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导读 >> 文章

本期是值得纪念的一期,不是因为本期刊号是2700,是个很整的数字,而是因为这个是我们小组给大家带来的第10期的导读。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给大家献上了整整十期的导读。在这3个多月的时间中,我们收获了很多,也希望读者你也能收获很多。

最为第十期,我决定用这一期让我们团队和大家见见面。我很感谢我的团队,和所有热爱科学热爱分享的朋友,没有我的团队,我是无法每周献上一份内容丰富的导读的。当然没有支持我们的你们,我们更是没有那份动力和热情继续着这个份工作或事业的。

废话不多说,介绍一下我们的团员:晓翔,小刘老师,韩晶晶,jess,易楠

-----------------------------------------------------------------------------------------------------

晓翔
晓翔:浙大在读硕士松鼠一头,专业为热能工程,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笼统的专业名称到底是干什么的,余下的一小部分管我们叫烧锅炉的……--__--!!!,其实我主攻的研究方向是环境中有机废气的检测和生成机理研究,嗯,硕士期间偏向于二噁英的研究,这个东西号称人类已知毒性最高的物质,所以经常自称老毒物。曾用称谓救命的刀,阿刀,后来渐渐老了,江湖是闯荡不动了,昵称随之退化啊退化,就变成了阿稻,乡土气息的名字挺好,哈~

加入新科学家小组的翻译团队应该是在姬十三提到小易正在组建一个翻译团队的时候,那时长期通过google浏览器到松鼠会潜水(至今依然潜着),于是便发了信给小易申请入队了。至今有存档的做了八期,从小易和团队的其他成员那儿都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谢大家!!

嗯,说不出来什么了,按照一向给团队发信的老规矩,祝大家工作顺利,学习愉快吧~*(^__^)*

按照惯例,晓翔本期依旧给大家带来了NS的新闻:

学校环境可能催生校园杀手

原文 by Linda Geddes 16人死亡,与警察持枪交火,最终被警方击毙。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这组情节应该比较接近于某部黑帮大片,然而事实上这组画面却来自3月11日发生在德国斯图加特艾伯特维尔中学的校园枪击案。(新浪新闻链接)。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上演,一项针对类似事件的研究在总结了发生在美国的类似杀人事件后指出,某些学校比其他的更容易成为校园杀手的杀戮之地。虽然并不能因为个人的行为谴责学校,但学校也许可以为避免校园杀手的诞生作出努力。

来自北卡罗莱纳大学的Traci Wike和Mark Fraser对于类似1999年哥伦拜恩高中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枪击事件以及校园暴力的研究进行了总结,得到了一些可能造就了校园杀手的共有特征。“枪击案更容易发生在高度社会分层、学生和老师间的连结和关系较少的学校中,”Wike说。“这些学校认可和赞赏少数的精英,促生了失礼行径,欺凌弱小和同学骚扰等社会风气。”

当然,个人的因素是不可忽略的——并且很可能比环境因素重要的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学校在减少个体的疏远和敌意上就显得无能为力。努力在学校对抗孤立的氛围也许比尝试将那些“可能举枪屠杀同学的孩子”分离出来效果要好得多。(译者按:翻译完,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的卢刚事件,不知什么时候,校园能够远离死亡和暴力。)

------------------------------传说中的分割线--------------------------------------

小刘老师
小刘老师:和人类一样,植物的一生也会遇到不测,再留神也难免不受伤害,一不小心就生病了。不一样的是,人遇到危险可以求助或逃避;植物却无法逃避,只能直面残酷的现实。从这一点上看,植物比我们承受得要多。当你觉得生活压力太大时,那么,想想植物吧,学习它们顽强面对任何挑战的精神,Just do it !

小刘老师专攻植物病理学。实际上,这门学科是人类在与植物病害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

历史上,植物病害曾带给人类很多灾难。例如,19世纪40年代,发生在爱尔兰的大饥荒,就是由于马铃薯晚疫病大流行造成的。那一次,100万人饿死,150万人逃荒海外,举世震惊。直到现在,它仍然让植物病理学家们不敢掉以轻心。

今天带给大家的,恰好是和植物病理学有关的新闻,“小麦杀手”有了克星了!

狙击小麦杀手的新品种终于诞生

原文 by Debora MacKenzie(导言:培育新的小麦抗性品种,来狙击横扫全球的破坏性真菌Ug99,这场赛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伴随全球性粮食危机的惨淡愁云,终于传来一丝好消息。本周,在墨西哥的克夫雷贡城,科学家们聚在一起,宣布培育出抗Ug99的小麦新品种。Ug99是威胁全球粮食供应的杆锈病菌的一种全新的生理小种。正在进行的比赛,就是赶在Ug99进一步传播前,把小麦装进世界的粮仓。

作为小麦的最严重病害之一,杆锈病在1960年代后不再是一个全球问题。那时,国际玉米与小麦改良中心(CIMMYT)的科学家把3个抗锈病基因导入高产小麦品种。提供人类20%能量来源的小麦,依赖这些基因对付锈病。可是,好景不长,锈病孢子突变了,对此免疫,并大量繁殖。Ug99真菌最早在1999年的乌干达发现(译者注:因此命名Ug99),2007年在东非爆发,并已传入伊朗,严重威胁南亚。

现在,CIMMYT主任Ravi Singh说,他们已经发现一个基因综合体,可以让有效对付Ug99真菌。

2008年,在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资助下,CIMMYT开始实施选育抗Ug99小麦的紧急项目。经过1年马不停蹄的国际育种协作,CIMMYT和国家实验室采用杂交方法选育出小麦新品种“国王鸟”,它携带新的基因综合体,整合适应不同地区的小麦高产品种,并曾在非洲的受感染地区鉴定其Ug99抗性。

研究者们也躲过了一场财政危机。盖茨的项目启动时,新科学家杂志曾报道美国政府准备停止对CIMMYT的必要资助。遭到广泛抗议后,美国从另一项预算中恢复了对CIMMYT的资助,并追加550万美元用于培育和生产抗Ug99的种子。

然而,仅仅拥有抗Ug99的小麦品种,是不够的。如果锈病侵染,人们就必须种植足够的抗病品种的种子,来补种大田。在美国资助下,CIMMYT终于有财力提供种子给Ug99传播通道上的孟加拉国、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国家。要给所有受威胁国家生产足够种子,得两三年工夫,因此,现在是一场跟时间、风力和孢子之间的赛跑。

-----------------------------------传说中的分割线------------------------------------------

韩晶晶:希望大家多关注新科导读,多提意见帮助我们改进
(连照片都没有啊,韩晶晶实在是太低调了,其实我是挺欣赏的。每次抢稿,翻译,保质准时,能力是没有问题。希望大家能喜欢他之前的作品,还有他的作风,哈哈。。。)下面是本期韩晶晶带来的新闻。

所有的恐龙都有羽毛?

原文 by Jeff Hecht 在中国新发现的有着原始丝状羽毛的恐龙化石,说明恐龙们共同的祖先是长着羽毛的。恐龙有羽毛很可能并非例外情况,而是个普遍现象。

自从1996年中华龙鸟(Sinosauropteryx)的发现震惊世界之后,人们找到的长有羽毛的恐龙都同样属于兽脚亚目,一种两足行走的肉食恐龙。这种恐龙是鸟类的祖先。而这次情况有所不同,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的尤海鲁和同事们在孔子天宇龙(Tianyulong confuciusi)的化石上找到了羽毛状的细丝。

天宇龙生活在距今1.4亿到1亿年前,是一种身长70厘米的植食性恐龙。天宇龙属于鸟臀目,这个目和其他恐龙,包括兽脚亚目是在2.2亿年前在进化的路程上分道扬镳的。两个进化分支都发现了羽毛,说明所有恐龙共同的祖先就有羽毛。而如果恐龙们的祖先有羽毛,很可能多数种类的恐龙都长有羽毛,虽然这种特征可能在大型恐龙身上消失了。

羽毛甚至可能推广到翼龙类,它们是在恐龙类出现前不久才和恐龙的祖先们在进化中分开的。而有些翼龙的化石的确有毛发的痕迹。

同现在鸟类拥有精巧枝状结构的羽毛相比,新发现化石的羽毛结构要简单得多,仅仅是中空的纤维。这类的羽毛现在还留存在是十二线天堂鸟的尾巴以及野生火鸡的“胡子”上。

----------------------------------------------------------------

Jess:(依旧没有本尊的照片,可是有他研究方向的照片,呵呵)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jess——北京保福寺在读研究僧(也就是中科院物理所),我的研究方向是表面物理,所以我这人注定是做表面工作的。虽说是表面工作,但也是很有趣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吧,下图能让你联想到什么东西啊

jess's research

你可能不会想到斐波纳契数列吧,在自组装的表面上有8个顺时针螺旋(A)和5个逆时针螺旋(B),在C图中的表面则有13个逆时针螺旋和21个顺时针螺旋,这和自然界中的仙人掌花头颇为相似(D)。或许在此基础上我们能设计出更新奇的花样。

所以科学是能够带给我们美的享受,表面更是享受美的第一步。我很愿意与大家起分享这份美,下面带来这一期的新科导读。。。。。

这个生命来自火星泥浆?

原文David Shiga 喷发到火星表面的泥浆中是否有生命呢?火星上的泥火山表明这是可能的,这将引起寻找火星微生物的新焦点。

火星上的甲烷气体是由深埋在地下几千米的微生物产生的,因为那里的温度使得液态的水存在。

就人类现在的技术来说,很难从火星如此深的地方取得样品。火星上的泥火山帮了我们,它将泥浆从深处带出,并形成一个中间有坑的小火山。从NASA的奥德赛号火星探测器的图像中Dorothy Oehler 和Carlton Allen在火星的北部平原发现几十个这样的小山。红外成像也显示这小山是由泥浆形成的。他们同时用光谱分析得出小山成分中含有氧化铁,而氧化铁是在有液态水的情况下才形成的。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Jack Farmer提出其它过程也能形成这样的沉积,如冰川退化。所以分析小山的粘土是很重要的。他说:“粘土有隔离有机分子的能力,像氨分子,蛋白质。  它们可以记录曾经可能生存过的有机体。”

-----------------------------------------------------------------------

易楠:我是易楠,北航材料学院2003级本科生,现在北航复合材料实验室读研。(易楠同学没有给出什么想说的话,大概更加低调。以上是我仅掌握的资料。不好意思了)下面是易楠本期带来的新闻:

音乐神童并非天生

原文 by Andy Coghlan 在音乐练习之前和之后对儿童进行脑部扫描,结果显示大脑中与音乐能力相关部位的变化仅与勤奋程度相关。

之前的研究显示,成年音乐家的大脑结构异于常人。但是,这种结果到底是天生的还是长期练习的结果还未论证。最新结果证实了练习是其中的关键因素。

哈佛医学院的Gottfried Schlaug说:“通过对比练习乐器的和没有练习乐器的儿童,我们发现了他们大脑发育差异。这是揭示该现象的第一篇文章。”

Schlaug小组的测试对象是未经音乐训练的6岁儿童,他们的性别也是均衡的并来自相似的社会阶层。从其中随机挑出15人接受每周一次的键盘训练并持续15个月,其他16人则没有。对于接受了训练的孩子,MRI扫描显示他们大脑中听觉区和运动区都有所扩大,这两者分别与听力和灵敏有关。这些孩子在与键盘技巧有关的灵巧手工和辨别旋律的测试中做的也更好。

在其他曾被认为与音乐能力相关的技巧上,例如算数,这两组没有表现出任何差异。Schlaug将继续观察他们,也许随着时间增长,他们会在更多看似与音乐距离很“远”的技巧上显现出差异。

英国Keele大学的John Sloboda说:“通过一个‘前后对比’设计,这项研究显示学习活动是必要的,同时也为大脑特性产生差异这一现象提供了充分的解释理由。”他本人就是勤奋早就天才观点的坚定支持者。他相信,如同肌肉,脑组织也可以通过“锻炼”得以改变。

----------------------------------------------------------------------------------------------------

结语自然是我小易和大家说两句了。

本期主要目的是让我们团队和大家见见面,偶尔也从幕后走到幕前来晒晒。让大家熟悉一下我们团队,和大家增加一下交流,希望你们继续支持我们。

(我真的感谢十三,鼓励我来成立一个Team,让我有机会Lead a team,感谢一直配合我的团员们,更主要的是感谢一直支持我们的读者们,谢谢你们) 激动了,好像得奖感言似的,算了,博君一笑吧,呵呵。。。。。。。

小易

0
为您推荐

12 Responses to “[新科学家导读] 刊号 2700 (Long time no see, pal)”

  1. siyuetian说道:

    沙发!

  2. Realko说道:

    呀~~第一个是学长~~好想也为松鼠会出点力呢

  3. 何草不黄说道:

    不错不错。呵呵。^_^加油加油。^_^

  4. sqybi说道:

    没有新科科举了...

    • 小易说道:

      不好意思,下期开始会继续的。本期主要是团队晒太阳。。。希望你不介意啊

  5. lin_sh说道:

    刚打开电脑就能看到这么多好文,感谢小易和小易的Team

  6. 救命的刀说道:

    咦,终于出现了~大赞~

  7. swhgoon说道:

    "大脑中与音乐能力相关部位的变化仅与勤奋程度相关"很鼓舞人的~:)

  8. [...] 加入新科学家小组的翻译团队应该是在姬十三提到小易正在组建一个翻译团队的时候,那时长期通过google浏览器到松鼠会潜水(至今依然潜着),于是便发了信给小易申请入队了。至今有存档的做了八期,从小易和团队的其他成员那儿都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谢大家! … 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12434.html [...]

  9. Marvin P说道:

    赞翻译团队!

  10. diesirae说道:

    跟着锈病过来,结果第一眼就把硕士松鼠看成硕大松鼠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