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议理 >> 文章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作者本人公众号“卢平的神奇生物”。如需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凌晨从光怪陆离的梦境中惊醒,发现国内学者宣布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新闻刷了屏。作为一只生物汪、科普汪,我票圈的大部分反应都是震惊和反对的,也看到了诸如“魔鬼”这样的字眼出现在评论中。下面说几句自己的想法。

这事对不对?肯定是不对的。

在科学研究、尤其是涉及生物活体的科研当中,伦理审查是很重要的一步。一个研究在立项的时候要提交报告经过“学术伦理审查委员会”(IRB,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的审核,确定这个研究不违背伦理道德和法律。在美国,这个IRB常常是非常严格的,严格到你的实验如果可以用10只小鼠完成而你计划用20只,都会要质疑一下。业内人士心里应该都明白,贺教授这个研究,在欧美国家是绝无可能通过IRB审核的——这个研究是不符合科研和医学伦理的,是不对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每天都有很多不对的事情发生啊。事实和对错判断的混淆,是很多问题和争论的根源。

能不能阻止?现状来看,是没有成功阻止的,恐怕也很难阻止。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我的一次助教经历。当时我在批学生作业,有一道题里,教授提到人类基因组计划和基因组时代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让学生发表一下看法。大部分同学都提到了个人基因组信息的隐私问题,提出应该加强监管,避免基因组隐私泄露。但是有一个回答说了不同的意思,大意是说,如同个人的照片等等其他信息一样,隐私的泄露是个事实,基因组信息也是如此。与其禁止,不如促进研究,尽早利用这些信息攻克疾病,让基因组层面的“不平等”从根源上消失。当时只有研究生二年级的我看到这个答案也十分震惊。在扣分之前,我去请教了同为助教的师兄和出题的教授。教授说,只要说出自己的道理,任何讨论都是合理的。这就是我的助教第一课。

时至今日,我个人仍不会完全同意这个答案,也不会支持草率开展基因编辑的人体实验。但是有一点可能是个“我们承认与否都没差”的事实:给定现在的技术水平和环境,类似的尝试可能很难阻止了。在看到这个新闻后的几分钟内,我自己并没有震惊或者其它负面情绪,反省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对一个既成事实(假定贺教授没有说假话忽悠大家)懊悔恐惧,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应对——在情绪之外,无论作为普通群众还是业内人士,每个人都有可以去思考的事和该做的准备,比如说今后如何看待基因编辑技术,以及如何看待可能已经喜获新生的宝宝。

对于技术本身,正如我们的那位学生所说,如果一件事情已经是既成事实,那么应该努力消除其负面影响。基因编辑的副作用仍然未研究清楚,这也是这次贸然对人类使用在学界引发的主要担忧。然而如果就此对CRISPR技术本身持负面态度,或者对正规使用和研究CRISPR技术的研究者产生敌意,同样是肯定不合适的。如果说目前技术的草率上马带来了不如人意的副作用,那么只有对体系进一步研究才能在未来改善技术,杜绝更多问题,包括理解和补救已经产生的副作用。

再多说一句,CRISPR技术门槛不高,很多实验室都在用,在小鼠之类的模式生物上应用广泛。拿来在人类身上试验成功,也不算什么重大的“技术突破”,争这个第一,只能说是无视伦理道德的抖机灵,并没有给任何人争光。

对于孩子,关于“两个编辑过的孩子以后生育会污染人类基因”的观点,也没什么根据。这次编辑的基因组靶点是CCR5基因,引入的32个碱基对缺失突变是人类基因库中已有的变异——这个自然起源于北欧的遗传变异,已经存在于10%的欧洲人群当中。至于编辑可能产生的脱靶效应(基因组中并非靶点的位置被随机编辑),我们确实不知道脱靶导致的其他变异的效果。但是我们知道的是,从概率上说,每个自然出生的孩子的基因组中都会带有好几个新产生的随机突变;加上父母遗传的变异在内,一个人体内带有几百个有害突变是很正常的事——这些突变的效果,在受精卵产生之前同样也没人知道。演化从来都不是完美的,我们人类的基因,实在是不需要什么编辑技术去“污染”。令人担忧的只是编辑技术对这两个孩子自身健康的损害;如果他们能健康成长,那么他们就是跟任何人一样的正常人类。

总结一下的话,CRISPR技术进行人体实验存在诸多风险,科研伦理上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应该就事论事,严格调查任何违背学术伦理和规范的行为,加强必要的监管;同时,这个技术是目前在生物医学领域应用广泛、贡献巨大的研究手段,只有继续开展合乎规范伦理的研究,才能为人类创造更大价值;另外,接受编辑的孩子承受了不该有的风险,祝愿她们健康成长,享受所有人都有权利享有的、幸福的一生。

希望技术和孩子,都不必面对不该面对的敌意,也不必受到不该受到的利用。

希望我只是杞人忧天吧?

0
为您推荐

7 Responses to “有关最近的基因编辑,一点看法”

  1. 匿名说道:

    只想说,山顶自然崩下来一块石头砸死人和你在楼上扔下一块石头砸死人是不一样的

    • 匿名说道:

      有目标的砸人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个案例应该是,爬山的时候踩松了一块石头,若干天(年)后砸死人,和自然风化的石头砸死人的对比吧。

      • 匿名说道:

        一位中途退出实验的父亲透露,贺建奎团队答应,当其追问贺团队的一名博士,如果他们生下不健康的宝宝怎么办时被告知:一旦婴儿出问题,他们会负责“处理掉”。

        绝对是有目标的砸人

  2. 匿名说道:

    某种角度来说,人体试验向来都是草率的。无非是事后证明这项试验是成功或者失败的。如果一项实现能做到100%的成功,就不叫试验了吧。我也很赞同“与其禁止,不如促进研究”换句话说,与其禁止,不如管控起来,堵不如疏,禁止只会造成地下研究,这样的后果也更加严重。

    • 匿名说道:

      正是因为草率,才需要在动物实验等完全成熟后再进行志愿者实验。“与其禁止,不如促进研究”本来就是一句谬论,可能毁灭人类的技术,就应该在可控且有足够道德法律保护的实验室里进行研究(如同二战时真要研究出核弹也应该是当时还有道德的美苏而不是无良的德国日本一样)。地下研究早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复杂的设备和最尖端的技术论文都不是地下实验室搞的定的。

  3. haha说道:

    法律禁止的话 为了利益 黑市就会有人愿意干

    比如植入犹太人的聪明基因 让自己的孩子更有竞争力。。。。

    一旦需求无法发泄 的后果 那就像毒品市场一样 基因编辑也迟早会沦落到那样的地步。

    别的不多说了 反正我这种观点只会找骂 这些人嘴上说着确保未来 确只看到未来的其中一面 未来就是[讲究道德和守法的穷人从基因上丧失社会竞争力]

    • 匿名说道:

      所以必须严格执法,就如同禁毒和禁枪一样禁止私下移植。同时,设备和试剂等严格进行管理,严禁外泄。

      话说这种高科技的东西私下想搞没那么容易,就如同核弹,私下有人搞出来,绝对一堆小国家和人会去找他买,但是就是没人搞出来。

Leave a Reply for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