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科学,就会支持科学了吗?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3-02-28 16:06

在科学传播中广泛流行的 “缺陷模型” (Deficit Model)——假设公众对于科技的误解与反对,源于他们缺乏科学知识、无法处理晦涩的科学概念。当他们了解科学后,自然就会像科学界自己一样拥抱科学的观点。可是,调查发现,公众对科学的了解程度和他们对于科学的态度,呈现出一种吊诡的趋势。

科学怎么搞:楔子之科学方法与态度的老生不常谈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3-02-10 01:13

如果科学方法是骨干,那么科学原则就是包覆在外的血肉,只有两者兼备,才能构成完整的身体。

自助血透的成功可以复制吗?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3-01-28 17:09

媒体报道的自制透析机独自血透13年的奇人,值得同情和尊敬,但他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不应被效仿。不过,在适当的设备条件和医护人员的指导下,患者经过培训,家庭自助血透的成功是可以被复制的。与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家庭自助血透在我国能否顺利推广,除技术问题以外,医疗资源的分配、卫生政策的支持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给树穿外套有用吗?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3-01-11 07:27

经济学家茅于轼曾经向“为树穿衣”的做法开炮。他在分析中说,树木不会丧失热量,所以根本不用穿衣。有人则提出,这些树木的外套可能能起到节省水分或诱捕害虫的作用。到底哪种说法有道理呢?

喝酒防辐射?别搞笑啦

Filed under: 健康,议理 发表于 2013-01-03 07:53

“辐射”是一个让公众很恐慌的名词,所以“防辐射产品”自然也就具有了巨大的号召力。白酒行业有宣传资料宣称“看电视时喝一杯白酒,可以防辐射”。这种“简单易行”“可操作性强”的推荐,有没有根据呢?

[小红猪]结构实在论:色非空,是数学结构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2-12-27 15:57

伦敦经济学院的科学哲学家约翰·沃勒尔在1989年发表了论文《结构实在论:对两个世界都是最佳?》,刊登在期刊《辩证法》上。其中,他概述了结构实在论,并将这种方法追溯到法国数学家亨利·庞加莱等人。在沃勒尔看来,在科学理论变化时,存活下来的东西与其说是内容(实体),不如说是内在的数学结构(形式)。

tumblr_m6bn05Fwq71qza6bio1_400

说说意识、身体和笛卡尔

Filed under: 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2-12-27 06:45

笛卡尔说,要回答意识是什么,得先决定意识是不是身体的一部分。人类的神经系统是意识的载体,这是现代科学已经达成的共识。可这并不代表笛卡尔问题的终结。现在人们都想弄清楚神经系统是怎样产生意识的,在思辨的过程中,哪天一个不留神就撞上了笛卡尔的幽灵。

QQ20130813-1

[译漫画]科学理论是如何建立的?

Filed under: 漫画,议理 发表于 2012-12-14 16:14

以上关于理论构建的理论并不适用于阴谋论的构建……

爆米花肺,另类的“尘肺病”

Filed under: 健康,议理 发表于 2012-12-05 11:24

最近,美国科罗拉多一位叫做维恩·沃森的男子状告爆米花的生产商与经销商胜诉,得到了7百30万美元的赔偿。他被发现得了“爆米花肺”,法庭认可了他对爆米花的指控,认定生产商与经销商应该负责。 “爆米花肺”是如何形成的?这个官司,又是怎么回事呢?

[小红猪]试药三分毒,谁之过?

Filed under: 医学,小红猪作品,议理 发表于 2012-11-22 17:22

在公布的数据中,瑞波西汀是安全的,有效的。然而在现实中,它比糖丸强不了多少,甚至弊大于利。而我作为医生,在把实验数据两相权衡之后,害了我的病人,而这只是因为那些直言不讳的数据从未公布。在整件事中,没有人违法;瑞波西汀依然在市面出售,而允许这一切发生的体制仍在运转。

怎样解决HIV感染者的手术难困境?

Filed under: 专题:艾滋,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2-11-20 16:59

作为在社区、医院和公共卫生层面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超过10年的专业工作者,尤其是曾经在多个医疗机构中从事职业安全防护与教育的外科医师,多年的经历告诉我,诚恳的沟通、不懈的努力以及直面事实真相的勇气,才是真正解决存在于感染者和医务人员中有关疑虑和矛盾的唯一办法。

回归“哥白尼原则”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2-11-14 06:39

1969年,柏林墙已建成8年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高特来此参观,他对美国天文学会主席艾伦称,这座墙最多还能存在24年。在这个预测的20年后,柏林墙真的被推倒了,高特的预言成了现实,他的预测中所用到的“哥白尼原则”也因此而流传开来。

艾滋病疫苗研发:三十年求索路 兼祭2500万死难者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2-11-01 14:40

“艾滋病是一个时间和努力问题;它不需要来一场科学革命。社会不应当低头认输或寻找替罪羊,应造就一位新学者,他将以自己的研究促成巴斯德革命和遗传学革命的综合。如果我们其他医生在拖延时间,那不是因为我们受困于过时的概念,而是我们缺少巴斯德!”-帕特里斯.德布雷,免疫学教授,法国巴斯德研究院

什么是理想的数学教育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2-10-08 06:18

这个场景我一直记忆犹新,有时候想起来甚至有一点辛酸。那对家长比我年长许多,却在我面前执礼甚恭,实在是天下父母心的一个生动写照。当然,同样记忆犹新的还有我当时的困窘: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措辞才能婉转地向家长说明,除了有助于作为升学的敲门砖之外,孩子在我的课上所学的所有东西都对他的未来没什么影响。这一切其实本来都毫无意义。

为什么没人喜欢学习高等数学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2-10-05 10:26

让我开宗明义地说:为什么说科学在美国衰败?从我的课堂就能看得出来。一个典型的未来美国中产阶级学生,在他的大学科学课程里基本上什么也学不到。等他成为社会的栋梁之后,如何可能了解科学和尊重科学?

第 8 页,共 11 页« First...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