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者的狂欢(二)欲望分子

Filed under: 化学,心理 发表于 2012-09-12 06:43

想象这样一种物质,如果你能控制它的合成和释放,它将能够控制一个人的行为判断,喜怒哀乐和记忆,甚至控制她的生理周期,或者他的性取向,这听起来颇像是下个世纪的新型生化武器,隐隐中已经可以看见克鲁斯大叔飞檐走壁飞车乱弹的对抗恐怖分子的画面了。如果这种物质真的存在,它会是什么样?

如何降盐不降味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8-26 06:12

据统计,中国人每天吃下的盐平均多达10克。要降到普通人低于6克、高血压或者临界高血人群低于4克的“科学推荐量”,许多人可能会觉得“淡得吃不下”。如何在不降低咸味的前提下“降盐”,就成了现代食品领域的一大挑战。

[催化剂系列之四]——无所不在的酶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8-24 14:25

19世纪,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在研究糖类发酵成酒精的实验中,用显微镜观察发现在发酵的过程中有酵母菌,于是巴斯德得出结论:没有活的酵母细胞,糖类不可能变成酒精。这是一个极其有名的实验,它使人们清楚地认识到发酵作用与活细胞有关,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化学反应。应该说巴斯德已经前进了一大步。而这,又只是一个开始。

images20120824

做出鲜绿的蔬菜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8-24 09:15

许多人说“我不在乎食物看起来怎样,只要好吃就行”。但“好吃“其实是一个综合的感官体验,并不仅仅由味道决定。在食 […]

如何和蚊子完美地死磕到底?(重口配图,慎入)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07-02 12:58

无论你是文艺青年,还是科学青年,只要身体里还涌动着鲜红的血液,在这喧嚣又躁动的盛夏光年中,恐怕都难逃昆虫纲双翅目蚊科生物母蚊子的觊觎与饕餮。就算是逍遥摇摆的庄子,也会欲哭无泪地写下“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那么,你想怎么弄死蚊子?

明胶的那些马甲们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6-04 08:01

明胶并非新事物,只不过它以前总是穿着别的马甲出现在公众面前。而“明胶”这个称呼,往往用于工业界,也就不为寻常百姓所熟悉了。明胶的真实身份,是一种“胶原蛋白水解物”。胶原蛋白广泛存在于动物的皮毛、骨头和胃肠等组织中。在分子层面上,它呈现纤维状,很坚韧,也不溶于水。传统小吃中的皮冻,浓的骨头汤形成胶状物,就是原生态的胶原蛋白。

酱油是怎么打出来的?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06-03 11:13

酱油的颜色是哪来的?老抽和生抽有什么区别?酿造酱油和配制酱油的异同何在?头发丝为什么也能被不法商贩拿来做“酱油”?打了这么多年酱油,突然发现关于酱油的疑问还真不少……别着急,搞清楚酱油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锂的10大趣闻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5-31 13:28

我叫锂,我在元素周期表排行老三。小众、顽皮,我是科幻宠儿,也是摇滚一族。治病医人,安抚世界,这是我的成就。读完故事,希望你像本文作者Lithium锂一样,欣赏我的有趣。

[流体力学趣事]:啤酒必须有泡沫

Filed under: 化学,物理 发表于 2012-05-07 06:34

对于很多成年男性来说,就餐的时候,尤其是在酷热的夏天,没什么比来瓶冰镇啤酒更惬意的了。在啤酒开瓶和倒入玻璃杯的时候,里面会产生很多的气泡,形成细腻的泡沫,啤酒倒的急一些的话,泡沫很容易就会溢出来。啤酒不起泡或者泡沫很快消散,容易让人觉得啤酒质量不佳,而泡沫太急太多,则容易洒的到处都是,引起不便。

咸蛋不能吃了吗?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5-06 06:39

最近,一条关于咸蛋的新闻引发巨大关注:香港抽查71种食物均含有毒化合物 咸蛋含量最高。对于喜好咸蛋的人,这无疑是一大打击。这种有毒化合物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食物中?咸蛋,还能吃吗?

在我绝望的时候,你给了我活着的勇气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2-04-29 23:49

每一种药物都比作一个人,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抗肿瘤药是暗夜中的杀手,嘴角浮出一抹魅惑的微笑,如一片黑色的暗影为肿瘤细胞印上死亡之吻;镇静催眠药是柔美宁静的女子,用母亲般的双手抚过我们疲惫的额头。而止痛药在我心中的地位最高,是纯白的天使,在人们挣扎在黑暗的泥沼中时带来希望的光芒,对我说: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忙,但至少我可以给你活下去的勇气。

皮革中的铬危害有多大?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环境 发表于 2012-04-26 07:36

铬离子有两种,三价和六价。皮革鞣制用的是三价铬,尽管相对六价铬而言毒性小得多,但由于工业用鞣制试剂不纯,三价铬和六价铬共存,且皮革处理过程还会用到许多有毒物质,所以工业明胶绝不可制作药用胶囊。

酸痛疲累话乳酸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4-17 16:06

我们的身体宛如一部精巧的机器,在骨骼、肌肉、关节等运动器官的协助配合下,训练有素的人体能爆发出强劲的力量,能伸展出充满技巧的姿态。然而,即使是一流的运动员,假如已经进行了一阵剧烈运动,身体也会觉得又酸又疼,肌肉渐趋僵硬,动作也开始变形。有研究表明,这一切都和体内产生的乳酸有关。

蓖麻的用途与毒性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1-12-25 14:00

记得小时候,住所的院子里经常种有许多蓖麻,每到秋季就和伙伴们去采摘蓖麻籽,并且知道蓖麻籽不能吃,所榨取的油脂是飞机上使用的高级润滑油。现在利用零散地方栽种蓖麻的现象已经很少见了,不少儿童不认识蓖麻,不了解其毒性,所以一旦误食,往往造成意外中毒。

锰与锰中毒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1-12-14 07:00

锰(Mn)是一种化学性质活泼的银灰色金属。1774年瑞典化学家Schecle首次发现锰元素,1931年,Kemmem等人发现锰为大鼠、小鼠维持正常生长和生殖机能所必需。自此,人们认识到锰是动物生长、发育和生存所必需的一种徽量元素。长期过量吸入锰,对机体将产生毒性作用,其对免疫系统的损害也可能有生物蓄积作用。

第 5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