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星撞地球了肿么办。。。

Filed under: 漫画,科幻 发表于 2012-07-31 19:34

虽然这不科学……

Riemann 猜想漫谈 (二十)大结局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2-07-31 15:18

我们的 Riemann 猜想漫谈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 无数数学家从各种角度为探索这一猜想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但可惜的是, 直到今天它仍是一个未被证明 (或否证) 的猜想, 对这一猜想的探索迄今仍是不断延伸着的未竟的征途。

汽车触电怎么办?

Filed under: 物理 发表于 2012-07-31 09:09

如果困在了”通上电“的汽车里,使用手机拨打电话求救是没有问题的。手机虽然可以发射和接收电磁波,但是手机使用的电磁波是属于射频波段的,与高压电线或者雷电的电场频率是不一样的,手机信号微弱的能量相比于高压电是微乎其微的。手机并不会把危险的电接收过来让使用者触电,更不会把周围空气电离,产生一条导电的通道。

神奇的逻辑学家

Filed under: 数学,漫画 发表于 2012-07-30 20:05

你们都看懂这幅漫画了吗?“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的,我们都懂了”。

色氨酸悬案

Filed under: 健康,议理 发表于 2012-07-30 13:13

1989年,简称EMS的怪病席卷美国,确认死亡38人、病例上千,色氨酸成为了重大嫌疑犯,但没有科学研究作证。在健康领域的公共决策上,从来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美国FDA甚至召回了所有含色氨酸的制品,只有特别批准的用途例外。随着研究的推进,色氨酸的嫌疑渐被洗脱,而另一重大嫌疑人浮出水面。

小宅宅于室,大宅宅于野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2-07-30 12:10

宅文化开始蔓延,除了脑袋和手以外,其他器官看起来都显得如此多余。然而大脑对于这种一厢情愿的重视却并不领情,因为尽管置身钢筋水泥,我们的大脑却是在自然中演化形成。

医院七月险情多?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2-07-30 06:23

对医院来说,每年的七月有些特别。原因倒也简单,实习生、毕业的医学生成为医院这方舞台的新人。据统计,中国每年新增卫生技术人员近33万,其中进入公立医院的近20万人。人们不由得犯嘀咕,这群初来乍到、经验不多的稚嫩医生、护士们,能否担当治病救人的重任呢?

规则漏洞让双方都想输掉比赛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2-07-29 12:21

只有踢假球才会故意乌龙?只有赢球才能晋级?不!因为规则不完善,有时输球更有利!要说的是,你不仅要朝自家大门踢一脚,还要玩命阻止对方乌龙才行——你以为只有你想输掉比赛吗!

[少儿科普]天才的大数学家——高斯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数学 发表于 2012-07-28 11:51

小高斯在还不会讲话的时候,就已经学会计算了。三岁时,有一天他观看父亲在计算帮工们的工钱,当他父亲念叨了半天总算报出总数时,身边传来微小的声音,‘爸爸!算错了,钱应该是这样……’父亲惊异地再算一次,果然他说的是对的,虽然没有人教过他,但小高斯靠平日观察,在大人不知不觉时,他自己学会了计算。

小红猪抢稿20120727—有史以来最难的一期

Filed under: 小红猪抢稿,活动 发表于 2012-07-27 21:51

本期抢稿为一幅漫画,选自国际网络漫画圈著名的dresdencodak.com。选出的这幅漫画有多难?科学松鼠会最高产的科学漫画译者Ent说了:“我翻不出这位作者的漫画,谁能给出相对完美的翻,我拜师为师!”科学松鼠会编辑森森的说到:“一定有这样的牛人,这样的人胆敢出现,一定要拉来榨稿汁……”。

[What if]第4期——1摩尔的鼹鼠

Filed under: 天文,数学,漫画,物理 发表于 2012-07-27 15:43

如果收集一摩尔的鼹鼠,全部放在一个地方,会发生什么呢(#英文里摩尔和鼹鼠都是mole这个词)?唔,结果可是会有点重口味呢。

压UFO降临开幕式合算吗?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2-07-27 13:23

伦敦奥运即将开始,英国的博彩公司开出了让人啼笑皆非的赌博项目。UFO降临开幕式的赔 率为1赔1001,1赔101赌百米决赛因交通阻塞推迟,辣妹组合表演时舞台设备出现故障的赔率为1赔11,奥运圣火交到最后一个火炬手时熄灭的赔率达到 1赔21。对于这些雷人赌注,一定有人感叹“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事情”

[小红猪]《永生的海拉》连载(1)暴风雨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7-26 21:05

克里夫和弗莱德听见殡仪员的卡车声,就走到房子跟前,帮忙把海瑞塔的棺材抬下来。接着他们把棺材抬过门厅,放在地上。松木箱被打开,萨蒂突然放声痛哭。击垮她的不是海瑞塔那毫无生机的身体,而是她的脚趾:海瑞塔宁可死,也不能容忍指甲油残破成这个样子。

《永生的海拉》连载开始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7-26 21:03

本书作者丽贝卡·思科鲁特(Rebecca Skloot)耗费十年时间搜集整理海拉细胞背后那段并不令人愉悦的历史:现在看来近乎恐怖的糟糕医学伦理,却是那个时代的普适纲常——没人觉得那样做有什么,包括在无偿使用了取自黑人女士海瑞塔•拉克斯的细胞20多年后,她的家人才被告知:“拉克丝还活在实验室里,25年来我们一直用她做实验。”

蝴蝶

Filed under: 心理,漫画 发表于 2012-07-26 18:19

庄生晓梦迷蝴蝶。

第 1 页,共 6 页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