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气的草莓如何如此金贵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4-02-26 14:16

植物不能连作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大多数植物对于营养素具有选择性,连作会导致某些营养素缺乏,但这可以通过选择性施肥来弥补。除此以外,植物不能连作的原因至少还有三种:化学危害、微生物危害与虫害。

Mummy 025

木乃伊吃什么?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4-01-22 12:01

你已经完成所有麻烦的步骤,将心爱的人制成木乃伊了。你雇用了尸体防腐师,移除她体内的器官,将她的身体以精确混合的油和香脂处理,并小心地用绷带包裹。你不惜重金地打造一个奢华的陵墓,甚至将她的宠物也做成木乃伊。所有的一切,都为了确保她在来世能够享受她的生活。而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疑问:你的挚爱在她的永生生活中,将要吃什么呢?

阿斯巴甜,福兮祸兮?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4-01-06 11:29

1879年一个俄国化学家在实验室倒腾完瓶瓶罐罐,没洗手就回家吃饭,结果发现吃啥都是甜的,“糖精”被发现;1965年一个叫施莱特的化学家在合成药物的时候无意中舔了一下手指,大名鼎鼎的甜味剂“阿斯巴甜”问世。

“小分子水”真的能包治百病吗?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3-10-24 13:31

“驴友”皇帝爱新觉罗弘历先生一生对祖国山河研究颇深,也曾心血来潮搞了一次天下泉水的排名,而且相比于陆羽的感性认知不同,他采用了更为“科学”的定量法,将天下泉水的密度进行测定,经过“精确”的测量,得出结论认为玉泉山的水最轻,这个典故在相声里常常被引用,比如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就非常讲究地用这种水泡茶喝。

QQ20131010-1

[2013诺贝尔]化学奖简单图解

Filed under: 2013诺贝尔,化学,物理 发表于 2013-10-10 13:30

一个化学反应可能仅仅需要几微秒,靠手动计算,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精确的研究,显然,这需要计算机帮忙,而本次诺贝尔化学奖的三位得主,便是为实现计算机模拟化学反应找到了办法。

QQ20131007-1

[2013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简单图解

Filed under: 2013诺贝尔,化学 发表于 2013-10-07 21:18

2013年的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颁给了3个研究细胞内囊泡的科学家——谢克曼、罗斯曼和聚德霍夫。Ent整理了一幅图,能帮你更理解这三位科学家都帮我们弄清了什么。

半米长的碳纳米管有什么用?

Filed under: 化学,物理 发表于 2013-08-23 16:47

碳纳米管有很多应用,最重要的一个方向是在于制造“又强又韧又轻又便宜”的材料。天然材料中,蛛丝是最强的。而碳纳米管纤维韧性甚至能超过蛛丝。

屁能被点着吗?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8-05 06:50

一个人一天要放屁8到20次,而人的屁中含有一些可燃气体,例如氢气和甲烷,那么屁到底可不可以被点燃呢?

食物中的酸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7-15 16:49

日常生活中提到“酸”,多数人不假思索地想到的是醋。它的确是食品中常见的酸,不过相对于酸在食品技术中的各种作用,产生酸味仅仅是酸的一种功能。除此之外,抑制细菌生长、为饮料提供清凉的“味道”等,有趣的是,有些“食物相克”的说法也跟“酸”有关系。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7):微笑,邮票和糖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3-06-16 11:07

所谓科里循环,其实是对人体内葡萄糖储存-利用-再储存的一种描述。众所周知,葡萄糖作为可以被人体直接利用的能源,在代谢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葡萄糖在体内究竟是如何储存,又是如何被燃烧利用的,生物化学家们仍未解开谜团。科里夫妇的贡献就在于此。

“酵素”的死与活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3-05-04 07:36

茶叶采摘之后,及时加热杀死多酚氧化酶,氧化就不能发生。这道工序被称为“杀青”。如果没有这道杀死酶的工序,让多酚被充分氧化变成红褐色的色素,最后就得到红茶或者乌龙茶。它们无论怎么冲泡,都无法得到绿色的茶水了。

煮豆的民间智慧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1-10 15:48

欧洲有本写于1838年的书,介绍了两条煮豆秘诀:一是用河水或溪水,不要用井水;二是,如果只有井水可用,就在里面加入苏打粉,一直加到水不进一步变白为止,然后用澄清的水来煮豆。分子美食学的创始人蒂斯对这种民间智慧充满了兴趣。他首先想到的是:苏打粉的加入增加了水的碱性,是不是酸碱性对煮豆会有影响呢?

[译]CDC-苯胺毒性问与答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3-01-06 14:48

1月5日,山西省政府接到报告称,31日7时40分,长治发生一起化工厂苯胺泄漏事故,泄漏苯胺可能随河水流出省外,可能已致漳河流域水源被污染… 苯胺是种剧毒品, 它进入环境后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我们翻译了一篇来自CDC的简单问答,希望能为关注这个问题的人提供一点参考。

寻香,弄香

Filed under: 化学 发表于 2012-12-04 08:23

“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在人类还蒙昧而不知何谓气体分子和嗅觉受体的年代,贵族生活就已将香气和仪式、情绪、氛围联系在了一起。随时间推移,人类对香料的追求甚至成了化学发展的一股推动力,当香气演变成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它究竟是什么?又怎么得到它?

二十世纪最“反直觉”的伟大生物学发现:化学渗透(四)

Filed under: 化学,生物 发表于 2012-11-06 10:18

做基础科学研究的人,能遇到的最让人郁闷的问题就是这个:“这个研究到底有什么实际应用?”我最喜欢美国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的回答。在听证会上他就被议员们这样问。他的回答是:“从现在已知的技术来看,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实际应用。”“那么有什么理由花十亿美元去做呢?““因为我们想知道。其实你们也想知道。只是你们不知道你们想知道。”

第 3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