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生命谋略之李代桃僵Comments>>

发表于 2008-05-12 16:06 | Tags 标签:, , , ,

     《宋书》记载的一首乐府诗,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说是桃树长在没有盖的井旁,身侧还有一株李树,虫子来吃桃树的根,李树居然舍身相代。于是引出一个大道理,树木尚且如此,何况兄弟乎?在我看来,这个故事与其说是文学作品,毋宁说是农学笔记。桃李同属蔷薇科,为害桃树的害虫完全有可能感染李树,在古人不具备现代分类学知识的前提下,有理由相信这是一篇纪实笔记,只不过古人一厢情愿地把这事当成了李树的自愿献身。这才是真正的动人之处。

     李树分散了害虫的火力,桃树或许不能就此得救,至少能够缓口气。自然界中,要想让生命自愿断送传递基因的的机会,去拯救别的生命,除非它可以因此而获得好处。也就是说,基因的自私性决定生物并不会轻易放弃生命,除非这种牺牲可以更有效地传递基因。

舐犊情深?

    行有性生殖的生物,子女是与其共有最多基因的生命,相当于半个自己。所以在各类伟大奉献的故事中,父母为子女献身是最为常见的类型。

    在荒芜海岛上讨生活,不仅需要高超的生存技能,巨大的勇气的奉献精神同样必不可少。狐狸们四处游荡,寻找美味蛋白。鸟巢则是最佳餐盘,或者有新鲜鸟蛋,或者有嗷嗷幼鸟,无不入口极爽,营养丰富。可是鲣鸟并不会束手就擒,母鸟虽然可以做得一手好菜,却从来也舍不得奉献给小狐狸。鲣鸟母亲一旦发现地面巢穴有暴露在血盆大口中的危险,就会突然跳出来,引开狐狸。为了使骗局更加有效,她会假装翅膀断裂,不时还举起翅膀,仿佛在说:嘿,快看,我受伤了,比较好吃。待把北极狐引到安全区域后,鲣鸟母亲振翅逃离,只剩下北极狐的满嘴口水。

    鲣鸟的做法在其它动物身上也可以觅到踪影,只是没这么夸张而已。鹧鸪伏在巢上以身体隔离野火,母鸡抖擞双翅恐吓入侵者……甚至连长相愚蠢的野猪,也会假装诱饵把狼只引开。

未必!

    只要能够拯救两个以上的后代,父母的死亡就是划得来的,在人们心目中堪称伟大的举措,其实只是基因经济学上的考量。更何况,大多数时候,充当诱饵并不需要真的断送生命。即便如此,父母也并不会随意冒险,毕竟后代只有其一半的基因,它们其实更愿意让子女来做那颗李树。蚁后会分泌激素,阻碍女儿的性发育,使她们成为自己的免费保姆,蜜蜂也有同样的把戏。

手足情长?

    同样的道理,儿女为多产的妈咪服务,多少还能获得一些好处。兄弟姊妹之间至少有1/4的共同基因——相当于半个儿女。如果妈咪的产量超过自己的两倍,那么就算没有性生活,也是值得的。蜂群为了保卫内部的肥嫩幼虫,会倾尽全力,以蜇针攻击敌人。对于工蜂来说,这蜇针等同于生命,受到保护的子侄,同样流动着自己的血脉。

    非洲白蚁不仅是杰出的建筑师,而且擅长军事,深明舍车保帅的大道理。它的天敌并非黑猩猩等食蚁动物,反而是享有同种生活资源的同门马塔贝利蚁。前者为了保持食物的持久供应,绝不会对蚁群赶尽杀绝,后者却只想置竞争对手于死地。

    马塔贝利蚁以白蚁为食,它们用腹部毒蜇致白蚁瘫痪,切成大块分而食之。和其它白蚁爱好者的区别在于,马塔贝利蚁从不留活口,似乎认定这广袤大陆上的蚂蚁肯定杀之不绝。这种斩草除根的政策,必定会遇到最顽强的抵抗。白蚁们认识到马塔贝利蚁的入侵意味着全军覆灭,整个家族都将即刻沦为刀俎肉,为了延续自身基因,自然会拼死抵抗。白蚁前哨在发现马塔贝利蚁后,一部分坚守阵地,用血肉铸起长城,另一部分赶回巢穴报警。虽然前线总是战败,却可以赢得宝贵时间。在这期间,后方白蚁排兵布阵,把守入口处的狭隘通道,甚至将洞口完全封死,让铁骑不得其门而入。

    毫无疑问,遗留在外的白蚁必定横尸郊外,不过替兄弟挡子弹,在道义和基因方面都能获得利益,也算死得其所。

或许。

    不论是为父母接生,还是替兄弟两肋插刀,都出于心甘情愿。倒是有些吃里扒外的阴谋分子,不经意间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能够充当桃树固然幸运,不幸成为李树却是它父母所始料未及的。

    一番舞蹈和低沉的鸣声,就是鸵鸟的结婚宣言。雌鸵鸟在巢内不断产卵,总数可达十余个,其后的日子,安心地孵化这二十多个硕大无朋的蛋就是生活的全部。咦,这多出的几个蛋从何而来?其实是懒惰的邻居想让别人替自己干孵卵育雏的苦差事,万料不到却给人送去了一棵李树。

    主人似乎对外来者并不见外,多孵几个卵只是举手之劳,却可获得别样的好处。虽然没有采用礼品盒包装,不过这些竞争者的后代,的确能有效分散敌人火力。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蛋,鬣狗吃饱喝足后就会扬长而去,多一个蛋就多保有一分希望。不过这种策略在鸟类中并不具有普遍性,如果鸵鸟蛋只有鹌鹑蛋般大小,增加数量则徒增被发现的机会,此后定被敌害一扫而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更何况巢中总归自己的孩子占多数,所以假装傻冒继续孵卵其实是件好差事。

    分布于东、南亚的水雉,凭借长趾在漂浮的水生植物上行走捕食。和其它鸟类不同的是,雌性水雉的体型稍大,羽色更鲜亮,禀性更风流。一个交配季节中,雌鸟会有十多次婚外情,而雄鸟则负责孵化抚育幼鸟。这样的结果是,雄鸟很难保证自己窝中的后代都有自己的基因,不过还是照样尽心抚育。它疯了吗?如此冒昧地培养竞争对手的孽种。

    不,或许他比滥情配偶更加清醒。雌鸟的滥交对象,除了那些假正经的居家男保姆,还能有谁?别看他总是呆在巢中假装贤惠,外来的雌鸟也会自动上门的,他的基因不在自己腹下,总归会在某一位男同志的巢中。反正大家处于同一片水域,没有阶级区分,到底在哪个家庭成长其实区别不大。所有雄性水雉全都尽心抚育,大家互相假装一下就好。万一被敌害扫荡一空,至少不必眼看着骨肉尽毁,悲伤之情或许会减弱很多。

    李代桃僵的美事,其实是基因在其中作祟;在人类社会中,价值观和文化似乎起着类似的作用。如果我们对陌生人的困难视若无睹,则与禽兽何异?若是连兄弟的援手都不肯施与,岂非禽兽不如

0
为您推荐

5 Responses to “生命谋略之李代桃僵”

  1. 琢磨说道:

    我琢磨你这篇文章有不严谨的地方:蚂蚁、蜜蜂中工人:工蜂、工蚁没有繁殖能力,他们的牺牲行为不能通过他们自己、他们的工人姐妹遗传下去,只能通过他们的母亲、和成长中女王姐妹遗传下去。他们的牺牲不是为了保护工人姐妹的与自己重合的基因,他们的工人姐妹的与自己重合的基因是没有用的,如果真的出现不是同一个血统但是为同一个蚁后工作姐妹,这种牺牲也是有意义的(当然,现实世界还没有这种现象出现)。他们牺牲在进化上看,为了保护自己所在群体,也就是保证整体的繁荣,来保证他们的母亲、和成长中女王姐妹的繁荣,从而这种牺牲的行为也能遗传下去。所以“手足情长?”这一段的内容,用蚂蚁、蜜蜂来做例子是不对的。

  2. wuou说道:

    哈哈,我喜欢念龙用这样的文章推出最后的结论。
    实际上,大部分正襟危坐企图做这样推论的时候,逻辑都是很危险的,但你这个让人看了,哈哈一乐,欣然接受。

  3. c2blog说道:

    假正经的居家男会喜欢

  4. Ent说道:

    “兄弟姊妹之间至少有1/4的共同基因”
    貌似不是吧?兄弟姐妹最少可以毫无共同之处的(你的一半染色体给了一个孩子,正好另一半给了另一个,你的配偶也是如此……)。同父母非同卵双生的话,共享的基因是个变数。平均值应该是1/2吧……但是自然界中常见的是同母异父,此时平均值才应该是1/4。

    “反而是享有同种生活资源的同门马塔贝利蚁”
    这个……是不是和下文“马塔贝利蚁以白蚁为食”有矛盾呢……马塔贝利蚁的英文或者拉丁学名是什么?建议附上方便peer review-_-!

    “前者为了保持食物的持久供应,绝不会对蚁群赶尽杀绝”
    生态学中的拟人陷阱……猩猩是不会想到这么复杂的,实际上“保存资源”对于个体而言是不利的策略,除非完全没有其它个体与之抢夺……不赶尽杀绝实际上是通过多种食物的相对密度变化和捕食者种群数量波动而实现的,并没有主观愿望在里面。

    “不,或许他比滥情配偶更加清醒。”
    水雉的故事我很怀疑,因为这个貌似利他的群体好像并不是进化稳定策略啊……背叛者好像会得利的。有原始文献么?发我一份吧。此外,这个婚外恋绝对不可能是平等的,占有更大地盘或者更亮丽毛色的雄性肯定有更多的机会。所以不能把它描述成心甘情愿的伪公有社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