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已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作者:张撞鹿&桔子)

查尔斯·达尔文未必能料到,他的进化论会在中国受到如此厚爱。

2003年,一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了进化论在中国有多么流行:71.8%的中国公众认可“人类是从早期动物进化而来”这个结论。

调查的主持者、中国科学院教授李大光,至今还对这个数字感到惊讶。要知道,即使是在达尔文的故乡英国,情况也远非如此。直到几天前,“半数英国人不信进化论”的新闻,还频繁出现在报纸上。

李大光的床头,摆着刚出版不久、美国学者浦嘉珉写的《中国与达尔文》。这本书详细探究了进化论进入中国以后的传播脉络。尽管很忙,李大光还是会经常抽时间翻上几页。他觉得,这本书切中了他平日的思考。

当达尔文诞辰200周年到来之时,许多人开始对进化论在中国的流行进行思考。美国芝加哥大学进化学系教授龙漫远认为,从严复到毛泽东,进化论在中国地位的确立,有一条清晰的主线。

进化论是以一种“谦卑”姿态进入中国的

最初,进化论是以一种“谦卑”姿态进入中国的。1897年4月12日,一份报纸在脚注里介绍了严复和他的译作《天演论》,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此时,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已发表近40年,进化论终于作为一个西方学术观点,进入中国民众视野。100多年后,龙漫远仍觉得,如果他是严复,也会选择翻译《天演论》。

2月23日,他坐在芝加哥一家咖啡厅里,回溯19世纪末的中国历史。正当战争屡屡失败、改革无功而返之际,1894年,甲午战败,曾长期在海军任职的学者严复“想唤起改变贫穷落后的觉悟”,于是第二年便提笔翻译《天演论》。

为什么选择《天演论》?龙漫远认为,原作者赫胥黎在书里,意在用《物种起源》里面的一般规律、用“进化”这个科学观点解释人的事情,解释社会问题。这种功能,在《物种起源》里是找不到的。

“严复并不是学生物的,他翻译的目的在于向人们传达对社会的理解。”龙漫远说。为了阐述自己的观点,严复干脆在书中做了大量批注。

在这些批注中,严复对社会达尔文主义努力鼓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成为这位翻译家留给后世最著名的格言。

“历史在这里玩了个吊诡。”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的博士生林垚介绍,在原著中,作者赫胥黎对社会达尔文主义持批判态度,但译作却变成了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经典文本。

“一方面,救亡图存确是一时之亟,另一方面就世界范围而论,社会达尔文主义伦理学也风头正健,赫胥黎的伦理学正被越来越多人看作过了时的、温情脉脉的理想主义空谈。”林垚解释说。

后世的反思,并不能阻止《天演论》在1898年出版后一纸风行。当年刚满17岁的中学生鲁迅,特意花了500文钱买回这本书,觉得很新鲜,一口气读了下去。同样受到进化论思想影响的,还有青年时代的毛泽东。

在李大光看来,“这是近代科学文化的第一个高潮”。进化论成为街头巷尾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也是中学作文最常见的命题。而康有为、梁启超等知识界人士对于进化论精神在社会问题上的应用,更是乐此不疲。一场“保种”的运动,随即浩浩荡荡地开始了。

《天演论》风头太盛,以至于20年后,当《物种起源》终于被翻译到中国时,影响力反而大不如前者。这本书为中国留下许多遗产。经由维新变法、新文化运动等社会事件,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灵魂一直随着中国知识分子救亡图存的努力而流传。浦嘉珉在《中国与达尔文》一书中评判说:进化观念在中国的传播,是“在政治学语境中发生的”,而基本上被从科学或博物学的传统中剥离出来。

与此同时,在国外,另一场对达尔文和进化论的演绎正在发生,并且等待时机进入中国,准备接过进化论在中国传播的大旗。

“没有争论,也不能有争论”

小学的时候,龙漫远在父亲单位的藏书里,发现过一本与进化论有关的书,是翻译版,“文字写得真美”。他立刻就被吸引了。

不过,真正接触进化论,要等到读中学时。那是上世纪70年代,进化论从两个渠道进入他的生活,一个是在生物课堂上,另一个是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龙漫远还记得,读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时,也在里面看到过进化论。

“马克思、恩格斯和毛泽东都强调达尔文的进化论,并且有的时候把进化论的观点演绎到社会问题。”龙漫远回忆。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那天起,进化论在中国的命运,就和这个新兴的学说发生了关联。

这种关联很早就开始了。1883年,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发表讲话时,曾经为他留下了著名的论断:“正如达尔文发现了有机自然界的发展规律,马克思也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关于马克思和达尔文之间的“惺惺相惜”,人们不难在报端上找到若干证据。其中一个例子,是1931年由苏联《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杂志上发布的。该杂志声称发现了达尔文给马克思的一封信,足以证明马克思曾想把《资本论》第二卷题献给达尔文,可见马克思对达尔文思想之重视。

这个说法一直被用来证明马克思的学说与达尔文进化论的密切关系,流传甚广。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早在1979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泰伦斯·波尔已经发表文章,论证该信并非写给马克思的,而马克思也从来没有过要把著作题献给达尔文的念头。

事实上,马克思本人未必真的看重进化论,当一些社会主义者试图将自然选择概念引入社会主义学说中时,马克思还对他们大加嘲讽和批评。

不过,林垚认为,在马克思之后,人们有意无意地强化了他与达尔文之间的联系。许多后来的社会主义者推重并借鉴自然选择理论,对宣传达尔文主义也“不遗余力”,这是因为,在唯物主义者看来,进化论是他们“反对有神论的天然盟友”。

龙漫远的解释则是,在社会主义者眼里,社会发展的方向是“进步”的。这和进化论者表达的“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的观念是一致的。

这种氛围一定程度上延续到了中国。从一开始,进化论在新中国就获得了崇高的地位。龙漫远回忆,当时的进化论是以“官方”、“正宗”的面目出现的,他理所当然也认为,“没有争论,也不能有争论”。

直到改革开放前后,“这一代人”才开始反思。龙漫远读到了一套《走向未来丛书》,介绍了西方的很多东西。从那时起,他才真正开始思考和比较,并第一次发现对于世界的解释,除了进化论,还有宗教。

中国教科书里的进化论是完美无缺的

在美国,龙漫远曾经被叫上法庭,为一起家长起诉学校教授神创论的官司作证。作为科学家证人,他在庭上对法官和陪审团讲解了基因是如何起源的。

他觉得,因为存在争论,许多美国人从小就会仔细了解进化论讲的是什么。而在中国,进化论被作为一个事实来讲授,大家都知道人是由猿进化而来,但“好多人其实理解得不深刻”。

“中国教科书里的进化论是完美无缺的,学生不需要对其进行批判性的反思,只要接受即可。”林垚这样反思自己在中学时学过的进化论。

2月12日,一场小型的讨论在某个网站上进行,几名30岁上下的年轻人,回忆起自己在中学课本里学到的进化论。有人感叹:当时的教育十分有效,自己“从来不曾怀疑过进化论”。

进化论进入中国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引起太大争论,李大光觉得这“很要命”。

“争论并不是胡乱否定,而是进行科学的探讨。”李大光认为,“这种讨论本身比进化论更有价值”,而没有经过讨论的进化论,“并不能作为灵魂进入我们的文化并固化下来,只停留在一种外来理论的层面”。

“在西方,进化论是在讨论的情况下被接受的,而中国人则是不假思索地接受。”李大光据此认为,尽管中国人认可进化论观点的比例更高,但这并不能说明进化论在中国更加成功。

林垚也发现,在美国课堂上,教师在讲授进化论的同时,会告诉学生进化论在哪些环节上证据尚显不足,对哪些问题的解释力较弱,哪些方面易于遭受攻击,这些攻击对理论整体的破坏力如何,等等。

“由于没有接触过反面的观点与论证”,中国学生对进化论这一信条的辩护能力,也就相应减弱了。

李大光观察到,许多西方理论在中国有不同的命运。比如,与进化论备受拥戴相反,“人口论”在中国遭到了猛烈的批判。而在这截然相反的待遇背后,他看到了“相同的逻辑”。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公众通常并没有判断,而是“由政府和科学家判断对错”。当政治运动一来时,他们也更容易被利用,对某种观点盲目地“批判和打倒”。

对于政治和科学的关系,龙漫远看到了有益的一面。尽管科学有时候为政治服务,但他觉得,这不应该由科学负责。相反,一定程度上,“马克思、毛泽东对进化的肯定,起到了积极作用”,因为无论过程如何,从结果上来看,传播了进化论,能“帮助人们对自然界作出理性判断”。

尽管他也承认,国内对进化论的认识“不够准确,连翻译都没有翻准”。

“进化”学系的教授

在博士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龙漫远的主考官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他担心自己的答辩无法通过,于是试探地告诉教授,自己的演讲将涉及进化论。教授一眼就看出他的顾虑,说:“年轻人,我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信进化论,星期六和星期天信上帝。”

他逐渐发现,经过最初的激烈冲突,科学、宗教在西方国家的许多人心中已经可以互相包容,并不冲突。甚至连罗马教皇本人也宣布相信进化论。在达尔文诞辰200周年到来的时候,英国主教专程来到达尔文墓,献上一大捧花。

不过,龙漫远发现,在国内,人们通常还是把宗教和科学看作对立的两面,看成敌对的。“我们一直被这么告知。”他说。可那已是几十年前的旧观点了。

许多误解还围绕在进化论的周围。龙漫远指出,甚至连“进化”这个约定俗成的称谓,也是一种误读。

严复在翻译《天演论》的时候,用的是“演化”来表达达尔文“evolution”的概念,为了防止误解,他曾特意在注解里注明,这个词不仅有“进化”,也有“退化”的意思。龙漫远解释,这就是说,除了“从简单到复杂”,演化还有“从复杂变简单”、“变单一”的可能。

不过,当后来北大教授马军武翻译《物种起源》时,他从日文版翻译成了“进化”,并从此沿袭到今天。学术界曾经对此有过讨论,很多人试图扭转这个翻译,但在公众中,这个误读并没有改变。

甚至,他自己对别人介绍自己的身份时,也不得不告诉别人,自己是“进化”学系的教授。

在种种误读中,中国和世界一起,迎来了达尔文的第200个生日。

从2月12日开始,英国各地举行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纪念性聚会。而在中国,人们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甚至很难看出,这是个一直流行着进化论的国家。

0
为您推荐

210 Responses to “进化论在中国备受推崇的背后”

  1. 沙……发……

  2. 龚钴尔说道:

    国人聪明啊,骂聪明人都用“猴子精”来骂,自然隐含了人是从猴子变来

  3. dafwlg说道:

    无数年后,人类消失、地球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存在过的痕迹 只剩下了一大堆盘子:大盘子、小盘子,元盘子、方盘子......
    这一天,外星人科学家来到地球,看到这一堆盘子:于是乎得出个科学的结论: 这些硅基物质是生命的遗迹,是按照小盘子----大盘子 或者圆盘子到方盘子的顺序进化而来的。他郑重的写了一篇论文发表了。
    如果你看到这个论文,你会觉得他荒谬可笑。可这对于一个从来没见到过地球的外星人来说却是科学的、符合逻辑的。
    那你说 人 是从 猴 进化来的么?

    • 龚钴尔说道:

      上帝往石头里塞了几副骨架(刘谦都能做到,上帝更厉害啦),后世的科学家就拿化石来说事,搞得人们不得不信进化论。。。

  4. 龚钴尔说道:

    很多妖怪变人的中国传说,更是早早地打破了人与动物之间泾渭分明的西方观点。。。而西方最吓人吸血鬼传说,还是人变人,还是不敢想人是某种动物变的。。。所以古中国人早就接受了,就差进化论作为理论来捅破窗户纸了

    • 张撞鹿说道:

      en,也许这个是个还没有人提过的可能。不过西方也有狼人的说法,而中国的妖怪别人的确实多一些

    • Robot说道:

      这个观点很有意思。中国的鬼神体系构架是和真实世界想对应的,有点像游戏里的升级,小妖修炼成精,妖精变人,人成仙。和进化论遥相呼应。

      • 张撞鹿说道:

        恩,你这个更好玩儿,这种讨论很开启脑子啊
        不过,我觉得你说这个系统更与封建社会的“等级”有关而不是“进化论”

        我为什么要说“封建社会”…

        • Robot说道:

          对,我觉得中学教育进化论(特别是政治课上讲到劳动使得猿进化到人的时候)有一个误区:就是直线型进化而非树型进化,搞得大家误认为只有“人”才是进化的最终胜利产物,没有意识到现在世上的所有现存生物都是亿万年的胜利者。不知道现在的课本有没有变过来。

      • dreamelf说道:

        其实,老外的妖怪也有很多复杂的等级啊,还有楼下的,,要说“封建社会”从狭义的封建社会来讲,西欧国家的历史比我们长。。中国从秦朝开始就应该算是中央集权社会了。。

      • dafwlg说道:

        你这就是 传说中的 社会达尔文主义 了

  5. 龚钴尔说道:

    严复在翻译《天演论》的时候,用的是“演化”来表达达尔文“evolution”的概念,为了防止误解,他曾特意在注解里注明,这个词不仅有“进化”,也有“退化”的意思………………这的确加速了进化论的认可。。。。。。。类似的还有把“黨”简化成“党”,“黑”不见了,代之以“兄”,贬义变褒义,“党”一下子慈爱了

  6. laosun说道:

    不过,龙漫远发现,在国内,人们通常还是把宗教和科学看作对立的两面,看成敌对的。“我们一直被这么告知。”他说。可那已是几十年前的旧观点了。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停止了对国外了解的步伐,重新回到思想上固步自封的境况?经济上大幅度增长,思想上日益侏儒,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时代。

    • 张撞鹿说道:

      对国外的了解总是避不开一些有毒的东西,文化的无障碍传播是集权的大敌啊,当年百科全书学派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嘛

  7. 说道:

    中国崇尚“进化论”的缘由简直是说不完的,就像文中所说“马克思、恩格斯和毛泽东都强调达尔文的进化论”,而我们国家全部上过学的人都会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吧,尤其是大学里学习的还更加深入,所以,进化论在中国的思想深入就不算费解了。我痛恨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每次背题的时候都痛不欲生!!!浪费诸多的脑细胞去背这些枯燥的,并不见得对思想有帮助的东西。

    • laosun说道:

      进化到今天的社会进化论,仍然保持五年一小进化,十年一大进化的速度,还是必须要背诵的。哈哈。

    • 龙老师说的另一点也很有道理,因为“中国不是一个宗教民族,对于他们来说,人从哪里来,如何起源,不是一个problem。”
      平时谈的都是儒家文化等等,焦点不是起源问题。

      • 龚钴尔说道:

        对于老外近代思想得那一切,中国早在上古先秦都想明白了。的。的确不是一个problem。。。后来我们想的更多的是,某时某刻的露水更有治病效果,到现在则是彻底的拜金,彻底的科学,用三聚氰胺玩死你来证明进化论对掌握科学的聪明者的选择

    • conwood说道:

      虽然对思想没帮助。
      对于记忆力、忍耐力、包容心,以及培养自己对不认同观点的深入了解能力,还是有很多帮助的。

      • 说道:

        不是的,不是培养不同观点的深入,而是培养一种观点的深入,“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下....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没有任何一个党派能够取代共产党的领导...”诸如此类。在六十年代的时候,人们会有更高多的热情去学习这些,但是现在的社会这么开放,年轻人接触的学说和知识如此众多和广泛,而我们的教材还如此死板,不断抨击资本主义社会。说实话,作为一个年轻人,我希望了解我们国家政策优越的地方,而是不在那里死背“只有共产党的领导..只有马克思主义...”等等等等。你说资本主义社会不好,人家美国人不也活的好好的?

    • bluechacha说道:

      而我们国家全部上过学的人都会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吧,尤其是大学里学习的还更加深入

      ================================

      可是基本背了的都忘了吧?= =
      起码我没记住...

  8. 筋斗云说道:

    >这种讨论本身比进化论更有价值

    应该给美国人多介绍些中国相对论民科讨论者。

    明明是基督教国家宗教影响的缘故,还能说出这样“有爱”的话。
    脑袋有屎。

  9. 张撞鹿说道:

    达尔文其实从未在中国生根,他代表的科学精神、探索欲望、审慎态度从未进入中国文化。相反的,斯宾塞先生大获全胜。他的庸俗化进化观点,已成为成功者们自我庆祝的内在信念。倘若严复活到今天,看到中国社会已变成一个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社会,所有的伦理与人性的温情,都被利益的争夺冲得烟消云散,他该作何感想?

    引自许知远的《达尔文与中国》

    李大光教授也认为,对进化论的态度是中国人对待许多西方科学的一贯态度,不加批判就接受。

    • 进化论刚进来的时候,错过了批判的时期——因为那时候我们的社会需要它。
      而现在像是已经约定俗成,就像地球是圆的,还用批判着学么?
      这也没法怪中国人……

      • 八爪鱼说道:

        我觉得讨论我们是否应该批判之前,先要考虑我们有没有能力批判。
        理解、接受进化论,和批判进化论一样,都需要系统全面的科学基础知识以及成熟完整的科学思想。
        无论是在进化论初入我国的时候,还是在新旧社会更替之际,甚至是现在,个人觉得这种条件都不具备。
        从这种角度来看,我们国家这么多的人都接受进化论,这本身就不正常。其荒唐程度就像全国人民都说“我懂得弦论”。

    • 说道:

      中国人所接受的只是一种关于进化论的教育,没有给我们更多的讨论这个问题的机会。直到现在为止,我们全家人都认为“进化论”是正确的,因为不知道还有别的“论”的存在。相对于西方的教育,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对这个问题的接受是认为它是“天经地义”的,就像“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 ...”是一样的。

    • wenry2010说道:

      达尔文其实从未在中国生根,他代表的科学精神、探索欲望、审慎态度从未进入中国文化。
      ---------------------------------------------------------------------------------------------------------------------------------
      国人研究《进化论》不如西方深入,就是因为国人尽信书全盘接收;西方人不信,所以批判、研讨。
      上海交大自主招生四大考官之一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杨如是说。

  10. 张撞鹿说道:

    现在脑子里陷阱太多了,根本区分不清。

  11. maokk说道:

    进化论让人自以为是起来。

  12. pitaka说道:

    外国还是有宗教的缘故,中国还好,挺能接受。

  13. Andrew说道:

    培养独立人格,从松鼠会开始!

  14. 张撞鹿说道:

    松鼠会也不敢自称“开始”吧,不过客观探讨,谨慎和独立地判断这些所谓的科学精神,确实可以让人格更独立^_^

  15. maomidan说道:

    从小被教育的结果,压根没怀疑过进化论,一点质疑的念头都没有

  16. DS说道:

    并不是争论越多就越理智,这争论中可能暗藏着许多我们外人不知道的龌龊。

    要每个人都了解来龙去脉之后才下结论,不过是写字台前的文化人的美好愿望罢了。人从哪里来在中国文化里从来都没用过强制性的要求,女娲造的还是猴子变的根本不对文化有什么大的冲击。但在外国就不同,基督犹太伊斯兰教都对此有硬性规定,你说人是猴子变的,是要这些宗教的老命,他们能让你好过吗?

    在我接触过的人群中,宗教和科学对立这种观念最强烈的是基督教徒们,他们反反复复的编造各项科学结论的漏洞,似乎以为只要证明了科学是错误的,他们的上帝就对了,他们从来没想过也许对的不是上帝而是如来佛祖和长生天。

    • bluechacha说道:

      赞成这种说法

      为什么中国人就没有坚持过人是女娲造的呢?本来坚持有上帝就很那个....

      当然,我也不敢否认它是存在的

    • 复苏说道:

      第一句话讲的很好,最后就有待讨论了,中国就是太和稀泥看,才没得讨论

    • 弦舞万维说道:

      我相信,即使有上帝,他也是个科学家…………= =

  17. 田不野说道:

    "年轻人,我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信进化论,星期六和星期天信上帝。"---看到这句的时候,我笑了。

  18. akira说道:

    有没有人可以来说说木村的中性学说咧?

  19. 胖子JOE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看完
    1,我惊讶于反省自己,并不是完全的进化论迷信者,但是也没有提出过非常强烈的反驳,可能跟小时候迷什么外星人之类的东西有关;
    2,恕我愚昧,没有看明白文中有关进化和政治利用的关系,也没有看明白进化和宗教的关系
    3,我“感觉”有比人类更高级的某种力量,不知道这算好还是糟糕
    4,很担心连松鼠会的文章都看不明白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和理解能力水平的问题...惶恐中

    • 说道:

      你应该认真的看一下。如果你上学的时候“被迫”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哲学原理,你就会知道,进化论和政治的联系相当密切。我上学的时候对这些理论课是深恶痛绝的,睡觉都恨得咬牙切齿的。
      我一直坚信,这个世界肯定有比人类更高级的力量。他们能够破解我们,但是我们不能破解他们。

      • Yin Zhangqi说道:

        我也是被迫学习的,现在发现其中很多东西仍旧具有解释现实的能力。我记得,政治课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从来都是被批评的对象。

        • yiyaahaha说道:

          呃,我一直认为政治课上教的东西不靠谱,尤其有一些东西是偷换概念却把自己上升到一定高度并且胡扯的。

          • Yin Zhangqi说道:

            有些东西是比较有用的,尤其是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一些论断。

    • DarkSniper说道:

      我也不反驳,我只好奇为什么会这么说,于是我阅读了更多资料,最后我相信了证据和逻辑推理,而不是因信称义的上帝。
      请注意因信称义这四个字,信基督教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你必须无条件相信你是上帝造的。演化论至少给出了证据和完整的推理过程,上帝没有。

    • 复苏说道:

      显然胖子的想法是相当飘逸的~没受什么束缚

  20. 我觉得是因为进化论刚进来的时候,错过了批判的时期——因为那时候我们的社会需要它。

    • Robot说道:

      同意这个,《天演论》比原著更加激进,确实符合当时知识分子对国家进取的渴望,中国屡屡被扁的经历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口号带出的危机感,求新求变的革命目标是最容易打动人心的。其实我有觉得,严复当时也算不上错,喊醒一屋子沉睡的人,确实需要敲锣打鼓。现在倒真是到了好好反省的时候,我并不觉得中国目前需要引进上帝造人说或者变种的智能高级力量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一定的文化背景和土壤的。中国有女娲造人说,也有过飞碟探索热,但大家还是觉得人从猴子变的更贴切。关键是对《天演论》中激进的一些东西,譬如社会达尔文思想之类的,进行反省。

      • billion_11说道:

        我觉得我有必要翻翻《天演论》了

        • 张撞鹿说道:

          天演论的开头文采斐然,让人惊叹,虽然和原文差别比较大,但是很值得读一读。

  21. 北北说道:

    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变…………

  22. wilddonkey说道:

    “中国教科书里的进化论是完美无缺的,学生不需要对其进行批判性的反思,只要接受即可。”

    国内的教育从来就不打算给学生进行批判性反思的机会

  23. 潮汐说道:

    我说个大逆不道的话,其实中国人并不一定多相信进化论.而是相信进化论所代表的"先进性".起码在我们学到进化论的时候,是被告之这是真理,这是最先进的.而国外不相信进化论简直太正常了.宗教只会告诉人们主是对的.所以没有人说进化论是最先进的.既然这个东西不是最先进的,那就很有探讨的必要了.于是乎.....

    • 说道:

      于是乎,各种各样的“论”开始各行其道,比如“上帝造人”“神话论”“自然论”等等等等,加之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自由等权利,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更加助长了我们讨论的高涨热情,哈哈。我想说,原来您看的《心理学与生活》和我所说的《普通心理学》不是同一本书。

      • 潮汐说道:

        哎,不要深究.深究就很可怕了.《心理学与生活》和《普通心理学》确实不是一本书.另外,就别叫您了,听着别扭.不知道高教为什么用的是那一本.这一本是美国心理学研究生指定参考书之一啊.

        • 潮汐说道:

          啊啊,是考研究生的参考书之一.又大意了.另外问个事.松鼠会的注册是先申请ID,得到密码邮件还是怎么弄?我有时候很苯的.

          • 猛犸说道:

            嗯,请在右上角注册,随后密码将会发送到填写的注册邮箱中。

          • heibeibei说道:

            呀,感谢.不过只能用这个名字注册.......然后是要在蘑菇台阶发申请么?

          • 猛犸说道:

            如果想成为松鼠会亲友团成员的话,请在论坛蘑菇台阶发贴申请~

          • 说道:

            已经注册了TD吗?注册完了以后点击右上角的“网站管理”,进入网站管理以后点击右上角的“档案”,然后修改密码或者“对外显现名”就可以把你的名字改为“潮汐”了。这样以后你一登陆回复留言对外显现的就是潮汐了,明白了吗?heibeibei是什么意思?黑贝贝?哈。

          • 潮 汐说道:

            完成了.感谢感谢.HEIBEIBEI啊,哈哈哈.这是我玩游戏的时候用的名字.只是个谐音而以.谢谢蓝了啊,蓝又是怎么来的,天空的意思?

          • 说道:

            N年前,10几岁吧,喜欢蓝色,那个时候还很想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蓝呢。后来这不就流行网络了吗,就给自己起了个网名。一直用。快十年了。不知不觉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24. 瘦驼说道:

    撞鹿&桔子!

  25. kingson说道:

    政治需要,唯物观决定的

  26. twopersons说道:

    全盘接受教科书的知识,以为是常识。谁知都是错误。
    容易被人利用作为政治的牺牲品,我以为在维护正义,谁知还是被操控。

    • 清水印月说道:

      这儿的评论很少看到对于错这样极端的。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纠结

  27. 龚钴尔说道:

    由《黑客帝国》可以推知,岩石里有骨头架子我们不能相信,就连金属里有骨头架子,我们也不能相信。。。进化论是现实世界的的理论,黑客帝国理论则彻底崩解了现实世界

  28. haveme51说道:

    老师说,我们是古猿进化而来,于是我们就信了,所以这么多年从来对于“进化论”就没有别的念头,具体什么不知道,就只记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29. Fujia说道:

    李大光观察到,许多西方理论在中国有不同的命运。比如,与进化论备受拥戴相反,“人口论”在中国遭到了猛烈的批判。而在这截然相反的待遇背后,他看到了“ 相同的逻辑”。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公众通常并没有判断,而是“由政府和科学家判断对错”。当政治运动一来时,他们也更容易被利用,对某种观点盲目地“批判和打倒”。

    大赞。中文的生物教科书对进化论的翻译太烂了。

    • 瘦驼说道:

      写一本李森科传,会很有趣。还有钱老学森先生传,钱先生的生命科学的大部头书很有趣,很好看,很耐读!

    • urbanlife说道:

      结果那些不要脸的砖家,叫兽们判断出了三聚氢氨,判断出了房产的刚性需求,判断出了OMP。

  30. abcxyz说道:

    中国的教育除了接受,从来没有思考。

  31. 说道:

    两人是夫妻?呵呵呵呵呵,不是真的吧……

  32. feispeed说道:

    我怎么觉得人不是由一种动物变的腻,有时候你看身边的很多人,有的像猩猩,有的像狐狸,有的像鳄鱼,越仔细看越觉得人间仿佛就是神话故事中的世界,各种各样的动物化作人形与你生活在一起

  33. Alulu说道:

    就算有一天发现世界是上帝造的我也不会惊讶,因为生物的复杂程度实在难以让我相信仅仅由进化而来

    • fwjmath说道:

      但是目前来说进化论仍然能解释几乎一切。我指的是现代的进化论,不是达尔文的。
      Darwinism shall die for evolution to live.

  34. 冷云说道:

    中国教科书里的进化论是完美无缺的,学生不需要对其进行批判性的反思,只要接受即可.
    這裡的進化論可以替換成任何在中小學階段廣泛宣傳的理論.

    • Yin Zhangqi说道:

      因为如果进行批判和反思,考试就拿不了高分了。就算教材上有反思,老师也不会教的。

      • yiyaahaha说道:

        不是吧,我们老师上课的时候就经常说哪哪还研究得不彻底、哪哪我们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哪哪仍然有争议,包括上学期将进化论的时候也是,我还记得当时很多同学都对进化论的推理表示怀疑。

        • Yin Zhangqi说道:

          哦,那应该是现在的教师水平进步和教育改革了吧。

  35. poulian说道:

    “由于没有接触过反面的观点与论证”,中国学生对进化论这一信条的辩护能力,也就相应减弱了。

    同样的原因,我们对爱国主义的辩护能力也很弱

    • 张撞鹿说道:

      你说的挺对的
      这样的教育藏着很大的危机,往往当思潮突然一变时,很多坚信的东西经不起反思,就会出现整个社会的迷茫

      这样的迷茫,文革结束后我们出现过。苏联解体后也出现过。在科学界,牛顿提出新的物理定律后,许多物理学家出现过(我记得有人自杀,不知道真假)。
      不过我倒不担心进化论会让我们迷茫,我还是相信进化论的大方向的,虽然细节可能我们还没有发现。我不想信有上帝或者更高等的生命。所以,虽然这种教学方式给我们带来很大坏处,但并不是说我们不该不信进化论,我们该做的只是补上一课:仔细想想为什么自己要信进化论

      • eagley说道:

        不光是进化论,包括所有学校里教的知识,全都是不鼓励、不允许质疑的。所以中国学校里教出来的学生思考方式,行为方式都是相似或相同的。

      • Yin Zhangqi说道:

        我没有听过牛顿导致物理学家自杀。说实话,牛顿的时代自然哲学是物理学的别名,那时物理与数学还未完全分家。真正因为物理自杀的,我记得有玻尔兹曼。他是因为提出的统计物理学理论没有得到同行的承认,一直与同行论战,最终引发严重的心理问题而自杀的。

  36. minik说道:

    最近一直在思考信上帝和洗礼入基督教之间的关系...
    个人认为相信上帝,并不一定要信基督教...
    有时教会过于相信那些表面的文字,而忽略了那些初衷...
    圣经总是由人写的,起码是记录的...再把事实转化成文字后,加入的记录者的想法..但那不是上帝的想法啊..

    • 张撞鹿说道:

      恩。不过这是典型的东方人的思维─佛祖心中留。挺好的,对佛教那些褥节的反叛。

    • DarkSniper说道:

      这是毋庸置疑的东方松散多神教思维,也是对景教缺乏理解的表现。对于一般教众来说,景教没有初衷,就是单纯的信耶稣,得永生。按景教的说法,圣灵上帝和耶稣是三位一体的唯一的神。圣经是由圣灵通过教徒的口出的,不是教徒的理解,而是圣灵的意志。

  37. 梦里依稀有泪光说道:

    社会达尔文主义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让人知道有这种可能(甚至隐隐约约发生过),是一种选择......

  38. 贝尔的松鼠说道:

    原来进化论也被和谐过。

  39. Calon说道:

    我觉得很多说要批判要反思的人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却往往很轻率的就下了否定的结论,然后自以为比别人多思考了一层而止步不前。

    • 张撞鹿说道:

      轻率地下结论和为了批评而批评当然是不可取的,任何有意研究的人都该警惕。但我觉得不能因为这个儿停止批判和反思。

  40. 为什么没人发现文中俩链接~~

  41. 丁丁虫说道:

    我没太看懂这篇文章的主旨是什么……是说进化论有问题,还是说它在中国不该受到如此对待,还是说除了进化论我们也该听听宗教的声音,还是别的什么?

    • 张撞鹿说道:

      是想说进化论在中国的传播途径,既导致进化论在中国公众中知道的人多,思考的人少,也反映出中国对一种外来思潮的使用方式后面所隐藏的中国政治逻辑。有些话在公开发表的时候不大好说,所以建国后进化论的命运就没大点到。现在想起来,如果时间充裕,应该把文革中进化论的遭遇也舔进来。

      写的让你看不懂,下次一定努力改进。

  42. 童天鉴日说道:

    阅过。文末说中国人没有举行集体的纪念活动,个人认为是因为进化论已经深入人心了,就跟那儒家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了一样,成为了中国人普遍的精神之一,所以是不需要大家专门来祭奠什么的。如果想祭奠,或许本文就算其中之一了。和和。

    • jimi说道:

      “儒家思想”?造假大国、山寨社会,原来是因为有深入人心的儒家思想呀。^_^

      美国华裔儒家学者几年前有过调查,东亚儒家思想继承最好的是韩国,接下来是日本、台湾、香港,大陆最后。

      • 崔略商说道:

        所谓儒家思想的继承,拿什么来衡量呢?那些深入到骨子里的东西,用什么方法怎么调查、比较?

        中国传统道德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这种道德的局限性在于它有一个类似“服务区”的东西。在现代社会,人的交往范围无线扩大,而传统道德的服务区还是这么一点,所以人际活动中不道德的比例就增加了。

        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一是用法律和规范来弥补道德的不足,二是建立新的以社会为单位的现代道德。

        • agniomn说道:

          经过文革和哔哔的中国社会已经失去了信仰,儒家思想同共产主义一样自然也不过是信仰的一种。

  43. Lewind说道:

    “由于没有接触过反面的观点与论证”,中国学生对进化论这一信条的辩护能力,也就相应减弱了。
    -------------------------

    这个也未必吧?我在国内也没有接触过反面的观点,但并不妨碍我在国外与别人讨论进化论,并驳倒他们。

    现在国人有一个误区,认为我们的教育制度这儿不好,那儿不好。但实际上,正是我们的基础教育培养了大批在美的中国技术精英。

    思辨的能力不一定要靠整天面对一些无厘头的傻问题(美国学生就是这样的)来培养,而在于对质疑精神的尊重。

    对于教育,我不认为向西方完全看齐就是好的。毕竟东方人的文化决定了我们的思维方式与西方人有本质上的不同。所谓“因材施教”,若全盘照搬西方的放羊式教育,未必是件好事……

    • 张撞鹿说道:

      你说的对,要对“质疑精神”尊重。这点上我们没有分歧

    • jimi说道:

      能问问看“在国外与别人讨论进化论,并驳倒他们”是什么意思吗?怎么定义“驳倒”二个字呢?讨论问题而说什么驳倒不驳倒,这样的思维方式,就非常中国化,也背离科学精神。

      还有,科学精英和技术精英不是一回事吧。中国基础教育、特别是中国城市基础教育和美国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科学研究上,差不多是颠倒过来。

      • Lewind说道:

        驳倒的意思就是说通过“驳”,使之“倒”。“驳倒”在于指出对方观点中不合理之处,而非向对方灌输自己的观点,除非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论题。

        进化论所讨论的问题太复杂,绝对不是非此即彼的。所以,我也没有向别人灌输什么。但驳倒对方站不住脚的观点还是可以做到的。就像一个人说1+1=3,你当然可以驳倒他。

        讨论时可以不去驳倒别人,这是生活中的讨论,是给别人给自己留余地的讨论。而科学的讨论恰恰相反,应该在已有知识基础上分出一个是非对错来,这才是科学的精神。如果你也对,他也对,自己也对,这就没有科学的今天了。

        科学精英和技术精英不是一回事。但在美国,无论是公司里的技术精英还是大学里的科学精英,来自中国的人都占有相当高的比例。我强调了,是国内的基础教育培养了这些精英;我没有否认过在科学研究上国内从理念到方法的落后。

        • 张撞鹿说道:

          “国内的基础教育”是一个大概念,里面可以细分。你说的这里面有很多优秀之处,我是赞同的,我一直觉得小学数学学难一点没什么坏处。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个基础教育里同样也有非常恶劣的地方,两者并不冲突。

          在我看来,国内基础教育的优点里,绝对不包括僵硬地、片面地,甚至政治色彩浓厚地教进化论这一条。何况问题并不只在进化论上,很多知教学内容,从文科到理科,都有类似弊病。我想,你所说的那些精英,绝不是因为这样的因素存在才被培养起来的。

          我并没有把中国的教育的优点全盘抹杀,没有人想那么做,但我想很多人都会承认,这个教育里过去有过,也许现在还有很大的问题。

          • Lewind说道:

            问题总是有的。人的事情(科学之外的事情)很难有真正的对,或者所谓的最好。

            我超级同意小学数学难一点没坏处,总比美国收银员离开计算器就不会算算术强。 :)

            我也同意你说的要一分为二地看教育问题(这也是国内教育的成果,外国学生很少懂得这个道理),包括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一分为四地来看基础教育。

            我其实是有感而发,并不完全针对撞鹿兄文中的观点。现在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反而有更强的“月亮都是外国的圆”这种观点。教育只是其中的一个体现罢了。

            我一直觉得,如果有机会,把中国人分期分批都送到美国来生活个一年半载就好了。这样一来,大家就知道了,西方的制度和体系也有很多弊端,有他们自己的问题,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也有我们要避免重蹈复辙之处。更何况,东西方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有着不同的社会道德标准,这些都决定着中国任何一个领域的全盘西化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就比如说撞鹿兄提到的教育政治色彩浓厚吧,美国又何尝不是一样呢?如果你想在教材里宣传社会主义,恐怕就要被请去FBI喝咖啡了。美国并没有国内很多人想像的那样自由。

            就说新闻自由吧,在08年初的时候,我曾经与很多外国学生为西方的新闻报道问题而据理力争(具体什么事情大家肯定都知道)。出乎意料的是,美国人,包括学生(来自不同的系)、老师(主要是文史社科类的)、以及我的房东(一位退休牧师),都知道不能相信美国的媒体,都知道媒体在关键问题,敏感问题上是会胡说八道的;反而是从韩国、法国、印度等地来的留学生都对CNN,对纽约时报笃信不疑。

            距离产生美。太平洋这个距离的确有效地在中国观察者的眼中美化了美国的媒体,以及新闻自由,以及很多其它的体制。

            再次重申,不是针对撞鹿兄。本来是进化论的好文,被俺扯远了,只是不吐不快,抱歉!

          • Yin Zhangqi说道:

            有出国机会的人还是少数。很多东西都是隔着玻璃看更美。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并不是讲进化论,而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及其在中国的影响。

            被西方入侵后100年,中国人反思了100年,到最后归结为一句话:落后就要挨打。所以中国人才如此热烈的拥抱“适者生存”这条格言。后来的所谓强国强种,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等话语,都与之有关。这是社会学,政治学,但不是生物学。

  44. 我是桔子。。变的。。

  45. Yin Zhangqi说道:

    方舟子对这篇文章作了评论。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isc/jinhualun3.txt

    • likrrr说道:

      转过来。非常同意前面的两句话。有相当多的质疑进化论的见解都来自宗教,而对真正称得上对进化论的质疑只能是科学范围内的一些质疑和补充,但这并不是小孩子们和文科生们能深入涉及到的。美国人从小就详细了解进化论,也只能说明,一是折中主义,把科学和宗教并列提出,选择权交与小孩子;二是从小培养小孩子的批判精神,问题在于如果专业知识不充足,批判也就无所谈起。

      方舟子按:这篇报道的出发点有些问题,似乎是在批评中国人接受进化论的比例高于西方人。其实西方还有半数人不接受进化论,才是不正常的,乃是由于基督教势力的影响,而不是那些人比中国人更有怀疑精神,恰恰相反,是更盲从——对宗教信仰的盲从,西方科教界人对此也是痛心疾首的。我们不应该怪中国人
      接受进化论的人太多,而是应该探究为何还有近30%的中国人不接受这个科学理
      论,为什么对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等等其他科学理论就会几乎一致接受?进化论在科学上的可靠程度和重要性并不亚于这些理论。中国的教育要求学生不加批判地接受进化论,不也要求学生不加批判地接受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为什么独独认为这么教育进化论是不正常的?是不是也受到国外原教旨基督徒的影响,认为进化论是个在科学上还有争议的理论?把“把宗教和科学看作对立的两
      面”说成已是几十年前的旧观点也不对,西方还有这么高比例的人由于宗教信仰的原因不接受进化论,正是宗教和科学对立的证明。当今许多杰出的生物学家、哲学家都认为宗教和科学,特别是和进化论,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例如E.O. Wilson, James Watson, Richard Dawkins, Niles Eldredge, Daniel Dennett等人都持这个观点。国外有些科学家说进化论与宗教不冲突,是为了取悦信教的政客、公众,我们没有必要也跟着这么做。

      • 张撞鹿说道:

        感谢likrrr转帖。将通过私人邮件回复方舟子。

      • 张撞鹿说道:

        方舟子和likrrr提出非常有意思的思考角度,这个话题越来越有深度了。

        我觉得,首先可以不讨论进化论到底是多么正确。我关注的是,即使进化论真的“完美无缺”,我们的国家或者说执政党,是因为什么确认了进化论的崇高地位?是因为进化论本身的正确,还是因为科学之外的政治原因?

        要知道,相同的结果也可能因为不同的原因取得,正义的结果完全可能通过不正义的过程实现。在正常情况下,进化论完全有可能凭借自身科学上的正确性,而确立目前的地位。但在中国,它却不是凭借“科学上的正确性”,而更是因为它恰好符合了政治需要。

        这篇文章,更多是想说进化论在中国取得目前地位的背后,有一个错误的逻辑,而没有想批判进化论这个地位本身,我本人和我的采访对象甚至都觉得这个地位是应该的。这篇文章也不是想说西方很多人不信进化论是好事——我们不讨论进化论这种地位应应不应该,而只讨论这个地位取得的过程合不合理。西方人虽然信进化论的人少,但那是通过合理的科学的过程,经过自由讨论和选择,而不是因为政治需要。

        因此,若没有政治需要的话,进化论可能也会在中国取得与今天相似的地位,但就目前来看,它的这个地位,实现过程并不科学,值得批判。

        尽管进化论运气不错,它在中国取得了它有资格取得的地位,但是别忘了,并不是所有学说都和进化论一样幸运。那个让进化论取得崇高地位的不科学逻辑,同样能让另一些不幸运的学说(比如“人口论”),失去它本应取得的地位。我们讨论问题,也许从进化论跳出来,看得更多一些。

        不知道这样说,有没有说清楚。

        另一个话题是说现在的教学方法。我现在担心,我的文章里,也许确实太过强调宗教和进化论之争。其实,关于进化论有许多争议,正如方舟子和likrrr所说,在中国,宗教与进化论的矛盾并不存在(近几年教徒多些,也只能算很小的局部存在)。所以,我们所谓批判着教,应该不是说教学生从宗教角度批判进化论。但是,还可以从学术角度。如likrrr所说,小学生和文科生很难理解,但我觉得批判着教不一定要让他理解,而是让他知道有很多争论和不同意见。

        我们现在的教学方法,把一个结论变成“不容置疑”,“不强调思考过程”。但这就是教学方法上的原因,而不是单纯的政治原因(事实上探究根源,还是在于几十年的政治思维)。同样,这个问题恐怕不光存在于“进化论”上,也存在于几乎所有学科上。

        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是从小熏陶出来的。哪怕是一个完全正确的学说,我们怎么来教学生领会,也是可以探讨的。

        有些西方国家,会在很小的时候通过各种方法训练质疑精神的,比如通过亲自动手、看似弱智和夸张的实验等等——也就是说,不存在一个空的结论,什么都是有根有据,有推理过程。而我们现在教育可能很缺乏这个过程,总是直接给出结果,导致有人长大后习惯不问根据。

        现在我有个问题:如果我们不像现在这么教,那我们该怎么在小学和中学里教进化论,以达到我们所追求的“批判着教”的目的?很希望能听到精彩的建议。

        • cs说道:

          您应该详细论证中国大陆教育体系学习进化论过程中是如何进行强行灌输的,有那些洗脑式行为,否则您这篇文章是没有根据的,只是你们有先入之见。

          至少我自己是没这个体会的,这有可能是我已经被洗脑了,但更可能是因为演化论本身作为一个学术体系,是逻辑严密,证据充足,是值得信耐的。

      • 八爪鱼说道:

        进化论不是一种信仰,讨论它之前需要系统的学习,不仅需要全面的基础知识,还需要成熟的科学思想。没有这些基础,即使全国人民都接受进化论了,这跟全国人民都反对进化论有什么区别呢?
        在一个超过10%的成年人都是文盲的国家,在一个大学生比例不足10%的国家,谈论进化论的接受程度,我觉得意义不大。
        这样的一个人群,居然有70%多的人自称接受“人类是从早期动物进化而来”。
        实在是耐人寻味。

        • likrrr说道:

          从实用角度来说,知识水平低下,并不妨碍相信科学,或说“信仰”。一般讲只有本领域的专家,才能准确的把握进化论的科学性及其不足。对于外行来说,如果需要依照一种理论来理解或解释遇到的问题,那这种理论更应该是科学理论,而不是宗教。在这点上说是信仰科学,也不应该是错。

          当然,批判态度,是科学研究最重要的一个态度。从小培养,也没有错,就像张撞鹿上面所说的那样。但是我怀疑这里有一个度的问题。过分的强调批判质疑,尤其在知识储备低于质疑所需的水平之前,这种质疑固然对学术本身没有多大意义,对这个小学生来说,益处是否真有那么大吗?
          如果说国外的科学进展要比国内好的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从小培养的问题,还是科学研究管理制度的问题?毕竟有不少国内做的不怎么样的研究者,可以在国外做出很好的研究来。这应该算是成年人再接受教育的例子。

          • jewelsoul说道:

            這才是結合實際結合歷史情況來說問題

    • likrrr说道:

      有些错字。
      转过来。非常同意方舟子评论中前面的两句话。有相当多的进化论的质疑都来自宗教。而真正有分量的只能是科学范围内的那些质疑和补充,但这并不是小孩子们和文科生们能深入涉及到的。美国人从小就详细了解进化论,也只能说明,一是折中主义,把科学和宗教并列提出,选择权交与小孩子;二是从小培养小孩子的批判精神,问题在于如果专业知识不充足,批判也就无所谈起。

      方舟子评论见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方舟子按:这篇报道的出发点有些问题,似乎是在批评中国人接受进化论的比例高于西方人。其实西方还有半数人不接受进化论,才是不正常的,乃是由于基督教势力的影响,而不是那些人比中国人更有怀疑精神,恰恰相反,是更盲从——对宗教信仰的盲从,西方科教界人对此也是痛心疾首的。我们不应该怪中国人接受进化论的人太多,而是应该探究为何还有近30%的中国人不接受这个科学理论,为什么对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等等其他科学理论就会几乎一致接受?进化论在科学上的可靠程度和重要性并不亚于这些理论。中国的教育要求学生不加批判地接受进化论,不也要求学生不加批判地接受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为什么独独认为这么教育进化论是不正常的?是不是也受到国外原教旨基督徒的影响,认为进化论是个在科学上还有争议的理论?把“把宗教和科学看作对立的两
      面”说成已是几十年前的旧观点也不对,西方还有这么高比例的人由于宗教信仰的原因不接受进化论,正是宗教和科学对立的证明。当今许多杰出的生物学家、哲学家都认为宗教和科学,特别是和进化论,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例如E.O. Wilson, James Watson, Richard Dawkins, Niles Eldredge, Daniel Dennett等人都持这个观点。国外有些科学家说进化论与宗教不冲突,是为了取悦信教的政客、公众,我们没有必要也跟着这么做。

    • wingc说道:

      这一次,我站在方舟子一边。说实话,西方有一半人不采纳进化论,真的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也质疑不了进化论或提出和证明更好的科学理论。至少在美国,信仰基督教的人是很可怕的,他们完全不相信科学,对于自然史,虔诚的教徒们哪怕看到恐龙化石都一口咬定根本没有存在过恐龙,说那些是像我们这样信仰科学的人伪造出来颠覆上帝创造世界和万物理论的。

      • 张撞鹿说道:

        可能还是有误解,我不想讨论进化论的对错,我觉得它是对的,它应该在中国能普及。我也不是说宗教反对进化论我就高兴,我只是想说,在进化论受到中国推崇的背后,是一个不合理的制度——我真的没写清楚吗?

        • mirror说道:

          是。应该说进化论受到中国推崇的背后,有一个官家的统治发挥作用。联想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地位,这个现象是必然的。

      • Melipal说道:

        西方确实是因种种宗教和传统上的原因导致接受进化论者比较少,不过看过国外的一些科普杂志,有讨论这个问题的文章,感觉措辞还是挺激烈的,譬如有一次Sky & Telescope的主编撰文说,如果我们不改变进化论不被公众接受的局面,下一个遭殃的可能就是天文学。而且那篇文章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正是大部分人批判性思考的缺乏,而不是因为从小接受了更合理的教育从而对进化论产生合理置疑。类似的观点在国家地理等杂志上也看到过。
        说反对或接受某理论要有基本知识不假,但从这些国外杂志的文章看,感觉那边的问题是,与其他现代科学理论相比,能接受进化论的人更少,甚至少得多,所以不正常。
        我也不知道国内接受原子论相对论等其他理论的人比例高不高,不过个人以为,对于一般人来说,对自然科学成熟理论不经思考的反对可能比不经思考的接受更要命。

    • 崔略商说道:

      实际上方舟子的文章和这篇文章所讨论的不是一个focus

  46. jimi说道:

    世界发达和准发达国家有二三十个吧?想请教一下,其中哪几个民族,是总体没有宗教信仰的。

  47. tity说道:

    本报记者 张伟 □刘旸
    ----
    这就是张撞鹿&桔子的本名吗?

  48. lychee说道:

    进化论是否天衣无缝且不管了,进化论在中国的最大影响是,协助了社会进化论的出现并演变成共产主义信仰的天下。生物界有进化,社会也有进化,以先进之名革了这个老大帝国的命。温良恭俭让一去不返,适者生存成为至理。
    XX主义是科学理论,如果不是进化论做了帮凶,这句话听起来应该是很别扭的

  49. eagley说道:

    我觉得进化论在我们国家的情况和相对论有些类似.大部分的人仅仅只是听说过这两个理论.由于这两个理论对现实社会的生活其实没有任何影响,而且几乎没多少人了解除这两个理论以外的其他不同的观点.正是这样造成了中国接受进化论和相对论的人数会那么高.应该说,绝大多数的人既不是进化论的信徒,也不是进化论的反对者.在中国,进化论和相对论只不过是侃山海经时的话题之一罢了.

  50. meng说道:

    额,说实话,我是精英教育的拥护者。看教育问题,我是不会大多数人会怎么怎么样来分析的,那不是我的精力范围。对有普世思想的学者,我是尊敬的,但是我没有能力做到。但愿你们努力的思考能使中国的教育制度和中国的整个生存环境逐步改善。

    • likrrr说道:

      对于科研工作者个体,这个态度是值得尊重的。毕竟不是所用人都习惯与外行打交道。并且如果集中精力做出成果,实际与科普也是不矛盾的,科普并不是专门普及教条式的科学思维的,在科普中,新的科学成果和背后的科研思维是相辅相成的。

  51. jimi说道:

    “我们不应该怪中国人接受进化论的人太多,而是应该探究为何还有近30%的中国人不接受这个科学理论,为什么对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等等其他科学理论就会几乎一致接受?进化论在科学上的可靠程度和重要性并不亚于这些理论。”

    =================

    这不是在换一个角度或者在深入话题,而是又在玩弄偷换概念的惯技,制造没有论据的论点。

    其一,有没有科学调查证明中国人“对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等等其他科学理论就会几乎一致接受”?根本没有,尽管可以作出猜测,但不能以此为论据;再者,即使上面猜测为正确,在本文的语境内,提出“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做类比,有没有可比性?和进化论相对的有神创论,和原子论、相对论、基因论相对的,有什么论?

    八爪鱼同学说的对,无论赞同还是反对一个科学理论,必须具备系统的科学知识,对该理论体系有相当了解。在中国,哪怕在受教育的人群中,显然也根本不具备与这个70%的进化论接受度相符合的知识环境。

    科学不是信仰,更不是迷信。在科学问题上,既没有政治正确,也没有政治反动。但有些人似乎正是在把科学当迷信。

  52. wilddonkey说道:

    如果科学只是拿来用的话,真是舍本逐末、等而下之,甚至违背科学的本义。科学在国内的境遇还确实是这样,从上到下,满眼的“科学”,背后的含义都是告诉你这是科学,科学啊,你敢不信?你去信就行了。我不认为这跟那些传教士的做法有什么区别,把科学当作信仰是对科学最残酷的讽刺和最根本的戕害。在这里,科学就是被利用的工具。可能初衷是好意,是想让民众知道一些来自科学的结论和知识。但问题在于其一,目前的结论不一定就是定论(这里讲的不局限于相对论)。那么好了,今天说是这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明天说是那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仅仅以结果面目出现的科学前后矛盾,如何信得?这对传播科学有益吗?到底什么是科学?科学最核心的内涵是什么?最有价值的部分是什么?我们要科学,是要本,还是要末?其二,如果只试图让民众把科学当作一种信仰来接受,科学就会成为最好用的工具,只要给需要让它闪闪发光的东西贴个科学的标签就行了,多方便。事实上,在中国有多少人正在这么做?这样传播科学是对民众有益,还是对科学有益?
    传播理论、知识;还是传播科学思维方式是给人金子还是给人点石成金的手指的区别,前者当然容易,也方便,但今天来了个问题,需要你点一下,明天来了个问题,需要你点一下,你需要永远这么点下去(这还是你是好意的前提下);后者要困难的多,过程也非常的漫长,因为要民众长出自己的那根金手指来,但却是一劳永逸的事,人们自己有了金手指,就可以自己来判断是非,不需要谁来引领,也不会再轻易被骗。两种方式哪个更好?
    从另一方面说,这种对待科学的实用态度是否恰是国内科学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呢?只由专家来对专业理论进行判断?专家从哪来的?天上掉下来的?没有广泛群众基础,精英如何脱颖而出?
    这就涉及到教育的问题了,知识和独立思考能力哪个更重要,如果这个问题还要拿来讨论的话,那说明在国内普及科学思维方式确实是当务之急。这里不存在什么先后问题,两者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
    科研体制也是个关键因素,但与其说科研体制和教育体制哪个才是罪魁祸首,不如说两者狼狈为奸,两者背后都有更深的源头。
    每年出国搞研究的有多少人,能出头的有多少?九牛一毛。这是要看比例的,原因又在哪里?

    • jimi说道:

      其实,如你所说这样,传播“科学”的人群中,很少有科学家,连可以定义为学者的都很少,最多就是多年前接受过理工科教育。有代表性的比如所谓反“伪科学”的“四大恶人”,只有郭正谊还勉强能算是从事科学工作,但也是在什么“中国科普研究所”。

      哪位介绍下这个“中国科普研究所”?再评价下它在中国科学界的地位哈^_^

      • c2blog说道:

        别岔题好伐?

        • jimi说道:

          举例说明一下这些热衷打科学旗号的传教士的身份,好像一点都没有岔题吧。何况那里面还有个曾弘扬马列指导物理的院士级人物呢。

          • Yin Zhangqi说道:

            他本人政治观点有争议,但是他的学术地位是不容置疑的。我觉得他在反对伪科学上的成绩非常大,我很佩服他。

    • likrrr说道:

      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精力了解各个科学分支。有时不得不实行拿来主义。拿来科学比拿来宗教要好。

      至于说,缺乏科研磨炼的民众可以一劳永逸的长出科学思维金手指,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科学思维的产生和不断修正,离不开不断进展的科学本身,从事专业研究的人将科学进展及其背后的科学思维不断的向四周大众传播出去,这才是科普的正确途径。

      至于说教育问题,部分同意wilddonkey的说法。
      教育可以提高知识水平,而培养质疑态度,并不需要特别的教育手段。人们好奇的本性会完成这一任务,只要体制不再压抑这一天性。

      • jimi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从事专业研究的人将科学进展及其背后的科学思维不断的向四周大众传播出去,这才是科普的正确途径”。问题在于,现在往往有些根本不从事任何专业研究、也不接触科学前沿的人,却公开打着科普旗号,“今天说是这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明天说是那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还居然受到一些人的支持。本帖中就有这样的人。

        • likrrr说道:

          所谓科普正确途径,只是用来强调如何更好的做科普,也就是说让民众更大程度,更准确的接受到科学知识和科学思维。
          这一说法其实不能用来鉴定一项科普内容到底符合不符合科学。科普内容是否科学,检验的标准只能是科学本身,或者说是不是符合主流科学家们的意见。

        • likrrr说道:

          “今天说是这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明天说是那样,言之凿凿,来自科学”
          这是一个挺尴尬的现象。可是也是一个没法消除的现象。如果想不犯错,最好的方法是闭口不说,可这并不是一个积极的态度。尤其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比如针对某些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

      • wilddonkey说道:

        这里讲的科学思维方式的内涵是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和理性、客观面对问题的态度,不具体指某种科学思想。对不会真正涉足科研的民众来说,这种能力和态度是能从科学那得到的最宝贵的礼物和最看家的本事。

        • likrrr说道:

          这点我同意。但是,具有能够独立思考的民众只能说是理性的民众。遇到层出不穷的涉及专业的问题时,批判和质疑所需要的基本知识只能不断接受专家们的指导。

          • 张撞鹿说道:

            恩,专家掌握前沿,民众自己判断信与不信,如果把这个体系的两头都建设好,一个对科学传播来说的“好社会”就差不多能形成了。

  53. Fujia说道:

    我拥护小鹿,野驴,jimi和八爪鱼。
    听过Richard dawkins的一个讲座,他痛惜英国中学教育过度主张自主思考批判,而使学生匮乏进化论的知识。但我从我接触下来的英国中学生里,他们的进化论知识要比中国学生多,而且由于有了自我思考批判,他们对于双方观点的认识要深刻许多。基于这样的学习,信者恒信,不信的也得到了思维判断的能力。
    我非常赞同小鹿的观点,中国的课堂里,有多少时候主张过自主思考?大家只是被迫地接受了这个理论,而并没有看到这个理论的不完整性,也没有看到理论不完整,并不代表它会是错的。科学真相永远在被追寻中。

    • c2blog说道:

      1)盲目拥护是不好的。
      人家个个都留了好几条,你条条都拥护?太没有你个人的独立思考了吧?

      2)独立思考当然是重要的,但任何教育都必须在效果和成本之间取得平衡。
      不是任何的大中小学,都可以像在贵族学校那样,
      用充足的时间和资源,来悠哉游哉地自由探讨的。
      灌水前先拆机箱摸机理?睡觉前先探讨睡眠机理?
      不是学习任何事物,都得像学究似的寻根究底的。

      3)在中国,最需要自由探讨独立思考的课程,绝不是进化论。
      关键在于,哪些内容在什么条件下值得深入探讨。
      特别聚集于此,搞得了解不深的人还以为,
      进化论真有什么坑人的绝大漏洞似的。

      • Fujia说道:

        啊我刚发现c在这里回复过我。。。好久没来了。
        感觉我们现在探讨的,变成了教育是否要鼓励独立思考了。就算成本有限制,精神是需要鼓励的。
        我没说其他课程就不需要自由探讨了。。。
        发现我真不擅长吵架。

        • c2blog说道:

          1)c不是来吵架的,只是有水天天灌而已。

          2)c也是支持对独立思考精神的鼓励的。

          3)c要表达的,在我上一贴已经留了。

          4)请Fujia勿怪哈,c一见到美女就激…激…激动不已
          哈和呵咻呼吁……

    • yiyaahaha说道:

      是啊,我们在上生物课的时候也曾很多解释感到怀疑,但是总体下来,我们的自主思考永远都在萌芽阶段、永远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深入钻研。

  54. jimi说道:

    我觉得很有意义的、难度又不高的一项科普工作,是确定地球上公认的教育普及程度最高、科学最昌明的10个国家,如果没有这些国家民众进化论接受程度的相应数据,则看宗教信仰比例如何,然后再跟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DI)排名94位的中国相比。然后再问一个为什么。^_^

  55. 2ddcfg说道:

    中国思想的自由并没有完全解放。有些东西还是被控制着。

  56. 自由欲望说道:

    看了原文以及上面那么多,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1,中国近代很多伟人都推崇进化论,而西方只是最初达尔文一个人蹦出来这么说的。起点好。同意原文观点。
    2,在2战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迅猛的接触西方的思想,事物。进化论在中国是作为一种即成知识被传播的,而国外是作为一种理论传播的。这就跟“大家都是猴子变来的。”和“我觉得我们好像是猴子变的”一样。前者获得的质疑更少。同意原文观点
    3,连作者都担心,他主考官是信基督的,后来主考官告诉他,他也信进化论他才放下心来。借此来说明基督教是排斥进化论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看恰恰相反。不是每个基督徒都是教授,都可以说出“我1-5信进化论,6,日信上帝”这种话的。如果你承认进化论,那么就意味着《圣经》上起码有30%是假的。进化论与其说是一种科学观点,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更接近一种信仰,旧有的信仰会排斥新的信仰,这就是所谓的改变老观念很难。何况近几百年来西方在科技,人文,世界局势方面一直领导着世界。他们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优越感。他们更愿意相信是上帝造了他们而不是大家都是猴子变来的。这也是为什么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英国更难接受进化论的更本原因。反观中国,建国初期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50年而已。宗教在以前和迷信是划等号的。要“三反五反破四旧”同时,领袖崇拜之风盛行。在这种条件下,“主席”推崇的理论那是毋庸置疑的。
    这就是同一事物在不同的环境,背景下的不同发展。就像同样的草籽在向阳和背阴的地方的不同长势一样。类似的事情每时每刻,甚至是必然的在发生。应该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用思考就应得出结论。讨论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实在是有点浪费纸张和时间。

    • DarkSniper说道:

      基督徒承认进化论可不仅仅只意味30%是假的,而是动摇了信仰的根基,相信人是上帝创造的是信教的必要条件,如果缺失这一条,他就不能被接受为基督徒。

      • Yin Zhangqi说道:

        按照我对某些华人基督徒的接触了解,我同意你的说法。

        • DarkSniper说道:

          有一段时间读过基督教神学典籍以及宗教哲学系统神学之类的,自我感觉比一般的景教教徒更了解景教,挖咔咔。

  57. YBIN说道:

    感觉你们都挺白痴的。到了后面讨论起民众信仰科学和不合理来了。我想问,若果民众不信仰科学,难道全体去信仰宗教迷信是更好的选择?

    再者,为什么要把什么东西都套上政治面纱?如果要愚弄民众,推广进化论真的比推广蛊惑心智的宗教效果要好?我看是某些人心理扭曲罢了。

  58. DarkSniper说道:

    这事情本来就很无厘头,景教这种条件苛刻的一神教,在长期被儒释道松散多神教占领的地方,本来就很难得到认同。你要中国人相信人是一个跟中国人无关的大头鬼创造的,恐怕没多少人会答应,他们绝对宁愿相信人是猴子变的。

  59. yucca说道:

    信不信进化论,并不重要,甚至我觉得不能用信仰来探讨生物学意义的进化论,其实就生物学范畴来讲进化论已经很成功了,但在其他邻域中进行拓展是不是可靠就不一定定了.实际我觉得社会学范畴的进化论现在还应该局限在解释现象上,社会和生物都在进化是确定,但两者的进化在影响因数的种类和数量及其之间的比例都是不同的,所以我只相信两者之间只有一个哲学和说是方法论层面上的进化论基础,一种"万物恒变"和"适者生存"的哲学,其他都要重新探讨,并切不可混淆,简单的把生物学进化论和社会学进化论作一对一的映射是不可取的.其次单就生物学进化论其成就的确是巨大的,值得尊敬的.但要解释所用的进化问题,显然还需要其他理论的辅助.在世界多样性面前人是渺小的,只靠个别所谓的终极真理来了解世界就是管中窥豹,进化论是真理,是重要的真理,但一定不是唯一的真理.

  60. DarkSniper说道:

    我想作者从来没有考虑过宗教因素,或者他不知道景教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宗教。我建议最好是在再次比较东西方差异之前,找本介绍宗教的书了解一下。我的意思是,宗教对社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十字军东征和村妇见庙就烧香,都是受了相应宗教的影响。作者略去东西方景教影响力的反差,又要讨论东西方社会问题,实在是失之偏颇。

    • DarkSniper说道:

      最后一句这个社会问题有些笼统。
      具体是指一个跟景教有关的社会争论
      将基督教称为景教,是因为有过跟基督教徒讨论问题而被旁人误解为基督教徒的经历。用景教之称来表明立场:咱是中国人,要信也只会信儒释道。

  61. a4221896说道:

    在我15岁以前我一直认同拉马克的观点(即长颈鹿之所以长颈是自己拉长的)后来当我看了进化论后我又觉得达尔文很有道理,最近又看了看影印法培养细菌抗药性实验,发现他们确实是个天才,思考独特,好像1953年就这么强了,换我打死我我也不行...感叹啊

  62. your_sdy说道:

    看了很多的贴,感觉很多人对进化论的认识是片面的。我认为首先什么叫“进化”?如果从一个物种或社会内部的因素去看,很难说一种因为环境和其他原因引起的变化是“进”,但如果说从与环境的适应面上来看,肯定是“进”。我认为所谓“进化论”就不是一门科学,而是哲学。不要从一个时间段去看进化论,如果从相当长的时间上去看进化论,它是没有区域性和时间性的,而这一点是任何一门科学做不到的。所以进化论是哲学。

  63. 反省说道:

    进化论在中国无条件的接受,其实就是 政治的需要,他们并不在乎进化论本身是否正确。马克思也说它的理论是以:牛顿力学、细胞学说、进化论这三大理论作为基础的。共产党如果自己都不推崇进化论,那马克思理论就会缺一条腿,那它的统治就是非法的!就这样:进化论在中国就无容置疑的在教科书上作为完美的理论在欺骗着学生,,,,,悲哀啊!

  64. as说道:

    其实 进化论说白了 也是一种信仰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