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脏外科手术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7)—大结局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25 12:26

都说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好比初升的太阳,那么这些为拯救万千孩子性命而勇敢探索孜孜以求的科学家,无疑就是那修复希望托起朝阳的巨人。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6)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17 11:59

我们的英雄上路了。万事开头难,这一设想要想落实到实验,其纷繁复杂的种种细节超乎我们的想象。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5)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0-09-10 09:19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当初比奇洛等人为解决无血术野的问题,突破传统另辟蹊径。同时,为解决无血术野而进行的体外循环的研究也在挫折中不断推进——事实上这一传统思路并没有因低温手段的出现而中断过,只不过在当时其光辉被大大地掩盖了。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4)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05 10:09

如果说是B-T分流的手术点燃了比奇洛创新的激情,那么这位挑战者的热血,则显然是因比奇洛而沸腾起来的。书接上回,继续这段热血沸腾的时代记录。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3)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29 08:01

塔西格等人的故事后来被导演 约瑟夫·萨珍(Joseph Sargent)拍成了电影神迹(Something the Lord Made),于 2004年,也即该术式创立60周年之际上映。影片艺术地再现了60年前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性命堪忧口唇青紫的患儿,在分流建立之后即转为粉红。来,咱们继续。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2)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20 17:02

书接上回,出生于波士顿的海伦·布鲁克·塔西格(Helen Brooke Taussig,1898-1986),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位于马里兰州巴尔蒂摩)的医生,她一手开创了小儿心脏病专业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1)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13 15:48

和悠悠人类历史长河相比,区区六十余年的心脏外科发展史,不过是石火光中的一瞬而已。那些为拯救万千生灵而呕心沥血与死神抗争的人,才是我们人类的骄傲,才是真正值得铭记的英雄。谨以此文向那个伟大时代的心脏外科的拓荒者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