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工程 >> 文章

“人造肉”的想法最早源于火星计划,是为了解决宇航员在飞向火星的漫漫征程中吃肉的问题。在“寸土寸金”都不足以形容其宝贵的航天器里,通过细胞培养来直接长肉的设想有着相当的合理性。火星计划遥遥无期,而转向民用“人造肉”却吸引了巨大关注。

最近因为Beyond Meat在纳斯达克上市暴涨而备受关注的“人造肉”,其实并不是那个意义上的“人造”。火星计划中的“人造肉”,距离商业化的价格还有着漫长的道路——Beyond Meat的“人造肉”,其实是用植物蛋白挤压而成的“素肉”。

“人造肉”的热度未退,全球经济研究网站MishTalk的专栏作家迈克·舍洛克又介绍了“人造奶”。根据迈克·舍洛克的介绍,我想说:这个“人造奶”,或许只是一个技术游戏,或者资本噱头,并没有多大的实际价值。

该图片由Ilona Frey在Pixabay上发布

该图片由Ilona Frey在Pixabay上发布

“人造奶”的优势很牵强

迈克·舍洛克介绍人造奶的优势有三点。

“人造奶最大的优势在于更加健康”,其实并不存在。如果“人造奶”的目标是模拟牛奶,那么就应该是“牛奶里有的,加进去;牛奶里没有的,不能加”。所谓“更加健康”的原因是“直接加入母乳低聚糖”,是牛奶中没有的营养成分。如果“更加健康”是通过加入牛奶中本来没有的成分来实现,那么直接把它加到普通牛奶里进行“营养强化”,也就可以了。这个操作,就像有些牛奶里加入了维生素A、D而“更加健康一样”——这种“更加健康”,跟“人造奶”并没有什么关系。

另外两点优势是环保和动物福利。

牲畜饲养是温室气体的一大来源。从蛋白生产的角度说,饲养奶牛的方式对于水和土地的利用效率比较低。如果能够直接高效地用生物工程手段生产出蛋白,那么对于环保是有价值的。但至少在目前,用生物工程方式生产单一蛋白的成本都相当高,而牛奶蛋白还是由多种不同的蛋白质分子。要想完全模拟牛奶中的蛋白质组成,所耗费的资源与能源还是否有优势,也就很难说了。

现代养殖的工业化运作,也受到许多动物福利者的批判和抵制。为了高效,动物们的生存状态与“自然状态”相差巨大,动物福利者们称之为“虐待”。“人造奶”不需要养殖动物,确实可以避免“虐待动物”的指控。不过换一个角度考虑,如果人类不需要奶牛,那么它们就没有出生的机会;而养牛挤奶,人类也完全可以用“人性化”的养殖方式与它们互利互惠。

“人造奶”的噱头,只在于避开奶牛生产牛奶蛋白

“人造奶”的噱头在于蛋白质是生物工程手段生产的,不用养殖动物,也不用种植物。也就是说,这个“人造奶”,应该是火星计划的“人造肉”那种意义上的“人造”,而不是Beyond Meat那种“植物肉”意义上的“人造”。

牛奶的主要成分已经很明确:蛋白质、脂肪、乳糖以及其他一些寡聚糖、酶、维生素和矿物质等等。“人造奶”是用生物工程的手段生产出牛奶蛋白,然后和牛奶中存在的那些物质一起加入水中,进行均质化,从而生产出“牛奶”。

“生物工程手段生产蛋白”的优势在于直接、可控、纯度高。跟种植植物或者养殖动物相比,通过基因重组然后让微生物表达的“生物工程手段生产蛋白”的方式,在分离纯化方面会非常容易。所以,在药物、酶以及生物试剂等领域需要的高纯度蛋白,通常就用“生物工程手段”来生产。

而食用蛋白则不同。不管是鸡蛋牛奶还是大豆,蛋白的生产效率都很高,而食用的时候又不需要昂贵的分离纯化操作。不管是哪种食用蛋白,都是多种蛋白质分子的混合物。要用“生物工程手段”把它们按比例生产出来混合成“天然”的组成,其难度比生产组分单一的药用蛋白还要高得多。

用“生物工程手段”去生产牛奶蛋白,就像生产瑞士手表的加工设备,去生产一个计时的沙漏,事倍功半,除了“炫技”没有什么实际价值。

“人造奶”能够模拟牛奶的风味吗?

“风味口感”是很主观的体验。不同奶牛、不同饲养条件、不同加工工艺处理的牛奶,“风味口感”也会有明显的差异。牛奶的口感主要来源于脂肪的含量。而奶牛饲料中的一些风味物质会进入牛奶中,对牛奶的风味产生明显影响。比如吃玉米或者青储饲料产下的奶,风味会比吃青草产下的奶明显要“淡”。

“人造奶”的口感可以通过调整脂肪的组成和含量实现“高度仿真”,而风味就要看以什么样的“牛奶风味”为目标了——如果是通常意义上的“奶香”,目前对其分子组成还缺乏足够的认识,想要“调配出来”基本上也只能依靠许多消费者痛恨的“牛奶香精”了。

如果只是模拟牛奶的营养价值,那么“植物奶”早已成熟

也就是说,“人造奶”并不是像火星计划的“人造肉”那样,通过“生物工程技术”培养出肉来。它“人造”的只是蛋白质,而其他的成分,比如脂肪、乳糖、维生素、矿物质等等,也还是“人为调配”的。这样的牛奶,在营养组成上可以高度“仿真”,但在风味上很难模拟。

如果仅仅是在营养上“模拟”牛奶,那么完全不需要通过那种事倍功半的方式去生产蛋白质。人体摄入蛋白质是为了满足氨基酸的需求,而高效满足人体氨基酸需求的并不只有牛奶蛋白。分离大豆蛋白,或者其他不同植物蛋白的合理搭配,也可以高效地满足人体对氨基酸的需求。使用这些同样解决了“环保”和“动物福利”问题的蛋白质来源,加入牛奶中的其他成分进行调配而得到“植物奶”,完全能够实现“人造奶”的几点“优势”,而且成本很低。

这样的“植物奶”,其实早已成熟,在市场上也存在多年。它们的实质,就跟Beyond Meat的“人造肉”是一样的。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云无心的微信个人公众号,系腾讯较真平台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

0
为您推荐

4 Responses to “人造奶?或许只是一个技术游戏和资本噱头”

  1. wudimajia说道:

    这个结论我并不是特别认同。作为素食主义者,我不希望有任何动物因为我的食谱而死亡,这是一个道德层面的诉求,并不是说我不喜欢吃肉或者喝奶。有部分人选择纯素(vegan),是因为牛奶和鸡蛋的生产过程中其实也非常的不人道和血腥。大量的公牛出生时即被屠宰,因为他们不能产奶;为了让奶牛产奶,需要让奶牛不断怀孕,然后堕胎,也十分残忍。我个人目前尽量不吃肉,但是人造肉我非常欢迎。传统的素肉,包括素鸡素鸭素肠我都喜欢,不过老实说通常而言做法都比较重口味,钠摄入含量偏高;beyond meat 用植物蛋白模拟肉的口感,只要能买到,只要成本不太高,我会非常高兴地去购买;实验室培养的肉我也同样支持,两者不互斥。类似地,我尽量喝豆奶,如果有类似的植物蛋白模拟牛奶,并生产酸奶等奶制品的话,我也会很高兴地购买,毕竟,用豆奶泡咖啡,会产生絮状沉淀,我也挺喜欢喝酸奶的,用豆奶也不是很合适。我明白在网上“素食”是一个有些被搞臭的名称,但我还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意识到,选择素食是一个有内在价值判断、逻辑体系的一个理性的选择结果。

    • 匿名说道:

      这篇文章的意思是,“人造奶”的优势并不成立,无论营养味道还是道德,它就只有原材料和真奶一样这个“优势”。打个比方,某人喜欢马但不想养,这时有人冒出来说自己卖“人造马”,是不用养的马,然后那人买了才发现,这“人造马”不会动也不能骑,它和雕像没什么区别,做工和造型也不比其他的雕像好,之所以叫“人造马”,是因为它是用真正的马的毛发拼出来的。你现在察觉到套路了吗?

  2. jimmyfluore说道:

    鞍山蛋白奶就很好喝,而且很便宜,汽水瓶装的,多少年了

  3. 匿名说道:

    早就造了吧。大头娃娃奶粉,三鹿奶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