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在进化领域,如果你只能记住一个人,那他必定是达尔文;先来一道小测验:下面哪个才是达尔文真身呢?

希望你没有将赌注压在那个大胡子上,这位看上去最睿智的,恰是四位之中唯一非科学的“达”姓艺术家。

如果选的是A,那恭喜你已经离正确答案相当接近,他是达尔文如今的邻居——同住在西敏寺的牛顿。二位在地下可以平躺平坐地对话;但不同于科班出身的牛顿,达尔文从不曾入“学院派”之流:他从小鄙视课堂,长大以后没有正经职业——因为不管在心理还是在生活上都没这个需求,而最终还是照样享受了国葬待遇。

如果你看D相貌清秀便选择了他,我就没法帮你找到任何联系了,这位是喜欢玩弹簧、算微积分和看星星的惠更斯。

1.

关于达尔文的生平,请见刘念龙fujia的精彩八卦,在此不再赘述。有趣的是,年轻的达尔文似乎是一位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乘风破浪五载春秋,足迹遍及四大洲,行程之长可绕地球近一周;他晕过船,发过烧,见过光屁股的土著,吃过企鹅和灭绝前最后一批象龟,写过激荡人心的航海日志,收集过包括动物尸体和碎瓦片在内的各种破烂儿......然而“小猎犬号”探险竟成为告别之行,他24岁归来,此后一生没有跨过英吉利海峡半步。

这五年就像命运赐下的一顿饕餮盛宴,达尔文花费了一生时间来消化和品味,而他的后人,更是用了至少一百五十年来添油加醋、煎炒烹炸。

旅途归来,敏感而细腻的达尔文曾用富含语法错误的文字,给当年带他出航的船长写道:“我眼前常生动地重现旅途中见到的情景......这些记忆和我所获得的对自然的了解,即使给我2万块钱我也不换。”(我出3万!)

2.

文化讲“传承”;科学亦是如此。“什么书对您影响最大呢?”,这是名人访谈中一道永远有答案的保底题。

漫长而平静的旅途如果有至爱的书籍为伴,就极为美妙。那位令达尔文怀着深深谢意的船长给予达尔文的不仅有上文提到的“记忆”,还有一本刚刚上架的《地质学原理》,作者是地质学之父莱伊尔。本书奠定了“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在地质学中的地位。“均”并非指空间,而是针对时间而言,顾名思义——古时发生的地质变化今天仍在继续,因此可以“借今通古”(The present is the key to the past)。

《原理》的另一精髓是,微小的地质变化积少成多,逐渐成就大山大河;对于接触过进化论的我们来讲,不难明白当初达尔文如何将山河同物种作比:你可以想象远古鱼中微小的一撮爬上陆地、又一小撮钻进丛林、攀上树梢再下来,想象那些变化如何一点点出现、积累、并轻轻地试探自然界耐心的底线——好像地壳挤压万年,才形成众人瞩目的喜马拉雅。

另一本书却比达尔文本人还老十年,是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文集》。在资源无限的情况下,人口指数增长......打住,这显然是荒谬的。马尔萨斯给出的解释是:饥荒、疾病和战乱充当了人口之闸。

让我们钻进达尔文的脑子,把这一理论套用在生物上:一条鱼产下上万颗鱼卵,孵出的达到百的量级,如果这些小苗全能“长大成鱼”,今天的地球可能已经变成一颗泛着腥味的鱼丸子;幸好,能将性命保全到生育年纪的一般只有2个,这才维持了种群数量的稳定,从20000到2,自然筛选之严酷可想而知。小鱼之间,每两两不相像,有的幸运一点、机智一点,而且不易染病,就极有可能拔得头筹脱颖而出;如果它们再能将自己的运气、机智和健康传递给后代,长此以往就能本家繁盛,以致整个部落都充斥着当年为它们打下江山的特质。在此之后,环境每变化一轮,胜出的特质也随之而变,于是,生命不息,演化不止。

到此,过度生殖、自然选择、适应、演化几个因素集结完毕。你可能也已被我冗长的说教所催眠......快醒来!听一个最重要的倒霉蛋的八卦!

3.

提到拉马克,你恐怕会联想到一个可爱的故事:主人公长着大眼睛和短脖子;由于性格太过温顺,低处的叶子抢不过别人,只好用力抻着脖子够高儿;命运眷顾这位有恒心的谦谦女子,不断的使用使她获得了略微修长的脖子;又遗传给了下一代;世代反复,“短”颈鹿终于出落成“长”颈鹿!“获得”强调了一个个体在自己有生之年得到一个新性状,比如稍长的脖子;而手段,可能是“用进废退”,比如使劲伸长;组合起来,获得性遗传的意思是,个体获得的性状(也许通过反复使用)会传给下一代——这是我们通常学到的所谓“拉马克理论”。一个美丽的故事,使讲故事的人被扣上反面典型的帽子,作为达尔文的对立者被世代嘲笑——“用进废退?哈哈!获得性遗传?哈哈哈!”

事实上,达尔文不仅从未反驳过“获得性遗传”和“用进废退”,反而还在《物种起源》中用整整一章来猜测获得性遗传的机制(他俩为什么都没想到小长颈鹿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那个时候,遗传学还没有诞生,它的父亲孟德尔还正在教堂的房檐底下种豆子。

总而言之,获得性遗传解释的是“遗传”;而非我们所关心的“进化”。“拉马克的用进废退理论被达尔文的进化论收拾得一败涂地”——你恐怕能看出这句陈述的刻薄之处了。那么二人的分歧究竟在哪里呢?

拉马克认为,生物“感知”外界,并且为了适应环境而主动做出改进。听起来很滑稽吧,但在演化之路上,拉马克至少已经让上帝出局。而达尔文则把演化归结为自然选择,也就是说,生物自己能做的只是瞎打误撞地产生变化而已,不同个体撞到不同的变化,少数个体被自然界放行,于是变化保留下去。二人向世人宣布的并不是“演化”这一事实,而是各自为“演化”提出了一种解释。只不过,达尔文的解释——“自然选择”,被事实证明更动人一些。

既然提到拉马克,就干脆不嫌贫嘴地说一句,“拉马克主义”今日已咸鱼略作翻身。后天“获得”的性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可以遗传给后代。这个内容足可单开一章,就此打住。

4.

废话说尽,终于可以进入正题。题,名字,就让我们从“进化”这个名称说起。

今日许多中国进化学者谈及Evolution的翻译,总耿耿于心(详情在另一篇,写进化论真省事啊)。Evolve,“生命翻展开来”;原本并没有“进”“退”之内涵。

这似乎违背了常识。单细胞集合为多细胞,分工出现,中央神经系统形成......不管是眼睛所见,还是书本上的讲授,都告诉你地球上出现的生物越来越“高等”。由此推断,进化途中的万物应该都在等待人类的到来,我们也理所当然可以用“同人类进化距离的远近”来衡量物种“高等”与否。这究竟是一个事实,还是我们的愿望?

要做出回答,首先需要一个明确的衡量“进”的标准。拉马克说:“生命由简单到复杂。”好,就拿“复杂性”(complexity)开刀。肠胃里的寄生虫是一个明显的反例:它们选择生境,自然选择它们——终日栖居在暗无天日的肠道夹缝,于是一些没有视力和运动能力的个体昌盛下来,因为它们节省了制造眼睛和四肢的体力。同近亲相比,这些寄生虫似乎“退化”得又丑又迟钝。

然而就在你刚要点头承认生物也会退化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这些寄生虫竟有着异常发达的生殖系统、特化的口器,以及精密计谋的世代周期。寄生虫和近亲相比究竟是“进”了还是“退”了,变得难以说清,这无疑让故事更为复杂。

5.

进化论之高明,正是因为它不辨“进”“退”;自然选择的结果,非“强者生存”,而是“适者生存”。不同的物种有不同的环境,不同物种有不同的适应。根据达尔文的定义,如今在世上存在的都是“适者”。于是,挣扎于纷扰社会中的你,并不比下水道中的大肠杆菌更适应。

“适者生存”的论断固然贬低了你在你心中的地位,不过其美好结果也不言而喻:经过亿年的进化,水中仍然游着没上岸的鱼,树林里盘着没长翅膀的蛇,猫和狗还说着人类不懂的甜言蜜语,猴子也还在树上荡秋千不肯下地。

科学界有一个由来已久的难题:生物学是描述性的科学;许多人希望它能“完善”成为逻辑科学,像物理和数学一样。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可能。

举个例子,血液为什么会循环?生理学说:心脏有搏动和瓣膜;生化学说,因为体内有ATP(能量);神经生物学甚至告诉你:身体的反馈机制使得剧烈运动之后血液循环加快——怎样,还算逻辑吧。但如果用“适应”来解释,就会口味大变:为了更有效地向身体各部输送氧气和营养——这听起来简直像是一种超脱于物质性本身的目的论的思辨游戏。然而在生物学领域,这却是难以回避和极有意义的一个切入点。

你很难想象将这个切入点引入物理学。比如,大海为什么有波浪?因为万有引力。如果你说潮汐的存在是为了潮汐发电,就显然变成了只有DrYou才会出现的答案。

“适应”的观点,为解释现象提供了其它逻辑学科所不会有的另一个角度。不过,请注意,这个角度本身并没有将进化论同神创论区别开来(因为你同样可以说上帝为了......而设计了......)。好在科学还提供了“自然选择”。

6.

写达尔文的人流行用一句话:“自达尔文以来”。是的,达尔文的出现是划时代的,但它不是一个结局,却恰恰是开始。

如今的百科全书添加了补充说明:进化的动力有二(甚至多于二),一为“自然选择”,二是“遗传漂变”。且看第二点漂变,字里行间体现着一种不定性——如果你体会到这点就容易理解了。比如你的种族很小,你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优良性状,可惜天下姑娘太少,你找不到伴侣,于是优良性状委屈地遭受淘汰——甚至都没来得及被自然选择一下,亏死了;同时,你眼睁睁地看着几个比你龌龊的同族人建立了幸福家庭并传宗接代。用生物的语言讲,一个群体越小,发生这种“不公”的可能越大,结果是,优良性状未必能称霸,凑合的那些反而可能。“漂变”所造成的演化,是自然选择鞭长莫及的结果。

(但是你不用担心,Human population is considered very big...)

上世纪三十年代诞生了分子生物学,进化的视角也随之进入分子水平。传统自然选择“非黑即白”,一个个体,要么活要么死;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分子水平的基因发生突变,也许不反应在个体的身上,也许反应出来却被自然视而不见。自然会说:“鱼丸米线、鱼丸粗面长得一样,通吃!”这样,被传递下去的分子(基因)水平的变化,实际上比性状的变化多得多,而且谁遭到传递只能看谁在“漂变”中更走运。这就是日本人木村资生的“中性学说”(Neutral theory),它的诞生经过了几十年的铺垫和渊源,后继还被木村学生改成了“有点中性学说”(正规说法:近中性学说,Nearly neutral theory),用来涵盖那些米线比粗面略好一丁点的情形。为了将文章限制在不挨打的长度,且听未来分解......

“啊,快躲开,小行星飞来了!”嗖——砰!呼啦啦......上文说的一切都白搭了。这便是我要说的最后一条进化因素——大灾难。

当年的达尔文为了说明物种的演化,随手画出一些稀拉的枝杈,如今成为一个兼具艺术性和科学性的图腾,被印在衣服和杯子上(左);而新版的进化树,早已枝繁叶茂,虽然它的生长并不是自然选择独立滋养的结果,但不是也同样美丽么(右)?

7.

有一只松鼠名叫“恐龙”,他总是津津乐道一个自传体故事:几亿年前的一天,天上突然飞下一块大石头把他砸扁了;然后地壳断裂,他的身体恰好一半分到东、一半分到西;几亿年后,勘探队甲发现了东边一半,鉴定为“恐甲”,勘探队乙发现了西边一半,鉴定为“恐乙”;恐龙说:其实我明明叫“恐龙”。

恐龙同学的故事绝不是讽刺,学习考古和进化的人可能都能领会其中的那乐观的自我调侃,以及背后的美妙本质——进化学的讨论对象不只是某一条理论,更是证据的解读;你可能不常见到数学家对数据的诠释方法进行争论,但这却是进化学毫无例外的讨论焦点。

就拿达尔文最喜欢的“达尔文雀”(Darwin's finch)举例吧。不同于承载远古信息的化石,这是加拉帕戈斯群岛14种活生生的地雀。传说达尔文通过对这些近缘种的观察,总结出“适应”和“演化”的概念。想当初达尔文收集这些小雀的目的不是动物保护,更不是生物研习,而是因为那一阵子突然爱好打猎。当他回到英国老巢,将这些雀的尸体上交给鸟类专家时,达尔文还满以为小雀们彼此毫无牵连。想象一下,如果故事就此打住,如果鸟类专家的尸检报告没有确定这些小雀的近缘关系,也许,当年的人们还要再等一些时候才能挨到进化论的诞生。

进化的历程就像一幕黑夜,不管是化石,还是今天的活物,都如同一点细小光亮。进化学在做的,就是盯着这些间断的小光点,却想象出黑暗中那不可能见到的全局景象。今天,我们离想象出全局还相差很远,不仅如此,即使想象出的那些部分,解像度也极差——一个像素也许足有一亿年那么大。

8.

这个年代最著名的进化论科普作家当推古尔德和道金斯。尽管二位都坚决地举起进化论大旗,却有相当明确的分歧。

当年道金斯一定是用风趣的口吻和自信得一塌糊涂的语气说出:“自私的基因!”在他的书中,进化存在一个终极解释。高尚的利他行为、互助行为,猥琐的性骚扰和种族歧视......这些品性之存在,归根结底是因为基因自私地希望自己永垂不朽,这是它的本性。在道金斯看来,个体、种群甚至物种都会死去,只有基因是进化中唯一永恒存在的实体。正因为此,只有基因才是自然选择的众矢之的(而非个体、种群甚至物种)。

记得那个故事么:你的女友问你,如果她和你母亲同时面临坠崖的危险,而你只能救一个人,你如何选择?标准答案是:救母亲,然后和女友一起跳下去。这种好男人答案,你可千万不要和道金斯的粉丝说:因为当你跳下山崖的时候,已经让两个人的基因传递机会同时葬身谷底,你撼动了基因至高无上的地位。

道金斯的理论是非常智慧的,因为它能用一条“普适原理”将世界归纳,这一点让这个现实主义的世界非常欢喜。但在人群中流行,还并不等于被奉为真理:我们如今的性情禀赋来自远古环境对远古人类的选择,但是我们根本无法确知“自私”或“利他”真的是那时环境选择的结果;我们固然可以用“自私的基因”来解释那可耻的自恋和敌意,然而直到今天,我们毕竟还没有找到这些品性的基因基础。

穆勒说过:“在所有逃避考虑社会和道德对人类心灵影响的平庸方式中,最平庸的方式就是将行为和性状的多样性归咎于遗传天性的差异。”另一方面,当你想到:那些令我们引以为傲的人类美德原来都只源于基因的自私天性,一定也会感到不舒服。这些正是古尔德的顾虑。

这个人自称“悲观的右翼分子”;这个人相信,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科学所无力解释的;这个人强调我们除了动物性,还“具有丰富的行为潜力”;他推崇,我们“存在的本质就在于没有本质”。

宽容和理解使争论能够延续,这正是最令人高兴的地方。还是让我闭嘴,让古尔德说话:“我不能证实我的观点,正如我的同事不能证实他的观点一样。但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两种观点至少同样合理。”

0.

松鼠“孔雀”曾感慨说:“音乐论坛都在说门德尔松,科学论坛全是达尔文。”

达尔文的进化论无疑是现代生物学的根基,然而有趣的是,这个根基却正是生物学中争论最为激烈的问题之一:它研究的是不确定的证据、它希望重现的是不可重现的历史、它的单位是“亿年”、它靠的是想象但我们却太容易想象力泛滥。

达尔文说:“希望我的物种演化理论,即使十岁的孩子也能看懂。”

我想,屏幕对面的诸位恐怕都能至少说出和我一样多的看法。甚至参与争论。不管未来我们掌握了多少证据与手段,这些讨论都将继续下去。因为我们希望从进化论得到的,不仅是一个“世界如何走到今天”的解释;我们还要通过它的口,说出一个我们所构思的世界的样子。

在天堂的达尔文一定整日不停打喷嚏,并为此深深欣慰。

【此文源自桔子和鹿对话中的思考,谢谢你。谢谢刘念龙、fujia、孔雀和恐龙。不过本文基本上是个人看法,如有不同意见请不要怪罪非桔子的别人和松鼠会】

0
为您推荐

64 Responses to “想象中的进化论”

  1. 猛犸说道:

    还有沙发没?

    看完了才抢……

  2. Sheldon.Li说道:

    这题目太逗了

  3. 田不野说道:

    很有款款而谈的味道

  4. 何草不黄说道:

    自私的基因现在似乎有一些实验证据了。。^_^

  5. 四月说道:

    我在抓虾上看不到作者,猜是桔子写的..
    过来一看果然是桔子写的!!桔子我好爱你!!(不止因为你和我初恋的男生同名~)

  6. siyuetian说道:

    C不是达尔文吗?小时候还崇拜过他,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然老了也留那么一堆胡子,呵呵!

  7. siyuetian说道:

    想起来了,达芬奇~

    • 丁大眼说道:

      A,B,C,D分别是多纳泰罗、拉斐尔、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他们共同的老师是斯普林特老师。
      哈哈

  8. 南瓜说道:

    看了5,想到了最近理论物理那边由LHC激发的一系列科普---听完了发现(可能我理解错了,理论物理的别打我)现在对宇宙常数为什么是这个值的流行解释是:因为它是这个值,这好就成了这个宇宙了。我当时一听就想起了evolution,讲这个的科学家也提到了呢。

  9. 开到荼靡说道:

    “短颈鹿”肯定是慢慢变成“长颈鹿”的,这中间过程应该有“稍长颈鹿”“中长颈鹿”的吧,似乎从未发现中间过程的化石,请教一下。

    • Sailen说道:

      用进废退观点的缺陷就是忽略了突变,而且也不能解释双眼皮跟单眼皮生了个孩子是单眼皮之类的问题。

    • 胡楠说道:

      这个是有的,在中国挖出来的一般称作古麟,其实就是长颈鹿的祖先,他们的颈没有今天的长颈鹿那么长,但是相对其他偶蹄类还是很长的。

  10. 张撞鹿说道:

    我和桔子都比较喜欢古尔德的调调。

    不过我承认,虽然感情上我不接受道金斯的很多观点,而且现在他也没有获得绝对的证据支持,我还是认为,他有可能被证明是正确的。而桔子和我也得以保持我们现在的小私人情感,因为也有可能将来他被证明是错误的。

    这就是“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两种观点至少同样合理”的好处。

    • 丁大眼说道:

      ,“拉马克主义”今日已咸鱼略作翻身。后天“获得”的性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可以遗传给后代。这个内容足可单开一章,就此打住。
      -------------------------------------------------
      期待单开这一章~

      道金斯和古尔德之间也有不少八卦吧?
      八卦完达少,也该八一八道金斯了~

      • 丁大眼说道:

        我晕,怎么成回复帖了 |||

      • 恩,看那种理性的对话(俩人当然不会忽略彼此),很有意思。
        不过,话说道金斯还是fujia的老师。

        • 丁大眼说道:

          啊!
          道金斯和松鼠会才一度分离咩~

          强烈要求道金斯加入松鼠会!

        • c2blog说道:

          姐姐姐……听过两堂课就算是师生啦?

          那帮主不是有很多门徒啦?

          • 张撞鹿说道:

            可不光是“听过两堂课”的关系

          • cczer说道:

            松鼠会话中话定理。。。
            能不能写一本把蚂蚁恶心死的书呢?估计比《蜜糖体歌曲选》还要好卖。

        • Marvin P说道:

          ……强烈要求Fujia放出合照。

        • Fujia说道:

          。。。。同学们要低调。哪天被道老师知道我成天在这里讲他坏话,我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我不是嫡传弟子,跟道金斯混没前途的。
          Marvin我私下给你看照片。

      • winnie说道:

        同期待,最近这方面研究很火啊。

  11. 舞舞舞说道:

    好文!

  12. 星期五13说道:

    谁能够给两篇“获得性遗传”方面的文献看看?

  13. fwjmath说道:

    我说……物理是有目的的……参见“分析力学”……
    为什么苹果下落,卫星悬空?因为这种运动轨迹使作用量最小……

  14. Metaverse说道:

    用进废退怎么影响基因并遗传到下一代,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 根据中心法则,一般规律都是基因->蛋白,所以没有用进废退……我表达这个意思了?

      • Metaverse说道:

        那有没有反过来蛋白质->基因的可能……

        • cczer说道:

          广义上可以,只要基因表达的结果能够引发基因变异,要看脑袋的理解有多宽了。

          [人类]基因->蛋白->玩棉花糖->砰!->辐射->基因变异

          [老鼠]基因->蛋白->被人逮住发现可以这么用->嵌入人类基因->蛋白->老鼠身上罗纳尔多

    • Sailen说道:

      个人觉得应该不是对单体的影响,是对群体的筛选,也就是适者生存的道理

      • 自然选择的对象,是一个争论很多的问题。道金斯就说是“基因”,因为那是唯一实体;古尔德支持个体,其他人有支持种群、物种、群落……各有道理。

  15. swhgoon说道:

    进化树的图好漂亮~

  16. 梦里依稀有泪光说道:

    进化论是值得讨论,不过再怎么讨论,也是在拾古外国人牙慧。我更关心中华文明为什么没有达尔文这样的思想?我们号称5000年的文明有思想吗?这里貌似有思想的讨论真的有思想吗?

    • 我觉得之前的介绍达尔文生平、进化论的传播,涉及科学史;我写进化论内容,至少让我自己也能梳理一下最初的进化论究竟有哪些错误,是什么样的完善过程。这些都不是没有意义的。
      我在看材料的时候就觉得,好多内容我在大学的时候要是能这么个学法就好了。不知道现在进化是怎么教的,远远不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么几个字能涵盖的。

      • winnie说道:

        桔子和撞鹿总结的很好,很喜欢这一篇,尤其是题目,达尔文为我们探讨物种起源开了一个头,激辩和新的知识的积累使进化论不断发展,但很多进化论的论证用试验证明很困难,对进化论的证据,或者希望现在的试验能够证明,这方面桔子有何看法?

        • 我不是学进化的,而且不确定理解了你的问题。将来等龙漫远老师写了文章我们来转载吧。
          证据肯定是越来越精确的,这个我不怀疑,比如,原来古尔德说没有基因基础的同性恋,现在就找到了相关基因(当然不是说一个基因就能决定人的行为,但至少说明行为不光光是社会环境决定的);再有,达尔文的时代是描述性的,“variation”和“自然选择”完全是假说,同样的后果可以是上帝的手笔,而且他的学说一点也不解释涉及进化时间的问题,但是现在个体之间变化的基因能找出来了,突变频率都能估算了,有多少是中性突变,有多少是有意义突变,容易看出来。——这些都是证据完善,将来会更好吧。
          不过我也难以想象科学能完全还原进化过程,那些可以有多种解释的区域,就有很大发挥余地,有猜测和争论,就能一直很有趣。
          最后,进化虽然是生物学科,但是也依靠其它学科的证据。比如一个著名的案例:法国地质学家Jaques Depart二十几岁就在越南发现了三叶虫化石,结果同事都不信,说这些化石和欧洲的一样,肯定是他骗人把欧洲的化石拿出来,就把他逐出地质学会了,Depart最后登山的时候失足死掉,死的时候还是作为一个学术造假的典型。几十年后人们知道了板块漂移……还有,统计学、化学的发展也都能让进化的证据更可信,告诉更多信息。所以未来是不可预测的。 :)

    • 胡楠说道:

      唉,其实这个所谓5000年是很不确定的,能确定的只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17. cow说道:

    達芬奇也是發明家

  18. 木遥说道:

    数学家才不研究数据呢,研究数据的是统计学家。他们不但会对数据的诠释方法进行争论,而且这种争论是常态。。。

  19. SNOW LEE说道:

    我也以为是达芬奇!-_-
    顺便问下各位有没有人知道文中那个圆形分类图是用什么软件绘制的?

  20. 余兴镐说道:

    你的文章尝起来~~~~~~恩,味道不错,甜而不腻。

    所以很想认识厨师本人。

  21. 蛋糕说道:

    为什么音乐论坛都在说门德尔松

  22. hellion说道:

    写得很不错。
    感觉科普文章就要有这种风格。

  23. 科学探索说道:

    进化论续论之我见

    有人说,人要适应环境,那么,你们认为环境是什么。其实,环境就包括我们自己,我们也是环境的一部分,我们属于环境。所以,别人适应环境,就包括要适应我们,我们适应环境,也包括适应别人,因此,所谓适应环境,并没有把我们的主观能动性排除在外,我们也是别人要适应的一部分环境,我认为这是更加全面的进化论,就是把我们也看做环境的一部分,相互作用,我们并不完全被动,我们也是塑造环境的至关重要的环节。 并且,环境,在目前应该有更广阔的概念,就是并不只是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也包括在内,这是一个整体的大环境,适者生存,不适应社会环境的也会存在生存的困境。我是从一个整体的概念来说适应环境,所有人都要适应。所谓强者,就是最适应了环境的,我们所谓弱者,只是还没适应,还需要去适应。

    http://www.698wg.com/news/science/2011/0322/7.html

  24. 人生犹如初见说道:

    我有一个疑问,长颈鹿进化了,树为什么没有长的更高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