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与艺术 >> 文章

本文来自微信号“科学艺术研究中心”(Art_And_Science),未经允许,不得商业转载。

5月10日,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的真人电影《大侦探皮卡丘》在国内上映,这个讲述宝可梦世界最著名的口袋妖怪——从松鼠的形象脱胎而来、浑身黄毛、长着电气符号状尾巴的黄色宝贝皮卡丘——是如何与黑人小伙子蒂姆联手揭开一个惊天大阴谋的冒险故事,立刻取代已呈疲软之态的《复仇者联盟4》,登上票房第一。

小庄-皮卡丘-1

没人会否认,电影的成功,99.99%都是因为,皮卡丘实在太!萌!了!在银幕上,它第一次彰显了原本设定中的毛茸茸属性(游戏和动漫中为了省事儿都处理得光溜溜了,以至于好多人奇怪它怎么就长毛了,其实人家本来就有毛),两坨红颊分外耀眼,再配上超级卡哇伊的一句 pikapika(总是出现在奇怪的时候),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小庄-皮卡丘-2

我身边最近就见证了好几起钢铁直男在它的萌化下连讲话声都不太对了的事件,还有一个策动我买了个会发大概十几种“pika pika,pikachu”的玩偶,每半个小时费掉我一对7号电池也停不下来。

皮卡丘的讨人喜欢,如果按照正常分析,那的确是因为它具备了很多幼态特征。因为人类对于像是婴儿这样有着大而低的眼睛、鼓起的面颊、胖嘟嘟短四肢的生物,天然地有着爱怜呵护之心,这一理论是动物习性学的创始人、奥地利动物学家康拉德·洛伦兹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就提出的,而近些年的神经科学研究也对此提供了许多证据。

你发得出几种/pikachu/?

道理我都懂,不过,皮卡丘的萌,好像还是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呀……真的,你不觉得它声音有毒吗?就连名字发音都似乎有着某种魔力。Pi-ka-chu,每一次,这三位一体的发出来,就有些倒在了全世界的草坪上的酥麻感。不仅是我会这么觉得,科学家也觉得这三个音实在是太神奇了,他们忍不住拿它做起了实验。

2004年4月,名古屋大学的櫻庭京子博士及其导师筧一彦教授,还有广岛县立保健福祉大学的今泉敏教授三个人一起在《日本语音学会期刊》(Journal ofthe Phonetic Society of Japan)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叫做《“pikachuu”中的情感表达》。

实验找来了15名年龄在4岁到10岁之间的儿童,其中有母语是日语的,也有母语是英语的,要求他们观看皮卡丘时发出/ pikachuu/的声音。并且根据动画中的人物来发出四种不同情绪下的读音,如果皮卡丘是快乐的,被试儿童就用快乐的声音说“皮卡丘”,如果皮卡丘是悲伤的,就用悲伤的声音说“皮卡丘”,另外还有愤怒和惊讶两种情绪。

640 (3) 640 (2)

640 (1) 小庄-皮卡丘-3

由于语言发音习惯的不同,不同母语的孩子发出的/ pikachuu/在时长和感觉上是会有明显不同的,日语东京方言中的/pi/的元音倾向于清音,因此时间长度短于/ka/。另外,/chuu/有时会使短元音,所以日语中皮卡丘听起来更像是bikachi「びかち」,美国英语中对时间长度几乎没有限制,并且能相对自由地加以改变。由于/pi/有压力,元音清音很难,其时间长度和强度都被认为在/ka/之上,而/chuu/可以有/pi/和/ka/加起来那么长。

实验发现,两种母语的儿童在表达这几种情绪的时候,所用的时长是不一样的,日本小朋友表达悲伤用时最长(l355ms),接下来是愤怒(ll51ms)和喜悦(l109ms),而美国小朋友表达愤怒用时最长(l676ms),接下来是悲伤(l448ms)和喜悦(l302ms)。论文中没有惊讶的数据,可能这种情绪的掌握对于孩子来讲相对更难一点,所以没搜集到有效样本。

接下去,这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研究者找来一批大人,要求他们去听孩子们发出的/pikachuu/,判断是什么情绪下发出的。结果有趣了,母语为日语的大人,判断日本儿童发音情绪的正确率为71%,而判断美国儿童发音情绪的正确率为52%。而母语为英语的大人,判断日本儿童发音情绪的正确率为70%,而判断美国儿童发音情绪的正确率为55%。

然后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日本小朋友们模仿皮卡丘情绪的能力要强于美国小朋友。然额,在我们看来这一点也不奇怪啊……皮卡丘本来就是日本游戏公司设计出来最初在本国上市的呀,后来才风靡全球。

最早给皮卡丘配音的大谷育江,还给《名侦探柯南》中的圆谷光彦、《海贼王》中的托尼托尼·乔巴和《火影忍者》中的木叶丸等一大批角色配过音,日本小朋友也应该是耳熟能详了。

总而言之,我对于该研究所声称的“检查日语和英语听众对话语表达情绪的识别差异”这一目的基本理解不能,但只要想到学者们找来奶声奶气的娃娃们一通大喊/pikachuu/,就会觉得,唔,这样的研究,请给我来一打!

没人能拒绝这三个音。

你脑中早有它一席之地

而在最近,趁着《大侦探皮卡丘》的档期,美国科学家们也来凑热闹了,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r)杂志网络版上的一篇文章,声称人类已经在大脑中为皮卡丘等精灵角色专门辟出了一个识别区域,论文作者们来自斯坦福。

小庄-皮卡丘-4

人类大脑对于文字和面孔这样的事物有一套先天的识别模式,每次激活是在视觉皮层的同一位置,但科学家们不明白这套模式为什么没有在其他物体(比如汽车)上建立起来。这个团队一开始的目的是想找到实验模型,搞清楚这个问题。

不久前一个来自哈佛医学院的研究称,视觉皮质上建立一个新的物体识别,需要将十分年轻的猴子曝露于这个对象,这时候才具有可塑性。于是斯坦福心理系毕业的研究声杰西•戈麦斯(Jesse Gomez)想到,如果找到一个从童年早期就开始接触的事物,就可以来检验是否有那么一个区域形成了——那不就是自己曾经花了无数时间的《口袋妖怪红与蓝》(Pokemon Red and Blue)嘛!他向他的导师提出了这个想法。

第一个口袋妖怪游戏发行于1996年,面向5岁+的孩子,他们中许多人会继续玩后来的版本,游戏本身甚至为此设计了一层层的角色形象进化,让玩家感觉这些精灵也在陪着自己长大。

小庄-皮卡丘-5

比如最好看的宝贝沙奈朵,是由拉鲁拉丝在20级进化为奇鲁莉安,后者在30级进一步进化出来。拉鲁拉丝进化成奇鲁莉安时两只眼睛都会显现出来,进化完全后就只能看到一只眼睛了,而奇鲁莉安进化成沙奈朵时,可以看到它头上鳍状的角逐渐转移直至完全消失。水系宝贝莲帽小童先进化为乐天河童最后才变成莲叶童子,虫系宝贝刺尾虫的最终进化型是狩猎凤蝶。

小庄-皮卡丘-6

小庄-皮卡丘-7

小庄-皮卡丘-8

小庄-皮卡丘-9

我们的皮卡丘是皮丘在亲密度上升之后进化而成的,之后经过雷之石的加持,会变成很厉害的雷丘!

小庄-皮卡丘-10

最逗的是,关于它们是不是严格的演化(evolution),2012年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昆虫学家马坦·什洛米(Matan Shelomi)还专门写了论文来讨论,发表在《不可思议研究年鉴》(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上。因为有些人会认为,精灵们只是发生了变态而已,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演化!

很多人对口袋妖怪的热情会持续到青少年甚至成年早期。这些游戏不仅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接触相同的角色,而且当玩家赢得一场“精灵宝可梦之战”或在游戏百科全书《精灵宝可梦》(Pokedex)中添加一个新角色时,游戏还会奖励他们。

小庄-皮卡丘-12

戈麦斯认为,如果童年早期的接触对大脑特定区域的发育至关重要,那么他的大脑——以及其他小时候玩过《精灵宝可梦》的成年人的大脑——应该对《精灵宝可梦》中的角色做出更多反应,而不是和普通卡通形象一样的。

此外,由于游戏中的精灵角色看起来跟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对象非常不同,根据一项叫做“Eccentricity bias”的视觉理论,对其激活应该出现在哪里也做出了独特的预测:优先的大脑活动应该出现在视觉皮层中处理中央视觉或中央凹视觉对象的部分。

他招募来了11个人,都是从小玩pokemon长大的人,当这批测试对象躺在功能性核磁共振扫描仪中,并被实验人员随机展示数百个口袋妖怪角色时,果不其然,他们的大脑对这些图像的反应比儿童时代没玩过这个游戏的对照组被试们更强烈。

而且这些大脑反应都出现于被试们的同一个大脑区域——位于耳后的大脑褶皱,称为枕颞沟。

这个研究和2016年年底的一个研究可谓遥相呼应,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心理学系的助理教授张伟伟(音译)和谢伟珍(音译)当时在发表于《记忆与认知》(Memory and Cognition)期刊的文章中指出,通过对长期记忆的测试发现,玩口袋妖怪游戏长大的人们,对皮卡丘等精灵第一代角色的熟悉程度要高于第五代角色。所以,是时间把它们刻画在了我们脑海中,这份萌,早已成了记忆的一部分。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当然万物皆可萌,但请你认真告诉我为什么皮卡丘那么那么萌!”

  1. 匿名说道:

    可达鸭:你们这些百变怪欺鸭太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