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科学

订阅此频道更新

如何帮总统先生挑选手机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7-04 14:03

奥巴马可能并不知道,为他量身制作的黑莓手机,只是为了迎合他的使用习惯而仅仅保留了黑莓手机的外观和操作方式,内部已经跟黑莓没啥关系了,手机的操作系统变成了Windows CE,系统内核和应用程序也是新设计的,它是一款内置保密模块的安全型个人数字终端。

[What if]第31期——联邦快递VS互联网

Filed under: 漫画,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6-11 14:20

什么时候——如果真的可能的话——互联网的传输带宽能够超过联邦快递(FedEx)的物流速度?其实, 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安迪1981年说过:永远不要低估一辆装满磁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的小货车的传输带宽。

screen-silhouette2

明天的屏幕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6-05 14:11

采用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的屏幕可以弯折或者透明;以EInk为代表的电子纸屏幕正在压缩传统书籍的生存空间;量子点屏幕可能会在几年之内成为家用显示装置的标配;眼镜甚至隐性眼镜式显示器让显示无所不在——甚至还有直接刺激视觉神经以产生光感的设想,能彻底让屏幕遁于无形。

143

什么是PFIF网上寻人协议?

Filed under: 专题:地震,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4-22 16:21

PFIF全称People Finder Interchange Format,是一个应用广泛的数据开源的标准协议,这个协议主要是设计用来在不同的政府、信仰组织、或是其它的一些灾难中生存者和其亲人联系的网站间进行数据交换的一种协议。

短波电台:震时通信的最后保障

Filed under: 专题:地震,物理,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4-22 13:42

基站和光纤稍有灾害就会受到破坏,一旦有上规模的破坏就很难恢复,而这会令单一依赖这套技术体制的我们陷入绝境。其实有一种适合极端恶劣条件下的应急通信任务,就是短波电台通信。

计算的极限(三):函数构成的世界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4-07 10:03

在中学数学中,说到函数,自然会联想起它在平面直角坐标系的图像。这是因为中学数学中的函数,大部分情况下不过是从实数到实数的映射而已。而数学家眼中的函数,可能与程序员眼中的函数更相似:它们更像是一个黑箱,从一边扔进去某个东西,另一边就会吐出来另一个东西。

面对面的办公室——纪念艾伦•图灵百年诞辰(下)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1-18 13:56

图灵惨死后六十年过去了,这一切还远不能摊在台面上谈,同性恋行为在大部分国家仍受到广泛争议,虽然尊重和合法的呼声在青年一代中越来越高。2009年,英国首相布朗在一份几千人签名请愿书下向这位计算机之父和二战英雄做了官方道歉:“我们很抱歉。你本该被更好对待。(We are sorry. You deserved so much better.)”

你是谁眼中的风景

Filed under: 心理,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1-02 18:02

一直以来,计算机都是个相当被动的家伙——敲一下键盘,屏幕上就跳出一个字符;动一下鼠标,指针就会活动一下。什么都不做,计算机就傻呆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主动帮忙的意思。是该让计算机更主动一些了,比方说,让它能看懂你的眼色。

QQ20121211-1

计算的极限(二):自我指涉与不可判定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学科,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2-12 14:04

要证明某种东西存在,只要举出一个例子就可以了;但要证明某种东西不存在,就要想办法排除所有的可能性,而在现实生活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数学中,情况大不相同:通过形式逻辑的方法,我们可以确实地证明某种数学对象不存在。这都要归功于数学那彻底的抽象化和形式化。

为什么数码相机可以拍出彩色照片?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2-07 18:01

为什么数码相机可以拍出彩色照片?raw格式是怎么回事?这一切都跟上个月(11月13日)去世的83岁的柯达公司退休工程师布赖斯·拜尔(Bryce Bayer)有关……

[少儿科普]人人喜欢“大玻璃”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1-17 11:58

在一阵舒缓的音乐声中,我睁开了眼睛。我那聪明能干的“闹钟”,它一定知道我昨晚睡得很迟,所以,这会儿绝不敢给我放太激烈闹腾的东西,否则,嘿嘿,它就“性命难保”了。我伸出手,在床头柜的玻璃面板上轻点一下,以示对“闹钟”的嘉奖——你猜的没错,我的“闹钟”就是这块玻璃。我全新的一天,就要从这块“大玻璃”开始了。

花的姿态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1-01 06:00

理性会扼杀艺术的灵感吗?至少在村山诚的作品里,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科学的严谨上生长出艺术的花朵。与自然的热情洋溢相比,科学之美则更为静谧。从另一个角度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未来预告片与现实入场券

Filed under: 书评,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0-22 06:35

威廉姆·吉布森说过,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不均匀而已。《未来在现实的第几层》表现的正是这种不均匀。一些我们觉得还是幻想的技术,已经实现了,甚至正在商业化。且莫开心,这种不均匀同样意味着,很多人可能生活在没有分布的低技术区域。

工业机器人:制造业新劳工?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0-13 23:33

工厂取代手工作坊,机器代替手工劳动,这是工业革命的一般标志。随着机器人技术的进步,未来完全取代人工劳动也并非不可能。这是不是意味着新的工业革命就要到来?

寂寞的恋人啊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9-05 16:25

全球化和信息化的革命打碎了旧时代,也让心手相依的恋爱成为了许多恋人渴望而不可及的奢望。这场冲击如此剧烈,让地球变成一个村庄,却让恋人们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它让远程恋爱这个词已然有了专用的缩写“LDR”,让Google搜索结果超过三千五百万项,而亚马逊书店上关于这一主题的书籍居然有八千多种。

第 3 页,共 11 页123456789...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