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Joachim S. Müller / Flickr

99%的人都认识这只小狐狸,只有1%的人能写对它的名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6-01 07:37

它们世世代代生活在北非沙漠地区,适应了高温干旱的环境——大耳利于散热。大耳、大头,使这种狐狸的外貌显得格外可爱。

印度咖喱的香料,图片来自Wikipedia

咖喱:遍布全球的水煮味儿

Filed under: 学科,生活,生物 发表于 2017-05-30 07:11

文中包含各种咖喱的照片,不适合深夜观看。

搁浅的虎鲸

我们无法让一头鲸平安离去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5-20 07:13

到头来,虽然人类有数千年的猎杀鲸的经验,却连一种理想的让它安然离开的方式都没有找到。

兽脚类恐龙相互勾搭场面的想象图

早在白垩纪,恐龙就在为爱奋斗了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5-11 07:38

好在,科学证据强力支持着一种观点:恐龙可能就是最早的恩爱“鸳鸯”。而曾经见证它们“爱情”的痕迹,很可能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好的,考题上来了。图片:laozhengxing-sh.com

草头:江南早春的鲜甜时蔬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5-06 07:38

大包邮区人民对蔬菜的时令非常敏感,什么时候吃什么菜几乎成了定例。草头过去只有一年中很短的时间上市,如今有了温室大棚,整年都能吃到了,有人就抱怨味道不如从前——要我说这就是矫情。

sheldon-panda-8

漫画 | “为了吃,我变了70个基因!你行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5-05 07:38

没错,今天我们就是要讲可以把你萌出血的大能猫!

新版分类

论雷龙的第二次倒掉和恐龙的重新分家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4-21 07:41

最终在新的定义下,原来的“恐龙”还会是恐龙。至于恐龙内部类群全部重排、相关研究全部重来什么的,那都是科学家的事儿了。但是根据演化树进行分类的这个基本原则,不太可能发生大的变化。毕竟演化,是照亮一切生命科学之光啊。

来自作者的灵魂画作。差不多是这样本来我想一直画到味觉中枢但是用微软自带的画图来鼠绘手腕实在太酸了大家自己想象一下就好……

新第六味又出现,这一次是“淀粉味”?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4-18 12:10

目前,研究界公认的人类味觉只有五种:甜、苦、酸、咸、鲜。然而,在这五味之外,依然有大批“候补”你争我抢,想晋升成为正式的“第六味”。比如说现在这个“淀粉味”。

刻着星星和太阳图案的假化石

那些被造假坑惨了的古生物学家们

Filed under: 生物,科学史 发表于 2017-04-14 07:10

而最困难的是,过程中参与的很多被骗的研究者,是真心希望相信手上的化石是真的、能支持自己理论的。谢天谢地,在科学领域里,没有任何东西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redquenn-kemono-1

兽娘动物园:除了动物萌娘,你还能从这里了解人类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4-09 07:31

“独一无二”并不违反自然。语言学家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说过,各种动物都有独一无二的地方,正如大象有独特的鼻子,响尾蛇有独特的感知红外线的能力,人类有独特的语言。自然界最不缺的就是“独一无二”。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多样性和独特性,动物世界才如此吸引我们吧。

ent-whale-1

深渊之鲸,光明之鲸:抹香鲸浮沉录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4-06 06:59

人类百年历史对它而言只是一瞬间,它不会也没有能力做出什么本质的改变。它依然将会以八分钟的间隔下潜到两千米的深海,和百万年来的夙敌乌贼战斗,赢得伤痕累累的胜利,浮上海面休养生息,抚育下一代,直到捕鲸船的消失,或者直到自己灭绝。

5.1 极地苹果

“小白脸”转基因苹果要上市啦!

Filed under: 生活,生物 发表于 2017-03-24 23:25

“看脸”的人有福了,通过关闭苹果中特定的基因,我们可以阻止苹果肉变成难看的棕色,为苹果“美白”。

餐桌物种日历(15)白菜:芸薹属,混乱的白菜家族之一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3-18 23:03

所以你们家到底是把题图叫做白菜、青菜、油菜还是小白菜?

ent-panda-5

如果连熊猫都不能拯救,我们将一无所有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3-14 07:54

有人说熊猫注定要灭绝,说熊猫是演化的死胡同,说一切人类努力都是徒劳;恰恰相反,我想。熊猫是我们的底线。它所面临的问题,本质上也是我们的问题;探索它的命运,也是探索我们的命运。它的身边依然有千千万万的物种需要关注;但如果我们连熊猫都无法拯救,那么我们将一无所有。

“我从没有想过,第一次见到活的穿山甲会是这样。”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3-05 08:15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鬿堆焉处,鲮鱼何所?

第 3 页,共 70 页123456789...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