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识猷
youshiyou@gmail.com

他比她,更艺术?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6-30 05:15

所谓炫耀假说,来自美国心理学家米勒的一个疑问:为什么历史上艺术界闪耀流传的名字中,男性多于女性?米勒的猜测和弗洛伊德一脉相承,性冲动作为第一推动力的地位依旧牢不可破——通过在音乐、绘画甚至文艺上的夸耀展示,男性可以增加自己获得性接触的机会。然而思及梵高生前的遭遇,又让人不由对炫耀假说疑窦丛生。这个史上最知名的艺术天才,一生的恋爱史写下来就是一部悲剧。

科学恋爱指南

Filed under: 心理,环境 发表于 2011-05-21 13:14

我们的感情实际上由两种因素左右,一是生理反应,二是我们对自己生理反应的认知。试着想象那些刚刚战战兢兢地 走过危险吊桥男士们的感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大量分泌肾上腺素……然后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位优雅得体的女士,微笑着给他留下了自己的电话——你猜他们的 大脑会如何解释自己那种心悸不已的感觉:这一定是一见钟情!

过敏:太干净也是错?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生物 发表于 2011-04-14 07:03

有一种疾病,在百年前还不算常见,到了二十世纪末,WHO已经把它列入重大公众健康问题。各国公共卫生部门无不在这种疾病上耗资如流水:美国每年因此病的造成的经济损失逐年递增,上个世纪80年代约在15亿美元,到了90年代中期,数额已飞增到100亿。这种令人闻之色变的毛病,就是过敏。

晚上一杯奶,有个好睡眠?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1-03-21 14:52

牛奶含有丰富的L-色氨酸(tryptophan),它能有效地暂时抑制大脑活动,让人更好地入睡。这真的有科学依据,还是仅仅是一个谣言?

“核污染扩散图”,造假也该认真些

Filed under: 专题:地震、海啸与辐射 发表于 2011-03-15 17:26

福岛事故发生之后,互联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张“核辐射扩散示意图”。在中国,也有很多媒体以此图为基础,制作了相应的核扩散示意图,有见诸网站者,有见诸报端者。不过,谣言粉碎机发现,这张图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而且是个“很没有诚意”的谣言。

科技 大脑 (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1-10 11:39

互联网也好,搜索引擎也好,游戏也好,它们改造大脑的手段毕竟是含蓄而无形的。相比起来,有些当代科技则走上了对大脑进行直接干涉甚至是“暴力破解”的路子。

科技 大脑 (上)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1-06 11:26

谷歌让我们从一个节点出发,在多个相关的节点间跳跃,然后再选择某个新起点,继续出发。如今网上盛行的是这样的阅读习惯:节点,跳跃,短篇,读图。而我显然不是唯一一个被搜索引擎改造的人。

我将自冰中复生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12-25 11:32

逃过死神之镰的收割,是人类永恒的梦想。而人体冷冻法(cryonics)正是为了这个梦想而诞生。人们阖眼睡去,寄望于未来的科技,能带给他们一段额外的人生……

猴子经济学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0-12-22 10:05

经济学家们早就发现,人类总是对觉察到的损失作出过度反应,损失的痛苦总比收获的快乐强烈得多。但究竟这种“损失厌恶”的原因为何?经济学家们只能摇头摊手,表示不知。耶鲁大学研究灵长类的桑托斯教授(Laurie Santos)的一系列实验倒是为解答这个问题带来曙光。

当DNA还叫转化因子时

Filed under: 八卦 发表于 2010-12-14 06:10

十九世纪中叶,整个生物学界的热点归纳起来就是三个字——进化论。
二十世纪中叶,整个生物学界的热点归纳起来也是三个字——DNA。

超级细菌征战录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11-30 05:05

这一场细菌风暴始于八月十一日,英国卡迪夫大学的蒂莫西·沃尔什教授在业内享有盛名的杂志《柳叶刀传染病》上发表论文,提及一个他去年曾做过初步研究的超级耐药基因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即我们如今熟知的NDM-1。仅仅九日后,八月二十日,世卫组织迅速发布一条新闻,对全世界发出警讯。NDM-1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全世界如此如临大敌?

重色轻友是有理由的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1-12 12:12

我们都认识那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而英国的人类学家邓巴通过研究指出:“重色轻友”是有演化学上的原因的。对此松鼠李清晨表示:外国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居然花钱研究这个……

第一个发现DNA的地球人

Filed under: 八卦 发表于 2010-11-08 07:19

历史上人类对于DNA的认识曾经过漫长曲折的过程。研究者们如同盲人摸象般,在全然的黑暗中痛苦地摸索着、挣扎着、思考着,将零散的观察拼凑起来,一点点地提出假说,再加以证实或推翻,而到了最后,所有的碎片终将指向一幅共同的拼图——这就是科学研究的过程,99%的失败,1%的成功,虽然如此,那1%成功带来的喜悦却全然弥补了那99%的痛苦。

服用精液,可以“延年益寿”?

Filed under: 健康,其他 发表于 2010-10-27 10:02

这是最近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颇广的一则流言,它描述说,人类精液中含有一种特殊的化合物。外国科学家最近发现,在很多动物的食物中添加了这种化合物之后,它们的寿命大大延长了。精液居然是“延年益寿”的宝物!那么,这个说法是真的吗?

威廉斯 为演化理论“掌舵”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0-15 16:29

单从外貌上看,乔治•威廉斯瘦削、高挑、胡子花白、总是带着深思的表情,若披上长袍,活脱脱一个电影《魔戒》中的甘道夫。而当日赶去作报告的崇敬者之一,哈佛大学的认知学教授平克(Stephen Pinker)认为,威廉斯是那个真正迫使人们仔细思考“究竟自然选择是怎样起作用”的人。

第 8 页,共 10 页« First...2345678910
桌面版 | 切换到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