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其他 >> 文章

(译)女孩哪里去了?Comments>>

发表于 2008-08-25 14:44 | Tags 标签:

来源:Nature News 作者:Philip Ball(注1)

“来弟”,一个在中国很常见的女孩名字,大概能折射出这个国家人口政策的最大问题 。这个名字暗喻“招来一个小男孩”,反映了中国夫妇普遍想要儿子的愿望;然而严格的生育限制使得很多家庭永远不可能有儿子。

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和生儿子的传统愿望之间的冲突从未消失过,如今性别比例失衡的后遗症凸显出来。当深受影响的这一代人成年后,性别比例的失衡将可能触发今后几十年内的社会压力。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东亚地区儿童健康的专家Hesketh指出,“在未来十年,中国人口性别比例失调所带来的弊病将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

人口问题对中国而言确实是一个现实的挑战。根据中国于2000 年所做的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人口增长了 7.5亿,增长了一倍多。由于担忧无法承受迅猛增长的人口,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决定实行“一孩”生育政策(one-child policy)。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要求执行这一国策,政府对于执行者给予物质奖励,而对于违反者则罚款、没收财产,甚至强制流产。

“一孩”生育政 策产生了巨大效果,中国女性的平均生育率(译注:每个女性生育的子女数)由1976年的5.4降到了2001年的1.8,在城市甚至更低。但是计划生育政 策在农村地区有所变通,尤其是对于少数民族,可以生育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孩子。巴黎市的发展研究所的学者Guilmoto 认为,这有点像“一个半孩”政策——在很多地方的家庭,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则可以再生育第二个孩子。在巴黎国家研究院从事人口统计学研究的 Attané说:“行政干部执行计划生育的手段开始变得柔和,强制性方法也逐渐行不通”。目前,中国政府正将重点从强制性人口控制转移到健康和教育上来, 使人们自愿降低生育意愿。

目前中国人口已经超过10亿,占全球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并且正以每年800~1000万的速度增长。有学者认为,人口增长有可能影响到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的牛文元教授,在其主编的《中国可持学发展总纲(第1卷)》第10章中指出,中国每年新增长的人口将消耗全国五分之一的国民生长总值(GDP),不过从八十年代开始这一比例正在逐步下降。

作为国务院参事、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组首席科学家的牛文元教授认为,实现人口零增长率对中国可持续性发展至关重要。1999年,中科院的一份报告指出,人口零增长率期望在2030年实现。牛教授说:“从2020年开始,总人口、老年人口以及劳动力人口都将达到高峰值,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压力将非常大。”

在中 国,尤其是农村,千方百计要生男孩的现象背后有着深层次原因。在农村,男孩能从事更繁重的体力劳动,而在城市男孩也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因此在经济上能更好 的支持家庭。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养儿防老”的需要,中国的传统是由儿子承担赡养老年父母的责任,而女儿出嫁后只对婆家尽赡养义务。另外,受儒家父权家长制文化的影响,强调男性父系祖先血缘的延续和繁荣,“传宗接代”的观念依然盛行。

计划生育与生男孩之间的矛盾,导致性别选择流产、遗弃女婴甚至弑杀女婴的现象出现。中国1982 年出生的男孩与女孩的比率为1.07(自然比率为1.03~1.06),到了2000年,新生儿男女性别比例上升至1.17~1.21。据官方数据显示, 在这二十年内,死亡的新生女婴与男婴的比率却由0.95上升至1.46。从时间上看,计划生育的执行与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有直接联系;不过 Guilmoto指出,其他没有生育限制的东亚国家在最近这几十年内男女性别比例也有所上升,例如韩国和印度。

Hesketh则认为,毕竟现在弑婴的行为非常罕见,新生女婴的相对高死亡率可能是由于家长对女孩的厌弃,不愿花费高额医疗费将生病的女孩送往医院治疗,而男孩却会受到更好的照顾。另外,现代生殖辅助技术的应用,也为性别选择生育提供了机会。

失踪的女孩

Hesketh 认为,性别选择流产是造成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的最主要原因,“失踪的女孩”中大概有95%是被性别选择流产所扼杀。虽然胎儿性别鉴定和性别选择流产在中国 是违法的,但是目前通过超声波检查鉴定胎儿性别并不难,即使在偏远的农村地区也很常见。Hesketh认为加大执法的力度能够减少性别选择流产,然而不断 出现的胎儿性别鉴定新技术会使问题更复杂。Guilmoto举例说:“最新的DNA鉴定技术能更加方便准确的鉴定胎儿性别,虽然目前在中国还不普及,但是 有可能很快被应用。”

有迹象表明,现在有一些夫妻为了增加生儿子的机会,可能利用辅助生殖药物来生双胞胎(注2)。在中国南方城市的一些医院,双胞胎的出生率增加了两倍,而这些地方有可能从香港购入辅助生殖药物。Hesketh说,目前只是猜测,不过如果是真的,她也不会感到惊讶。

Guilmoto 和Attané根据统计数据作出了一张中国新生儿性别比例地理分布图。从图上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的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农村比城市严重,在封闭的地区尤 甚。研究者指出,有几个地区性别比例失衡尤为严重,然而其周边地区却接近于正常性别比例。例如河南、贵州和江西,这三个省有的地方由于女婴死亡率居高不 下,新生儿的男女比率达到1.5以上。然而在西部和北方一些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较高的省份,性别比率接近正常范围。尽管政府明文禁止性别选择,然而这种分布 趋势在1990年至2000年的十年间基本没有改变,可见政府的禁令收效甚微。

 

图:中国大陆新生儿男女比例分布图。最红的地区男女婴比率高达150,即每100个成活女婴,就相应有150个成活男婴。

图注:该图来自原文,仅包含中国大陆部分。

Hesketh与浙江师范大学朱维兴(音译,Zhu Wei Xing)于2006年合作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的论文中 指出,中国的男女性别比例失衡将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在中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社会期望使绝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会步入婚姻,然而Hesketh预 言在未来几十年将会有15%的中国男人面临“无妻可取”的现实。越是贫穷落后的地区,性别比例失衡越是严重,而这些地区的女性还可以“上嫁”到富裕的地区 和阶层,对于处于社会底层的最贫穷的男人来说,娶妻将会更加艰难。Hesketh指出,目前28岁至49岁的单身人口中94%为男性。

“这一趋势将导 致反社会行为和暴力犯罪增加。” Hesketh 说,“年轻男性不断增加,这种失衡将刺激团体犯罪和组织性犯罪活动。”现在,年轻女孩被拐卖到有儿子的家庭作为“童养媳”的事件不断发生,妇女拐卖的犯罪 率正在增加;同时性交易市场也正在暗涌潮动。不过Hesketh谨慎的指出,目前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社会处于转型期,高犯罪率的成因十分复杂,很难单一归 咎于性别比例失衡。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注意到性别比例失衡所带来的社会和安全问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李伟雄,曾在2004年指出“严重的性别比例失衡将会成为中国人口健康、和谐以及可持续性发展的重大威胁”。

前景

牛文元教授根据他的计算结果预测,到了2015 年,中国自然人口增长率的大幅度下降使得计划生育政策可以开始进行调整;大约至2030年,平均每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牛教授预言,“到2030年, 男女性别比例将下降至113:100,2050年将有望接近正常水平。” Hesketh也认为,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也许在2050年会得到解决。

 中国政府希望能改变人们的观念,这些年发起“关 注女孩”的运动,以期提高女孩的地位。政府立法保证女儿的继承权;在一些省份还采取一些鼓励措施,比如对于只有一个女儿的家庭免除孩子的学费等。现在这些 努力开始有了一些成果。根据2005年小规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新生儿男女比例已经停止增长; Hesketh推测,甚至可能是正在小幅度下降。于2010年进行的下一次全国人口普查,将会给出更清晰的数据。

 “我们也许只是 看到了全国平均水平的停滞,然而在一些内陆省份,男女性别比例可能依然在增加。” Guilmoto认为,“中国也许正在进入一个新时期,人们对生儿子的渴望将会降低,正如现在的韩国一样;但是在今后的几十年,这些已经多出来的男孩,将 成为婚姻市场上的一大难题。”

1:原文的标题为"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译文略有修改。"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是一首六十年代的著名反战歌曲(看这里youtube歌词)。原文作者借用这首歌名为标题,其喻意为歌中的第二段问句。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

2: 正常生理条件下,大多数女性每月只排出一个卵子,有些女性也能同时排出两个或多个卵子,如果这些卵子同时受精,则能生出生双胞胎或者多胞胎。双胞胎或者多 胞胎的出生率为3%左右。注射或口服激素类辅助生殖药物可使卵巢排出两个或多个卵子,增加生双胞胎或者多胞胎的几率。辅助生殖药物一般都有副作用,轻微的 会导致下腹胀痛、乳房胀痛、卵巢肿大、失眠、反胃、呕吐等,严重的会导致视力下降、肥胖、抑郁症以及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等;有的甚至会引起宫颈粘液抗精, 反而使女性不能正常怀孕。这类辅助生殖药物一般用于不孕不育的女性(例如试管婴儿技术),对于正常女性不建议使用。

0
为您推荐

37 Responses to “(译)女孩哪里去了?”

  1. zyxsnow说道:

    这图上没台湾,呵...

  2. 偶嗒咦哆说道:

    我就是男的,是不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比外国的男人有更大的机会打光棍啊?

  3. xorms说道:

    应该是纵向比吧:你现在不找对象的话,过个十年二十年的更难找了~ XD

  4. 白咏冰说道: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没有说。
    在农村有严重的性别歧视,女孩是没有继承权的(这才是女孩不赡养自己父母的原因),只有男孩能够分配到土地。所以,为了得到资源,只有生养男孩。

    • yuqiqi说道:

      土地继承权?现在谁稀罕土地啊。。我是说在农村,现在谁爱种地啊,还要交钱

      • 一只小鸡四条腿说道:

        我所了解的一个个案:

        江苏中南部
        农村
        从事农产品贸易

        女孩没有继承权,财产全归男性后代所有。。。

  5. 白咏冰说道:

    同性婚姻立法,或可能缓解一下。

  6. 问题与主义说道:

    此文引用的数据一塌糊涂。

    譬如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生育率是1.22,本文居然按国家计生委的口径改成1.8。

    又如“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人口增长了 7.5亿,增长幅度超过两倍”,1958年的人口在存在大量漏报的情况下也有6亿,增长两倍就意味着现在有18亿,可能吗?2005年的第十三亿人口日还灌了4600万人的水。

    又如近年每年出生人口1300-1500万,死亡人口900万左右,怎么可能每年增加800-1000万?

    • DNA说道:

      杨支柱老师过来了。我就估计您对这篇文章肯定有不同看法。

      Nature news的记者引用的都是中国官方数据吧。

      • 金仕并说道:

        另外,刚才才在1510看到了你的文章。原来你是反对计划生育的,呵呵。怪不得,怪不得。

    • DNA说道: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人口增长了 7.5亿,增长幅度超过两倍”,我认为原作者指的是从建国初至200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2005年只是小规模抽样统计?

      建国初的人口为4亿?我记得某位革命先辈的口号里就提过4万万同胞之类的。

  7. 李清晨说道:

    我曾经有个同学,家里姐妹5个,其母生了4次,第3次一下就是俩千金,估计把她爹她爷爷奶奶都得气迷糊了。
    不值“来弟”还有“招弟”“带弟” 娣这个字,好像就是为类似的名字搞出来的吧?

  8. windwander说道:

    虽然性别失调是事实,但是认为就此会引起严重的社会问题却缺乏依据,因为它的默认的前提是大部分人都和同龄的异性结为稳固的1:1的婚姻关系以及市场调节作用的缺失。
    然而现实中的这些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跨年龄的婚姻、高离婚率、单身、多个性伴侣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性别失调的作用。文中所说的危机目前只有在封闭和静态的环境下比较严重,当流动性增强之后,就能够得到很好的缓解。
    另外,市场的调节作用也是不能忽视的,当有一天女孩作为一种资源稀缺到收益远超过男孩的时候,可能父母们做性别选择的时候更乐意选女孩了。这在大城市已经出现了,男孩叫“建设银行”(因为要存钱买房),女孩则叫“招商银行”

    • DNA说道:

      “越是贫穷落后的地区,性别比例失衡越是严重,而这些地区的女性还可以“上嫁”到富裕的地区 和阶层,对于处于社会底层的最贫穷的男人来说,娶妻将会更加艰难。Hesketh指出,目前28岁至49岁的单身人口中94%为男性。”

      在婚恋市场上,女性资源是往“上”流动的。处于社会中上层的男性当然没有这种危机,对于高收入高地位的男性来说,一人占有多个女性资源的现象还少么?尤其是在曾经有过几千年的一夫多妻制历史的中国,社会上层的男人甚至将占有多个女性视作与之地位、财富匹配的象征;而在西方的基督教文化中,将这个是视为罪恶的。

      但是对于社会最底层的年轻男性,娶不到老婆就是一个残酷的现实。要不然拐卖妇女的生意怎么会如此猖狂?你见过女人被卖到城市富人家做老婆的么?如果这些最底层的男性,聚集成为一个贫穷、焦虑、仇恨的庞大群体,反社会的暴力行为还会是危言耸听?

      • 一只小鸡四条腿说道:

        人口流动
        女性人口按照“山顶-山腰-山脚-乡镇-城市-大城市”的方向流动。。。

    • DNA说道:

      你说的“跨年龄的婚姻、高离婚率、单身、多个性伴侣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性别失调的作用”,这恰恰说明于中上阶层的男性是1:N的占有女性资源。女性资源根本不会往下流动,而是年轻的女性源源不断的补充给中上阶层的男性的需要。看看城市里离婚男女的再婚比例就知道了。

      另外,中国目前的社会结构是金字塔型,本来底层人群就对贫富差距有怨气,还有15%的男人娶不到老婆。可以想象得到强奸、拐卖、反社会这些社会问题的增长了。

  9. 纠正错字说道:

    “”

  10. 纠正错字说道:

    “弑”是指晚辈杀长辈,臣杀其君。杀害女婴就说“杀”好了,想文诌诌就用“戕”。“弑”这个字用错的太多了。

  11. yuqiqi说道:

    这个社会就是有太多没有良知的人,大街上到处都是那种残疾讨乞的孩子,我坚决怀疑不是天生就那样的。。

  12. 问题与主义说道:

    主贴引用的不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而是计生专家文章中估计的数据。经易富贤指出后,作者Philip Ball回信说他不是这方面专家,数据来自牛文元等人的报告,未核实原始数据。

    乾隆时期人口就已经达到3.9亿,到1949年怎么可能只有4亿人?你还真相信清初像官方统计的那样只有几千万人?1949年战乱还没结束或者刚结束,怎么可能准确地统计人口?主贴Published online 23 July 2008 ,半个世纪以前是1958年吧?就算是1949年,由于国共内战战争尾巴、剿匪、镇压反革命朝鲜战争,1953年的人口能比1949年多多少?根据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数据,一九五三年六月三十日二十四时的全国人口总数为六亿零一百九十三万八千零三十五人。(http://www.stats.gov.cn/tjgb/rkpcgb/qgrkpcgb/t20020404_16767.htm)而梁中堂对几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对比研究表明,相应年龄段的人在后面的普查中反而多了,就算一个不死也不可能多呀,何况还经过了大饥荒!这说明第一次人口普查还存在大量漏报。

    • DNA说道:

      回去又看了原文“The country’s last population census in 2000 revealed an increase of 750 million over half a century — more than a doubling. ”

      是我翻译出错了,应该是“原人口的两倍多”,增长了一倍多。按照1953年第一次普查的结果6亿人算,2000年普查结果为12.9亿,就没错了。

      正文已经更正。谢谢指正。

    • DNA说道:

      还有,您提到的每年新增人口问题。

      国家统计局的“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中说“2005年。。。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4045万人,增长3.2%;年平均增加809万人”。

      作者的数据来源可能是这里吧。

  13. 问题与主义说道: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129533万人,增加了1.81%的人口漏登率,却没有去掉重报率。(见第五次人口普查公报)

    关于数据问题,国家计生委和国家统计局相互打架而且自己前后打架,详见易富贤《大国空巢》第15章《人工迷雾下可怕的人口现实——令人胆战心惊的人口数据》。

  14. 姬十三说道:

    删了楼上涉及人身攻击的两条评论。除去这点,这里鼓励争论。

  15. 我和金老师同级。。。

  16. 十步说道:

    金仕并你怎么回事?你就不能就事论事?杨支柱质疑数据,DNA本人的态度就很好,你那是干什么呢?

  17. DNA说道:

    说明一点,已经有好几个读者问“来弟”是不是翻译错了,应该“招弟”更常见。

    原文确实是“Laidi",我翻译的时候也犹豫是不是用“招弟”,不过为了遵重原文还是用了“来弟”。

  18. liunianlong说道:

    男性似乎天生就比女性要多。
    男女婴之比约为1.05,考虑到男性胚胎的成活率低于女性胚胎,在受精时Y精子的优势可能更为突出。另有统计数据显示,二战后的英国,男婴的出生率比战前有轻微的增高。这些数据或许不能说明很明确的问题,或许也可以为我们多提供一个思考角度吧。

  19. wendy-tseng说道:

    这下咱不愁嫁了,哈!

  20. 田不野说道:

    师弟啊,学者之争,以数据事实说话,请别人身攻击。如果数据事实说不上话,那说明你们没有共同的范式,停嘴,保留意见,即可。

  21. 猛犸说道:

    仕并叔且息怒……

    咱不搞人身攻击哈。

  22. 金仕并说道:

    我是你什么时候的师弟?什么专业的师弟?你不说清楚,我凭什么认你当师兄或师姐?你又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停嘴?

    想要数据事实?OK,如果我有功夫我就去弄。最后我只留下一句话:把收信人公开信件说成是侵犯通信自由,把美式民主当成中国唯一出路,不支持F圈功就是没良心,能说出这些话的所谓“法律硕士”,如果真有什么对社会政治问题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那一定是比农历十五十六发生日食更离奇的事情。

  23. 醉墨说道:

    民主不分美式还是法式的,世界先进民族已经证明是对的东西,为何不用?有桥不走,还要摸着石头过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