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脑

有关恐惧记忆

Filed under: 医学,心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1-02 07:31

恐惧,成形于千百万年的进化之中,曾是保证我们那些密被长毛的远祖生存、繁殖、并终于足迹遍布全球的法宝。可是,若令人痛苦的记忆经年不去,或者恐惧的烈度远远超过了正常范围,许多心理疾病便会由此而来:焦虑症、恐慌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在过去的百年中,无数的神经科学和心理学家们对此深深着迷。他们的工作,正逐渐为我们揭开有关恐惧记忆的谜底。

人算不如天算 之 电脑中的微型大脑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0-11-25 05:20

在目前对大脑机理的研究水平上,不要说大脑的整体运作,就算是大脑神经元之间的互动,也还藏有不少谜团。但工程师有工程师的想法。他们不太关心具体机理,更关注这东西是否管用。对于大脑,工程师们想到的是:如果对神经元组成的网络进行适当的模拟,或许可以完成对于传统算法来说困难的任务。沿着这个思路,他们得到了“人工神经网络”,一类被广泛应用的人工智能算法。

记录梦景?完全有可能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心理,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11-12 14:27

人做梦情形能录下吗?研究人员回答是完全有可能。研究人员研究了一种方法,能把人大脑高级活动情形记录下来。

用意念发微博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0-29 15:46

2009年的愚人节,在著名的微博客网站twitter上,一个叫做uwbci的ID发了一条很短的讯息:USING EEG TO SEND TWEET。翻译过来就是“使用脑电图来发送微博”。玄乎吗?可这真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一周资讯点评21:植物太弱, 僵尸可能不够吃?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一周资讯看点 发表于 2010-09-03 17:36

说是2000年至2009年间 地球植被吸收的二氧化碳总量下降了5.5亿吨,为啥捏?亲子关系也能改变父亲的大脑?欢迎和松鼠们一起回顾上周的科学资讯。

大脑如何画地图?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09-02 17:59

,首次在大鼠脑部海马以外的部位发现了帮助大脑反映方位的"网格细胞"。这个结果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大脑是如何形成"地图",帮助我们记住曾经去过的地方以及到达目的地的路线。

催产素试验失败,并非“万能信任药”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心理 发表于 2010-08-31 13:55

一种叫做催产素(oxytocin)的激素,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团结、信任的关系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互联网上有些药贩子会对你说,催产素是“万能信任药”,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这种激素能提高信任水平,但它并不会使你轻信他人,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能起作用。

亲子关系也能改变父亲的大脑?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08-27 15:53

父亲虽然并不孕育和哺乳,但缺少父亲的孩子在情绪和社会功能方面都将受到很大影响。最近有研究显示,子女出生后,呆在子女身边的“爸爸”大脑细胞显著增加。新细胞需要父子间有实际的身体接触才行,而亲密接触和气味一起引起了新细胞的出现。另一方面,有父亲陪伴的子女大脑得到正常发育,而没有父亲陪伴的子女则在大脑神经突触数目上有明显的下降。

良好的沟通真的让心灵相通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心理,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08-23 16:58

人们常用“波长对上了”,来形容两人特别投契、交流自如的那种感觉。最近神经科学家发现,这种说法还真有些科学道理。

睡得香甜的秘密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08-19 13:45

在这个喧闹嘈杂的现代世界里,睡个香甜好觉的人是有福气的:他们在噪声和刺耳汽车喇叭声环境条件下,都能睡个好觉;晚上乘夜航班机,他们也能睡着,一觉醒来精神焕发、面带微笑迎接一天的到来。但是他们为什么能睡得如此香甜呢?

非理性决策的诞生:从不受欢迎的乳癌防治药物说起

Filed under: 心理,生物 发表于 2010-08-19 12:56

2010年4月19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几位科学家在美国癌症协会的第101届年会上报告了对两种可以大大减低乳腺癌高危人群发病机会的预防性药物——雷洛昔芬(raloxifene)和他莫西芬(tamoxifen)的最新研究结果。

大脑中的爱情不存在文化差异

Filed under: 资讯,资讯 心理,资讯 神经科学 发表于 2010-08-12 14:38

当中国人看到恋人照片时,大脑中与奖励相关的区域出现了独特的神经活动,与赌博或服用成瘾药物时的活动类似,这同美国人的反应一样。研究者认为,这说明爱情的确是人生命中的强大力量,无论在何处,人们的爱情在大脑深处都是一样的。

读书笔记:新旧大脑的战争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0-07-16 23:33

——Gary Marcus新书Kluge: The Haphazard Evolution of the Hu […]

当我们谈论大脑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6-22 10:21

实验室的师兄毕业了,导师带领大家为他庆祝。所谓庆祝,不过是坐在小酒馆里吃吃喝喝,东扯西拉地闲聊。一群脑科学家,话题不由自主地绕回到学术上来。有人 提起人类目前无法解决的三大最基本哲学问题: 其一,关于“有”和“无”。如果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么一是怎么起始的呢?有可以生于无么?其二,关于“生命”。把生命体和非生命体区别开来的标 准是什么呢?或者说,这个黑白分明的标准是否存在?其三,哈,就是“意识”。大脑怎样产生意识,我们又如何判断一个有别于我们的机体具有意识?

谁的名字叫做红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0-05-11 16:37

夏天飞快地到来了,天边又开始燃起大片大片的晚霞。回家的路被照得红通通的,四野的灌木都映着天光。独自听着鞋底的沙沙声穿过那些空旷草地的时候,奇怪的 遐想就容易从各个角落冒出来。

第 2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