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科学

订阅此频道更新

谢谢你,马丁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3-26 08:45

马丁的去世标志着国际科普界那个大师辈出的“英雄时代”已渐渐远去。在《数学加德纳》一书的前言中有一段精辟的颂词:“在数学这座神庙中,供奉着欧几里得、笛卡尔、牛顿……等大神,他虽然没有叨陪末座的资格,但是,作为站在庙门口的守护神,那是少不了他的。”斯人已逝,用再多的语言形容我对他的感激之情已没有意义,只想说一句:谢谢你,马丁。

夜里跑出来斑驳图灵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3-14 06:00

很多时候,我觉得,一些人是彷徨无助地来到这个世界的,但ta们身上会带着类似于磷的特质,擦出一个火,就足以点亮或许与他无关的某些区域,嗯,就是那么些奇特的孩子。图灵显然是其中的一个,很难解释为什么每次盯着他阴郁的脸都会涌上来一种悸栗,那是一种想交谈的冲动,却无从对接。时间不对,甚至世界都不对,他可能还有很多伟大的设计,但根本没有办法叙说。

人类的黄昏

Filed under: 科幻,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3-05 14:49

在比尔·乔伊那篇《为什么未来不需要我们人类》的结尾部分,他说:“我们不应当对这些危险的知识付出代价,不应当对与之同步增长的灭绝危险视而不见。不顾这一切而去追求永生不死。永生不死,也许是我们最初的乌托邦梦想之一,但肯定不是我们唯一的梦想。”

云欲压城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2-24 05:12

2006年8月,Googl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首次提出“云计算”概念之后,有人怀疑这不过又是一枚如过眼云烟时髦IT词汇,可日后的发展,让人们意识到,“云”不是那么简单。其实,对是什么是“云”的争论就从未止息过,它未来又会以怎样的形式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两个有伴生味道的问题,只有在未来才能找到答案……

Twitter 能否预测股市?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2-15 19:47

新兴的社交网络 Twitter是个反映公众情绪的绝佳晴雨表,在预测电影票房、选举结果等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现。如今,研究者又将目光投向了股市中。

信息时代的最大野心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2-10 06:07

假如有一个全知全能的系统,能够实时掌握地球上发生的一切状况,并且迅速应对;假如有一天,地球上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木都能讲述它们的感受,每一栋建筑都能主动报告它的使用状况,每一辆汽车都会主动寻找最好的线路并且避免车祸的发生;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知道你在那里做了什么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1-31 05:20

西南偏南音乐及媒体节,美国最大的音乐节之一,也是技术迷和潮人们的一年一度的狂欢盛典。twitter曾经在2007年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大出风头,随即从一个小众玩具迅速发展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性网站之一;而现在又有一个网站借助这种方式异军突起。

U盘普遍缩水啦?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1-07 06:00

“北京市面30种U盘容量均‘缩水’”,这是最近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的一项调查结果,也就是说U盘的实际容量和标称容量不符。难道是U盘制造商集体偷工减料,弄虚作假,欺骗消费者吗?

死理性派是怎样判断漂亮女孩是不是单身的?

Filed under: 专题:科学追女,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12-20 05:20

不解风情的死理性派们在情感生活中不免会遇到这样悲催的一幕:偶然间遇到一位心仪的漂亮女孩,从此日思夜想,废寝忘食,开始了漫长的暗恋之旅,等到一日,在无尽的纠结中,终于鼓起勇气向女孩表白,结果女孩一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如晴天霹雳,实在难以接受……

解读高杏欣解密北斗事件

Filed under: 航天,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11-04 05:38

清华大学精仪系本科毕业的女学生高杏欣,在斯坦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破解了我国北斗二代定位导航卫星的信道编码规则,随之发表了多篇高水平的论文,并获得了美国航空无线电委员会的表彰。消息传到国内,一石引起千层浪,招来骂声一片。

为什么是QWERT,不是ABCDE?

Filed under: 八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9-22 05:11

很多人第一次接触电脑键盘时,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电脑上键盘的第一行为什么是QWERTYUIOP,而不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ABCDEFGHIJ?如果那样的话就不需要花时间记住每一个字母键的位置了。

要成为扫雷高手,先练好逻辑吧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8-14 09:28

扫雷作为策略游戏,需要游戏者精确的判断。现在扫雷高级的官方最快纪录是33.95秒,中级则是由一个波兰玩家保持的8.5秒。而初级纪录是1秒,世界上很多人达到了这一点。在1秒的时间里完成初级扫雷,据测算概率在0.00058%至0.00119%之间(属于运气题),最可能的方法是直接点击四个角的方块。而本文所作的事情,则是将雷与雷之间的规律给你揪出来,并且深入思考其中的内涵。让你以后面对扫雷时,缩短与记录的差距,战无不胜!

尼斯湖水怪荡起的那一圈涟漪

Filed under: 专题:怪物,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7-15 13:46

“尼斯湖水怪”是一个流传了很多年的传说,而一张“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水怪照片让它风靡全球。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前来探秘,甚至山寨水怪也层出不穷。不过让这张照片露馅的不是“假水怪”本身,而是它荡起的那一圈涟漪。1982年,英国一位名为斯图尔特•坎贝尔(Steuart Campbell)的科普作家在《英国摄影期刊》用简单的计算指出了照片中的破绽。

科普研究:三网融合与中国科普电视的新生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5-27 16:39

中国电视一直辜负着广大公众的期望,没有很好承担起普及科学的社会责任。2000年,科技界和知识界曾经做过一次可贵的努力,呼吁由中国科协牵头,筹建一个专门的科技电视台。但尽管做到了人大提案、媒体推动,直到副总理批示,最终却落得功败垂成。许多有识之士至今仍耿耿于怀。十年过去了,社会实践证明,中国科普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遇。

记忆传承,信息永生(十一)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5-22 10:00

1990年3月24日,王安去世。两年后,他一手建立的王安实验室申请破产保护,并在迈进二十一世纪之前被荷兰的Getronics NV收购。王安的品牌不再使用,这个曾列全球排名150位的大公司就此消失。这家巨型公司的名字,始终和它的创始人连在一起。没有王安的王安公司,便已经名不副实。

第 5 页,共 10 页123456789...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