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人类是个特别有想象力的物种,长于在不同事物之间建立起联系,而这世界上最常见、生物量最大的植物就成了建立联系的核心群体。这些联系不仅仅体现在形态上、用途上,更是在相关的命名和寓意上。从中国婚床上(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到圣餐中的葡萄酒和面包,莫不如此。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聊的鹤望兰,就是这样一种植物。

鹤望兰,又名天堂鸟。图片:Adán Sánchez de Pedro / Flickr

鹤望兰,又名天堂鸟。图片:Adán Sánchez de Pedro / Flickr

天堂鸟之名

鹤望兰的拉丁学名跟它们的形状和产地都没有关系,大概是探险家为了给英王乔治三世拍马屁而取的。鹤望兰(Strelitzia reginae)的拉丁属名Strelitzia,就来自于他的皇后夏洛特之名(Mecklenburgh-Strelitz)。这种植物在1773年由英国植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爵士引入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Kew Garden)之后,奇异的花朵就吸引了公众的目光,并从此开始了巡游世界的探索之旅。当然,爱屋及乌的夏洛特皇后也确实对邱园多加照顾,并且得了个植物学皇后的美誉。

远观犹如顶着炫目头冠的鸟头。图片:Brocken Inaglory / Wikipedia

远观犹如顶着炫目头冠的鸟头。图片:Brocken Inaglory / Wikipedia

要说这约瑟夫班克斯爵士真是有眼光,就是看准了皇室对于植物的喜爱,以至于后来引入英国的很多植物都跟这位爵士有关。

顺便水一句,王莲属的拉丁名,Vitoria,就是来自维多利亚女王的名字。当年把王莲引入英国的过程却极为复杂,虽然这种植物有够大够圆的种子,但是带回英国的种子总是不能好好生长。植物学家们冥思苦想之后才发现,这种子就像鱼儿一样不能离开水,离开水就会死,真是奇异的种子。1849年2月,保存在清水中的王莲种子才终于顺利抵达了英国。

想见到这一朵王莲也并不容易。图片:Johnsonwang6688 / Wikipedia

想见到这一朵王莲也并不容易。图片:Johnsonwang6688 / Wikipedia

这些看似邀功的做法,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促进了英国植物学的极大发展,大大促进了植物生理学、植物生态学的发展,并且为英国在全球开辟茶叶种植园、咖啡种植园和橡胶种植园做好了理论准备。

奇花配奇鸟

世界上现存的4种鹤望兰,个头和花朵颜色各有不同,但是它们花朵的基本形态是一致。那个像鸟头(尤其像东非冠鹤的头)一样的结构其实并不是一朵单独的花——鸟嘴模样的绿色部位是花序总苞,它负责保护所有幼嫩花朵的安全;蓝色鸟眼睛模样的东西才是鹤望兰的花瓣;至于说那明黄色的漂亮头冠,则是没有脱落的花萼。这些特殊的结构,其实是鹤望兰适应动物的特殊结构。

鹤望兰的结构非常精巧。图片:Pixabay

鹤望兰的结构非常精巧。图片:Pixabay

相信很多朋友第一眼看到鹤望兰花序的时候都会想,这些怪模怪样的花朵是不是跟鸟有关系?难道这些花朵可以通过模拟形态来吸引其他鸟类?

远远看来,从中似乎有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图片:Cliff / Flickr

远远看来,从中似乎有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图片:Cliff / Flickr

吸引鸟类不假,但吸引的并不是鹤,这些花朵吸引的是一种叫南非织雀(Ploceus capensis)的小鸟,听名字就知道这些小鸟的特殊技能是擅长在树上编织出鸟巢。不过鹤望兰跟这些小鸟的建筑工作并没有直接联系,花朵其实是这些小鸟的食堂。

南非织雀和它的巢。图片:Jurgen and Christine Sohns

南非织雀和它的巢。图片:Jurgen and Christine Sohns

但是小鸟想吃到一口舒心的美食并不容易,因为花蜜藏在了花瓣深处。如果不用正确的姿势和角度插入嘴巴,是无法获取花蜜的。这个时候,吃花蜜的织布雀会摆出一个精妙的姿势:它们的爪子会紧紧抓住鹤望兰的蓝色花瓣,用力再用力。然后,在吸到花蜜的那一刻,花瓣裂片也被推向两侧,里面的花粉奔涌而出,一起“喷”到织布雀的爪子上。

蓝色花瓣细节。图片:Hansueli Krapf / Wikipedia

蓝色花瓣细节。图片:Hansueli Krapf / Wikipedia

双脚沾满了生殖信息——花粉的织雀再一次进餐的时候,会再一次推倒另外一朵花,花粉则会落在花瓣先端那个黏糊糊的柱头之上。就此,鹤望兰满意地享受了织布雀的工作,付出的工钱则是花蜜。

更有意思的是,释放花粉的部位和存放花粉的部位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让来吃蜜的南非织雀根本不用挪动身体,就可以享受这顿花蜜大餐。

这鹤望兰的服务意识为啥这么强呢?

其实,这是一种避免自花授粉的有效机制。如果织布雀在花上扭来扭去,被压出来的花粉就有可能碰到这朵花的柱头,产生不必要的自花授粉,不仅可能降低种子质量,还有可能浪费花粉和胚珠。而鹤望兰的这个特殊被推倒姿势,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自花授粉,再加上鹤望兰一个花序上的花朵是次序开放的,又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同株异花授粉,可以说机关算尽,只为提高后代的质量。

一丛开放的鹤望兰。图片:VisionsPictures

一丛开放的鹤望兰。图片:VisionsPictures

如此有情色感的花朵,竟然是在全心全意为了自己的后代而努力,这也是让人想不到的吧。

如此奇特的传粉行为,虽然保证了鹤望兰花粉和胚珠的高效使用,但这也同时带来了一个大麻烦——特化传粉系统需要特定的花朵和传粉动物之间的配合。如果植物搬了家,或者因为其他原因丧失了传粉动物,就不会产生种子了。中国种植的旅人蕉之所以不会结果,就是因为我们缺乏为旅人蕉传播花粉的动物——领狐猴。

旅人蕉。图片:Wouter Hagens / Wikipedia

旅人蕉。图片:Wouter Hagens / Wikipedia

领狐猴。图片:Rvb / Wikipedia

领狐猴。图片:Rvb / Wikipedia

谁是新的服务员

就在不久之前,科学家观察到,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竟然有大片的鹤望兰结出了果实,有些结果率甚至超过了80%。

通过观察发现,黄喉地莺(Geothlypis trichas)可以帮助鹤望兰传播花粉,这种小鸟完全承担起了南非织雀的工作。它们在鹤望兰花朵上的行为与南非织雀如出一辙。这个发现对于植物迁地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新一任的服务员也是可爱的小肥啾。图片:Scott Leslie

新一任的服务员也是可爱的小肥啾。图片:Scott Leslie

所谓的迁地保护,就是人为地拓展珍稀濒危植物的生存区域。然而,在新的地方种活植物只是最基本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让它们能够自主地繁衍下去。对植物来说,找到合适的传粉动物就成为了重要环节。这也促使我们对相关的迁地保护地点做更精细的筛选。让迁地保护真正具有意义。

小小的鹤望兰,承载的却是大故事,不仅仅是与动物之间的故事,也是与人类之间的故事,更是与自然界的故事。至于这个故事如何续写,还要看人类对自然的理解程度了。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像天堂鸟这么美,竟是为了勾引小鸟”

  1. InQβ说道:

    ditf 并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