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一课

订阅此频道更新

科学一课56讲:富贵病的起源——简介演化医学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9-07 23:40

农业是与狩猎-采集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了不良影响。工业革命将这种不良影响放大,才产生了现代的富贵病——第二型糖尿病、肥胖,以及由它们衍生的各种健康问题。

cover2

科学一课55讲:乔治·夏勒再临,体力颜值双爆表的83岁动物学家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5-16 11:08

公布一个重磅消息!世界知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即将完成2016年青藏高原雪豹调查,下周四,夏爷爷将再次登上科学一课的讲台,错过去年“科学一课47讲:乔治·夏勒,我们时代的探险传奇”的同学,这次请一定抓紧时间报名。预计报名数量一定会超标。争取名额的唯一的秘诀,是认真填写报名表中的两道主观题。

[高校巡讲]科学一课54讲:人类怎么闹地球都不在乎吗?

Filed under: 专题:……变作者!,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5-10 19:06

本周日,天津大学天南楼,四位科学松鼠会成员依次登场,从餐桌到地球,从动物到人类,每人一段20分钟的科学主题演讲,并安排互动环节——现场解答你的问题:如何开始科学写作、如何加入科学传播行业、如何申请成为科学松鼠会的正式成员。

科学一课53讲:外科医学的诞生(上海场)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4-18 11:28

外科医学与文明一样古老,早在公元前5000年就出现开颅手术了。但传统医学中的“外科”与现代的外科医学并无直接关系。和52期科学一课活动主题和讲者一致,这次在上海。

科学一课52讲:外科医学的诞生(苏州场)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4-18 11:27

外科医学与文明一样古老,早在公元前5000年就出现开颅手术了。但传统医学中的“外科”与现代的外科医学并无直接关系。

科学一课51讲:大宇宙的小涟漪——什么才是谈论引力波的正确姿势?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6-02-29 21:16

这个周末且来季风书园,听听上海师范大学冯朝君博士和科学松鼠会孙正凡博士现场一起给你详细讲讲,该如何认识这来自宇宙深处的神秘信号,顺便也聊聊爱因斯坦大神的那些伟(超)大(级)贡(八)献(卦)吧。

科学一课50讲:佩紫而生——化学工业的原罪与救赎

Filed under: 活动,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9-20 18:45

欧洲,现代化工的第一抹亮色诞生在一名化学专业学生的烧瓶底上,随之而来的,除了如火如荼的颜色产业,蜂拥而上的时尚潮流,未来将成长为化工巨擘的小作坊……还有五颜六色的莱茵河支流。

科学一课49讲:混沌世界的游戏规则,聊聊概率的前世今生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8-11 19:30

数学家们是一个注重实际而又经常脑洞大开的群体,而概率论就是务实之风在大开大合的脑洞中冲撞的结果。从数学家们之间关于赌博的一封信开始,发展到一门能阐释从金融危机到磁铁磁性,从疾病传播到宇宙结构的学科。概率到底是什么?概率又有什么用?来了,你就知道了。

科学一课48讲:被创造与被消灭的—我们的大灭绝时代

Filed under: 活动,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5-20 17:45

上一次大灭绝发生于约6600万年以前,据说是一颗直径六英里的小行星撞上了地球,而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由人类触发的第六次大灭绝。

[活动回顾]乔治·夏勒的故事

Filed under: 活动,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4-03 14:28

“乔治·夏勒,我们时代的探险传奇”的活动报名启动后,所收到的观众感言可能是科学一课有史以来最神情、热烈的,由于太难以取舍,部分名额只好用随机的方式给出。有大量未能到场的读者期待活动回顾,还希望以下文字多少能满足大家的渴求。

科学一课47讲:乔治·夏勒,我们时代的探险传奇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3-24 17:06

“探险家”三个字,让人想起的通常是那些第一个抵达美洲、穿越亚马逊或者登上珠穆朗玛的人;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探险家。他们的目的不是“征服”自然,而是理解自然。今天地球上已经没有人类不曾踏足的处女地了,可是对这颗熟悉又陌生的地球,我们却依然知之甚少;是这个时代的探险家,带着技术、知识和勇气,凝视着前人匆匆路过的荒野,探索其间的秘密。

科学一课46讲:外科医学的诞生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5-02-06 18:11

“外科”在中、西医学中,古已有之,但是与现代的外科医学并无直接关系。有意地以刀、锯等器械“打开体腔”,进行医疗,在史前时代便有先例,例如南美洲的开颅手术。不过,人体有三个体腔:颅腔、腹腔、胸腔。传统的“外科”医师,最多只能实施颅腔、腹腔手术。而胸腔的解剖构造是呼吸机制的一部分,侵入胸腔必然导致病人无法呼吸、终于死亡的后果。因此,开胸手术必须待现代生理学、以及相关技术成熟之后,才可能实施。那是廿世纪的医学。现代外科医学凭藉“科技”而非“暴力”。

让“我”成为“我们”——《共情时代》新书分享会回顾

Filed under: 心理,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4-12-02 18:42

《共情时代》,作者弗朗斯•德瓦尔荷兰著名的心理学家、动物学家和生态学家,主要著作有《黑猩猩的政治》、《类人猿与寿司大师》、《灵长类动物如何谋求和平》以及《人类的猿性》等

科学一课45讲:《共情时代》新书分享会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4-11-19 18:30

这世界上,存在一种伟大的机制,让“我”成为“我们”。人类,也包括很多动物,能够感知他者,能够携手合作,能够援助弱者,能够相濡以沫……皆因为这种机制的存在:共情。

科学一课44讲:人类的奇异性象

Filed under: 科学一课 发表于 2014-11-05 17:38

生命圈里最灿烂、瑰奇的现象,都是有性生殖的结果,两性必须合作,但是两性由于生殖利益不同,必然发生斗争。随着演化诞生的哺乳类生殖生理特征,使两性发展出新的生殖策略,亦即新的斗争模式。作为哺乳类,人的两性关系却像鸟类,并兼具许多独特的性象。这些都成为我们解读婚姻、爱情的线索,再一次,我们又要向达尔文,和他的性择理论求助。

第 1 页,共 5 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