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ek是这样玩飞镖的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8-04 07:33

据说飞镖的这种数字排列方式最早是在 1896年由一个名叫Brian Gamlin的木匠发明的,一直沿用到今天,不过这个木匠估计只是凭感觉制作出来的。对此,Geek们要从数学上验证一番这种数字排列方式是不是理论上最佳的,并且设计出了在Geek们眼中数学最优化的飞镖靶子。

三个火枪手的博弈与战国七雄争霸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7-29 06:45

通过"三个火枪手"的博弈论模型,从中我们可以学到的一招是:如果你是实力最弱的丙,将要与一个强敌甲大战一场,必然凶多吉少,一个办法是拉另外一个强敌乙进来,把两方决斗变成三方决斗,局势一下子变乱了,本来对自己悲催的局面就可以得到根本扭转。

流言止于熟人?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3-07-08 17:03

无论可靠的信息还是流言,都是数量巨大且深具影响力的,它们究竟是如何传播的呢?美国社会学家格兰诺维特在1973年发表过一篇题为“弱联系的力量”的论文,给出了“信息主要是通过关系疏远的人传播的”的反直觉结论,现在看来,研究的方法十分值得商榷,但是,今年3月,美国东北大学研究者卡塞调用海量的数据得出了相似观点。

竹筏还是灯塔——数据洪流中的科学方法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7-05 08:49

谷歌翻译另辟蹊径, 借助数以亿计来自不同语言的语句之间的统计关联来做翻译,而无需知道被翻译文字的含义, 只关心两种语言之间的统计关联。据说谷歌的研究主管诺维格曾做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谷歌的新思路不仅适用于商业,而且会越来越多地渗透到科学上, 最终取代现有的科学方法。在他看来, 科学才是这种新思路的 “大目标” (big target)。

如何知道自己有没有戴绿帽子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6-20 06:46

假设在监狱里有一百个死囚犯,在最后时刻,执行官给了他们一次活命的机会。一百个囚犯前后站成一排,每个人带上一顶红色或者绿色的帽子,两种帽子的可能性各有一半,每个囚犯都看不到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一个一个过筛子",逐一要求每个囚犯说出一种颜色,红色或者绿色,如果说对了就可以绝处逢生。那么囚犯应当如何做,才能保证尽可能多的人活命?

QQ20130617-1

显著

Filed under: 数学,漫画 发表于 2013-06-18 11:12

1992年有一项很有名的研究,号称高压线导致儿童白血病,单看结果本身的话确实是显著的,但事实上你翻他的原始数据就会发现他们比较了足足八百项不同的指标,但报告的时候只说了白血病一项,也没有经过相应的统计学校正。

张益唐

素数并不孤独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 发表于 2013-06-14 09:52

数论,是研究数字的一门数学分支。如同大海,它清澈透明而又深不见底。它的基础概念,自然数、加法、乘法,每个小学生都清楚;但关于自然数的定理,却可以让人穷尽一生而不得其解。而这篇文章要介绍的,只是这个广阔海洋中一个小小的海域。

谷歌背后的数学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5-31 13:14

佩奇和布林就找到了一个不仅含义合理, 而且数学上严谨的网页排序算法, 他们把这个算法称为 PageRank, 不过要注意的是, 虽然这个名称的直译恰好是 “网页排序”, 但它实际上指的是 “佩奇排序”, 因为其中的 “Page” 不是指网页, 而是佩奇的名字。 这个算法就是谷歌排序的数学基础, 而其中的矩阵 G 则被称为谷歌矩阵 (Google matrix)。

QQ20130528-2

[数学魔术]之死理性派挑战千王之王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5-28 15:44

如果你没有千王之王的绝世技艺,也没有金牌魔术师的高超手法,却又期望像他们一样赢得众多mm羡慕的目光,该怎么办呢?别忘了还有死理性派的存在,我们可以用就简单的算术技巧挑战一下节目中的几项任务,虽然表演效果没有两位专业人士精彩,但也可以小小地过把瘾。

uxvatu

[What if]第27期——死亡率

Filed under: 数学,漫画 发表于 2013-05-03 10:40

如果每秒钟随机选择地球上某个人让其死去,那会对全球人口造成多大影响?——Guy Petzall

计算的极限(三):函数构成的世界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4-07 10:03

在中学数学中,说到函数,自然会联想起它在平面直角坐标系的图像。这是因为中学数学中的函数,大部分情况下不过是从实数到实数的映射而已。而数学家眼中的函数,可能与程序员眼中的函数更相似:它们更像是一个黑箱,从一边扔进去某个东西,另一边就会吐出来另一个东西。

re6m2b

[What if]第23期——短问题合集2

Filed under: 数学,漫画,物理 发表于 2013-03-20 13:34

如果只用可读的字母组合,给宇宙中的每颗星星起一个独一无二的只由一个单词组成的名字,那这样的名字会多长?

hrvq31

[What if]第19期——如果美国大选平局了怎么办?

Filed under: 数学,漫画 发表于 2013-02-27 07:23

在9个摇摆州里,8个州都采取“抓阄”的方式……也就是随机决定。这个“抓阄”可以是抛硬币,抽稻草,或者从帽子里抓纸签。大部分州没有规定细节,但是爱荷华州律50.44的确规定了要把名字写在纸上,放进“容器”当中。但是在北卡,遇到平局必须重新举行一场新的选举。

混沌,又一次数学之旅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2-19 17:13

大家还记得几年前的数学电影《维度》(Dimension)吗?前不久,《维度》的原班人马推出了新作:《混沌》(Chaos)。里昂高师的 Jos Leys, Étienne Ghys和Aurélien Alvarez,又一次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数学之旅。

用概率判生死:法庭上的数学证据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2-14 06:31

法官如果通过掷硬币的方式来判一个人有没有罪,肯定没人会服。但历史上真的发生过这种事,当然不会是抛硬币,而是——算一个更复杂的概率。概率断案好不好用,看看几个案例就知道了。当然,如果你概率玩的不好,辩护时被占便宜的事也是发生过的。

第 4 页,共 16 页123456789...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