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液“微粒”究竟危害几何?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0-26 12:31

“注射剂微粒会在体内积聚”,“有一学者对一个一生输过40升‘吊瓶’的尸体进行解剖,发现该尸体仅肺部就有500多个肉芽肿”,这些流传在网络上的说法是否真有其事?异物微粒的来龙去脉又是怎样的呢?

发现屠呦呦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10-24 08:39

拉斯克奖获奖者视频访谈,屠呦呦正襟危坐,严肃宣布“我叫屠呦呦。”一句话说完,才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嘴角上翘,勉力笑了一下。也许,她还不习惯这个奖项给平静生活带来的变化。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1):照亮心灵之窗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10-20 13:00

对于普通人而言,视觉是我们感知世界、获取信息最可倚赖的方式,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眼睛究竟是如何捕获图像的?它的工作机理又是怎样的呢?这些问题的答案却远非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直到约一个半世纪以前,眼科专家、德国人赫尔姆霍茨才对上述问题做了较为详尽的研究和阐述。

豪斯第八季首集:天赋和态度的胜利(剧透慎入)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0-14 09:05

相继被女友和好友(好基友?)抛弃的House医生,在监狱里待了8个月之后,终于等来了第一个假释。然而此时,他又遇到了一个离奇的病例,这一次,他将如何在暴力的威胁下挽救生命,又如何向监狱里的同行证明他(又一次)是对的?

二甘醇悲剧与新药申请流程的诞生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10-13 16:18

美国在1906年就开始了对药品进行管理,不过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管理只限于“掺假与虚假标注”——也就是说,如实说明成分就不算违法。至于药物是否真的有用,是否安全,完全取决于生产者。1930年,FDA正式成立。他们越来越认识到这样的管理远远不够,但是一直没有获得更多的权力。

血荒:愤怒、误解与无奈交织的爱心之荒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0-01 05:22

一边是等待用血的病患,一边却是日益枯竭的血源。谣言的散播加剧了这一矛盾,造成的恶果显而易见。然而,献血总归是公益事业且出于自愿,不可苛求也不能强迫。既然我国和其他多数国家一样施行无偿献血的政策,那么缓解血荒只能寄希望于政府、舆论和道德观念的转变。在此之前,身为无奈的医生,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力传播可靠的专业知识,以期澄清某些误解。

为什么CT技术还停留在 25 年前?

Filed under: 医学,数学 发表于 2011-09-29 05:39

近二十年来,X 光断层扫描成像技术在学术界的进展一日千里。但是今天医学实践中主流应用的还是二十五年前的 Filtered Back Projection 方法。翻开任何一篇今天关于断层扫描的论文,都能看到现代方法的结果比 FBP 方法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学术界的成果完全没有在业界反映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0):从“植物迷”到生化先驱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09-24 11:47

今天的生物化学早已硕果累累,关于蛋白质和核酸的研究依旧方兴未艾。翻开任何一本教科书,蛋白质和核酸的结构和功能都是进入这门学科的首要内容。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百多年前,德国生化学家阿尔伯切特•科塞尔在缺乏必要的研究方法和设备的条件下做出的工作。

台大医院悲剧幕后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22 12:17

不久前,台湾一位男子不慎在家中坠楼死亡,家属同意捐赠其器官,台大医院随后摘取其心肺肾等器官,火速移植给台大和成大医院5名患者,结果台大医院发现检验结果的书面报告为艾滋病毒抗体阳性,以致误将艾滋感染者器官移植给病患。一时举世哗然,造成台湾移植医学史上最大的医疗疏失。这样的悲剧性错误缘何会发生?

“端粒算命”是个好主意吗?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20 12:11

英国通过检测端粒长度来预测寿命的技术。难道分子生物学已经发展到可以用之“算命”的境界了吗?况且,500欧元的价格可不算低。那么究竟什么是端粒?检测端粒有什么意义?为这种“端粒算命”掏腰包到底值不值得呢?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9):使用手的医术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16 06:38

从1901年到1908年,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毫无例外地颁发给了从事基础医学研究的科学家,还从未有临床医生获得这一奖项。外科医生科克尔打破了这一规律:他以精湛的手术技巧挽救了大批甲状腺疾病患者,为“使用手的医术”——外科学赢得了巨大荣誉。

乙型肝炎病毒——何日摆脱萦绕国人的梦魇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09 06:32

众所周知,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虽然与艾滋病颇为类似,但不同的是,目前已经有效果非常好的疫苗可以预防乙肝,而艾滋病却仍缺乏有效的疫苗来防治。事实上,中国早在1992年就已经将乙肝疫苗纳入计划免疫了,那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中国的乙肝发病率还是高的离谱呢?

酒精不会令你更快、更高、更强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1-09-08 13:57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二郎醉打蒋门神......无论小说、戏剧还是民间演义,酒后的主人公似乎功力都会比平时增加几成,杯中之物也就常常被人们看作激发潜力的方便之选。现代运动员中饮酒的更不少见,仍有不少人相信喝点小酒会帮助自己在比赛中表现得更好。

手术室hold不住火灾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07 12:36

相信大家对最近发生在手术室里的一起特殊火灾事件非常关注,因为其发生地点与处理上的独特而成为公众关心的焦点。事实上,手术室是火灾高发区。在美国,每年发生550-650起手术室火灾,平均每天发生两起,每年都有致死致伤案例。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8):两重防线、“魔弹”及其他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05 12:19

还记得第一届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贝林吗?是的,我们今天还要再次提起他。毫无疑问,1901年的那次获奖给贝林带来了崇高的名誉和丰厚的收入,不过在后人看来,贝林人格上不大不小的污点也因那次获奖而挥之不去——整个事情都与另一位天才科学家有关,他就是德国人保罗•埃尔利希。

第 20 页,共 41 页« First...10...161718192021222324...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