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与艺术

订阅此频道更新

zhuang-collider-2

当艺术对撞上对撞机,会发生什么呢?

Filed under: 物理,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7-06-11 07:24

即使不懂粒子对撞机,也能好好欣赏这些画作的美。

[红后逗你玩]科学相声:螃蟹论

Filed under: 生活,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6-06-17 22:09

我说的这一种,我们科学家叫勘察加拟石蟹,卖这玩意的管它叫阿拉斯加帝王蟹。嘿!大长腿,大硬壳,浑身的刺儿铠甲一般,拿剪子剪开那腿,哎哟那肉,那肥呀,蒸着吃,烤着吃,拌饭吃,涮锅子吃,哎呀(吞口水)!

设计稿又被毙了?看看Nature杂志封面找灵感吧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6-06-02 15:52

化学元素的粉蓝、澄黄、孔雀绿色,天体轨道模型的优雅弧线,显微镜下血小板细胞的圆润和颗粒感……在Nature杂志的封面,科学负责展示美丽,而设计师负责从中汲取创作灵感,将抽象的科学概念通俗化为视觉语言。

不存在日报(3)奇怪的时空:不存在的博物馆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6-04-13 21:50

下面要说的这个博物馆,不单展品不存在,连博物馆本身也同样——不存在。听起来似乎我们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奇怪的时空,或者,深陷世界根本不存在的哲学讨论中。但是,不存在博物馆的确存在。

不是神经病美学,是神经美学

Filed under: 心理,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5-04-07 17:58

研究者发现脑损伤能改变患者的艺术能力,有时甚至带来显著的提升。但是这话得两说,“其中一种影响艺术能力的病症是额颞叶痴呆,是一类退化性神经疾病,会给患者人格带来极大的改变,患者面临精神混乱,行为失控,表现出强迫症的倾向,并出现语言、注意力和决策能力障碍。其中一部分患者产生了艺术创作倾向”,注意,是一部分哦。

人到建筑:回归还是妄想?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2-06-14 06:41

如果可以把后现代建筑放在被告席上,人们将会发现自己不经意就有了一张长长的控诉名单。在赫佐格和德穆龙设计的日本东京Prada旗舰店里,为了适应倾斜的地板,人们不得不使用高度不一的货架。在让•努韦尔设计的卡蒂埃基金会总部,这件仅用玻璃和钢建造的全透明作品中,人们只好在地面上铺上地毯,以避免尴尬的“春光乍泄”。

莫奈最写实了

Filed under: 物理,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2-05-09 15:48

我独独最爱莫奈,这人眼里的世界,太美,美得只剩下了光。光对他而言是格局是程式是温度,铸造一切,解释一切。光和色的变幻里,或许隐藏着某种终极秘密,这念头非我的杜撰,物理学家费因曼便说过,倘若杨氏双缝衍射实验中光的行为能被摸透,量子世界的实质当不难参透。

一花一镜一世界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2-05-02 06:45

一花一世界。如果穿透过这些图片带来的视觉享受,再回味一下它们原本的实物来源,便不得不惊悚一下大自然与生命体带来的心灵颤栗。感谢技术发展,使显微镜带我们来到这一刻,再使我们运用科学阐释或是艺术分析,或者只是自己的双眼与心灵,体验微观世界的天然美好。

[罪美专题]把根留住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2-04-01 11:27

也许,世界是它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我们还是希望有它们的陪伴。

工程诗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1-01-25 12:16

白鸟飘飘,岁月静好,机械滚滚,岁月无限,艺术家Arthur Ganson以金属丝杆和传送链交织做成“动态雕塑”,如一阕阕既飞扬又凝持的诗歌,近期正在MIT博物馆展出。

漩涡

Filed under: 数学,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1-01-24 07:19

「当我去见上帝时,我要问他两个问题。为什么有相对论?为什么有湍流?我很相信他能回答上来第一个。」上面这句话据传来自于海森堡。像一切科学史上著名的俏皮话一样,它的真实性颇为可疑。不过无论如何,它还是成了人们介绍湍流理论时最常引用的一句名言。

波士顿的科学之魂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0-12-15 09:52

建筑宛若一面镜子,无时无刻不映射着社会晴雨。而其中最复杂的建筑类型——剧场,则成为了社会以至于时代的缩影。剧场设计的发展由来已久,并覆盖了一战、二战等各个时期,至今才逐步稳定健全。而其中的声学设计更曾举步维艰,历经百年积淀,却只如混沌开世,初显端倪。

盖一条高智商的花被子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0-08-22 22:33

科学家做艺术,艺术家做科学,不管如何,都成功地搅和了大楼里的书卷气。赶在本期展览结束前跑去观看。转过走道尽头不禁愣住,四壁挂的竟是一条一条被子,大的够作双人被,小的则如枕套大小;偷偷过去捅一捅,还有瓤,软的!

英国皇家学会科学展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0-08-17 15:30

难得伦敦有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从泰晤士河南岸的滑铁卢车站爬上地面,便可见不远处南岸中心里的人群沸腾。英国皇家学会为纪念其三百五十周年,在此举办了“望得更远”(See further)科学艺术节展览。

关于折纸的若干事

Filed under: 科学与艺术 发表于 2010-08-14 09:50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怎么折一个纸飞机或者纸鹤,不过恐怕也仅限于此。折纸毫无疑问是一门历史久远得已不可考的艺术,在漫长的历史年代中,一些简单的折纸技术在中国和日本代代流传。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