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

大地震:偶然与必然

Filed under: 专题:地震,专题:地震、海啸与辐射,地质 发表于 2012-12-07 18:19

北京时间12月7日16时18分,日本本州东部海域发生7.3级地震,震源深度33公里,东京有强烈震感。地震学的观测史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也还有许多未知的领域。切勿把“预测”灾害当作是防灾主力,“防范未然”才是正确的防灾观念,与其探讨下一次大地震在哪,不如问问自己,下一秒若发生地震,自己该怎么做。

[小红猪]从一场灾难中见证生机,一条新的板块边界正在形成

Filed under: 地质,小红猪作品 发表于 2012-11-29 10:13

在今年四月,一场持续的强震袭击了苏门答腊群岛,这场让许多人为之惊恐不已的地震在地质上有着非凡的意义,它可能标志着印度洋板块的破裂。

QQ20121019-1

绝对定年——《锆石-守护时光的简话》外一篇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10-19 15:37

时光本如流水,连续亘古不变。身为地球往事的追寻者与解构者,每一位地学人都不免要花费巨大的精力来完成他们对时间的巡礼。不过,过隙韶华的人类要凭自己的一己肉身,来面对动辄亿万纪年的宏大叙事。这显然是一场时空严重不对等的对话,人类必须借助沧海更替间那些近乎永恒不变的印记继续自己的追问。

1208131434e0608251aac4d181

北京地面沉降——人与自然谁在主推?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9-03 15:01

今日北京的地面沉降问题,实际只是悠久的平原发育史中一个响在当代的音符罢了。换个说法可能更明白易懂:我们都知道河流一直不断地从山上往下搬运砂石,那为什么地面并没有因它们的持续堆积而升高呢?千万年来,维持华北平原“西高东低”的关键因素之一,便在于华北平原地面的不断沉降。

矽线石——境界游走的猫之瞳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8-20 07:24

无论是内在的硅酸盐架构,还是外在的纤维簇状结晶习性,从哪方面看,矽线石[Sillimanite]这个名称,都足以称得上是对这种矿物最恰如其分的诠释。不过实际上呢,这个名称仅仅来自于率先发现它的美国学者矽利曼[Silliman]罢了,与硅(Silicon,旧称矽)还真没有半点联系。

8848不准?珠峰到底多高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8-11 16:26

珠峰的高度,不会因为一次测量就盖棺定论。你测,或者不测,她就在那里,有增,有减。

遍​开大地的石榴红——石​榴石趣话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6-18 15:38

如果你熟悉“生辰石”,想必不会对石榴石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作为一月份的“生辰石”,石榴石那圆溜溜的形状、红通通的色彩,实在是捕获人们注意力的绝佳形象。无论从形状、色彩,还是多颗共生时的产状,它都酷似大红石榴的颗颗籽粒,故而名之曰石榴石。

穿越5亿年又如何!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6-07 15:53

你最想穿越到哪个时代?如果你还在以唐宋元明清为目标,那可真是小儿科了。真正富有胆识、魄力的穿越,目的地必须是史前的地球!可穿越时空,远古旅行,不备上一份地质历史穿越指南,你就等着死翘翘吧。

流浪不是一种生存方式——关于《流浪地球》的科学槽

Filed under: 地质,科幻,航天 发表于 2012-06-05 15:17

如果用整个地球和地质年代的眼光来看,人类不管做什么事情其实都无关紧要,都要随着地球的消失而被遗忘——只除了一点:太空航行。所有的成就和所有的破坏在几十亿年之后都将毫无意义,但大规模飞出太阳系却可能坚持到宇宙灭亡之日,甚至更久。

如何伪装成一名地质学家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5-15 14:05

你以为像其他学科那样背下一长串人名就能伪装成一个地质学家吗?这年头,谁不知道莱伊尔(“现在是了解过去的一把钥匙”)、米兰科维奇(“你的那一套冰期理论完全是一堆垃圾”)或者李希霍芬(“山西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煤铁产区之一”)!食堂里的“青椒肉丝”“水煮肉片”这种不符合岩石命名规范的菜名真心令人讨厌!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含肉丝青椒”或者就是“青椒”(含量少的成分要放在前面,而小于百分之五就不能参与定名)。

我们可能被陨石砸中吗?

Filed under: 地质,天文 发表于 2012-05-10 09:11

被外太空飞过来的陨石砸中!怎么可能?事实上,人类因天外飞石而受伤,已经有过多起明确的记录。来看看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是如何发生,是否有机会在你身上重演吧!

煤钻?美钻!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5-03 17:27

爱情电视剧有个传统,男主角让女主角置身于鲜花之中,手捧耀眼的钻戒,向她发出相守一生的请求。停!作者的室友对此吐槽:“啊,世界上的人难道都喜欢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被一大群植物的生殖器围着,并且用一坨小煤球以示诚意么?”说花是植物的生殖器似乎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说钻石是一小坨煤球,有道理么?

蓝晶石——纵横二重硬度之石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4-23 17:03

如何量度岩石的“坚硬”?一般都靠德国人摩尔以十种晶体为标准建立的摩氏硬度。然而,人们在很多领域试图建立确定性时,总有那么一些不老实的家伙专门负责投几朵“不愉快”的乌云。蓝晶石便是其中一位:它的摩氏硬度竟然是4.5和6.5!换句话说,用一把普通小钢刀(硬度约5.5)刻划同一块蓝晶石,你可能遭遇刻得动和刻不动两种结果!

极圈边上的“冰与火之歌”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3-28 12:02

将“谷歌地球”调整到以北极点为视域中心来观察这里:除了茫茫泛白的格陵兰岛之外,加拿大北部地区和斯瓦尔巴特群岛都算得上是极区内人烟较多的地方了,但它们的活力远不能和欧洲北部的另一座岛屿相比,这座岛屿并未在极圈之内,但也算是与北极圈擦肩而过,高地理纬度造就了它漫长的冬天和冬日里时长极短的日照时间。这里,就是冰岛。

日本地震周年祭:蕴衍于地震中的生命之光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2-03-12 17:47

距离东日本2011里氏9.0级大地震转眼已有一年光景。在这地动海啸的骤然灾变中,无数生命和家园不幸被残酷地摧折,然而,在大地的宏力之下,在猝不及防的殇痛之中,却也不罕见人性温暖所闪现的光辉。如回到纯粹自然科学观察者的角度,我们还有着另一层面上的疑惑。

第 3 页,共 5 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