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能被点着吗?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8-05 06:50

一个人一天要放屁8到20次,而人的屁中含有一些可燃气体,例如氢气和甲烷,那么屁到底可不可以被点燃呢?

食物中的酸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7-15 16:49

日常生活中提到“酸”,多数人不假思索地想到的是醋。它的确是食品中常见的酸,不过相对于酸在食品技术中的各种作用,产生酸味仅仅是酸的一种功能。除此之外,抑制细菌生长、为饮料提供清凉的“味道”等,有趣的是,有些“食物相克”的说法也跟“酸”有关系。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7):微笑,邮票和糖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3-06-16 11:07

所谓科里循环,其实是对人体内葡萄糖储存-利用-再储存的一种描述。众所周知,葡萄糖作为可以被人体直接利用的能源,在代谢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葡萄糖在体内究竟是如何储存,又是如何被燃烧利用的,生物化学家们仍未解开谜团。科里夫妇的贡献就在于此。

“酵素”的死与活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3-05-04 07:36

茶叶采摘之后,及时加热杀死多酚氧化酶,氧化就不能发生。这道工序被称为“杀青”。如果没有这道杀死酶的工序,让多酚被充分氧化变成红褐色的色素,最后就得到红茶或者乌龙茶。它们无论怎么冲泡,都无法得到绿色的茶水了。

煮豆的民间智慧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1-10 15:48

欧洲有本写于1838年的书,介绍了两条煮豆秘诀:一是用河水或溪水,不要用井水;二是,如果只有井水可用,就在里面加入苏打粉,一直加到水不进一步变白为止,然后用澄清的水来煮豆。分子美食学的创始人蒂斯对这种民间智慧充满了兴趣。他首先想到的是:苏打粉的加入增加了水的碱性,是不是酸碱性对煮豆会有影响呢?

[译]CDC-苯胺毒性问与答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1-06 14:48

1月5日,山西省政府接到报告称,31日7时40分,长治发生一起化工厂苯胺泄漏事故,泄漏苯胺可能随河水流出省外,可能已致漳河流域水源被污染… 苯胺是种剧毒品, 它进入环境后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我们翻译了一篇来自CDC的简单问答,希望能为关注这个问题的人提供一点参考。

寻香,弄香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12-04 08:23

“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在人类还蒙昧而不知何谓气体分子和嗅觉受体的年代,贵族生活就已将香气和仪式、情绪、氛围联系在了一起。随时间推移,人类对香料的追求甚至成了化学发展的一股推动力,当香气演变成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它究竟是什么?又怎么得到它?

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四)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1-06 10:18

做基础科学研究的人,能遇到的最让人郁闷的问题就是这个:“这个研究到底有什么实际应用?”我最喜欢美国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的回答。在听证会上他就被议员们这样问。他的回答是:“从现在已知的技术来看,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实际应用。”“那么有什么理由花十亿美元去做呢?““因为我们想知道。其实你们也想知道。只是你们不知道你们想知道。”

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三)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1-05 14:44

化学渗透的发现者:彼得·米切尔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离经叛道的天才气息。这个家伙家财万贯(他的叔父拥有一个建筑业集团公司),在英国二战后的困顿年月开着劳斯莱斯招摇过市。后来当他因为化学渗透的论战几乎被踢出学界时,干脆自己出钱建了一个研究所继续战斗。

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二)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1-02 15:10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学发现(甚至可以夸大到“科学发现”),公认是沃森和克里克确定生物遗传物质是DNA,以及DNA遗传的生物化学机理。这是一个标准的直觉式发现。沃森在搞清楚DNA的双螺旋结构之后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内,就洋洋自得地告诉克里克:“我想我发现了生命的秘密。”这种从结构到功能突破性的跳跃,来自于沃森作为化学家的直觉:分子结构宣示分子功能。

QQ20121030-3

如何做一个好家长(2)论爱的本质

Filed under: 化学,漫画 发表于 2012-10-31 20:05

永动机做不到的,爱可以做到。

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一)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0-31 09:11

这篇文章要介绍的化学渗透理论,就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反直觉”生物学发现,虽然它并不为公众熟知。这里所说的直觉,并非一般常识,已经是二十世纪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中非常精深的理论直觉了。然而当直觉走入死胡同时,一个“怪异”程度不下于相对论或者进化论的新理论蹦了出来。它在初期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它最后的辉煌成功,都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2012诺贝尔]一张图解读化学诺奖

Filed under: 专题:诺贝尔,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0-10 20:27

2012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人是美国杜克大学的Robert J. Lefkowitz以及斯坦福大学的Brian K. Kobilka,原因是他们对“G蛋白耦连受体”的研究。

伟哥,你有对手了!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2-09-18 11:46

事临头,是吃粒伟哥变成猛男还是先凑合着?由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麦克唐纳德(Kai MacDonald,没错,和麦当劳叔叔一个姓)和费菲尔(David Feifel)两名医学博士告诉我们:“慢着,还有第三种选择。”而这第三种选择并非什么神奇的新药,也不是什么古老的秘方,无论男女都能在体内能找到这种小分子——它就是催产素。

[四季的角度]之果子都醉了

Filed under: 化学,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2-09-15 16:05

“咚咚咚”兔的午眠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什么事呀?”兔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开门。“快跟我来,我发现了好东西!”门外,松鼠涨红了双眼,扶着门框东倒西歪地说。

第 4 页,共 8 页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