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一)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0-31 09:11

这篇文章要介绍的化学渗透理论,就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反直觉”生物学发现,虽然它并不为公众熟知。这里所说的直觉,并非一般常识,已经是二十世纪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中非常精深的理论直觉了。然而当直觉走入死胡同时,一个“怪异”程度不下于相对论或者进化论的新理论蹦了出来。它在初期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它最后的辉煌成功,都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2012诺贝尔]一张图解读化学诺奖

Filed under: 专题:诺贝尔,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0-10 20:27

2012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人是美国杜克大学的Robert J. Lefkowitz以及斯坦福大学的Brian K. Kobilka,原因是他们对“G蛋白耦连受体”的研究。

伟哥,你有对手了!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2-09-18 11:46

事临头,是吃粒伟哥变成猛男还是先凑合着?由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麦克唐纳德(Kai MacDonald,没错,和麦当劳叔叔一个姓)和费菲尔(David Feifel)两名医学博士告诉我们:“慢着,还有第三种选择。”而这第三种选择并非什么神奇的新药,也不是什么古老的秘方,无论男女都能在体内能找到这种小分子——它就是催产素。

[四季的角度]之果子都醉了

Filed under: 化学,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2-09-15 16:05

“咚咚咚”兔的午眠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什么事呀?”兔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开门。“快跟我来,我发现了好东西!”门外,松鼠涨红了双眼,扶着门框东倒西歪地说。

[坚果时间]喝酸奶时,你喝了什么?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9-14 18:08

牛奶是主要是蛋白质、乳糖和脂肪分散在水中形成的。乳糖在水中的溶解性很好,对牛奶外观的影响不大。脂肪被分散成一个个小颗粒,外面包裹着蛋白质。在发酵过程中,乳酸菌把乳糖转化成乳酸,于是牛奶中的酸度就会升高。随着酸度增加,蛋白质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发生了变化,宏观看来,就是奶变得 很“粘”,而且“酸”了。

毒物世界史

Filed under: 书评,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2-09-14 09:13

若想投毒,得先有毒药。毒药的出现,则伴随着炼金术的发展。炼金术源远流长,最初则与人们的本性相关,要么大发横财,要么长生不老。寻找“点金石”或“不老仙丹”,自然成为炼金术的核心。囿于化学知识的有限,各种各样的有毒元素使炼金术师不知不觉中毒,科学巨匠牛顿后来的疯癫、行为异常,很可能就是炼金过程中,身体吸收了太多的汞与铅所致。

瘾者的狂欢(二)欲望分子

Filed under: 化学,心理 发表于 2012-09-12 06:43

想象这样一种物质,如果你能控制它的合成和释放,它将能够控制一个人的行为判断,喜怒哀乐和记忆,甚至控制她的生理周期,或者他的性取向,这听起来颇像是下个世纪的新型生化武器,隐隐中已经可以看见克鲁斯大叔飞檐走壁飞车乱弹的对抗恐怖分子的画面了。如果这种物质真的存在,它会是什么样?

如何降盐不降味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8-26 06:12

据统计,中国人每天吃下的盐平均多达10克。要降到普通人低于6克、高血压或者临界高血人群低于4克的“科学推荐量”,许多人可能会觉得“淡得吃不下”。如何在不降低咸味的前提下“降盐”,就成了现代食品领域的一大挑战。

[催化剂系列之四]——无所不在的酶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8-24 14:25

19世纪,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在研究糖类发酵成酒精的实验中,用显微镜观察发现在发酵的过程中有酵母菌,于是巴斯德得出结论:没有活的酵母细胞,糖类不可能变成酒精。这是一个极其有名的实验,它使人们清楚地认识到发酵作用与活细胞有关,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化学反应。应该说巴斯德已经前进了一大步。而这,又只是一个开始。

images20120824

做出鲜绿的蔬菜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8-24 09:15

许多人说“我不在乎食物看起来怎样,只要好吃就行”。但“好吃“其实是一个综合的感官体验,并不仅仅由味道决定。在食 […]

如何和蚊子完美地死磕到底?(重口配图,慎入)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07-02 12:58

无论你是文艺青年,还是科学青年,只要身体里还涌动着鲜红的血液,在这喧嚣又躁动的盛夏光年中,恐怕都难逃昆虫纲双翅目蚊科生物母蚊子的觊觎与饕餮。就算是逍遥摇摆的庄子,也会欲哭无泪地写下“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那么,你想怎么弄死蚊子?

[小红猪]《冒烟的耳朵和尖叫的牙齿》之受苦受难(上)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小红猪作品 发表于 2012-06-07 09:02

肯定会被毒气放倒,但也许能大难不死。———约翰•斯科特•霍尔丹鼓动志愿者参加毒气实验时说

明胶的那些马甲们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2-06-04 08:01

明胶并非新事物,只不过它以前总是穿着别的马甲出现在公众面前。而“明胶”这个称呼,往往用于工业界,也就不为寻常百姓所熟悉了。明胶的真实身份,是一种“胶原蛋白水解物”。胶原蛋白广泛存在于动物的皮毛、骨头和胃肠等组织中。在分子层面上,它呈现纤维状,很坚韧,也不溶于水。传统小吃中的皮冻,浓的骨头汤形成胶状物,就是原生态的胶原蛋白。

酱油是怎么打出来的?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06-03 11:13

酱油的颜色是哪来的?老抽和生抽有什么区别?酿造酱油和配制酱油的异同何在?头发丝为什么也能被不法商贩拿来做“酱油”?打了这么多年酱油,突然发现关于酱油的疑问还真不少……别着急,搞清楚酱油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锂的10大趣闻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05-31 13:28

我叫锂,我在元素周期表排行老三。小众、顽皮,我是科幻宠儿,也是摇滚一族。治病医人,安抚世界,这是我的成就。读完故事,希望你像本文作者Lithium锂一样,欣赏我的有趣。

第 4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