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科学与艺术 >> 文章

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酷炫科学”,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这可能是世上最科学、最精准的水彩画之一。

vrain-painting-virus-1

(David Goodsell绘制的埃博拉病毒结构图局部。截图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这些画作来自David Goodsell,他是一位科学画师,同时也是结构生物学家。他的作画内容和自己的研究工作密切相关:画中的主角都是各种生物大分子,或者这些分子在病毒、细菌和其他生物体细胞内组合在一起的样子。有时候,出现在画中的结构就是他自己在研究的。

原本单调乏味甚至面目可憎的病毒,在他的笔下也变成了赏心悦目的艺术:

vrain-painting-virus-2

(从左到右分别为David Goodsell笔下的HIV病毒、埃博拉病毒以及寨卡病毒)

这些美丽的画作广受好评,它们数次登上著名期刊的封面,还出版成了书籍、制成了教育材料。

vrain-painting-virus-3

(作者David Goodsell与一些刊登了他画作的封面。图片来源:JON COHEN)

甚至还被学术会议直接做成了LOGO:

vrain-painting-virus-4

(截图来自2019“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的网站,LOGO使用了Goodsell绘制的HIV病毒)

这些水彩画是如何创作的呢?

首先,Goodsell最看重的还是对科学事实的还原。因此,他下笔前先要参考电子显微镜、X射线晶体学、核磁共振谱学等一系列研究结果,充分了解生物分子的空间结构和它们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创作中最花时间的一步。如果遇到了人们还了解较少的分子,他至少会根据已知的分子量来画一个“比例合适的圆圈”。

vrain-painting-virus-5

(截图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接下来,他会开始在纸上画线稿。

vrain-painting-virus-6

(截图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然后是水彩上色时间。这些分子本身不是彩色的,不过鲜艳的色彩能很好地对它们加以区分。生物分子们的结构本身已经非常复杂了,为了避免增加混乱,Goodsell会让绘画风格尽可能保持简单:平涂的色彩,清晰的钩线,简洁中带着一点卡通风格。

vrain-painting-virus-7

vrain-painting-virus-8

(截图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下面我们再来欣赏几幅他的画作。

肌肉

这张图展示了肌肉肌节的一部分,蓝色的是肌动蛋白组成的微丝,红色的“豆芽”则是肌球蛋白丝。

vrain-painting-virus-9

丝状支原体

一个完整的丝状支原体(Mycoplasma mycoides)细胞结构。

vrain-painting-virus-10

血清中的HIV病毒

图中间樱花粉配色的球体是一个HIV病毒,此处还体现了免疫系统对它的反应:有一些Y形的抗体结合到了病毒表面。

vrain-painting-virus-11

细胞质

这张图展示了细胞质的局部,其中画到了一些组成细胞骨架的结构,包括微管、中间丝以及肌动蛋白组成的微丝。画面中深蓝色的大个分子们是核糖体,画面下方的中间位置还画了一个蛋白酶体。

vrain-painting-virus-12

红细胞

一个红细胞的局部图,内部充满了血红蛋白(这倒确实是红色的)。

vrain-painting-virus-13

这里展示的不是高清大图,如果你喜欢这些画作,可以在作者的网站上下载高清大图(原图很清晰了,纸的纹理都能看到),并可以看到更多对画作细节的说明。

作者的网站:https://ccsb.scripps.edu/goodsell/

也可以看一下Science对他的报道: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4/meet-scientist-painter-who-turns-deadly-viruses-beautiful-works-art

另外,他还会每个月为蛋白质数据库(Protein Data Bank)画一种分子,也可以关注一下~

vrain-painting-virus-14

其实我之前看到过好几次他的作品,但确实是最近才注意到这些原来都是手绘的!感觉好厉害……

kxkx-qr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科学美图:这位科学家把面目可憎的病毒变成绚丽水彩画”

  1. kergee说道:

    这就是所谓的“涂色”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