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习惯性迟到?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6-03-11 15:56

每个人身边都可能有一个习惯性迟到的朋友。他们甚至迟到得非常准时:总是比约定的时间迟半小时,让你不爽又无法责备。但除了爱迟到之外,他们可能在其它方面又是一个具有责任感的人,今天友心人的蒙汗药译文组为大家带来关于迟到的心理学分析。

082113_0553_2.jpg

五月天科普启示录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3-08-24 10:54

科学普及或推广的工作如果要能够在常民生活中生根,并进而开启各种社会世界间的对话,其实很困难的一件工作。很久以前就有科学教育学者提出,真正的"学习科学"其实就是在学习"谈科学"。也就是不管在读、写、推理、解题、生活中,都可以用科学的语言来进行沟通或表达。

了解科学,就会支持科学了吗?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3-02-28 16:06

在科学传播中广泛流行的 “缺陷模型” (Deficit Model)——假设公众对于科技的误解与反对,源于他们缺乏科学知识、无法处理晦涩的科学概念。当他们了解科学后,自然就会像科学界自己一样拥抱科学的观点。可是,调查发现,公众对科学的了解程度和他们对于科学的态度,呈现出一种吊诡的趋势。

科普书的美学与功用

Filed under: 书评 发表于 2012-10-25 08:58

在美国著名现代艺术开山鼻祖的自传《安迪。沃霍尔的哲学:波普启示录》中读到这样一段话:近来有一件我该做却没做的事情,就是多多认识科学领域的人。我认为最棒的晚宴就是每个来宾都必须带着一则科学新知上餐桌。之后,你才不会觉得只用一些食物喂饱你这部机器是浪费时间。不过,不要任何跟疾病有关的消息,只要纯粹的科学新闻。

如此亲近又遥远的科学

Filed under: 书评 发表于 2012-10-12 14:37

当年,一些科学家与媒体合作,在大选中,要求奥巴马和麦凯恩就一系列科学问题展开辩论。结果非常有趣,因为担心就这些复杂的问题的发言成为对手的靶子,双方都不想进行公开辩论。但是媒体和科学家们持续施压,最终,竞选双方都给出了书面答复。这无疑前进了一大步,尽管还不够。

有奖征文011号 Free

Filed under: 有奖征文,活动 发表于 2012-10-10 17:24

对你来说,Free,意味着什么?你又会联想到什么?自由?免费?游离?释放?无?

[小红猪]观点:科学家啊,别太相信自己的直觉

Filed under: 小红猪作品,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2-07-26 15:22

科学家对于“与普罗大众沟通科学问题的最佳方式”的讨论,大多基于科学家自以为是的直觉,而非基于在该领域已经开展了二十多年的方兴未艾的社会科学研究。以专业的眼光来看,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有奖征文010号 科普高考

Filed under: 有奖征文 发表于 2011-06-24 17:52

在2011的盛夏,松鼠会邀请你参与这一场科普高考。本次征文拥有前所未有的庞大题目库,而规则非常简单,从所有高考作文题中任选一个完成科普文。你可以根据你的“原产地”拟文,更可以脱开户籍的缠绕,选择最令你灵感迸发的题目,一书脑里智识、胸中丘壑。

“维生素B17”真的是抗癌良药吗?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1-06-02 08:02

最近,一段关于“癌症早已攻克,只需要服用大量的维生素B17”的惊人消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治愈癌症有这么简单吗?维生素B17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的作用是否真的这么神奇呢?

科普研究:三网融合与中国科普电视的新生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5-27 16:39

中国电视一直辜负着广大公众的期望,没有很好承担起普及科学的社会责任。2000年,科技界和知识界曾经做过一次可贵的努力,呼吁由中国科协牵头,筹建一个专门的科技电视台。但尽管做到了人大提案、媒体推动,直到副总理批示,最终却落得功败垂成。许多有识之士至今仍耿耿于怀。十年过去了,社会实践证明,中国科普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遇。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2):“我找到了狡猾的种子”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5-27 11:52

1894年,刚刚决心投身疟疾研究领域的罗纳德•罗斯在英国伦敦与著名的“热带医学之父”曼森进行了一番极具意义的学术交流。这次交流对于后者而言,可能仅仅意味着前辈对后辈的简单提点,然而对于前者来说却意义非凡:这次谈话将这名天才的研究之路彻底颠覆了过来,罗斯毕生的最大成就,正是在这位热带医学之父的帮助下取得的。

110501110784e08c70a5fbade0

从海拉细胞到肿瘤疫苗

Filed under: 医学,生物 发表于 2011-05-19 05:31

60年前,“海拉”被从一位不幸罹患宫颈癌的女性那里提取。尽管这位名叫Henrietta Lacks的女性早已离开了人世,但夺去她生命的癌细胞却被保存、繁衍至今并走遍了全球的实验室,甚至跟随宇宙飞船进入过太空。

[凝]雾凝红杉

Filed under: 专题:凝,生物 发表于 2011-05-18 05:14

加州属于地中海型气候,每年降雨几乎全部集中在冬季,夏秋两季降水不足全年五分之一。也许人类会觉得艳阳高照神清气爽,但植物就郁闷了——夏天阳光最强烈,本来是光合作用和蒸腾作用最旺盛的时节,却偏偏不给下雨,因此相当一部分草本植物选择了在夏天枯死,所谓”夏日的金色原野“其实大都是一年生草本植物的枯叶。可是红杉树夏天也不落叶,靠什么抵挡漫长的旱季呢?

掉颜色的水果和粮食是怎么回事?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17 05:06

染色馒头让人不安,洗草莓洗出红水让人忐忑。这样的掉色不会是因为染色吧?其实,天然植物色素有水溶性的也有脂溶性的。天然的黑芝麻、紫米、花生豆都会给淘洗的水染色,破损的草莓也会染红水。这不能说明是用人工色素染色的结果。完整的草莓和圣女果应是不会染红水的,如果这时遇到异样的变色情况,恐怕真是买到用色素“美容”的家伙了。

糖精的风雨百年(三)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1-05-10 10:53

1958年,FDA通过了一个《食品添加剂修正案》,规定任何食品添加剂在上市之前必须经过FDA的安全审查,不过文末又列出了几百种“一般认为安全(GRAS)”的物质,可以直接通行。当时认定GRAS的标准,最主要的就是“在长期的使用中没有发现危害”。糖精已经使用了好几十年,也没有发现危害,于是也获得了GRAS的资格。

第 1 页,共 9 页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