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辨我是雄雌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3-27 15:23

本文刊于《广州日报》,有删改。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实际上,对于没有仔 […]

梁启超的肾是怎么没的?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3-24 01:32

关于梁启超的生平与事业有许多著述,我不赘言。今天只讨论与医学有关的一个问题。 梁启超曾于1926年接受过肾切除 […]

脸盲者的热烈生活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3-12 00:58

这个弱点,无疑非常不利于社交活动。不会有人乐意被他人忘记,尤其当他很清楚地记得对方的时候。上个月的一次聚会中,我连续“认盲”了三个人,明显感觉到他们在按捺心中的不悦。我颇有些慌张,只好努力装成对所有新人都无法识别,以加重大家对我“脸盲”的认识。

[小红猪]冰水泳士

Filed under: 医学,小红猪作品 发表于 2009-03-08 10:50

[原文在此。译者:SNOW LEE,又名"slowly",遥感专业博士,因爬行速度与科研速度同样缓慢而得名。喜 […]

“性”相远

Filed under: 医学,小红猪作品 发表于 2009-02-26 08:16

小红猪,翻译

来自月球的水星小姐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25 19:44

首先在文章的开头,我真诚的向大家说明,水星小姐是根据事实杂糅出来的人物,把人家的病史拿来讨论是一件让人很惭愧的 […]

《环球科学》2009年第3期精彩导读

Filed under: 医学,心理,物理,环境,航天 发表于 2009-02-25 09:31

  【封面故事】 科学在这里崩溃 撰文/潘凯·S·乔希(Pankaj S. Joshi) 大质量恒星 […]

[译]投资与科研:闪着影响因子金光的发现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22 08:18

Ben Goldacre,本译文已得到《卫报》授权,译者: lei,原文 我在这个专栏是要讲业已腐败的医学研究 […]

Reset人脑,要不要?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19 02:45

我新装的电脑一直抽风,CPU频频飙到100%,玩《孢子》的时候屡屡发生“卡吧,死机。”我的反应通常是先按按Nu […]

植入前基因诊断: 打造完美的“设计宝宝”?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18 09:09

《南方人物周刊》,有删改 最近,一个在英国刚出生的女婴备受关注。这个宝宝在胚胎阶段就接受基因筛检,从而免患家族 […]

传染病中的遗传因素:阿里基斯之踵

Filed under: 其他,医学 发表于 2009-02-15 11:01

原文发表于《新世纪周刊》 1985年,法国 Necker 医学院的流行病学家劳伦特·亚伯(Laurent  A […]

人为什么吃药?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15 10:07

人吃药自然是因为生病了,所以要吃药治病。但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一位朋友简单的描述了他一天里吃的药,感觉晚上可能要 […]

双黄连注射液的安全底线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09-02-14 15:38

中药注射制剂又出问题了!前几日,青海省大通县三名患者使用双黄连注射液发生不良事件,其中一人死亡。目前,相关部门 […]

吸入性损伤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10 14:17

在火灾现场,救援人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伤者,有一些伤员,体表毫发无伤或者只是些轻度的烧伤,同时有呼吸困难,不停咳 […]

真假“糖脂宁”之谜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2-06 14:05

格列苯脲属于磺脲类降糖药,是通过刺激胰腺β细胞释放胰岛素来降低血糖,因此过量的话会造成血糖过低。

第 40 页,共 47 页« First...102030...363738394041424344...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