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纪行——冰河世纪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5-18 11:59

坐上尘土飞扬的大巴离去,视线中乞力马扎罗山变得遥远和模糊。可当回到城市,眼里充斥了人和建筑,心也明明已经和城市疏远了。我想对任何一位登山者来说,山都绝不仅是石头、云彩、植物、动物的故事。它带着那些后悔,自责,慌张,遗憾,眼泪,平淡,感恩,期待,兴奋走入人的心里,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凝]雾凝红杉

Filed under: 专题:凝,生物 发表于 2011-05-18 05:14

加州属于地中海型气候,每年降雨几乎全部集中在冬季,夏秋两季降水不足全年五分之一。也许人类会觉得艳阳高照神清气爽,但植物就郁闷了——夏天阳光最强烈,本来是光合作用和蒸腾作用最旺盛的时节,却偏偏不给下雨,因此相当一部分草本植物选择了在夏天枯死,所谓”夏日的金色原野“其实大都是一年生草本植物的枯叶。可是红杉树夏天也不落叶,靠什么抵挡漫长的旱季呢?

掉颜色的水果和粮食是怎么回事?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17 05:06

染色馒头让人不安,洗草莓洗出红水让人忐忑。这样的掉色不会是因为染色吧?其实,天然植物色素有水溶性的也有脂溶性的。天然的黑芝麻、紫米、花生豆都会给淘洗的水染色,破损的草莓也会染红水。这不能说明是用人工色素染色的结果。完整的草莓和圣女果应是不会染红水的,如果这时遇到异样的变色情况,恐怕真是买到用色素“美容”的家伙了。

非洲纪行——凉爽的沙漠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5-16 11:02

在海拔3780米以上,植被和空气一并开始明显稀薄起来,乞力马扎罗的雪顶像远处的灯塔般,一直矗在攀登之路的前方。山的景色随着海拔增高而逐渐荒凉,距离山顶还有1200米高程。四周没有任何复杂的景物,地上有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头,有人寂寞难耐,给这些野生的材料赋予人的秩序。人类文字躺在苍凉大地上,像对天和山说着什么,显得特别渺小和脆弱。

草莓畸形膨大会致癌?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13 12:36

曾经,草莓是很稀罕少见的水果,吃上颗草莓那是很难得的事。随着它越来越平易近人以后,又有了新的担忧。“个头大,形状奇怪的草莓都是用膨大素催出来的,膨大素会致癌”的说法是真的吗? 其实,膨大素学名叫氯吡脲(CPPU),是一种已经广泛应用在猕猴桃、甜瓜等水果上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目前还没有关于膨大素致癌的报道。

尝根鲜笋不容易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13 05:37

春末夏初,正是吃笋的好时候,不是因为此时的笋最好吃,却是因为出产甚多。春笋在满足江南食客的嘴和胃之后,略有盈余,这才得以北上。不过,在北方吃个鲜笋还是不容易。笋子由脆到硬的过程实在是太迅速了。

非洲纪行——高山花海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5-11 11:54

一种菊科植物同梳黄菊长在一起,白白的躯干,花朵更白,二者身高胖瘦差不多,让人错觉真是相互依赖的姐妹花。Paul帮我把两者摘开,并告诉我一个我令人难忘的美丽名字——Everlasting flower,永久花。这种蜡菊属的植物顽强无比,得名就是因为花开久久不败,据说有人曾经在海拔5600多米看到过这种花。

找“新地球”难,还是找对象难?

Filed under: 天文,生物 发表于 2011-05-11 05:36

找一个新的地球和找一个合适的男/女朋友,哪个简单?我和你打赌,两者差不多难度——只要你是要认真谈恋爱而不是“拈花惹草”地“耍流氓”的话。

【游戏组】异尘,余生(二)

Filed under: 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5-10 05:54

我一直没弄清楚一件事:“辐射导致动物变大”这个说法是谁发明的。就我所知,在我们的世界中还没有辐射导致动物体型明显增长的先例出现。辐射突变对于生物体来说,有点像往一本书上乱洒墨水:一般情况下洒了墨水还能勉强读出来,有时洒太多了就完全看不懂。偶然情况下点了几滴墨水还能变出一两句绝妙好辞,但是指望靠洒墨水把莎士比亚变成博尔赫斯?还是算了吧。

闻味识癌症

Filed under: 医学,生物 发表于 2011-05-09 12:54

要是有朝一日你在体检中心遇到一些花色不同的狗狗,在对你左嗅嗅右嗅嗅打量一番后,旁边的医生先是意味深长地点点头,然后扶一扶眼镜,告诉你“兄弟,很不幸,您很有可能得了xx癌,需要马上住院手术”,你会作何感想?是不是很山寨很无厘头?别急,这也许不是一家骗子机构,此情此景没准还真有可能出现。

春茶为何身价高?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08 08:45

2011年的“太平猴魁”的售价高达每斤11800元。有报道说,“只占茶叶总产量20%的顶级春茶,却占有80%的茶叶市场份额”,泡一壶心仪的春茶,是件众多茶客们梦寐以求的事情。这口春茶为何有如此滋味呢?

【游戏组】异尘,余生(一)

Filed under: 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5-07 09:11

还有多少人记得一个叫做“黑岛工作室”(Black Isle Studios)的游戏制作组。它只存在了八年的时间,可是它把RPG游戏的艺术性和内蕴推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峰。《辐射》,《异域镇魂曲》,《博德之门》,《冰风谷》,这四个名字中的任意一个都足以让黑岛名垂青史了。这篇文章我们只讲辐射Fallout;这也是唯一一个在黑岛死后依然留存的系列。

非洲纪行——山麓森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5-06 10:58

小时候,是先知道了《乞力马扎罗的雪》才知道乞力马扎罗山,认定这是座忧伤的山,带着眼泪。因为海明威把一只孤独、固执又有梦想的豹子写死在了这里。长大看过资料才知道,海明威这段并非杜撰,很早来的欧洲勘察者就曾记载过这只冻僵在5000米之上的美洲豹,还大胆地割下一只耳朵留作证据,只是后来不知哪个口味奇特的收藏者将豹子全数搬走,以至查无影踪。

【游戏组】植物大战微生物 ——“一个没有僵尸的世界”里的刀光剑影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5-06 05:20

陆生植物存在地表的七亿年中,虽然从没遇到过大波僵尸的亲密接触,但他们的生存难题可绝对不少:寒冷,干旱,害虫,还有最头疼的微生物。由于植物的细胞不能运动,就没有我们身体里一套专门负责料理病原菌的白细胞,因此植物们只能采取全民皆兵的策略,全体细胞筑起一层层的防卫体系,与病原菌们演绎着一场场波澜壮阔的微观战争。

那些有害物质的“安全标准”是怎么来的

Filed under: 健康,生物 发表于 2011-05-02 06:27

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某某食物中的某有害物质超标了多少多少”的说法。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同一种有害物质,在同一种食物中,不同国家的“安全标准”不尽相同。这就产生了一种“荒诞”的结果:有害物质在某个含量的一种食物,在一个国家是“安全”的,在另一个国家却是“有害”的。“安全标准”的意义,是低于它就“安全”,超过它就“有害”么?

第 40 页,共 64 页« First...102030...363738394041424344...506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