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Dr. You >> 问题 >> 文章

这周的故事要从Dr. Who号称“怕不辣”的新室友说起。。。。

Dr.Who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厨房帮忙切辣椒。刚开始还没事,切了一盘之后觉得手上火辣辣地痛起来。呜呜呜,赶紧冲凉水,急得跳脚的时候室友还在旁边火上浇油:“爪子了,爪子了,你吃不得海椒嗦,娃儿瓜兮兮的,砸过上手嘛” (翻译如下:怎么了,怎么了,你不能吃辣椒啊?傻小子,干嘛用手去抓啊。)

冲了半天的凉水,好容易才不那么痛了,手上还是红通通的。

吃饭,看电视,手不痛了~~

临睡前,开始摘隐形眼镜。。。。

一声惨叫,绕梁三日。。。。

下面是泪眼汪汪的Dr.Who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切辣椒会辣到手,切水果却不会甜到手或者酸到手?(from Robot)

小贴士:剥蒜也会辣到手。

小知识:根据美国国家地理的调查,世上最辣的辣椒是来自智利,号称“地狱之火”的指天椒。所有的辣不怕,不怕辣,怕不辣,统统拿下。

新来的同学,请继续阅读什么是Dr.YOU。查阅往期内容及优胜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栏目。

====================== 什么是Dr. YOU ==========================

我们都曾梦想过成为万事通,就像机器猫的口袋,能应付朋友提出的所有问题;我们也曾时不时冒出古怪问题,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未获解答,随着少年(或成年)梦想慢慢灭掉。

事实上,由于个体知识的局限,谁都不可能真正包治所有疑难杂症。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当我们汇聚在一起,真有可能无所不能。在这个栏目里,松鼠想和读者们一起来打造一位真正的问不倒先生,姑且叫他Dr. YOU吧,你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有机会成为他!

每周,我们会在这里提一个问题,如果你觉得能够解答,就给我们来信吧,在这一刻,你就是所有人眼里最牛XDr. YOU

规则说明:

1)别小看我们!这里绝不会出现人一共有几颗牙齿这样的简单知识型问题,不会有怎么样动心脏手术这样的专业问题, 也不会出现打呵欠会传染吗这样被解答过无数次的陈词滥调型问题,你也不要以为求助googlewiki甚至百度百科就可以获胜。每周,我们严阵以待,琢磨出最精怪最有趣的问题,来刁难Dr. YOU

2)你可以在主贴下尽情讨论。但是,只有当答案超过500并发送至DrYou@songshuhui.net你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优胜者。我们周一出题,周日晚十二点截止。收到的回答会即时公布出来,优胜者将在被公布的读者中产生。 你有一周的时间充分思考、寻找资料。脑筋动得快的同学,赶快给我们寄信哦,相似思路的以先到者为胜。如果你有从人家答案中找到新主意的天赋,也不妨集思广益之后一锤定音。总之,采取最适合自 己的策略来挑战大家吧!

松鼠小贴士: 如何把答案写得长?最好不要仅仅给出答案的核心部分,而应该将其中涉及的科学原理娓娓道来。你最好深入查找专业资料,将问题理解透,再用通俗有趣的语言表达出来(设想你面对的读者是完全的外行)。涉及原理之处可试试多用比喻。

3)我们将就每道问题评出一到两位优胜者,回答的顺序、文字的通畅以及长度都将被考虑到。他会被宣布成为本轮的Dr. YOU,松鼠会将对他进行一个简短的访问,在一周时间内,他是本博客的明星,这可是绝佳的宣传自己博客或网站的机会!

我们还将为他送上一份礼品,它可能是一件有趣的科学玩具,也可能是松鼠会制作的纪念品,也可能是科普杂志和书籍。除此之外,你还将获得直接进入论坛橡树大厅版块的机会。在申请成为正式松鼠时,这也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帮助。

松鼠小贴士: 我们无比鼓励看到一个问题的多角度解答,例如,回答人为什么有两个鼻孔时,您可以考虑动用建筑学知识……你也可以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来解答。所以,不要觉得某个问题与你的专业领域无关,或许你能给出出人意料的漂亮解答,让所有人都吃一惊!

4)答案将由当期责任编辑整理修饰,发表在平面媒体上。该文字版权归科学松鼠会所有。

往期内容,请点击松鼠会主页右边栏的Dr.YOU项目查阅详情。

===================== 偶是打酱油的分割线 ========================

奖品由以下单位支持
clip_image007科学美国人》创刊于1845年,163年来,它见证了世界科学每一次重大进步,全球20个版本同步传播,135位诺贝尔奖得主选择它传播科研成果和理念。
环球科学》获《科学美国人》独家授权,由各领域知名学者亲自执笔翻译,原汁原味传递《科学美国人》精髓,适合科研工作者、教师、管理者、公务员和所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科学爱好者阅读。

新发现SCIENCE&VIE》 是欧洲发行量及影响力最大的大众科学人文杂志,中文版以法国版为基础,在样式上保持和法国母版同样的水准,但是内容全面本土化,在选题上多提供和人类自身 生存密切相关的内容。以与人类自身生存密切相关的科学话题作为主打内容,文笔清新活泼有幽默感,亲和力强,介绍科普领域最新最全的潮流文化,直击全球科技 人文的新潮流,力求激发读者想象力。

0
为您推荐

93 Responses to “[Dr.YOU第二十二期] 辣椒辣手”

  1. Fujia说道:

    沙发

  2. twopersons说道:

    喜鹊~

  3. bqwj26说道:

      辣其实是一种疼痛,每个人对于辣的感觉都会有所不同,也就有了有人怕辣,又有人不怕辣。
      辣是五味(甜、酸、苦、辣、咸)中的一种,但是其实是化学物质(譬如辣椒素、姜酮、姜醇等)刺激细胞,在大脑中形成了类似于灼烧的微量刺激的感觉,不是由味蕾所感受到的味觉。所以其实不管是舌头还是身体的其他器官,只要有神经能感觉到的地方就能感受到辣

    • Sysci说道:

      四川邻省的遁过,ls是正解,辣不是味觉是触觉。另,那个“爪子了”似乎应该是“做啥子了”吧。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没听到过四川方言里有这么一句。求四川的筒子给正解。

      • Aiger说道:

        可以说成怎么了……
        “砸过上手嘛”
        咋个上手嘛……一般我们这样用……

      • 麟妖精说道:

        咱成都的就说爪子爪子爪子,哈哈

      • Metaverse说道:

        怪不得现在现在不喜欢吃辣了,原来是怕痛。。。想当年中学时代,一碗鱼蛋粉可是四五羹辣椒油下去,现在想起都心寒……能吃辣是不是舌头的痛觉神经被钝化了。。。

        • Justso说道:

          上学那时候饭菜没油水,放辣椒油,又辣又香,拌饭就能吃,都不用菜了。。。。所以,有时候想,辣椒和咸菜,真是穷人的宝贝啊

      • catbox说道:

        成都人说“爪子了”,重庆人说“啷个佬”,都是表达怎么了的意思哈~貌似跑题了= =|||

      • gxsheng说道:

        “爪子”是“做啥子”的连读。
        念快而连读的步骤:“做啥子”->“做哈子”->“爪子”.
        “爪子”还有一个意思是:“怎么了”。
        “瓜娃子你爪子了嘛,咋个愁眉苦脸的呐?”->“傻儿(这里表亲昵)你怎么了啊,为什么愁眉苦脸的呢?”

    • extrudire说道:

      嗯,这个应该是对的,
      身体感受到的辣应该是痛。手上可以感受痛就可以感受辣。

      也很能吃辣椒的小小的飘一下

    • Robot说道:

      那四川人比较不怕痛了?

      • Justso说道:

        说四川人能吃辣,湖南人要笑了,湖南人是最能吃辣椒的中国人咯,四川吃麻 -- 麻椒花椒。
        贵州人也很能吃辣,毛血旺就是贵州菜。

        怕疼和辣椒关系不大吧?吃多了,习惯了,也许就不怕了。另外,据说南方人吃辣的,要用油包一下,吞下肚,就不辣了,有南方来的同学吃火锅时候,不吃北方习惯的麻酱调料,就要麻油调料,麻油一裹吞下肚,再辣的东西嘴巴也尝不出了。

        • extrudire说道:

          毛血旺是贵州菜?我是贵州人咋不知道?
          不是有人说湖南人不怕辣,四川人辣不怕,贵州人怕不辣么。
          我就是怕不辣那种。

          • vivi说道:

            毛血旺是四川菜吧~~~最开始是棒棒们吃滴?

          • Justso说道:

            哈哈哈,wiki说是重庆菜,不过我听说是贵州名菜哦!

            毛血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毛血旺,又称冒血旺,是源于重庆磁器口,是重庆小吃。用猪血加些配料如鸭肠、泥鳅、火腿肠、午餐肉、鸭肚、猪心、豆芽等。传统的清汤口味是用罐煨,麻辣口味的用一般的锅。

            [编辑] 毛血旺来历

            明建文帝朱允炆在靖难之役时,逃到磁器口宝轮寺,住持吩咐和尚上街买些肉,但是肉已经卖光了,只剩下一些猪血。和尚只能将这些猪血和菜叶炖在一起,做成了毛血旺。[来源请求]

    • Newfish说道:

      楼主是重庆的所,bqwj26所说的化学物质确实是辣味的真实东东哈~下回莫恁个瓜了.

  4. 阳春面说道:

    辣椒中含有一种称为辣椒素的物质,能够刺激皮肤和舌头上感觉痛和热的区域,使大脑产生灼热疼痛的辛辣感觉。
    剥蒜能辣到手?说实在的,我真没辣过。
    “你是没遇到我,遇到我你早辣了”
    “我是真皮,而且厚”
    查了一下,大蒜里刺激的部分是蒜素,是大蒜遭到损坏后,原来的无臭成分蒜氨酸在蒜氨酸酶的作用下生成硫化物。是否和辣椒素的刺激原理一样?不清楚。

    • sunfield说道:

      查了一下,大蒜中的蒜素与芥末类中的allyl isothiocyanate有类似结构,都能活化感觉神经上的阳离子通道TRPA1, 导致痛觉。这个机制和辣椒素类似。
      05年PNAS上的文。

      不过,dr U 们似乎得把痛觉的神经生理学机制讲得深入浅出,这个伤脑筋...

      • Dr.Who说道:

        痛觉可以由很多因素导致,但是辣椒的刺激不需要说那么多啦~~

  5. BOBO说道:

    A:这个可以辣。
    B:这个真不辣。

  6. pitaka说道:

    冒个泡。。。

  7. 以whoyou为乐说道:

    前几天看《贫民富翁》里的情节:淘气的小伙伴把辣椒塞进了正在睡觉的小男孩的被档里.....

    • Dr.Who说道:

      当看到贫民富翁里面两个美国游客抱着被殴打的小孩,义正词严的说“现在是美国时刻了!”的时候,浑身汗毛一竖……

    • sunfield说道:

      我印象最深的的是某小孩掉到某个坑里的情景…太震撼了~
      @,@

  8. 小者说道:

    这个题一定要答,多么标准的四川乡音啊,所以我一定要答~~

  9. Justso说道:

    Justso:幺妹儿~~~ 上一碗油泼辣子,好伐?~~~

    Fujia:我占你的啥发,辣你滴孬壳!遥嘚??

    小姬:......路过

    姬十三:小姬,别走,松鼠会开通了收费科学聊天室,你是当家花旦,赶紧的,杨洁篪是我们第一个顾客~

    猛犸:还是我来吧,我非聊吐他们不可

    达文西:猛犸,你好像没看到我在哦

    • Justso说道:

      云无心:下次我把辣椒转基因桔子带来,嘿嘿嘿,让你们尝尝我在实验室作饭的功力!

      桔子帮小帮主:好啊,好啊,要那种不辣舌头,辣肠子的,我阴暗的想…… 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家族,不得已啊。其实我是爱你们的,小帮主泪奔出场.....

      小姬:(画外音)我们也爱你,桔子~~~,.....咳咳咳,这桔子好辣!!

      • Justso说道:

        (画外音)嘤咛的一声,猛犸被辣的语无伦次,眼泪都流下来了。

        有只松鼠嗖的一个箭步,窜到WC,关门…… 哎,真奇怪,有时候,辣椒辣手,有时候辣舌头,有时候,手和舌头都没事,肚子疼,要上厕所…… 请问亲爱的大忽悠们,这是为啥呢?

        小姬:(举手挥舞状)我要说我要说我要说!!

        姬十三:好,小姬发言!

        小姬:谁这么缺德,这半天还在厕所里不出来?赶快呀!

        • 小姬说道:

          其实。。。我可不怕辣。。。

          • Justso说道:

            有两句台词没放上去哦,怕小姬追杀,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大胆放出:

            小姬:(画外音)我们也爱你,桔子~~~,…..咳咳咳,这桔子好辣!!
            (小姬吃了个烂桔子!!)
            ……
            小姬:谁这么缺德,这半天还在厕所里不出来?赶快呀!
            (刚才喝水喝多了……)

        • Dr.Who说道:

          猛犸居然也会嘤咛……

  10. mstree说道:

    这真的是个有趣的网站,想了解下这些风趣的科学家都是怎么样子的人呢,呵呵,很好奇啊

  11. cgbird说道:

    赶不上发邮件的时间了。在这里随便说一下。

    关于辣椒素的知识其实不难找到。我凭借记忆说一下,这个玩意对味蕾产生刺激,然后让大脑以为收到伤害,于是散发一种用于镇定和安慰的物质(就好像我们突然受伤的那一瞬间,不会觉得很痛,之后才会痛起来一样),但是辣椒素并不是产生真正的伤害,于是就会让人觉得很爽。(其实让人爽的是大脑释放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不停说好辣好辣,一边停不住的继续想吃下去。

    此外,辣椒素不溶于水,只溶于酒精。所以被辣到后,喝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水只能冲洗。如果喝酒的话,被辣到的感觉就会少些了。(同时我个人觉得如果同时喝酒,对于肠胃的伤害是不是也会小些?)

    由于辣椒的这种刺激神经和皮肤的作用,所以皮肤接触辣椒后就会辣手(就好像无论什么地方被烫到都会痛一样)。

    但是这个问题提到这里就嘎然而止了好可惜。

    我想请有兴趣的大家再往多的想想,讨论一下另外一个展开的问题:

    为什么舌头被刺激了会觉得爽,而手被刺激了不会爽呢?!

    另外一个展开

    人最开始吃辣椒的时候也是很不爽的,慢慢吃多了后就会越来越爽,还越来越想吃。如果我们按照吃辣椒的频率,每天往手上抹辣椒,从少量开始抹,每天至少1-2次,慢慢增加,会不会导致用手抹辣椒甚至用针轻轻捅就能获得愉悦感?

    人类是不是有一种可能能够从轻微被虐待中通过激素释放获得愉悦?!

    有兴趣的讨论吧~

    • Justso说道:

      这是个很好的Dr. You文章方向哦!!~~赶快写一个~~

    • sunfield说道:

      辣椒素可以促进内啡肽释放, 引起欣快感。好像也因此辣椒素被用于镇痛。
      8过,吃辣椒和抹辣椒效果会不一样么?

    • Robot说道:

      还有好几天呢,快些吧。

    • maybeme说道:

      喜欢这个展开!
      我也凭记忆说两句。辣椒素可以刺激P物质的释放,后者会使人感到疼痛,所以辣椒会辣手(其实是一种疼痛感)。
      但很有趣的是,辣椒素是一种镇痛药,这个是为什么呢(请用小沈阳的语气)?原来辣椒素量足够的话,能刺激P物质释放完,这样就不痛了。
      一般我们切辣椒时辣椒所释放的辣椒素量是很少的,所以越切越辣手。

    • 879876002说道:

      我也爱吃辣,也会辣得吐舌头。但是我切菜的时候就不怕辣,好象从来没有被辣到手的时候。只要碰到其他的地方的皮肤,那也会辣得发红发烧。我自己也很奇怪。

  12. 沉香冷屑说道:

    只想说辣到手要拿醋泡或者白酒洗。。。惨痛的经历若干次以后才知道。

  13. 偷果果说道:

    “爪子了,爪子了,你吃不得海椒嗦,娃儿瓜兮兮的,砸过上手嘛”, 个人认为这样写比较容易理解,“咋子了,咋子了,你吃不得海椒嗦,娃儿瓜兮兮的,咋个上手嘛。”
    ~~~~正宗四川人哦~~~~~~
    每到夏季收获辣椒的时候,几乎每家每户都要买好多朝天椒和七星椒来做豆瓣酱或泡椒(注:当地最辣的),做之前要将辣椒上面的蒂剪掉,要处理堆成小山一样的辣椒啊,一不小心就落个Dr. Who的下场,最好的办法就是拿醋泡手,还是辣~~~~(>__<)~~~~ 我在家又是专门负责剁泡椒的童鞋···呜呜···
    所以,与其说是天生不怕辣,还不如说是习惯了·····
    ~~~~辛酸啊~~~~~~~~~

    • vivi说道:

      哈哈,湖南也有做剁椒的习惯,不过一般都要先抹一层油

  14. Alulu说道:

    跟TRPV离子通道有关吧,既可以受辣椒素刺激激活,又可受温度激活,所以我臆度,对于它来说,辣=热?手上会有PH感受器么。。

  15. songshusinamail说道:

    辣椒能辣到手,头一次听说。鄙人孤陋寡闻啊

  16. 以whoyou为乐说道:

    难怪英语里叫“hot”,是被烫后的疼的感觉呀。
    手上沾了辣椒后,也是轻度烫伤后的那种火辣辣的疼。
    据说用牛奶擦效果最好。
    剥蒜时,如果手指甲缝里嵌入了蒜渣,会辣得疼的。

  17. 蛋蛋王后说道:

    那么,为什么洋葱只辣眼睛……
    还是我做饭实在太少……

  18. 思无邪说道:

    辣的感觉是“热”+“痛” 对应的感受器并非味蕾 而是全身皮肤都具有的热和痛觉感受器 所以 身体各部位都会产生辣的感觉

    • Justso说道:

      嗯,的确“热”!不过会不会是皮下血管扩张带来的热的感觉呢?

      • 巴巴拉拉说道:

        辣椒的作用真的有关“热”,但是不直接。
        怎么说好一点呢,让我想想。。。

        冻疮
        (本来应该出一期说冻疮的,我先抢了啊)

        以前手脚老起冻疮,这东西最大的麻烦不是痛,而是天暖自愈的时候钻心的痒,有冻疮史的人应该一听说就抓狂,不是拼命搓就是宁可让它冷着。
        我也生过冻疮,小时候流行的一种疗法是涂凡士林油膏。
        这个东西其实就一石油成份,粘乎乎的很讨厌,而且根本不算药,只是导热性能差,覆盖在皮肤上,作为隔热层。
        所以涂在冻疮上之后,血管带来的热量散失比较少了,聚集在皮肤下面,觉得挺暖的。但是冻伤的组织在合适温度下开始修复,附带刺激作用,让人觉得痒,如果去挠,又刺激痛觉神经,人就痒痛交加非常难受。特别是晚上睡觉时,或者晒太阳时、剧烈运动时,血液循环和保温作用让冻伤组织升温,开始痒起来了!!!!!!!!!!!!!!!!!!!!!!!!!!!!!!!!!!!!!!!!!!!
        为什么用这么多感叹号,会有冻疮高人泪流满面地告诉你。
        怎么办呢?只好痛并快乐地搓它,或者冷却它。
        冷却的时候组织无法修复,但是不痒,所以很多人愿意冻着也不愿涂凡士林。

        另一个流行疗法是烤萝卜或者姜来擦它,有按摩改善血循环的作用,也有升温的作用,但是照样痒,用姜还有辛辣物质增强血循环的作用,也痒。
        扯这么远,各位看官,出现一种辛辣物质了,就是姜的成份,也会产生皮肤热辣的感觉,只是比辣椒的功力弱些。
        我痒得不行,不愿用这些办法,就冒险(真的冒险,所以犹豫很久不敢推荐,严正声明只作历史介绍,不附带任何推荐,自愿模仿者一切后果自己把握和承担)用辣椒来试验,不愧是大无谓的科学献身精神啊,嘎嘎(自己鼓掌!其实是病急乱投医,嘿嘿)
        如果剂量控制得非常非常非常准确的话,先温水洗干净冻疮部位,除去影响渗透的油脂,而且让血循环改善,这痒来得飞快,所以动作应该麻利点。
        然后,如果冻和干得皮肤已经破了,那就赶紧退出实验吧,不然刺激得太痛苦了。
        如果皮肤没破,不管下面是否已经坏死了,还是可以继续的。
        用大威力的辣椒煮一杯浓汤,比如三两水煮一两指天椒,仅仅看着都会让人害怕。
        用棉签蘸那火海之水,涂冻疮和附近的皮肤,让辛辣物质积累和渗透。
        这个操作的技术性极高,高到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把握,因为涂上去的有效剂量跟过头剂量差别太小了,很难摸索出一个量化的评定标准。但可以肯定规律是少了没有用,一定要让辛辣物质储存丰富,不断渗透进去,又不至于渗透太猛了,否则刺激程度超过忍耐极限。
        涂吧,从经验看,一感觉出有东西渗到皮肤下面,奇怪地热起来了,这就到了决断时刻,不能太拖延,参考辣椒水的浓度和冻伤面积的关系(可怕的定量难关),及时停止加料,不洗,擦干而已,保证辣的东西留在皮肤上;但是又或者,实际辣椒水太浓,涂得太久,留下的太多了(又一个定量难关,一般要等最后结果出来了才知道是否太多),就“适当”地洗一下,去除过量物质(洗得太多又无效了,难也),再擦干。
        这时候冻疮皮肤散发着可怕的辣椒气味,需要小心不弄到嘴巴眼睛。
        然后是“合理”地控制皮肤湿润程度,越湿润辛辣物质渗透越快,一旦过头,需要吹点西北风来救命了。
        如果一切不可能完成的控制任务都完成了,效果却是极其美妙。
        冻伤部位暴露在寒冷空气中(原来就是这个环境造成冻伤的),却很温暖,或者是可以接受的“发热发烫”,实际温度却没有明星的升高(用手摸的),后来发现有用辣椒成份代替麝香的,应该说明这种辛辣物质可以增强血循环,可能间接造成局部组织升温吧。
        更奇怪的是同时把涂过辣椒水的皮肤和没涂的放在一个环境中,皮肤变冷的话感觉相同,而皮肤会升温的话,涂过的会感觉更热。所以本来把手插进裤兜或者被子只是“有点暖”而已,涂过辣椒水的手一伸进去,很快发现“非常热”,马上用手摸这个感觉异常的部位,发现温度根本不离谱。
        所以辛辣物质可能有选择性的升温感觉放大作用,不知道是对温度感受器有什么影响。不管如何,至少可以让人得到很舒服的幻觉,不热的地方也变得很“热”,过去用嘴呵气只觉得很不够意思地稍微暖和,这时候却觉得象喷出一团火地非常爽,但是真正泡到温度合适的热水里就惨了——感觉就象可以烫得死猪也跳起来的滚水,所以前面涂得太多的话“热”的放大倍数太高了,就只要是“热”都烫到变成“痛”。好险辛辣物质消耗后放大倍数不断降低,可以退出幻觉,当时实在难受也可以泡泡冷水、吹吹寒风,只要是负温差,都能消除刺激,不过。。。这时候可以发现血循环确实能够带来热量,可能也让“热”的刺激超标的,只要有温差,不管是内外之差还是内浅和内深之差,痛苦!!!!
        可怕的说完了,到最奇怪的好处。辣椒水只要涂得够量,冻伤部位就经常“觉得热、觉得有点过分的舒服的烫”,尤其是“烫”的时候,可以保证根本不痒,而且有很明显的让冻伤组织恢复的效果(不敢说成药的疗效,需要严格证明,这里只说自己的经验),可以让人不碰到痊愈期间太痒的障碍,为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可以不痒,但是涂得太少不行。
        我向人介绍过这个情况,也偶然发现别人说这样用可以治冻疮(没说可以防止发痒),但是没有真正的辣椒式冻疮药出现,可能是剂量难控制吧。谁能设法解决辣椒素的释放速度问题,应该就能安全使用了。

  19. cppapp说道:

    报告!切水果也会酸到手的……只要连续不断切一天,手真的好酸啊……

  20. gudi说道:

    我很想知道剥芋头皮的时候,手会痒,又是因为什么呢?过敏?

    • Justso说道:

      小时候读《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就有,据说是一种芋头含有的皂甙,会引起皮肤瘙痒。这个皂甙怕高温,用火烤一下就不会痒了。

  21. lachie说道:

    老妈切过辣椒后洗手,经常看到手指尖通红通红的,原来还痛啊??好难过……
    题外话:那几句成都话笑死我了……够亲切

  22. 大凡说道:

    鉴于“辣”的感觉和针刺的感觉很像,大凡作如下猜测:

    1.可能是某种物质(不妨设为分子X,来自各种辣椒)硬是要往皮肤里面“钻”,而皮肤警告X没有通行证,双方的交涉从来没有停止,但X没有被阻止,部分勇士强行入侵,疼痛感随即产生;

    2.一般等到冲洗那可怜的手儿的时候已经晚了,是因为疼痛感的程度和入侵成功的X数目、和一个人的坚强程度成正相关。

    3.疼痛感的消退和用来冲洗红通通手的水没有任何联系,但涂抹其它物质也许会使疼痛感轻奏效;

    4.关于小手的颜色;一般是红色,红通通的小手的红色程度和贫血的程度有关;

    给1.2.3.4.的注释:
    1.“钻”:其动力来源可能需要参阅自自组织现象的发生原理;动力也许是出于其它原因);
    2.关于用冷水和热水冲洗手指的后果:借助前者效果会比后者好,因为热胀冷缩,在热水的帮助下,残余X群入侵会更容易。
    3.故作坚强者可以不作任何涂抹;愿意涂抹者请先洗手,涂抹些什么呢?请请教专业医师;
    4.脏手的颜色可以先用冷水洗净后来验证,是否验证是否洗手都需要事先征得受害者同意。

    关于X的解释:
    找几个手做个对比实验即可;验证此推测可以用脚再做一次对比实验。实验步骤(略)。

  23. 丝茉茉说道:

    切辣椒后,用一点食醋搓手,就不辣手了。辣椒中产生辣的物质叫辣碱,而醋为酸性,可以中和辣碱带来的不适感觉。

  24. agct说道:

    因为偶从小成长在几乎滴辣不沾的江南水乡,对于切辣椒会辣手的事情偶一点经验也没有,以至于第一次对这个问题产生兴趣是在研究生一次课堂上,老师说感受辣的受体蛋白已经被找到,而且发现这种受体对热的刺激也会有反应,立刻我脑中闪光,终于把我bf超级怕辣的同时超级怕烫的原因联系起来了,第一次对不是偶专业领域的科学问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回去立刻找到bf,逼着他述说吃辣和碰热水以后痛感是否相同,差点就要给他灌辣椒了。。。,于是今天看到这个问题,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但还是觉得很好玩,那么就拿我自己不全面的知识给大家尝试着解释一下吧。

    首先为什么辣椒会辣手而水果不会甜手
    辣椒产生辣味和水果的甜味不完全相同的,这里必须要解释“受体”这一个概念。受体在细胞生物学中是一个很泛的概念,意指任何能够同激素、神经递质、药物或细胞内的信号分子结合并能引起细胞功能变化的生物大分子。俗话说一点其实细胞里面存在着大量的通讯,这些通讯掌管着生命的许多过程和行为。配体就相当于信号,受体就相当于接收器,这个接收器的天线分布在哪里就决定了哪里的细胞会产生下面触发的一系列反应。说回到辣椒和水果,辣椒的信号叫辣椒素,而水果的信号是糖,接收辣椒素的受体叫VR1,广泛分布于背根神经节、三叉神经节和迷走神经节中的中等和小型神经元上,这就不局限在舌头而是在全身都有分布了。而感受糖的甜味受体TIR2,3主要分布在舌头味蕾细胞中,所以为什么水果不会甜手而辣椒会辣手了。多说一句,如果通过转基因等一些操作将受体蛋白的基因敲除的话,很可能有再多的信号也不会被感受到了,据说将TIR2,3敲除的小鼠就活在“无甜”的世界里。

    其次,辣椒是如何辣手的呢。
    当辣椒素接触到VR1后,VR1就开始忙碌了,他激活了与其直接偶联的膜离子通道。这是一个相对非特异性的阳离子通道。通道大家就可以理解为接到暗号以后的守卫把城门打开了,然后运粮食的进来,派兵打仗的也出去了。通道开放后主要是钙离子(也有钠离子)进入细胞内,钾离子出细胞,一些氯离子也相应进入细胞内平衡电荷。VR1激活后引起的细胞内钙浓度升高的幅度和速度相似,但钙离子恢复到静息时的水平却要慢得多,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快就会辣,而要辣的感觉消失却往往需要几十分钟的原因吧。然后钙的升高会引起神经元及其纤维释放神经肽,如:P物质、神经激肽A、降钙素基因相关肽、血管活性肠肽和兴奋性氨基酸,如谷氨酸、天门冬氨酸,反正就是又一堆信号啦,再下去就是神经系统的事情了,偶就不现学现卖了。。。

    再次,为什么怕辣也会怕热呢,不过这个是我自己臆断的。
    VR1是一种多型信号探测器及多种疼痛刺激的整合器,也就是说他是个花心的汉子,他可以和氢离子、大于43℃的热度,酸(pH≤5.9)来点暧昧,产生点火花。因此有人认为VR1是化学、物理性刺激致痛的分子综合体。也有实验结果不支持这一假说。这些刺激可在在体时共同调节VR1的活性,目前尚不清楚VR1是如何探测或整合这些不同的刺激。不过我觉得如果有些人的受体特别灵敏的话,那么也许他会很怕辣的同时也很怕烫吧,呵呵。

    最后说说,辣椒素为什么还能用来治疗疼痛呢。
    VR1分布的神经元与痛觉的传递关系紧密,敲除掉VR1的小鼠确实不怕辣了,对温度也不敏感了,但是初级感觉神经细胞对伤害刺激引发的反应严重削弱了,这说明VR1及其内源性配体可能从外周到中枢的多个水平上参与急性病理性疼痛的产生过程。那么人们又是如何利用它的呢,通俗点说就是让神经痛着痛着痛到一定程度了就没感觉了,就不会痛了。也许就和“狼来了的故事”有点像,首先初始小剂量给药,小破孩第一次喊了“狼来了”,发现引来了大家的强烈响应,然后连续给药的过程就是他没事就喊“狼来了”,于是上当了几次以后人们就开始不信任这个信息了。这个过程中神经元变得迟钝,对辣椒素及其他一些伤害性致痛刺激元反应性,即产生脱敏作用。最后当狼真的来了的时候,再喊“狼来了”也没有用了。目前辣椒素制成的霜剂表面涂抹治疗皮肤疼痛、搔痒,如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糖尿病性神经痛、三叉神经痛等,疗效乐观

    agct写于实验室忙碌间隙中。

    • sunfield说道:

      赞这个!
      终于看到“受体”这个概念了!

    • 有的有的说道:

      好!(拍手)
      多来些专业打手就爽了,从感性到理性什么话头都听到,舒服

    • conty2002说道:

      但是我超级怕烫,不能接受喝开水(当然实际只可能六七十度?),只能喝所谓的温水;却不怕辣,怎样辣都不怕,常吃武汉久久鸭的鸭脖子站那么辣的辣椒油,那叫一个爽!二者没啥必然联系吧。

  25. 大动脉们说道:

    pai pai

  26. sonica3说道:

    要是吃辣椒被呛到了怎么办啊

  27. [...] 综合三位评委的评审结果,Dr.YOU第二十二期辣椒辣手优胜者为杨熙。优胜者身世稍后为您揭露。 [...]

  28. [...] [第24期问题] 什么声音让你受不了? [最新读者来信] 毛骨悚然的那一声 [第21期优胜者] 儒客小子 [...]

  29. [...] 第二十六期问题:为什么家具下面的灰尘是絮状的?(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0. [...] 第二十四期问题:什么声音让你受不了?(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1. [...] 第二十五期问题:来自隐身人的挑战(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2. [...] 第二十三期问题:字为什么变陌生了?(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3. [...] 第二十二期问题:辣椒辣手(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4. [...] 第二十四期问题:什么声音让你受不了?(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35. [...] 第二十四期问题:什么声音让你受不了?(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