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本文来自Fujia的微信个人公众号“伊甸园的桃子”,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本篇文章为《How to raise an adult》书评下篇,上篇请看美国精英阶级也逼娃上课外班?斯坦福教务长在反思(上)

 


 

1967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儿童发展心理学家Diana Baumrind发表论文,将父母养育方式分成三种方式。1983年心理学家Eleanor Maccoby和John Martin在Baumrind的基础做了改进,总结出四种父母养育方式,从此成为行业经典。这四种父母养育方式分别与严格要求与情感关注相关,具体为:

独裁式,高要求 + 低关注。这些父母要求孩子服从命令、尊重长辈,孩子没有听从指令时便给予惩罚。他们看重孩子的成就、遵守纪律与自我控制。他们的孩子在家里承担很多责任,没有多少自由可以离开家庭。目前在美国,这种养育方式多出现于工人阶级与下层阶级的家庭里,但虎妈的养育方式也多少算在这个类别里。

宽容/放纵式,低要求 + 高关注。这些父母处处关注孩子需求,满足孩子所有要求。他们对孩子没有期望值,也不设置界限与纪律,对孩子从不说“不”,认为孩子不可能犯错。他们希望孩子爱父母,和父母像朋友一样相处。这种养育方式通常出现于较富裕的家庭里。

疏忽式,低要求 + 低关注。这种父母完全放手,有时甚至会出现玩忽养育责任的犯罪行为。他们完全不管孩子的生活,情感疏离,经常消失不见。有的家长甚至不给孩子提供生活所需的食物、衣服或安全的住所。这种家长大多生活在极度贫困中,他们自己有可能有精神疾病。

权威式,高要求 + 高关注。这些父母给孩子设置高标准和高期望值,有明确的界限,让孩子承担后果。他们对待孩子很温暖,关注孩子的情感需求。他们会跟孩子辩论,给孩子自由探索、失败、寻求自己人生的机会。

四种父母养育方式,图片来自Sustaining Community

四种父母养育方式,图片来自Sustaining Community

“直升机父母”通常处于“独裁式”和“宽容/放纵式”之间。在面对孩子的学业、课外活动时,他们独裁地决定了孩子的人生道路,害怕孩子人生失败,不理会孩子自己要的是什么。当他们想讨好孩子时,他们则变成了宽容/放纵式,包揽孩子所有的生活,不让他们经受失败或伤害,帮他们处理所有日常问题。

虽然“权威式”父母听起来也是“独裁式”和“宽容/放纵式”的结合,但比起“独裁式”父母,“权威式”父母给孩子们解释规则背后的原因,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理性的个体来对待,并且温暖关怀孩子的情感需求;而比起“宽容/放纵式”父母,“权威式”父母不会让孩子轻易逃避问题,他们在温暖和严格、方向和自由之间做平衡。

“权威式”父母的做法听起来非常难以平衡。在具体日常生活中,我们应该怎么做呢?Julie Lythcott-Haims在书里提了几个建议:

1、给孩子自由玩耍的时间

玩耍是孩子最重要的学习工作。美国临床发育心理学家Nancy Cotton在《Child Psychiatry and Human Development》发表的文章里列举了玩耍对孩子的作用:玩耍给孩子机会以学习训练新的技巧,学会新的能力;玩耍是孩子控制焦虑的天然武器,玩耍可以使他们在日常生活的重负中解脱出来,塑造适应新环境的能力;玩耍帮助孩子建立自尊心,还可以让孩子理解付出与收获的关系。

当孩子们的时刻表被课外班排满之后,孩子们失去了自由玩耍的时间。有些父母认为:孩子在课外班不也是在玩吗?但Boston College教授Peter Gray认为:孩子必须自行选择玩耍的方式,并完全由自己主导怎么玩,决定自己玩的目标。当承认决定孩子玩什么、怎么玩时,对孩子而言那就不是玩了。

Julie Lythcott-Haims给出以下具体建议:

尊重自由玩耍的时间。无论孩子是五岁还是十五岁,父母都要知道,玩耍和睡眠一样,都是孩子成长发育的必需。多给孩子一些自由玩耍的时间,不要把课外班日程表排得太满。

了解你的孩子,知道他/她究竟需要多少自由时间。设置时间与地点的限制,注重安全,在这个设置里让孩子尽情独立地做他想做的事情。

和其他家长一起决定。孩子喜欢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这就需要你和孩子的父母一起讨论怎么在课外班之间找到时间一起玩。也可以让孩子自己决定找谁玩,并自己给他们打电话约时间。

提供有想象力的玩具。把一千块乐高丢给孩子随便玩,可以培养孩子想象力;一步步教孩子怎么用乐高搭建城堡则无法培养想象力。可以给孩子日常用品,如布料、娃娃、盒子、塑料杯子等,让他们决定要怎么折腾。

让孩子决定怎么玩,玩什么。让孩子自己玩,即使孩子玩得非常笨拙,做出来的东西也没有意义,那也是孩子在探索自己的能力。你也可以让孩子无所事事,他会自己找事情做的,这已经是在提高他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了。

给孩子一定空间。当你担心孩子的安全时,你可以让孩子在你身边玩,但随着孩子年龄的长大,你和孩子之间的空间要越来越大。不要在孩子玩的时候一直在他身边喋喋不休。

允许孩子受轻伤。不要在孩子玩时猛扑过去,防止孩子任何一点磕磕碰碰。孩子受一点轻伤,哭一会是没事的。你可以给孩子一个拥抱安抚,准备一点创可贴。

让孩子在户外玩。和邻居搞好关系,让他们知道孩子在门口玩,给孩子明确户外玩耍的空间以保证安全,父母只要看着孩子玩、保证安全就可以了,不要过多干扰孩子怎么玩。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2、教育孩子如何思考

耶鲁大学教授Bill Deresiewica在他的著作《Excellent Sheep》里写道:许多年轻人像马戏团动物一样擅长跳火圈。这些火圈来自父母、教师与社会,一圈更比一圈高。训练有素的年轻人一圈圈跳了过去,获得了优秀的学业成绩,走向精英大学的校门,步入一条更为狭窄的精英阶级工作的道路。他们的思维保守,从未在智识的灰色地带打过滚,也不会从他们背诵的知识里辨别正确与错误,他们只是执行别人要他们做的工作,从未考虑过他们自己是否想要这些东西。独裁式与宽容/放纵式相结合的直升机父母只要求他们获得好成绩,并不在乎他们是否学到了什么东西,是否学会思考。这使得孩子要么通过独木桥,在精英大学里迷失抑郁,或者没能进入精英大学而自暴自弃。

2001年,斯坦福大学教育学家Denise Pope在她的书《Doing School》里讨论:美国中小学孩子们像机器人一样学习,知识被填鸭进孩子的脑袋,然后用写作业、考试等方式吐了出来。由于孩子们面对升学巨大压力,他们采用各种方式来取得好成绩,而不是真正在学习与思考。他们无法将知识运用在实际生活中,除了父母、教师、习题集之外,他们什么都不会。

这些孩子的未来会怎样?多本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Daniel Pink在2009年发表的《Drive: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what motivates us》一书里写道:在21世纪的美国职场里,那些需要“算法”来完成的工作(即给予明确指示,单向完成工作获得结论的工作)要么外包给发展中国家,要么转而由计算机来完成。而美国70%的工作增长机会需要“启发性”工作,你需要思考工作的需求,设计实验测试各种可能性而得出一个崭新的结论。21世纪的员工需要能够思考。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当孩子们的日程已经被课外班挤满了,他们还有什么时间可以学习思考呢?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认为,家长可以通过和孩子们讨论周围事物,鼓励孩子们拥有自己的观点,来帮助孩子学习批判性思考。无论家庭成员的日程有多么繁忙,也要保证大家可以一起吃晚饭。家庭共进晚餐可以帮助孩子们感觉到自己对父母很重要,这对孩子的大脑发育与自尊心塑造很有帮助,从而可以提高孩子的学业成绩。在家庭晚餐时,你除了可以和孩子讨论他们的生活,也可以讨论国家大事与社区问题,这可以给你们的讨论增加一点理论挑战,促使孩子们关注身边世界,提高批判性思考水平。从孩子开始上小学起,他们便可以开始学习表达自己的观点,并参与辩论促使他们思考。

Julie Lythcott-Haims给出以下具体建议:

讨论一个多角度的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来自你最近阅读的书籍或观看的电影,也可以来自学校的政策或社区的新闻。你可以给孩子展现这个问题的多个层次与角度,鼓励孩子们理解并讨论。

询问孩子的想法。你可以问孩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这么想,这个观点是基于什么价值观或前提条件?如果孩子的观点不能胜出,他们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后果会怎样?如果观点胜出了,为什么情况就会变得更好?

采取反方观点。无论孩子选择哪一个角度的观点,你都可以表达反方观点,解释为什么这个观点的背景,告诉孩子为何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观点,基于怎样的价值观与前提条件。你需要采取鼓励与玩耍的态度,而不是批判或要求孩子。

鼓励孩子回应你的观点。你需要鼓励孩子在辩论中提出新的想法,但不要逼他。有些律师家长会把孩子辩论到掉眼泪——这并不是好事情。

当孩子习惯辩论之后,和孩子互换角度。看看孩子是否可以提出一些新的观点来反驳自己之前的论点。

3、让孩子走自己的路

斯坦福大学教育学教授William Damon的研究发现:使命感是获得生活快乐满足的必需部分。使命感是人类的终极思考,它可以回答许多人的灵魂拷问:”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Damon把使命感和短期欲望分开:考试获得A、和喜欢的女孩约会、在团队里获得一个位置、进入精英大学……这些都是短期欲望,长期来说这些事情并不一定很重要。而使命感是毕生所追寻的事情。Damon教授认为:孩子需要认识到,他们得找到自己的使命感,父母不可能帮他们做所有的选择,不可能给予他们使命感,就像父母不可能选择孩子的性格,也不可能给孩子的命运写剧本一样。

年轻作家Adam Smiley Poswolsky在2014年出版的畅销书《The quarter-life breakthrough》中叙述了他采访过的许多年轻人。这些年轻人顺着父母定下的轨迹往前走,并没有追寻个人的兴趣,这使得他们困惑、愤怒、不快乐。父母们生活在不同年代,他们的职场生活和年轻人并不一样,他们不一定可以为孩子选择最好的工作。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作为斯坦福大学的前教务长,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在自己的教学生活中,以帮助年轻人寻找使命感为自己的任务。她要求学生忘记别人对自己的要求,抛开父母的期许,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当你学习你所喜欢的专业时,你就会有动力去上所有课程,读所有要求的书籍,在课堂上发表见解,将自己所阅读的和教授同学在课堂上所讲述的相结合,行程自己的观点。当你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时,你很有可能会获得一个更好的成绩。即使你最后并没有取得好成绩,你也学习了你喜欢的东西,也已经尽了全力,教授很有可能会写一个很好的推荐信表扬你的好奇心和决心,你在工作面试时也有很多话题可以讲。如果你有勇气抛开他人的想法,学你所想学的事情,你就会获得你想要的成功。”

发明了无人驾驶汽车与谷歌眼镜、并创办了优达学院的硅谷科技大牛Sebastian Thrun认为:你的使命感不止会让你快乐,让你找到有意义的工作,还能帮助你成功。他对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说:“许多孩子并没有连结自己内心的感觉,他们训练有素,别人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如果你真的对你的事业很有激情,你肯定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很少人对他们的工作抱有激情,所以只要你对工作有激情,你已经比其他人好两倍了。当你在职场上拼搏、希望获得巨大成功时,没有人能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你必须了解自己,然后告诉自己想要做什么。”

“怎么让孩子在生活中里真正成功,比进斯坦福读书重要得多。很多人有着完美的简历,却根本没有激情。看看乔布斯、扎尔伯格、盖茨,他们的道路并不是任何人给铺就的。这种赶着孩子走独木桥的事情实在糟糕,父母有着很好的东西,也愿意自己付出很多努力,但他们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从自己行动中获得快乐的能力,全部被抛之脑后了。”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有风险的,它有可能没法给予更好的经济回报。这对于许多中产阶级家长而言是一个很艰难的话题,他们无法想象孩子跌落自己的阶级。但成功仅仅只关乎金钱吗?当孩子做他喜欢的工作,生活中充满快乐和使命感,因此交换少一点的金钱回报。这不也是一个有意义的生活吗?

图片来源:thehealthsite

图片来源:thehealthsite

在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里,家长如何平衡好”独裁式“的学业要求和”宽容/放纵式“的情感需求,成为”权威式“的父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帮助孩子远离”直升机父母”的轰鸣,培养他们的独立能力,支持他们走自己的道路,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我们就可以先把孩子培养“成人”,这才可能继续”成才“,使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也可以度过自己快乐有意义的一生。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