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猪]生命起源:寻找第一个自我复制者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10-20 10:00

很久以前,宇宙中产生了一颗围绕中等恒星运行的新行星,在距今40亿年前,这颗行星的表面逐渐冷却。当时,那里还是一片动荡荒凉——它被陨石轰击,被火山喷发撕裂;大气中充满了有毒气体。但是,当水刚刚在地表形成湖泊和海洋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分子,或者一组分子,掌握了自我复制与增殖之道。

[小红猪]“重女轻男”细菌扳倒进化平衡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9-22 10:00

本文内有征友启事一则,女PhD一枚(这是一则不正式但应该很吸引眼球的导读)

[小红猪]试管汉堡排

Filed under: 小红猪作品,生物 发表于 2011-09-08 10:00

凡·埃伦时时刻刻都在饥饿和虐待动物的记忆中挣扎。他突然冒出了个想法:“我想,为什么不能在体外种植肉呢?就像我们制造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在实验室里把肉造出来。”他说,“我喜欢吃肉,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素食者。但是很难说我们对待这个星球上的动物的方法是对的。将肉无痛苦地‘种’出来,在我看来,是一个自然的化解法。”

[小红猪]进化机器:基因工程快速前进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8-25 10:00

自动基因修补机初露峥嵘——这台机器可以用来改写生命的代码并且创造出新的人种。

[小红猪]性和非对称:骆驼的鸡鸡为啥长这样?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8-18 10:00

对称通常被看作健康和优良基因的标志,那为什么如此多的生物拥有非对称的生殖器呢?

[小红猪]现代人类如此聪明,为何大脑还会缩小?

Filed under: 心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8-05 17:39

约翰·霍克斯(John Hawks)正在解释其对于人类进化的研究,突然他语出惊人,这位威斯康星大学的人类学家回顾了自石器时代起人类骨骼和头颅的变化,然后淡定地说道:“很明显,大脑一直在缩小。”

[小红猪]重写课本:当科学错了的时候

Filed under: 化学,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7-14 09:00

了解这个世界,注定要在一条布满荆棘的路上艰难前行。旅途中,我们不断的面临各种问题:在错误的起点前整装待发、一头扎进死胡同以及180度大转弯。科学总能泰然自若的面对这些逆境并承认错误。

[小红猪]真理在缩水--现代科学研究方法并不尽善尽美?(上)

Filed under: 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6-28 09:00

“对于科学家来说,这个话题很敏感,因为科学家的责任就是解决那些长期困扰人类的谜题,并创立永恒理论, 但是当你看到这些递减效应的影响时,你突然间开始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

[小红猪]不确定性原理:进化如何两头下注

Filed under: 小红猪作品,生物 发表于 2011-05-19 08:08

在变化的世界中,具有多样性是生存的关键。而进化似乎已经想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方法产生更多的多样性。

“赤裸”的真相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0-22 17:00

体毛的脱落不仅有助于人类祖先散去多余热量,保持健康的体温,还促使大脑容量发生变化,这在人类进化史上是极为关键的一步。环境变化迫使我们的祖先长距离迁移,以寻找食物和水,毛发掉落正是对这一过程的适应。

[小红猪]人类文明,进化的发动机

Filed under: 小红猪作品,生物 发表于 2010-08-04 22:22

诸如一些可以赋予人体乳糖耐受能力,从而使更多的后代得以繁衍的基因,在肯尼亚的游牧文明的人群中可以被检测到。 B […]

[小红猪]鼠兔的故事——检验自然选择

Filed under: 小红猪作品,生物 发表于 2010-07-28 17:18

要挑哪一篇文章来开始我的“同行评审研究博客”之旅?想都不用想。一篇论文,题目里面既包含了我最爱的理论(自然选择学说),又有我最爱的动物(鼠兔),还发表在我最喜欢的期刊上(PLoS ONE),这就跟有个闪光的霓虹灯大箭头在指着它一样。

[小红猪]笃,笃,谁在门外?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4-14 20:22

有没有给报死虫带来坏消息?你怎么知道一只昆虫会不会飞?把它放在炉盘上,然后慢慢地升温……

不,这可不是个冷笑话,而是昆虫学家罗恩·费希尔(Ron Fisher)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异想出来的一个真实科学实验。他想更多地了解一种在英格兰诸多古老建筑中一路啃食木质结构的小生物——报死虫(deathwatch beetles)——的习性有没有给报死虫带来坏消息?
你怎么知道一只昆虫会不会飞?把它放在炉盘上,然后慢慢地升温……
不,这可不是个冷笑话,而是昆虫学家罗恩·费希尔(Ron Fisher)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异想出来的一个真实科学实验。他想更多地了解一种在英格兰诸多古老建筑中一路啃食木质结构的小生物——报死虫(deathwatch beetles)——的习性

敢问超级食物在何方?(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3-11 16:52

在杜邦公司研究机构的地下实验室,一个技术人员将亮绿色的大豆组织样本置入“基因枪”(一种看起来更像是烤箱而不是武 […]

敢问超级食物在何方?(上)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3-10 15:05

这段时间,关于“转基因食品”的争吵又迎来了一轮高潮,其实对于任何话题,支持或反对的声音都应该在了解“它是什么”的基础上再发出,这种做法才真正有意义。本文将通过对基因改良作物研究和推广中核心问题的探讨,有理有据有含量地告诉你,在全球饥饿和微量营养元素缺乏症问题上,生物技术掌握着潜在的解决方案。

第 3 页,共 5 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