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抢稿第111期:Dead man’s sperm

Filed under: 小红猪抢稿 发表于 2016-05-29 21:30

如果丈夫因意外突然离世,尚未生育的妻子想要一个两人的孩子,还有办法吗?从死者身上获取精子,保存精子,将之用于生育用途——这一切既是科学技术问题,同时也是伦理道德问题。

Mosaic-Dysphagia-1_title

[小红猪]吞咽困难症:当吃东西如同被上水刑

Filed under: 健康,小红猪作品 发表于 2016-05-28 23:44

一个普通的早晨,萨曼莎·安德森 (Samantha Anderson) 像往常一样醒来。没有一丝征兆地,她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咽下去任何东西。三年半过后,经过无数的治疗,她终于恢复了像普通人一样正常进食的能力。本文作者布林·纳尔逊(Bryn Nelson)带你一探究竟。

比记忆力更重要的脑力是什么?

Filed under: 健康,心理 发表于 2016-05-26 11:36

人们总以为自己大脑的巅峰,是在自己记忆力最强的时刻——比如十几二十岁时。我们那时上知古文下背单词,能在一周内(有时甚至是一天内)学完一学期的课程,还能拿到及格……然而,十几二十岁,也是我们不忍回顾的“黑历史”最多的日子——说真的,如果我们的大脑那时最棒 ,为什么它把我们一次次领到沟里去呢?

[what if]第149期:披萨外送鸟

Filed under: 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6-05-25 19:51

我男票最近搭乘了一般有机载Wifi的航班,当飞机还在天上飞的时候,他可怜巴巴地问我能不能给他送一份披萨。我开玩笑地给他发了一张嘴里叼着一片披萨的鹦鹉的照片作为回应。很显然我男票要等到飞机降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以后才有可能吃到披萨。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什么鸟能够带得动一个20寸纽约风格的芝士披萨?如果有的话,是哪种鸟呢?

不存在日报(5)神盾局怎么不请钱学森主持工作?

Filed under: 人物,八卦 发表于 2016-05-22 15:49

如果说还有谁能管得住一群打得酣畅淋漓的超级英雄,大概就只有那个神秘而高大上的村委会——“神盾局”。而这些“问题儿童”之所以大打出手,原因就在于真正管事儿的人不在。局长一职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必须同时有强大的人脉,过硬的业务水平和非同寻常的战略远见,从这些方面看来,钱学森都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wpid-fy-BPVO2LGLX5k-VNdcLEIdiVumhLLfoz5NJ6HRlmxmAAgAA4AEAAEpQ-2016-05-19-14-19.jpg

餐桌物种日历(2)榴莲:没有什么更毁誉参半的食物了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5-19 14:19

没有哪种水果,能够像榴莲这样“毁誉参半”了。按照对榴莲的态度,人类大概处于三个能级:没听说过榴莲的、讨厌榴莲的和热爱榴莲的。在榴莲的作用下,处于前面能能级的人会向后面的能级跃迁。第二个能级尤其不稳定,他们往往因为对榴莲气味的妖魔化——多半就是源自已经处于第二能级的人——而从第一能级跃迁而来。

认真用脑的人请举手

Filed under: 其他 发表于 2016-05-18 17:25

新能力,新习惯,要在大脑内立足,殊为不易。大脑像个充满竞争的生态系统,每个能力都要去“争取”脑细胞。旧习难改,只因为旧习相关的脑细胞不肯轻易放弃地盘。不易,但永有可能。只是,你要说服你的大脑,不放弃,不泄气。

[小红猪]癌症突破性疗法?浅析CAR-T细胞疗法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5-17 13:51

2014年12月,朱诺治疗公司(Juno Therapeutics)在美国血液学会年会(ASH)上报告了其开发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细胞)疗法。所展示的漂亮临床数据,帮助朱诺这期随后的未公开上市中,获得了庞大的2.646亿美元,成为了2014年生物技术领域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随后一个月内,朱诺的估值从20亿美元上升到47亿美元,超越近十年来所有生物技术公司。

撬动世界的数学隐士:格里高利·佩雷尔曼

Filed under: 人物,数学 发表于 2016-05-16 18:20

这是一位传奇的数学家,他破解了数学界的七大数学猜想之一的“庞加莱猜想”,却不在正规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而是把证明论文公开在了网上;在数学诺贝尔奖“菲尔兹奖”面前他玩起了消失,结果西班牙国王只好对着照片发奖……无数媒体、记者对他实施了“狩猎行动”,却只有一次成功……

科学一课55讲:乔治·夏勒再临,体力颜值双爆表的83岁动物学家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5-16 11:08

公布一个重磅消息!世界知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即将完成2016年青藏高原雪豹调查,下周四,夏爷爷将再次登上科学一课的讲台,错过去年“科学一课47讲:乔治·夏勒,我们时代的探险传奇”的同学,这次请一定抓紧时间报名。预计报名数量一定会超标。争取名额的唯一的秘诀,是认真填写报名表中的两道主观题。

WellcomeT_20151017056_7flat

小红猪抢稿第110期:Can you think yourself into a different person?

Filed under: 小红猪抢稿 发表于 2016-05-14 22:57

我们过去一直相信大脑并不能被改变。然而现在我们相信它可以 —— 如果我们足够想要改变的话。这是真的吗?威尔·斯托尔试图辨明哪些是真相,哪些是幻象。

《欢乐颂》引发的讨论:到底是奇(qí)点,还是奇(jī)点?

Filed under: 物理 发表于 2016-05-13 13:07

《欢乐颂》里有个人物的网名是“奇点”。电视剧版里,片中人物念做qí dian。哎等等,有网友要说了,这个字不是念jī吗?不是在说黑洞的核心,大爆炸的起源,或者科技发展到人类无法想象的那个场景吗?是,来源是那个来源。但这个字该念啥,还不是个很简单的事情。

抑郁的好处?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6-05-12 15:22

悲伤与那些表达的更加清晰更具说服力的句子相关联,并且负面情绪“促成了一个更具体,更宽松并且最终更加成功有效的沟通方式。”因为我们对自己所写的东西要求更为严格,我们就会写出更为精致的散文,字句会在我们的焦虑下被打磨抛光。正如 RolandBarthes 指出,“觉得写作是一个难题的作者才是个具有创造力的作者。”

北极也曾有“企鹅”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5-10 23:10

说起企鹅,人尽皆知。也许你脑中马上就会浮现出南极那些圆滚滚胖乎乎的家伙来。但是,“企鹅”这个词最初其实并不是指它们,而是湮没在历史长河中、曾经在北极地区生活过的另一类海鸟——大海雀。

[高校巡讲]科学一课54讲:人类怎么闹地球都不在乎吗?

Filed under: 专题:……变作者!,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5-10 19:06

本周日,天津大学天南楼,四位科学松鼠会成员依次登场,从餐桌到地球,从动物到人类,每人一段20分钟的科学主题演讲,并安排互动环节——现场解答你的问题:如何开始科学写作、如何加入科学传播行业、如何申请成为科学松鼠会的正式成员。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