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和历史相比,现代人的一生被分成了三段30年。一个三十年的主题是教育,第二个三十年的主题是工作,第三个三十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们的挑战,是设计和建造出这个我们不曾拥有的第三阶段。”

——Linda Fried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健康学院院长

有研究显示,孩子的姥姥和爸爸比起来,更能提高儿童的存活率。 在非洲国家甘比亚进行的一个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姥姥的存在将学步儿的死亡降低了一半,但是爹的存在,则无!关!紧!要!

把镜头切换到我们的生活中,无论是国内还是美国,祖母们依然在孙子辈的成长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但是,对于这个在很多家庭中参与育儿远甚于父亲,与母亲不相上下,甚至比妈妈投入还多的老人,我们有多了解呢?

我们日常接触的媒体上关于奶奶/外婆的信息来源不外乎以下几种:

  • 妈妈群和身边朋友三天两头对长辈的吐槽
  • 影视作品里不断强化的恶婆婆和有毒的原生家庭形象
  • 公众号文章里对婆媳矛盾,隔代育儿的控诉
  • 隔靴搔痒的教我们和长辈的“沟通技巧”

所有这些外界给我们传递的信息,都推动我们对生活中重要的养育者和亲人塑造了非常单薄,平面的刻板印象。而我们的社会,对 “老人“ 这个群体经历,思想,情感的丰富性,概括的粗糙又潦草。

今天分享的一本书,就是美国著名新闻记者和主播Lesley Stahl的Becoming Grandma: The Joys and Science of the New Grandparenting,《成为祖母:新一代祖母的喜悦和科学》。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1

Lesley Stahl今年77岁,她的职业生涯的大部分,都在CBS News做记者,从1991年起,她就在著名的新闻调查节目“60分钟”里做报道。她曾因报道水门事件而名气大增,并在卡特,里根,老布什三届总统任期内担任CBS的白宫通讯记者。真正是一个在美国家喻户晓的集美貌于智慧于一身的女性。

这本书是在她的女儿Taylor生下第一个女儿Jordan之后写的。Lesley既写了很多个人的情感体验,也进行了大量采访和调查,从而发出了姥姥奶奶这个群体的声音。而读这本书也确实让我穿进了新鞋子,带上了新眼镜,看到了一个原来不曾了解的世界。

“人生第一次,在认识一个人之前就已经爱上了她”

多个问卷调查显示,大约3/4的祖父母表示当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人生最重要, 也是享受最大满足感的事,没有之一。很多老人甚至觉得和孙辈在一起甚至比旅游或挣钱还要重要。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本能又自然的情感,爹妈们那么渴望我们生孩子。逼生当然不对,但催生背后的心理需求却是合理的。

科学家也证明,当一个奶奶抱着自己的孙子,她的大脑和母亲一样,会分泌产生连接的催产素。所以从生物学上来说,祖母们对自己的孙辈真的是一往情深。

Lesley说,和孙辈在一起,祖父母的主要角色是玩伴,她们最喜欢看到孩子的笑脸,根本想不起来批评这个怎么看都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天使。而妈妈则多少要扮演的都是女警察的角色,顶着一双监督管理的眼镜,永远在说这个不能做,那个必须做。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2

人类历史上,也就是到了最近的一个世纪,祖母们才离子女远了,原来的姥姥们都是住在自己的孩子附近,大量参与带娃工作的。人类学家著名的“祖母理论”,说的就是姥姥奶奶们因为需要帮忙养娃,所以在绝经之后还能有很多年生命。这样的物种在自然界中是很罕见的,因为大部分动物妈妈生完崽子,繁衍后代的天职也就完成了。但人类,只有靠姥姥带娃,爹爹才可以继续出门捕食,妈妈才能快速投入下一次生产,共同达到繁衍和养育尽可能多后代的大和谐。

这就美国总统也不例外。奥巴马的丈母娘,米歇尔的妈妈Marian Robinson,也曾在白宫照顾两个孙女儿,亲自开车送两个小姑娘上学,特工则跟在另一辆车上。这位第一外婆,负责在自己忙碌的女儿女婿坐着空军一号出访的时候陪外孙女儿写作业,管理她们用Ipad的时间,给她们做晚饭,洗澡,也在睡前给她们盖上被子,给一个晚安的亲吻。 她的积极参与,让这对二胎家庭中忙碌的双职工父母腾出时间精力,为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孩子操心。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3

当年的铁娘子,今天的柔情祖母

当然,尽管很多老人参与了照顾孙辈,但并不是所有老人都有享受这个任务。有意思的是,根据作者的观察,那些在当了奶奶和姥姥之后热衷于和孙辈呆在一起的,更多的是曾经的职业妇女。这种投入和享受和迸发出的柔情,新鲜的让她们自己都吓了一跳,需要重新认识自己。

相反,当了一辈子居家主妇的,反而对继续照顾孙子兴趣不高。这也很好理解,辛苦了一辈子,照顾了别人一辈子,老来终于可以自我一些了,为什么不呢?

Leslay给出了她对这个现象的理解。作为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人,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代的职业女性,年轻时好不容易有了和男人们同台竞争,追求个人价值的机会,很多女性都投身职场,生完孩子没多久就去上班了。比如Lesley当年就一边在华盛顿采访,一边通过电话听在纽约的丈夫给她汇报女儿的病情。

上图:当年英姿飒爽的Lesley。

上图:当年英姿飒爽的Lesley。

也因为当年追求事业而没有全情投入体验母亲角色,到了当祖母的时候,她们既想弥补上这个遗憾,享受和幼小生命在一起的时光,也有健康和经济实力去实现对子女的支持和对孙辈的照顾。

“宁愿咬自己的舌头,也要把话吞下去。”

Lesley的书不只写了当祖母的喜悦,她同样袒露了当祖母的难。正如我们第一次当父母一样,她们也是第一次当爷爷奶奶,会兴奋,喜悦,也会慌张,不知所措。和理直气壮的放手去爱,去管教自己的孩子不一样,如何把充沛的情感表达的让孩子的爹妈,也就是他们的孩子,觉得适度,得当,对她们也是全新的挑战。

如果说当父母有满货架的育儿书和专家课可以教我们,那么对于怎么当奶奶和婆婆,则没有老师,没有指南,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

而她们也多么希望得到我们的认可,和我们和平共处,共享天伦。Lesley甚至说很多祖母心里有一份恐惧,生怕哪里没有做对,被孩子嫌弃,继而被剥夺了时常可以靠近孙子孙女的机会。很多这样的老人会觉得悲伤,甚至有羞耻感。因为“自己是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才会连见孙子孙女都不能见”。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5

她们在关系中变得被动,谨言慎行,有再大的意见,也得左思右想以后再说。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孩子的手上握着一张新牌,那就是拒绝我们靠近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在乎的东西的权力。”“我们得遵照他们的规则来做事,说话。最重要的原则是: 按他们的办法做,不要评论,宁愿咬自己的舌头,也要把话吞下去”。同样是著名记者的Ellen Goodman就告诉Lesley:“我几乎从不张嘴评判,张开的,只有我的钱包。”

Lesley用了一个说法,她说很多姥姥奶奶们在帮子女带孩子的时候,感觉是踩在蛋壳上走路。她们用自己的小心翼翼谨言慎行,来换取更多和孙辈相处的快乐。

另一方面,因为双方家庭拥有的资源不同,姥姥奶奶们提供支持的方式常常不一样。比如一家人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持,而另一家人则会付出更多的时间和体力去照顾,但这样的差异有时会给双方老人都带来愧疚感,觉得自己没能提供对方所能提供的。

隔代养娃是宇宙难题

婆媳矛盾是跨越国界的存在。著名的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说过 :“我所有的研究对象,从城市到荒野,至少有一半人宁愿她们和自己的婆婆/丈母娘之间隔着一片丛林”。

而这其中,流传的更多的是婆婆和媳妇儿的对抗。从古代传说到当代文艺作品,形形色色的恶婆婆层出不穷,花式虐媳。心理学家Mary Foote的病人中既有媳妇儿也有婆婆,她认为尽管每个案例都有特别之处,但是问题常常始于婆婆期待自己的家庭传统和观念可以在儿子的小家庭中得以延续。当这个期待遇到阻碍时,事情就会开始棘手了。

婆媳矛盾盛世大剧《双面胶》!

婆媳矛盾盛世大剧《双面胶》!

Leslie 还特地提到了中国的婆媳矛盾。在很多国产影视作品中,可怜的媳妇儿一旦过门,就会和婆婆住在一个屋檐下,这辈子逃不开伺候丈夫和婆婆一家的命运。而现代社会中,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职场妈妈的增多,权力结构也会发生变化。当媳妇当了妈,就会期待婆婆上门帮忙照顾孩子,成为那个主要照顾孩子的劳动力。这时候,隔代育儿的矛盾就要开始上演了。

而育儿方法的风潮和时尚一样三天两头在变,昨天打孩子,喂奶粉还是标配,今天亲密育儿,母乳亲喂又成了社会范式。Lesley提到她一个朋友的儿子娶了越南老婆。丈母娘来带孩子。孩子一哭,无论何时何地,老太太一定会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催着女儿赶快喂奶,因为在她眼中,婴儿只要哭了,一定是饿了。而孩子的妈妈,也就是她的女儿,却坚持三四小时一次规律喂养。

当她的美国女婿把孩子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时,老太太则惊恐万分的求他把孩子放下来,因为“六个月以内小孩竖着放对他们的骨头不好”。而且她还拒绝给孩子用尿布,早早就开始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给孩子把尿。怎么样,越南姥姥的养娃方式听起来是不是很亲切?

尽管这些差异让年轻父母头疼,但是随着双方都做出让步,他们依然觉得岳母的到来是她们最大的救星。毕竟,“我们信任她,她是爱孙子的 ”。爱和信任,是无价的。最终,姥姥心满意足,孙子感受到了爱和关注,父母们也得以一段时间的踏实宁静。

换个角度来看,隔代养育有冲突才天经地义,若是没有矛盾,那基本是长辈做出了努力。如果你家的情况属于前者,那是理应出现的状况,大家一起想办法去解决。如果是后者,那我们就应该看见,也感谢老人的智慧和付出。

生命的第五要素:目的感

Lesley说她曾经以为人的生命有四个基本需求:食物,氧气,爱和友情。但现在她知道还有第五样:那就是目的/意义感。于是,她讲了Hope Meadows的故事。

Hope Meadows是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儿童发展系教授Brenda Krause在1994年发起的支持寄养家庭跨代际社区的项目。Krause教授将一个曾经的军事基地翻新,重建成了一个跨代际社区。这个社区的居民主要是有被抛弃或虐待经历的孩子,他们的寄养父母,和老人。人们说养育孩子需要一个村庄,Hope Meadows就被建成了这样的村庄。在这个社区里,来自不同种族和社会阶层背景老人,孩子,寄养父母相互支持,彼此依赖。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7

这些老人,曾经过着没有目的和活力的日子,整日坐在电视前面电视,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等待生命嘎然而止那一刻的来临。 而这些孩子的到来,让他们重新忙碌,充实了起来,他们和孩子一起打球,种花,辅导功课,每天的生活都有了节奏和意义。

而这些曾经背负创伤的少年,也收获了老人们的耐心,温情,和关爱。 在一段段稳定和温暖的关系中得到疗愈,成长为一个个有理想也懂得爱的年轻人。 那些缺乏经验和帮手的寄养父母,也从老年人身上学到经验,得到协助,更好的履行养育的责任。

xiaole-grandparent-parenting-8

年轻人总在得到,一切都是新鲜的。 中年人如我们,一边在得到,却也已经开始尝到失去的滋味。而老年人,每天需要面对和接受的命题就是失去。健康,活力,记忆,欲望,朋友,伴侣,关系…当生命中曾经拥有的东西和人们,一个个离开, 最让人窒息的,是看不见了活下去的意义。

相信圣诞老人和成为圣诞老人

今天,当人类寿命和生活质量都达到了历史高点,他们对子女的物质,依赖的越来越少,但是却非常需要来自后代的情感支持。老年人和孙辈之间关系让给他们极大满足,因为那是他们和去不到的未来的联结。

研究者 (Lowenstein, Katz, & Gur-Yaish, 2007) 对五个西方国家的75岁以上的老年人的调查发现:大部分老年人收到的来自成年子女的支持是情感,少于1/3的成年子女需要为父母提供日常照顾的支持。当老年人为晚辈提供的帮助大于她们收到的赡养的时候,他们对生活的满意度更高。

同样,和祖父祖母在一起的童年给孩子的影响是积极的,也是被一再验证的。 正如当我回忆起和祖父母们在一起的时光,整个人都会柔软,放松起来。 这些滋养,给予了我们生命最初对人间的爱和感情的体验。时光流转,我们的孩子和父母也相互需要,彼此关爱。

隔代养育遇到矛盾是正常的。而我们父母这一辈人不善于沟通和表达情感。没有获得过的东西,也就无法给出来。所以和她们沟通的责任,也许在我们身上。

只有当我们懂得她们的爱与怕,当我们看到她们对我们,和那个和她们有血缘关系的小生命的爱,也看到在她们表面总想控制和紧抓住的背后对这个人生阶段不断面对失去的怕,也许会更理解她们的行为和说出的话。而越来越强化婆媳或隔代养育中对老人的刻板印象,推卸沟通的责任,把她们推的远远,对解决问题则并无益处。

正像书里提到的,人生分三个阶段:相信圣诞老人、不相信圣诞老人、变成圣诞老人。

让相信圣诞老人的和圣诞老人多点时间在一起,对所有人都好。毕竟,傻傻相信圣诞老人的童年,能有几年呢?

最后要感谢在在的奶奶和婆婆,你们对在在的付出和照顾,对与他和我们,都是最最珍贵的。

参考文献

Lowenstein, A., Katz,R., & Gur-Yaish, N. (2007). Reciprocity in parent-child exchange and life satisfaction among the elderly: A cross-national perspective.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63,865-883.

文章版权归成长合作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成长合作社。

0
为您推荐

2 Responses to ““宁愿咬自己的舌头,也要把话吞下去”:姥姥和奶奶们的爱与怕”

  1. 匿名说道:

    深有感觸

  2. 匿名说道:

    非常有意义的文章。让更多人思考如何与老人们和睦相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