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军
植物学博士,前《科学世界》副主编,现在“果壳阅读”策划少儿图书。吃出了一本植物书叫《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 sj027@sina.com

[少儿科普]植物会出汗

Filed under: 其他,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8-17 09:59

炎炎夏日,踢完一场球赛,每个队员都已经是汗如雨下。如果这个时候,能得到大树的荫凉,那一定是件美事。不过,你知道吗,我们之所以能在大树下享受荫凉,也是因为大树在出汗降温呢?

[少儿科普]地下兰花,黑暗中的艰难绽放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8-10 08:18

人类是个奇怪的物种,总是会自觉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是万物之灵,总是会自觉不自觉地认为世间万物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设定的。比如,绿叶就应该尽职尽责地进行的吸收太阳光,芳香花朵必然是为了取悦蜜蜂和蝴蝶。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有些花朵就从人类的视线中逃离了,它们干脆隐藏到了地下。这种奇怪的花朵就是——地下兰,一种在地下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兰花。

植物饰品:从果壳到种子的闪亮表演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8-09 06:50

植物最吸引人的当然是五颜六色的花朵了,可是,红颜易逝,再漂亮的花朵也撑不数日风雨的吹打。要想有个坚固恒久的植物饰品,达到“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那样的效果,则往往需要坚韧的果实、种子出场了。

为什么吃荔枝会“上火”?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3-07-05 13:15

荔枝所谓的“热性”不过是果糖含量太高了。并且,很多被贴上“热性”标签的水果(例如榴莲、樱桃等等)都有这个原因。

[少儿科普]小人送来红罂粟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6-15 07:27

在百花丛中,红色的花朵总是最打眼的。红色的花朵不仅引得蜂蝶纷至沓来,还在人的眼球上留上醒目的印记,在众多红花之中罂粟的红色,那种震撼人视觉和心灵的美感。如此特别的花朵,宫崎骏先生自然是不会漏过了,在《借东西的小人》中,两位主人公分别前的那场戏中,小不点阿莉埃蒂送来了一朵红色的花朵,咋一看那不就是罂粟花吗?

魔女的红杉树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6-06 09:17

这些大树为什么能长几十米甚至上百米?你可能会说,慢慢长就行了呗。可问题是,如何把水分和矿物质营养从树根里面,送到高高在上的枝头呢?

[少儿科普]风之谷的孢子森林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6-01 16:30

世界上最神奇的森林是什么样子的?是树木高耸入云,珍禽异兽穿梭其间的热带雨林;还是终年云雾缭绕,如世外桃源般的云杉树林;亦或是树根伸出水面,有无数小鱼小虾嬉戏的海边红树林。宫崎骏先生在影片《风之谷》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少儿科普]借紫苏叶的小人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5-25 06:29

人类对于色彩和香味总是有种近乎痴狂的冲动,而植物恰恰是满足这种冲动的绝佳目标。宫崎骏先生显然深黯此道,不仅让我们的人类主角有花草相拥,连我们可爱的小邻居《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也对红的花,紫的叶如痴如醉。

[少儿科普]汤婆婆的花园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5-18 08:40

汤婆婆的庭院里少不了有大名鼎鼎的杜鹃花。白龙拉着千寻去寻找被魔法变成肥猪的父母时,穿过了一个花墙,两侧都是开满的杜鹃花。同八仙花一样,杜鹃花也不是是中国传统的主流园艺植物,虽然在全世界900多种杜鹃花属植物中,中国的就占了650多种。

[少儿科普]龙猫的橡子

Filed under: 少儿科普,生物 发表于 2013-04-20 09:50

大家在选购家俱的卖场,经常会听到这样的介绍吧“这种木门是红橡色的,这种是白橡色的。”那当然,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一种树的木头。在动画片中,龙猫送给小月一个装满橡子的小包裹,发芽之后,那些小苗的叶片各式各样,全然不像是一家子,就更好理解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宫崎骏先生有意安排的了。如果是,那还真要佩服先生的植物知识呢。

板蓝根:隐居药房里的染色匠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4-19 09:36

每当病毒来袭,我们总能看见板蓝根忙碌的身影——这次H7N9禽流感也不例外。但是,板蓝根或许并不是传说中的“万灵药”,它们作为染料的身世可能更加传奇。

梨,可不那么简单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4-14 10:12

虽然吃梨的季节应该在秋冬,不过随着果树栽培技术的进步,鸭梨、酥梨等等在春天的水果摊上也是常客。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疑惑:库尔勒香梨和鸭梨怎么会差别那么大,而酥梨雪花梨则看起来差不多?

猫报恩的花草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3-22 09:23

《猫的报恩》中描绘了一个荒诞却有现实的猫王国。这些两足行走的喵星人,可以让主人家院子里一夜长满猫尾草,也可以为了猫薄荷果冻而痴狂。这些对荤腥之物坚定不移的朋友,为什么会与花草扯上关系呢?

白酒自古出纯粮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2-11 11:02

有一次去云南麻栗坡,恰好碰上向导家在烤新酒(明明就是蒸吗)。人常说贵州是天无三日晴,我敢肯定他绝没有到过麻栗坡。那才是一个终年云雾缭绕的地方,别说放晴了,就是等到雨停也是稀罕事。用洗衣机甩干的衣物在屋檐下过一晚又是“泉水叮咚”了。在这种地方,你甚至会渴望下山后的那口苞谷酒。第一次等待酒干火熄后,迫不及待地灌上一口。突然一口全喷在地上,我靠!这真的是酒?

瓶中草能活40年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2-06 13:59

瓶中草能在密闭的玻璃瓶中形成自己的微型生态系统,枝繁叶茂地活40年吗?从报道中找到的资料来看,疑点颇多。

第 4 页,共 10 页123456789...Last »