通风设备--来应付突然涌入的病人。同时也不能保证这些医院在流行病的高发期可以备有足够的工作人员。"我们并没有测试如果有三分之一的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因为生病或者照顾家人而不能工作的话将会发生什么,"国家城镇卫生官员协会执行主任Robert Pestronk说。

在健康部门之外,一种流行病可能引发的破坏会更加糟糕,领导传染性疾病研究和决策中心(CIDRAP)的Michael Osterholm称其为"间接破坏"。如此多的美国公司赖以生存的"及时"供应链在流行病期间会动身缓慢甚至堵塞。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CIDRAP显示40%的煤供应是通过火车往返于怀俄明州的煤矿与国家的其他地区之间来完成的,这些煤产生的电量是国家用电量的一半。如果一场流行病使得大批的煤矿工人同时患病,或者只有很少的工程师能够操作这些火车,煤的供应量将急剧减少,在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照明的电源将被切断。"如果流行病来袭,我们有两个困难要处理,"Osterholm说,"流感所造成的人们的发病,和对及时经济的间接破坏。"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研究指出,发展中国家全都没有做好应对流行疾病的准备。尤其是非洲,很多国家完全没有对付流行病的计划,甚至那里艾滋病毒的高感染率可能会使得流感的代价更加严重。但是还是有美国可以学习的国家范例。香港在2003年受到SARS的侵袭,但是如今这个城市存有两千万个疗程的特敏福,是它的人口的3倍。(加上各个州的额外库存,美国联邦政府存有的仅够六分之一的人口使用。)香港的城边上的度假区被设立为隔离区,而且这个城市将更多资金投入流行病学实验室和更多的医院病床上。"当应对传染性疾病,香港确实是国际黄金标准。"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办公室发言人Peter Cordingley说道。

华盛顿当局能够也应该继续增大国家的抗病毒药物库存,并出版修订后的对抗流行病的计划,就像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在2005年发布的396页的文件一样(请见下边注释)。提高我们流感疫苗的产量并分发给我们的邻国也是必须要做的。但是事实上,能够最大程度上保障一个国家做好准备来应对流行病的行动,是要解决卫生保健系统中心的最基本缺陷--从五千万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开始。在流行病爆发时,他们更有可能涌向医院接受治疗,使得一个负担累累的系统雪上加霜。"他们就和上个世纪的伤寒病患者类似,"哥伦比亚大学的Redlener说,"他们将用完全预料不到的方式来传播这一疾病。"

由没有保险的人引起的危险也提醒人们当传染病来到,我们所有人都是身在其中的。有病的猪和有病的人,墨西哥的一种病毒和新西兰的一次感染,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看似遥远的微生物细菌威胁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就光临我们的门阶。"作为全球共同体,我们的强度是由我们之间最弱的一环决定的。"CDC的Besser说。如果我们想预防下一次大流行病,或者至少幸免于此,我们就需要记住这句话。

:此处原文是"Washington can and should continue to augment the country's antiviral stockpile and publish revised pandemic plans like the 396-page doorstopper put out by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in 2005."译者说当时实在找不到相关资料来解释这个doorstopper;扔给校对后,校对却老好人地说:"我觉得就弱化好了,因为它可能是美国人比较熟悉的文件所以这里根本没有特指,所以我也不明白文件限制或控制了什么。译者和校对在此向大家致歉,并请高手指教。

0
为您推荐

15 Responses to “[小红猪]如何迎战大范围流行病”

  1. 行空天牛。说道:

    呃,怎么在群博主页中没有缩略显示?

  2. fwjmath说道:

    doorstopper就直接翻译成砖头就行了~~~
    三百多页的文件不是砖头是啥……

  3. 木遥说道:

    doorstopper就是用来把门打开之后放在地上用来抵住门的那个东西,在这里是比喻那个文件又厚又重,楼上翻译成砖头也蛮好。

  4. 杨友三说道:

    学习中!

  5. atmo说道:

    听一位医学教授讲过,传染病分为两类。
    一类是杀伤性很大的,就好比以前的鼠疫、天花等,这类传染病一般很少发生。
    另外一类是局部地区性的传染病,这类传染病在国内其实每几年某个别地区都会发生的。这类传染病就算没足够的药医治,过段时间也会自动消失。他说非典其实也是属于这类的,只是现在咨询和交通发达了,所以才引起大家过于敏感。所以无需太紧张,的确过后不久非典就消失了。

    • 何草不黄说道:

      病毒也有自己的策略。。^_^
      病毒把宿主弄死了,它自己也没有生存的地盘了,图啥?
      ms最近有一篇讲病毒的进化和传播策略的文章,比较凶猛的病毒会短时间爆发,最快速度传播,高致死,如霍乱;温和的则慢慢来,小火慢炖,如普通流感。

  6. anakin说道:

    题图太吓人

  7. winnie说道:

    对野生动物的疾病以及家禽的放养方式、人们生活方式的研究和监控有助于人类及早发现危害性质大的病毒,这方面的研究和部署很重要。

  8. zhige说道:

    我怎么才能注册?

  9. zhige说道:

    怎么注册?
    谢谢!!!

  10. 披上松鼠皮说道:

    想起2006年的鸡之歌。

  11. [...] 译者:行空天牛。他的其他译作在这里,那里。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